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丑妃禍國不殃民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要做傀儡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要做傀儡

    “我與你無冤無仇,想要你命的人另有他人。”魅影一邊回答著云若顏,一邊飄浮在半空中圍著云若顏不斷移動著方向。

    而在下方的樹林里,魅影也在控制著裴子傲圍繞著云若顏在轉圈,以此來破壞云若顏的注意力,只要云若顏有一絲的松懈,它便會毫不留情地將云若顏斬殺在當場。

    然后它會挖出云若顏的心臟交給伊千影,這便是伊千影用身體交換的代價。但是魅影在和云若顏說了好一會兒話后,云若顏依然處在一個高度戒備的狀態之下,沒有一絲一毫地放松。在加上魅影頗為忌憚她手上的赤瞳寶劍,所以并不敢輕舉妄動。

    “誰要殺我?”云若顏繼續追問。

    “這我不能告訴你,除非你死了。”魅影說道。

    云若顏突然想起,之前林卿雪和林卿塵告訴她,宗陽在學院里看見了伊千影,但是伊千影卻沒有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卻不知是什么情況。

    整個空冥學院想讓她死的人,除了容月珊便只有伊千影了。云若顏剛剛才看見容月珊,她覺得容月珊看起來更像是幫兇而非主謀,那么主謀便只有一個,那就是被突然放出來的伊千影。

    “太子離潛宵是不是也是你殺的?”云若顏突然問道,伊千影既然可以讓人來殺她,那么自然便也可讓此人去殺離潛宵。

    云若顏相信伊千影對離潛宵的恨意比之對自己的恨意絕對不會少,而且離潛宵死的蹊蹺,留在他尸體上的詭異氣息,與現下這個不知是什么怪物的東西很是相像。

    將這幾點聯系在一起,云若顏幾乎可以肯定,離潛宵就是面前這個怪物所殺,而它背后的主使者便是伊千影。

    “你背后的主使者是不是伊千影?”云若顏質問道。

    “既然你已經什么都知道了,那么一刻便也不能留你了。”那黑影突然叫了一聲,“裴子傲,殺了云若顏。”

    然后,云若顏便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突然停頓了下來,僅是短短地幾個眨眼之間,停下來的窸窸窣窣的聲音突然變成了破空之聲向著云若顏便刺了過來。

    隨著破空之聲的響起,一道劃破空氣的白光同時也向著云若顏刺了過來。

    “破云槍!”云若顏在心底暗叫了一聲,然后她迅速地取出赤瞳靈劍,靈劍在她手上只來得及幻化成匕首大小,破云槍雪白的箭頭便刺到了云若顏的面前。

    云若顏用赤瞳匕首一個格擋,只聽哐當一聲響,空氣中閃現出了一道火花來。

    裴子傲的修為在云若顏之下,這一個空擋,裴子傲連連后退了幾步才站穩了腳跟。云若顏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才看清了裴子傲的面容。

    他面無表情雙眼呆滯,顯然是被人用妖法給控制住了。

    “果然修為不低,不知你的心臟味道如何?”那聲音帶著無比貪婪的語氣說道:“靈力修為高的人的心臟對我來說可是大補之物,比那些不入流的魔獸要營養的多。當然要是有修行之人的內丹便更好了,不過像人的內丹這么珍貴的東西,這個低級的大陸應該是沒有吧!”

    那聲音不停地說著話,試圖讓云若顏分心,但是云若顏卻是可以一心二用,眼睛看著裴子傲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耳朵便聽著那聲音說出來的話,卻也是一字不落。

    魅影見無法讓云若顏分心,便向著裴子傲命令道:“還愣著什么,殺了她!”

    傀儡一般的裴子傲在得了命令之后,沒有絲毫的停頓,向著云若顏便將手中的破云槍擲了過來。

    云若顏對于破云槍的套路是一清二楚,自然知道裴子傲這是要用咒語隔空控制破云槍來攻擊自己。他現在修為低于自己,這樣的方法倒是安全很多,看來即便是成了傀儡戰斗技巧卻是不受影響的。

    云若顏手里握著已經幻化成劍的赤瞳做好了一切迎接破云槍攻擊的準備,但是突然她的眼前便是一黑,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原來是那魅影乘著云若顏全神貫注地注意著破云槍的時候,突然凝煉出來一團鬼霧直接將云若顏給籠罩在了其中。

    這一下當真是出乎了云若顏的意料,她尚且沒有從伸手不見五指的黑中反應過來,便感應到了破云槍已然到了眼前,來不及任何的思考,云若顏下意識地便用手中赤瞳一擋,哐當一聲,赤瞳擊打在了破云槍之上,但是卻是擊打在了槍柄上。

    云若顏只覺得脖頸一陣刺痛,卻是槍頭劃破了她的脖子,幸虧她體表及時凝煉出了靈力保護膜。破云槍的槍頭雖然劃破靈力膜,連帶著劃破了她的皮膚,好在并沒有傷的很深。

    云若顏用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傷口,流血情況不算嚴重,短時間內不會影響戰斗。

    “哈哈哈。”魅影卻是突然怪笑了一聲,“好香的血液,我突然發現你竟然是難得的爐鼎體質。哈哈哈,你的心臟堪比一級巔峰大圓滿修行者凝煉出來的內丹,對我是大大的補品。”

