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丑妃禍國不殃民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林卿塵的開解

第四百一十三章 林卿塵的開解

    “她只是不知道你也喜歡她罷了。”魔靈陰邪的聲音慢慢地像是有了魔力,帶著極強的蠱惑性說道:“你好好回想一下,云若顏是不是對你與其他的人有所不同。”

    卓義峰聽了魔靈的話不由地回想了起來,他想起最初與云若顏相識時,她對自己的幫助,想到她為自己鍛造虎牙箭頭,將自己安排在林家給了自己一個容身之所,漸漸的卓義峰覺得云若顏卻是對自己確實特別的照顧。

    “你其實也不差。”魔靈看見了卓義峰腦海中的畫面,開始進一步地蠱惑卓義峰:“云若顏一開始就對你有好感,只可惜被離墨給捷足先登了。“

    “真的是這樣嗎?”

    “當然。”魔靈肯定道:“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將云若顏搶回來。”

    “怎么搶?”

    “首先要讓她知道你的心意。”魔靈說道。

    “你的意思是要我表白?”

    “對,表白!”魔靈進一步蠱惑,“你想想,若是你哪天不小心在戰斗中丟了小命,自己喜歡的姑娘卻還不知道自己的心意,那才是人世間最最悲哀的事情。”

    “表白,我要表白,呵呵,我一定要表白,在我還沒死的時候,呵呵,我要讓她知道,我喜歡她。”卓義峰醉熏熏地晃著身子,一邊走著口中一邊喃喃地說著。

    ......

    午夜已過,在漫天的煙花和聲聲的炮竹聲中,云若顏終于十六歲了,不論是在沉淵大陸還是溟淵大陸,十五算成年而十六歲便是真真的大人了。

    在漫天煙花的映照下,云若顏不由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正將自己擁入懷中的離墨,離墨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便也看向了她。

    “顏兒。”離墨帶著笑意輕聲說道:“你終于長大了。”

    云若顏秀眉微蹙,嗔怪著說道:“我早就長大了。”

    “真的嗎?”離墨長眉微挑,湊到云若顏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云若顏的耳朵和臉頰便都染上了一層紅暈。

    他說:“顏兒,等回去的時候就給為夫生一個孩子吧。”

    云若顏沒有應聲,卻微微地點了一下頭,離墨高興地露出了笑容,這笑容就像是天上的煙花一般那么燦爛,散發著溫暖的光芒。

    ......

    守夜結束,大家各自回去自己的院子準備休息。

    “姐,我今晚能和你睡嗎?”林卿雪拉著林卿塵的衣角可憐兮兮地說道。

    “你要是不怕我屋子里那些小東西就來吧。”林卿塵說道。

    林卿塵這段時間也沒有閑著,她不但向風伯學習醫術,還將風城中所有稀奇古怪的靈藥,還有可以入藥的蟲類,小魔獸全都弄進了自己的院子。她每日里除了吃飯休息還有修煉,依然繼續著從前的宅女專研的生活。

    林卿雪原本覺得林卿塵活的無趣枯燥,但是現在竟有些羨慕起她這種不為外界的一些俗事煩擾,一心做著自己喜歡的時候的狀態了。在林卿雪的印象中,這個姐姐好像從來不曾為了一件事兒長時間的煩擾過,一旦她投入進了藥物還有醫學的研究中后,外界的一切似乎都與她沒有了關系。

    “我當然不怕,我連愛哭的鰱魚都不怕了,還有什么能嚇的了我。”林卿雪挺了挺胸說道。

    “那好,你就來吧。”林卿塵笑道。

    當林卿雪一踏入林卿塵的院子時,還是不由地抽了一口冷氣。

    “那是什么鬼?”林卿雪指著院子拐角處的一只大籠子,那里面關著一只黑乎乎的看不清是什么的東西,正在打著鼻鼾。那鼾聲震天動地的,顯然那大家伙已經睡著了。

    “是一只睡熊。”林卿塵說道:“我從風伯那里要來了一個治療失眠癥的藥方,其中一位重要的配藥便是這睡熊的血。”

    “姐,你真好。”林卿雪聽了林卿塵的話,又拉著林卿塵的衣角撒著嬌說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最近失眠的呀?”

    林卿塵斜了她一眼,道:“你可別自作多情,我這藥可不是給你配的。”

    “啊?那是給誰配的。”林卿雪有些懵,“大伯可沒有失眠癥,他可是自創了一套睡眠神功的,想什么時候睡都行。”

    “那你為何不讓我爹教你。”

    “我讓了,但是大伯說那套功法只適合他自己,我練會傷身,不愿意教我。”林卿雪無奈地說道,然后她又好奇地問林卿塵,“你這藥不是給我配的,也不是給大伯配的,那到底是給誰配的啊?”

    林卿塵不告訴她,林卿雪便一直問,知道兩人洗漱完畢上了床休息了,林卿雪還是不死心地一直問。

    “是給紅姨,就是藝伎隊的那個。”林卿塵被問的煩了,便說道:“她現在正在想辦法拉攏一位小家族的家主,這位家主有失眠癥,上次紅姨來風城的時候專門來拜訪了我,問我能不能配出治療失眠癥的藥。”

    “哦,原來是這樣。”林卿雪拉著林卿塵的衣角搖晃道:“姐,你就多配一點,分我一點唄。”

    “不給。”林卿塵無情地將自己的衣角從她妹妹的手中給拽了回來,說道:“你那不是失眠癥,而是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

    “心病還需心藥醫。”林卿雪重復著林卿塵的話,喃喃自語“什么才是我的心藥?”

