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丑妃禍國不殃民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告之

第二百七十八章 告之

    水牢之中暗無天日,伊千影一開始還會大聲叫喊,但是她嗓子喊啞了,喊破了也沒有人答應她一聲。

    唯一和她做伴的只有水牢里的老鼠,還有水牢墻角的一堆不知年月的白骨。

    不知過了多少日,伊千影始終沒有等來任何一個人。

    她叫累了也喊累了,抱著膝蓋蜷縮著身子,迷迷糊糊地歪坐在水牢拐角一處凸起的墻墩上休息。

    整個水牢只有兩處這樣的墻墩是干燥的,另一處墻墩上是一幅完整保存著完好坐姿的骨架,與伊千影隔著一道墻的距離相對著。

    “吃飯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水牢中每日只有一頓飯,便是這個人每日負責來送。

    伊千影一聽到這個聲音,立馬從迷糊中清醒了過來,她從墻墩上下來,趟過沒入腳踝的水來到鐵門邊。

    “大哥,有沒有人來看我?”伊千影伸長了脖子問道。

    “沒有。”那人不耐煩地說道,這些日子伊千影非常的折騰,不過這兩日消停一點了。但每次他來送飯,伊千影總要不停地問他同樣的問題。

    “不會的,你們有沒有給我問,我可是給了你們東西的,不夠的話,我這里還有。”

    伊千影說著便去頭上摸索,將剩下的最后一根簪子拔了下來,遞給那人。

    那人接過,臉上這才露出了笑容,說道:“我實話告訴你,你就死心了吧!你現在可是被關在天授堂的水牢里,水牢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嗎?這水牢只有犯了不可赦免的大罪之人才會被關到這里,一旦進來就只有等死的份,誰還會來這里看你啊!”

    伊千影張著嘴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其實這種結果對于她來說并不算是意外。

    離潛宵對她厭惡至極,他恨不得她早日死去從他眼前消失。伊千影原本對裴子傲還抱有一絲幻想,但是事實證明幻想也就只能是幻想了。

    她到現在才終于承認了自己的處境就是絕境。

    “別說我白拿你的錢,這幾日的飯菜我可都給你改善了,你就乖乖的在這里好好呆著吧。”

    伊千影看了看鐵門處擺放的一個硬硬的饅頭,一碗清湯一般的粥,還有幾片青菜葉子的菜,她苦笑一聲,卻是一腳將這些都給踢翻了。

    “誒!你這人真是不知好歹,不稀罕是吧,那明天的飯也不用吃了。”送飯的人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伊千影卻是仰頭大笑,笑著笑著變成大哭。

    真是一招不慎,滿盤皆輸啊!

    ……

    皇城中,煜王府。

    “離墨,你不是要帶我去歷練的嗎,怎么回來這里了?”云若顏隨著離墨駕馭劍光落在了煜王府的院子里。

    “我要娶你為妻,當然得回來準備聘禮了。”離墨回答道。

    離墨早在從巨樹之森回來的時候,便說要準備娶她的聘禮,但是當這件事到了眼前的事后,云若顏便不由緊張了起來。

    “可是,可是我們是師徒啊,離國一向重理法,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父親怕是會有顧慮。”云若顏頗為擔心地說道。

    “呵,我離墨長這么大還從未被什么禮法束縛過。”離墨不在意地一笑,然后拉著云若顏的手一路去了離墨的院子。

    “那是因為你煜王殿下不食人間煙火,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平頭老百姓哪能與您比啊!”云若顏一邊被離墨拉著走,一邊嘴吧不停地咕噥道。

    兩人在院子門口碰到了離落,她顯然是事先就得到了離墨回來的消息,這是特意來迎接的。

    云若顏回來時未用早飯,離墨吩咐離落去準備小點心。

    然后兩人手拉手進了院子。

    離墨見云若顏依舊是一幅憂慮的神色便拉她入懷,輕聲道:“顏兒,你什么都不要想,就等著做我的王妃便好。”

    不一會兒,離落端著幾樣小點心,還有兩碗蓮子羹走了過來。

    “怎么大冬天的還有這么新鮮的蓮子羹?”云若顏望著離落從托盤上端下來的小玉碗,好奇的問道。

    那瑩白的小玉碗中,碧瑩瑩的蓮子羹竟和夏天的時候沒什么兩樣。

    “那日云小姐來吃后,王爺見小姐喜歡便讓奴婢采集了一些,一直收在冰庫里。”離落躬身說道。

    “離落姐姐,咱們好久不見,你和我又開始見外了。”云若顏站起來拉了拉離落的手,這可是她哥哥云陌蕭愛慕的姑娘,將來時很有可能做她嫂子的,她可得把這關系先搞好了。

    而且不止如此,云若顏也是真心喜歡這個堅強倔強的獸族女子。

    “離落姑娘。”這時突然有一個小廝的聲音傳了過來,“離落姑娘,你在這里嗎?”

