鬼吹燈 > 丑妃禍國不殃民 > 第七十九章 我不愿意!

第七十九章 我不愿意!

    離修雖然看得出來,離墨和云若顏之間是離墨主動一些,那個云家丑女云若顏反而有些拿腔拿調的。

    但是云若顏的反應之劇烈還是出乎了離修的預料。

    “我不愿意!”云若顏大叫了一聲,瞬間爆發出的力量,竟然讓她從離墨的控制之中掙脫了開來。

    “我不同意這個賜婚。”云若顏一下子從離墨的懷中站了起來,再次強調道。

    離潛宵正喝著一口酒,當離修說出要給云若顏和離墨賜婚的時候,他就有些噎著了,當云若顏大叫著‘我不愿意’的時候,他顯些將口中的酒水給噴出來。

    她不同意賜婚?!

    在場的所有人都瞬間呆愣,這個云家的丑女竟然不同意皇帝陛下將她配給煜王殿下?!

    她憑什么呀!!!

    “她竟然看不上小皇叔?”三公主離玉兒不可置信地說道。

    “是啊,我看這女子八成是瘋了,小皇叔天神一般的人物,她竟然敢說出不愿意!?”五皇子離潛輝接著道。

    在場的人無不驚詫,除了煜王離墨,他看著眼前脊背挺的直直的女子,她總是能帶給人意外。

    從第一次他受傷掉進她的院子里,這個女子并沒有驚慌失措地叫來家人處理,也沒有冷漠地任他自生自滅。而是將他拖進了自己的房間,瞞著所有人救醒了他。

    當她靠近他的時候,昏昏沉沉間,他便被她身上那股子淡淡的異香所吸引,竟然不受控制地吻了她。但是令他疑惑的是那股子異香中卻夾雜著絲絲腐臭味兒。

    當離墨清醒過來看見云若顏臉上胎記的時候,他才明白原來那腐臭味的來源是有人在這個女子身上下的毒。

    而這毒非常奇特,即便離墨從小便研習各種靈藥毒草,也一眼看不透這毒的究竟。不過這反而更加引起了他的興趣,于是當他離開的時候便給了云若顏一個承諾。

    傷好之后,離墨便著手調查這毒的來歷,終于在一本古書上,他找到了一種和云若顏所中之毒很相似的毒藥。

    古書上記載這種毒藥產自越國一個古老的巫族,他便去了越國尋找這個巫族,多方調查后卻發現那個巫族已然滅絕,線索就這么斷了。

    第二次見面,是在冥皇山上,獵場禁地的鳳凰花林中。離墨那時剛從越國回來趕著去辦一件他每年都會辦,但是每年都會失敗的事兒。

    今年他也毫無意外地又失敗了,還中了老家伙的封靈掌。離墨再次重傷逃出,躲在了鳳凰花樹的樹冠上。

    他那時全身的靈力都在急速地流逝不能和人動手,而且若不能及時療傷,便會在短時間內失去八成修為。

    仿佛是命運的安排,離墨又一次碰到了云若顏,當他從鳳凰花樹上跳下來用斗篷將她罩住時,他再次因云若顏身上的異香而迷醉,忍不住吻了她。

    這次離墨卻意外發現她身上的腐臭味兒消失了,轉念一想應該是他讓離潛寒送去的那瓶益髓丹起到了暫時壓制毒性的作用。

    之后,離墨躲在鳳凰花樹冠中看著云若顏與二十幾名皇家護衛打斗,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么的純熟老道,哪里像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能到的地步?!

    而當他看見云若顏釋放出來飛來刃的時候,他便斷定,這個少女一定是有著什么奇遇!

    離墨夜探汀蘭苑,用精神力探查時,發現了被封印在銀鐲之中的曾經獸皇的契約麒麟獸。

    這還不算驚喜,更讓他驚喜的是云若顏竟然是傳說中,連他都不曾見過的生人爐鼎!

    從那時他便知道,這個云家嫡女將會是他一段時間內比較重要的一個東西,對,只是東西而已。

    就像是一段時間內可以幫助他變得更厲害的功法秘籍,提升修為的靈藥秘方。

    但是今天晚上,這個在離墨心中被定為成東西的女子,卻實實在在地讓他驚艷了一把。

    離墨看著杯中清亮的酒水,那酒水慢慢印出一張在湖水滌蕩下,洗凈鉛華的絕美臉龐。

    就是這個絕美的女子,在他最情動的時候,將他給暗算了!

    云若顏,你還能給本王帶來多大的驚喜呢?

    離墨淡笑著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云若顏帶給離墨太多的意外,她現在的做法反而不能讓離墨感到意外,不過,他還是不高興了。

    不愿意?她竟敢看不上自己!離墨勾了勾嘴角,帶出一抹意味莫名的笑。

    “你不同意朕的賜婚?為什么?”離修問出了所有人都想質問的話。

    “你難道已經有了意中人了?”

    “啊?沒有!”

    “你家中為你尋覓了合適的對象?”