    “你喜歡卓義峰,卓義峰卻喜歡若顏姐。”林卿雪翻身看著自己的妹妹,昏暗的床帳中,林卿雪被林卿塵說中了心思,她抿著唇,垂著目,不再發出聲音來。

    “你現在的心病就是,第一,你放不下卓義峰,但是卓義峰對你始終冷淡,第二,你對若顏姐產生了嫉妒,嫉妒卓義峰喜歡她而不是喜歡你。”

    “我沒有。”林卿雪連忙否定,“我只是,我只是......”

    “也許沒有到嫉妒的程度。”林卿塵又道:“但是埋怨總是有一些的。”

    這段時間,林卿塵明顯看出林卿雪對云若顏沒有以前那么親昵了,不過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有幾次,林卿塵發現林卿雪看向云若顏的眼神中有了嫉妒的意味,她便有些心驚,便也想找個機會與林卿雪聊一聊。所以,今天晚上,就算林卿雪不找林卿塵,林卿塵也是要主動去找她的。

    “但是你心中比誰都清楚若顏姐姐的心思從來都只是在煜王的身上,卓義峰喜不喜歡你根本與若顏姐姐沒有關系。”林卿塵道:“你只是不愿意承認罷了。”

    “姐,你別說了。”林卿雪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林卿塵卻并沒有打算停下來,她繼續說道:“不管你聽不聽,我都要說,你喜歡卓義峰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不要去怨恨任何人。卓義峰喜不喜歡你則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更不要去怨任何人,心中無怨自然能夠睡的香。”

    林卿雪開始哭,眼淚順著她的指縫流了出來,打濕了她自己的頭發還有林卿塵的枕頭。

    林卿塵嫌棄地揉了揉林卿雪肥厚的耳垂,想起小時候林卿雪淘氣被訓了以后她都是這么安慰她的,林卿塵輕聲道:“哭吧,哭吧,哭出來就好了。”

    “姐,我的心好疼。”林卿雪哽咽道。

    “心再疼總是會慢慢好起來的。”林卿塵摟著林卿雪,輕輕地拍打著她的后背,“但是心若是變了顏色再想變回來就難了。”

    “姐,你說我能忘了桌大哥嗎?”

    “這就難說了。”林卿塵如實道:“能忘了更好,不能忘的話也沒有關系,只要你記得喜歡他是你自己一個人的事兒,不要勉強別人也不要怨恨別人,你便可以很好的自處。像從前一樣快樂的生活,也許在想到他的時候已然會心痛,不過大部分時間你還是快樂的。”

    “真的可以這樣嗎?”林卿雪終于將覆在自己臉上的雙手拿了下來,看向了自己的姐姐。

    “當然了。”林卿塵一臉的肯定,“姐什么時候騙過你,好好的睡一覺,明日就是新的一年。”

    林卿塵在自己姐姐的懷抱中,終于沉沉地睡了過去。

    新年過后,還有將近十天的時間便到了休戰結束的日子了,風伯開始忙著訓練武士,卓義峰和秦風回到了武士隊伍,這一場戰斗他們兩個人都被編入了秘密武士隊伍中跟隨這些武士中的精英們一同訓練,一同戰斗,一同去完成一個個艱難而又危險的任務。

    這一日,云若顏便接到了一個任務,而這個任務正是從林卿塵的口中發出的。

    林卿塵先是找到了云若顏和離墨然后又找到了風伯。

    “紅姨傳來消息說她所拉攏的那些小家族們決定每個家族力所能及的貢獻出一些武士來幫助風城對戰霹城。”林卿塵將手中的一個紙條遞給了風伯。

    風伯將紙條接過來,細細地看著上面的字,問道:“你這消息是從哪里來的?”

    林卿塵便將紅姨讓她配制治療治療失眠藥物的事情說了一遍。

    “紅姨說,等我配好了藥就去城東找一位名叫槐大的行腳商人,然后將藥給他便可。”林卿塵道:“我幾天前便將配好的藥給了那個槐大,然后沒過幾天,那槐大找到了我,并將這個紙條給我我。他說這是紅姨親手寫的,讓我交給你們。”

    云若顏見風伯面目有些凝重,便問道:“風伯,你是不是懷疑這封信的真實性。”

    http://www.liizhl.live/choufeihuoguobuyangmin/967542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金汇嘀嘀靠什么赚钱 加盟热干面赚钱吗 抖音点的心赚钱吗 家里养什么鱼赚钱 电影群怎么赚钱变现 晴空农场物语赚钱攻略 虎牙直播是如何赚钱 叫人坐飞机买保险赚钱骗局 给风电供什么物资赚钱 我需要一个能带我赚钱 赌石赚钱模式 微信外汇怎么赚钱的 dnf副职业炼金赚钱 梦幻西游五开怎么赚钱都干啥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直播 什么股票配资软件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