    “裴子傲,快殺了她,就現在!”魅影瘋狂地對著下面的裴子傲下著命令,破云槍便瘋了一般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攻擊著云若顏。

    云若顏憑著感覺一次次地擋開破云槍的攻擊,但是百密一疏,幾十個回合下來,云若顏的胳膊上,腿上都留下了被破云槍割破的傷痕。

    “啾啾,啾啾,你醒一醒,我需要你的幫助。”云若顏一邊頗為狼狽地應對著破云槍的攻擊,一邊在腦海之中呼喚著啾啾。

    自從云若顏達到了御劍師八級的修為之后,啾啾沉睡于修煉之中的時間越來越長,有時候一連十幾天都不會醒。離墨說這種長時間的修煉對于啾啾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一般不是緊急的事情,云若顏并不會輕易叫醒啾啾。

    但是眼前已然到了十分危險的境地,云若顏便管不了許多。

    “主人,怎么了?”啾啾顯然是剛從沉睡中醒過來,一下子還沒有搞清楚狀況。

    但是沒有等云若顏給它解釋,啾啾便意識到了云若顏先下的處境。

    “離墨呢?”啾啾問道。

    “我走的太急,和他散開了。”云若顏說道。

    “我來試著聯系他。”啾啾道。

    啾啾在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修煉之后,精神力已然超過了云若顏,不但可以穿過銀鐲的封印,還可以在一定的距離內與同樣精神力強大的離墨進行著交流。

    離墨正御劍在樹林之中穿梭,他也看見了云若顏之前看見的綠色紗布,但是那紗布的方向卻和云若顏所去的方向南轅北轍,于是離墨便向著相反的方向追去。

    在追了很長一段距離之后他仍然沒有看見云若顏的身影,這才覺得奇怪。因為以他的速度若是方向沒錯的話,應該早就追上她了。

    “該死,上當了。”離墨暗罵了一聲,趕緊又御劍往回飛,飛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他的腦海中突然便響起了啾啾的聲音。

    “離墨,快來,主人有危險!”

    離墨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后,原本就在疾馳著的身影瞬間又快了近乎一倍。因為離墨的速度是驟然提升,體表的靈力膜反應滯后,周圍的樹枝刮在了他的臉上,瞬間便出來的好幾道血痕。

    離墨體表的靈力膜很快凝結而成,它護著離墨風馳電掣一般地向著啾啾告訴他的地點,閃電一般地沖了過去。

    “主人,再堅持一下,離墨很快便會到了。”啾啾對于云若顏說道。

    云若顏此刻已然全身上下都是傷口,這些傷口雖然都不致命,就像是一只螞蟻咬人沒有關系。但是螞蟻一旦多了,那對人也還是會有這傷害的。

    云若顏咬牙繼續與裴子傲纏斗,但是忽然她又察覺出了異樣。她全身上下的傷口都散發出了絲絲的陰涼的感覺,伴隨著這陰涼之感,還有怪異的麻癢,這感覺由淺入深直到她的骨髓深處。

    “主人,這黑霧有毒。”啾啾開口焦急道:“這是一種尸毒,可以通過人的血液將毒素流遍全身,然后將人變成任人擺布的傀儡,十分陰毒霸道。”

    “這毒有解嗎?”云若顏感覺隨著自己的動作,那毒素正快速地通往她的大腦和心臟。

    “顏兒!”

    云若顏還沒等到啾啾的回答,離墨的聲音便突然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離墨!”云若顏張口想叫出離墨的名字,卻發現她的舌頭都已經麻了,四肢也漸漸地不聽了使喚。

    噗呲一聲,云若顏只覺胸口一陣的刺痛,然后她眼前的黑霧便慢慢地消散了。離墨的身影出現在了云若顏的眼前。

    離墨就站在云若顏的不遠處,他身前有著一大團火焰,火焰之中有著一個掙扎著的黑色人影,正在慘叫不已,口中發出的聲音怪異難聽,分不出男女。裴子傲倒在了離墨的面前,不知是生是死。

    云若顏低頭便看見破云槍正刺在自己的胸口上,而她卻感受不到一點點的疼痛,因為此時此刻她全身都已經麻木了,包括心臟和大腦。

    云若顏覺得自己的身體仿佛是飄了起來,整個人都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就在這時,一個堅實的懷抱及時地接住了她,

    云若顏看見了離墨悲傷的面孔正慢慢地靠近她,她張口艱難吐出一句話來,“離墨,不要讓我變成傀儡......”

    http://www.liizhl.live/choufeihuoguobuyangmin/96753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香港赛马会北京分会 新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有什么快点赚钱的路子 牛牛体育 炒股的人一生穷 北京赛车pk十开奖助手 2018年海南环岛赛 在高原种植什么药材又赚钱 正规棋牌游戏换现金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新浪爱彩 网球优等生 滴滴还能赚钱吗2018 天津11选5开奖信息 广西官方网站双色球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pc蛋蛋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