    “也沒有。”

    離修瞇著細長的眼睛,捋著胡須,說道:“那就奇怪了,據本王所知,你家中長輩都建在,并不是有孝在身不能婚配啊。那你到底是為什么?”

    為什么?云若顏愣了一下,在別人的眼中,這個賜婚她絕對是高攀的。不管是身份地位還是容貌修為,煜王殿下都甩她云若顏十萬八千里。

    該找個什么適合的理由才能說服大家呢?云若顏頭疼了。

    “哦,我,我還太小,明年才到及笄的年歲呢。”云若顏終于想到了一個理由,脫口而出道。

    “那沒關系,賜婚并不是讓你們馬上就成婚,大可以等到你成年之后。”離修回道。

    “那個,好吧!”云若顏見這個理由不成立,緩緩地吐出了口氣,嚴肅認真地說道:“其實,原因是......”

    “是什么?”離修伸長了脖子問,眾人也都伸長了脖子聽。

    “我自卑!”云若顏大聲地說道。

    哦,原來如此!

    在場的人瞬間便釋然了。

    “怪不得呢,原來是覺得自己配不上煜王殿下。”世家子弟中有位小姐笑了一聲說道。

    “對,原來她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愿意啊。”

    “是啊,那么嚇人的一張臉配驚才絕艷的煜王殿下,卻是讓人難以接受。”

    “是啊,反正我是接受不了。”

    眾人紛紛應和。

    離墨卻不由地嗤笑了一聲,她云若顏會自卑?明明擁有著傾城之姿,卻偏偏要扮丑嚇人,這會是一個自卑的人該有的行為嗎?

    但是為什么呢,他也有些好奇了。

    云若顏聽到了身后之人的嗤笑聲,回頭看了一眼,見離墨隱在墨發陰影中的雙眼只是盯著杯中的酒仿佛現在正在討論的事兒和他無關一樣,她不由地松了口氣。

    想到之前那兩個莫名其妙的強吻,還有剛才他對自己做的曖昧舉動,云若顏已經在心中判定這個傳說中不好女色的煜王殿下絕對是個有特殊癖好的。

    離修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觀察著離墨,離墨雖然沒有明確表態,但是根據他多年來對離墨心思的揣摩,不表態便是默許了。

    “云家小姐。”離修語重心長地說道:“若是因為那些許自卑便錯過了大好的姻緣,可是會悔恨終身的。”

    云若顏腦筋急轉,尚且沒有想到該怎么接話,便聽到云若瑤的聲音突然響起。

    “皇帝陛下三思,若顏妹妹恐怕并非是煜王殿下的良配。”云若瑤從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來,躬身道。

    “哦,你是云家長女吧。”離修看著云若瑤,若有所思,“你剛才何處此言?”

    云若瑤雖然一直沒有說話,但是目光卻從沒離開過云若顏和離墨,兩人的互動全落入了她的眼中。

    這兩人因該也是第一次見面才對,她想破腦袋也搞不明白怎么這兩人就像老相識一般親密了?

    傳說煜王殿下性格怪異,難道只是在捉弄那個丑女?皇帝也是個老眼昏花的,竟然會有這樣的賜婚!

    云若顏此時已經不把她放在眼里了,若是再成了煜王妃,那她云若瑤將永遠被云若顏踩在腳底下

    云若瑤是又急又燥,手心里出了大把的汗。

    好在那個丑女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還知道自卑!

    “若顏妹妹的自卑其實不是沒有道理的。”

    云若瑤擺著長姐的姿態說道:“三年前,若顏妹妹不知是何原因,突然便失去了修煉天賦。不但如此,她臉上的胎記也越發厲害,這三年間父親遍訪名醫為妹妹診治,直到前不久才終于有了一些起色,恢復了一些修煉天賦。”

    云若瑤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雖然妹妹的修煉天賦回來了,但是她臉上的胎記卻越發厲害。前段時間在秘境之中不小心刮傷后便流膿不止,家中給她用了大量靈藥將養了一個月的時間才恢復到今日的模樣。”

    “能得皇帝陛下的賜婚,和煜王殿下結親,云家榮幸不已。但是卻不能因此隱瞞妹妹的怪疾,昧著良心去貪圖這份榮耀。況且若是日后妹妹惡疾再犯,陛下和殿下一旦怪罪下來,最受傷害的一定是我可憐的若顏妹妹。”

    云若瑤抬頭看向離修,一臉的誠懇,說道:“所以,請皇帝陛下三思啊!”

    她的這一番話當真是說的是有理有據,合情合義,在場的人無不動容。

    http://www.liizhl.live/choufeihuoguobuyangmin/96750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北京pk10直播盛宴 2013全年排列五走势图 农业7什么鸡最火最赚钱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一定 三肖必中特l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安徽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走势图 码报最准网站 三棱镜复式 cod那个模式赚钱快 开心牧场养鸡赚钱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 516棋牌游戏金币 英超直播切尔西 北京pk10开奘结果查询 影响股票涨跌的原因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