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丑妃禍國不殃民 > 第三百七十章 逍遙窟

第三百七十章 逍遙窟

    “好的,我馬上就去。”

    “不知啞女大人可在?”那武士又問。

    云若顏少不得再次放出鬼魅來應付那武士,那武士說霹焰讓啞女和離墨一同去見他。

    “應該是和我說比武的事。”武士離開后,離墨對云若顏頗為擔心地說道,“不知為何讓你同去,該不會是看出什么端倪了,顏兒你就不要去了。”

    “他若看出我的身份就不會這么客氣的請我了。”云若顏從離墨的膝蓋上站了起來,將黑色面巾從新戴在了臉上,擰了一下戒指一縷鬼氣從戒指上溢出來將她周身包裹了起來。

    兩人一前一后來到了霹焰的客房,房間里還有一個霹霸天,霹焰坐于主位,霹霸天坐在他的下首,兩人都是姿態高傲地看著站在面前的離墨。

    對于離墨,霹家父子是一心想要馴服,馴服不成卻少不得要用他,便不得已遷就一二。因為霹家父子的強勢性格對離墨這總不卑不亢的姿態是極為看不順眼。

    “不知家主讓離某來所謂何事?”離墨開口問道。

    “還有三天便是七城比武,不知你準備的如何?”霹焰并沒有開口說話,霹霸天先說道。

    “修行一事靠的是日積月累,并不在乎這幾天的功夫。”離墨淡淡說道。

    霹霸天眉毛一挑,說道:“聽你這語氣是十分自信。”

    “離某定會全力以赴。”離墨簡潔明了地回答。

    “那便好,那么三日之后就看你的表現了。”霹焰終于開了口,“今日叫你來是有一件事兒要告訴你。”

    “何事?”

    “我們在風城與霹城交界處的一個小鎮發現了你的妻子云若顏的蹤跡,有人說在街上見過她。”

    “哦?”離墨故作在意地急忙問道:“那她人現在在何處?”

    “我們得到消息的時候,她已經不了,不過只要有了蹤跡找到她只是時間問題。”霹焰道。

    離墨知道霹焰這是在變相地拿云若顏來威脅他,他心中冷笑但是面色卻是一副嚴肅的神色。

    “家主,你曾答應過離某要網開一面的,希望你信守承諾。”

    霹霸天這時面露得意之色說道:“那就要看你三天之后的表現了,若是你能在七城之中奪魁,你妻子犯得罪便可一并抵消,若是輸了可就別怪我霹家按著規矩行事了。”

    離墨微微地瞇了一下眼睛,就算云若顏現在此刻正安安穩穩地呆在他的身邊他也不喜歡別人拿她來威脅自己,這個霹霸天在離墨的心中已然是個必須要除掉的家伙了。

    “少城主放心,我的修為少城主是知曉的,七城中有沒有人是我的對手想必霹家的探子也已經查探的一清二楚了,所以這個魁首霹家應該是得定了。”離墨故意給了霹家父子一顆定心丸來吃。

    “那樣就好,呵呵。”霹焰滿意地笑了。

    離墨離開的時候,霹焰突然讓一直默默站在離墨身后的云若顏留下問話。離墨腳步幾不可查地微頓了一下,然后便走出了房間。

    “這幾日離墨有無異常?”霹霸天問。

    “一切如常,除了在路上時出了一個小毛賊已然被我打發了。”云若顏壓低了聲音說道。

    “繼續盯緊了他,但是不要觸怒了他。”霹霸天吩咐道:“還有一件事兒要你去辦......”

    霹霸天對著云若顏輕聲交代了一番,云若顏應下然后身影一閃便離開了房間,但是她故意將鬼魅喚出留在原地等她本人離開后才慢慢消散,給霹家父子倆留下了鬼氣重影的假象。

    云若顏離開后,霹霸天看向霹焰疑惑問道:“我怎么覺得啞女和以往有些不同了?”

    “身上的鬼氣更加濃重,不過人的氣息也更加的濃重,許是鬼術大成后的現象。”霹焰倒是雙眉舒展,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當的地方。

    云若顏剛出了走廊便看見離墨倚靠在小樓的欄桿上,雖然是一副閑逸的姿態,但是云若顏依舊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緊張和擔心。

    云若顏看著離墨漸漸地彎了眉眼,兩人一前一后進了客房。一關上房門,離墨便將云若顏拉進了自己的懷中。

    “我這不是沒事兒嗎?”云若顏輕輕地拍著離墨的胸口,輕聲說道。

    “顏兒。”離墨終于開口說話,“我離墨一生從來都沒有害怕恐懼過什么東西,我曾經也以為這世上是不會有什么事情會讓我感到恐懼和害怕的。但是顏兒,你成了我唯一的擔心與恐懼。”

    “煜王爺,都快要忘了你曾經百毒不侵的模樣了,不過現在的你我更喜歡。”云若顏笑了,“我從小就是聽著你的故事長大的,想象中你是一個三頭六臂殺人不眨眼的怪物。”

    “怪物?”離墨不滿地重復道。

    “可見,故事都是大人騙小孩的。”云若顏連忙說道:“我的丈夫不但不是怪物,他還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好男人,大英雄。”