    “我在這里。”離落回道,她剛想出去說話,那小廝腿快卻是已經尋著聲音找了過來。

    “拜見王爺。”那小廝突然看見離墨坐在廳內,嚇得立馬跪下行禮,“不知王爺是什么時候回來的,奴才失禮了。”

    離墨淡淡看了那小廝一眼,揮揮手讓他起身。

    “什么事兒,慌慌張張的?”離落問道。。

    “是云家公子來了。”小廝看向離落卻是露出了笑容道:“所以我才急急地來尋姑娘。”

    云若顏見著小廝的笑容和聽他語氣,便猜到這段時間她的好哥哥定沒有少往這里來,也沒少給這通話小廝的好處,否則他也不能這么積極。

    “顏兒,既然你哥來了,就叫過來大家先見見吧。”離墨說道。

    云若顏知道離墨這是想趁這個機會,把二人想要成親之事兒先說給云陌蕭。

    要說云若顏最在乎誰的想法,那必是她最親的哥哥,云陌蕭了。

    云若顏點了點頭,心中也不有緊張了起來。

    小廝的了命令,一路小跑去叫云陌蕭。

    不一會兒,云陌蕭便在小廝的帶領下進了廳子里。

    “哥。”意外見到離墨和云若顏而微感吃驚的云陌蕭,還尚未來得及開口說話,云若顏便從來到他面前。

    “若顏,你們怎么回來了,什么時候回來的?”云陌蕭問道。

    “剛剛才到,你就來了。”云若顏調皮地將嘴角向著離落撇了撇。

    “那個。”云陌蕭見了云若顏的小動作立刻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說道:“我來這找離落是想讓她給你帶個口信的。”

    “什么口信?”云若顏疑惑問道。

    “我也不知,是外公讓我給你口信,讓你有時間回來一趟,說是有些家事兒要告訴我們倆,至于是什么事兒,他說要等你回來后一起告訴我們。”云陌蕭說道。

    云若顏一聽林在南有事兒要對她說,立馬便有些著急,若不是非常重要或是非常緊急的事兒,林在南是絕對不會讓人給她帶口信的。

    “那我現在就和你去。”云若顏對云陌蕭說道,然后她回頭看了離墨一眼,“我先和我哥去林府,然后直接回云家。”

    “好,我也有些事兒要去辦,你這幾日就在云家,我事情辦完便去林家找你父親。”離墨說道。

    云陌蕭已經轉身要走了,他聽見離墨突然說要去云府找云嵐,便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轉回身問道:“不知煜王殿下何事要找我父親。”

    離墨見云陌蕭已經開口問了,便索性說道:“本王要向云大人提親,迎娶顏兒為妻。”

    云陌蕭微愣,說道:“可是王爺不是已經收了若顏為徒了嗎?怎么又要提親呢?”

    “收顏兒為徒只是權宜之計。”離墨解釋道:“師徒也只是個名分而已,我與顏兒并未當真。”

    “這,這怎么能不當真呢,拜師收徒可是大事兒,是一輩子的名分啊!”

    云陌蕭有些激動,他在軍中長大一直是生活在軍法和戒律之中,對于離墨語氣中對于禮法的滿不在乎表示了萬分的費解。

    “哥,我們先去找外祖,我的事兒稍后再說。”云若顏給離墨遞了個眼神,然后強拉著云陌蕭離開。

    兩人一路除了煜王府的大門,上了云府的馬車,云陌蕭便開始和云若顏說道起來。

    也都是一些禮法規矩之事兒,他頗為激動地說師徒就是父子,父女,在一起猶如*。

    云若顏從未知道這個哥哥竟還有如此迂腐煩人的一面,便反問道:“那人族與獸族按照禮法是不能在一起的,那哥哥你為什么還要喜歡她?”

    云若顏這一句話便將離墨給問住了,他噎了半天才說道:“我的情況和你不一樣!”

    “怎么不一樣了?”云若顏繼續反駁:“我們都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兩個人,有什么不一樣的?”

    “你們是師徒!”

    “師徒怎么了?”云若顏望著云陌蕭語速極快地說道:“師徒只是個名分而已,你是大族公子,離落姐姐是獸族的奴仆,你們之間差的也是名分。你可以不顧名分地追求離落姐姐,我和離墨為什么不能不顧名分地在一起?”

    云陌蕭也是個能言善道的人,但是此刻面對自己妹妹的質問卻是辭窮了。

    “我說不過你。”云陌蕭道:“但是你想要嫁給煜王,必得先經過我們父親的同意,還有當今皇帝點頭,至于要不要你們空冥學員的應允我就不知道了。只怕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這些事兒離墨會處理的。”云若顏故作輕松地說道:“我就等著做我的新娘子就好了。”

    http://www.liizhl.live/choufeihuoguobuyangmin/96752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足球比分直播间 辽宁11选5出号 福彩中心3d开机号近10期 安徽福彩中心 剑灵工作室能赚钱吗 双色球+7码复式破解 东华软件股票 17140期双色球号码预测 零点棋牌游戏下载 网球肘的症状 天天棋牌游戏下载2018 排列三历史数据 梦幻西游赚钱厉害的门派 辽宁十一选五胆拖表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10开奖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