    這一次換成了離墨笑了。

    “對了離墨。”云若顏從離墨的懷中抬起頭來,“霹焰讓我去辦一件事兒。”

    “什么事?”離墨問。

    “他讓調查風一程,將他的情況摸清楚然后匯報給他。”云若顏說道。

    原來霹焰將七城有可能參加比武的武士的資料全都收集齊了,唯獨沒有風一程的。

    風一程是和離墨他們一起從低級大陸過來的,但是他卻不像離墨他們那般在溟淵大陸上人生地不熟,風一程幾乎是一進了溟淵大陸就直奔風家,并且他被風家保護的很好,霹焰用了很大的力氣也不能詳細地調查出他的情況。

    霹焰對風一程的印象僅有那日在宴會之上他與離墨比武時所展露出來的修為,他修的是木屬性的靈力外家功法,從施展上看修為絕對在御劍師九級以上,而且霹焰看出在與離墨對戰之時他風一程并沒有使出全部的實力。

    其余五城的武士根據霹焰所掌握的資料都不是離墨的對手,唯獨這個風一程讓霹焰不能確定,于是便云若顏扮成的讓啞女去查探一番。

    “你讓小墨去給風一程通個信,最好讓他泄露一些無關痛癢的資料給我讓我糊弄過去。”云若顏道。

    離墨去到桌案前寫了個字條讓小墨送出去,然后他抬頭看向云若顏突然說道:“顏兒,你想不想見識一下這個極暗之地的夜景?”

    極暗之地和七城都不一樣,這里是沒有宵禁的,來自七個城的各色人等在這里可以通宵達旦的狂歡。

    走在燈火通明的街道上,四周人生嘈雜。每個人的臉上愉悅的笑意,云若顏不由受到了感染,心情也明快了許多。這段時間過的不可謂不驚險,眼前繁華景象讓她恍惚覺得自己回到了沉淵大陸。

    “離墨。”云若顏一身黑衣和離墨保持著一斷距離,不過這里人聲喧嘩,兩人對話時只要不看著對方,倒也不怕有人從遠處監視。

    “你說這里為什么叫極暗之地,這里分明就是極樂之地嘛。”云若顏不解地說道。

    “越是像這樣繁華之地,越是有可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黑暗。”離墨繼續目不斜視地往前走。

    “這里有什么黑暗?”云若顏疑惑問道。

    “這黑暗是一眼看不出來的,但是一定存在。”離墨稍微放慢了腳步,云若顏便也隨著他放慢了腳步,離墨的聲音低沉而緩慢,在吵雜的人聲中卻清晰地進入了云若顏的耳中。

    “其實這句話是我小時候父王對我說的,所以父親才會帶著母親避開繁華紛爭和一切黑暗的存在進入越離山脈建立了獸人國,他原本想讓族人們在那里安居樂業,沒想到還是免不了紛爭的侵擾,黑暗的吞噬。”

    “所以不管敵人多強大,前路多么黑暗,逃避是沒有用的。”云若顏接著離墨的話微微嘆息。

    “所以從很小的時候我便知道只有站在了力量的頂端才能真正地遠離黑暗,才能保護住自己所愛的人。”離墨的語氣從低沉緩慢變的無比的堅定。

    在沉淵大陸上,離墨已然站在了權利和力量的頂峰,但是來到了溟淵大陸后這里高手比比皆是,雖然他的修為依然是上等但是離巔峰卻是有著不小的距離,特別在他和風伯還有霹焰對戰后,讓他生平第一次有了被碾壓的無力感。

    這樣的感覺他著實不想在有下一次更不想讓自己愛的人有相同的經歷。

    云若顏自然懂得離墨的意思,她加快腳步幾不可查地握了一下離墨的手然后又匆匆地松開,同時她溫柔而堅定的聲音響起。

    “離墨,我并不想成為你羽翼下的金絲鵲,我希望和你一起并肩迎接一切磨難,一起變強,一起站在力量的頂端。”

    離墨停下了腳步,側頭看向云若顏,正好對上了云若顏看向他的目光,兩道堅定的目光接觸交纏在了一起,兩抹舒心的笑容同時在兩人臉上綻開。

    “帶你去一處有趣的地方,然后順便把要做的事情給辦了。”離墨說道,然后兩人再次一前一后地行走在了熱鬧的大街上。

    半盞茶的時間后,兩人進入了一處叫做逍遙窟的地方。剛一進去云若顏的眉頭便皺在了一起,因為所謂的逍遙窟就是賭場和妓院相結合的所在。

    “我約了風一程在這里見面。”離墨見云若顏停下了腳步,便解釋道:“若是霹焰知道風一程是一個好賭好色的紈绔公子想必一定更加放心。”

    云若顏這才舒展了眉頭跟著離墨往里面走去......

    http://www.liizhl.live/choufeihuoguobuyangmin/96753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看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新加坡快乐8开 宁夏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2018公式平特肖 北京pk10手机版走势图 卖萧县卷面皮赚钱吗 青海十一选五预测 2014年5月22日特码资料 山西11选5一定牛 99彩票平台注册地址 36棋牌新神兽技巧 3d预测计划破解版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最简单公式 李絮儿双色球蓝球精准分析 2020年最赚钱的职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