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12章 劃分檔次(上)

第012章 劃分檔次(上)

    這時高小壯有些尷尬地回答道:“大少爺,呃……他們說靈貓香這個說法可能有誤,說只知道貍香,或者也可以叫香貍香。”

    高務實聞言一滯,暗道我怎么知道這玩意現在叫什么,反正在前世它就是叫靈貓香啊!

    他會這么想,其實這也是他自己缺見識,靈貓這東西無論是大靈貓還是小靈貓,都屬于后來生物學的學名,這兩種動物在中國古代的稱呼其實相當多。其中大靈貓又叫文貍、靈貍、靈貓、香貍、香貓、山貍、九節貍、九江貍、五間貍、送屎貍、五寸斑、七支貍、青鬃、禾貍等;而小靈貓又叫筆貓、斑靈貓、麝貓、七間貍、烏腳貍、包公貍、果子貍等。

    當然,這時代在靈貓上所取之香究竟怎么稱呼,高務實的的確確不知道,他口稱靈貓香被人否認,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好好好,你們是行家,你們說是啥那就是啥吧。

    于是他干咳一聲,稍稍遮掩了一下:“哦,原來這東西在京城叫貍香?好吧,那……貍香價格如何?”

    “比龍涎香便宜不少,但也很貴!”高小壯伸出一根手指:“一兩銀子只能買不到七兩貍香,而且聽說貨還不多。”

    高務實點了點頭,心里盤算開來。

    按照銀子在大明的購買力來說,這個價格確實也很貴,不過好在此物在香皂中只是作為定香劑使用,并不是主料,雖然高務實也不知道制造香皂之時這個定香劑的具體消耗量,但既然不是主料,用量就肯定不會特別大,所以完全足以支撐。

    至于貨不多,這個問題高務實完全可以理解,畢竟中國并不流行香水這種東西,中國歷來使用的是熏香和香囊,所以靈貓香在此時很可能是屬于藥材一類,而且多半是用量不大的那種。至于說香水,古代中國也不能說就沒有,但大多數是類似于花露水之類,講究的是新鮮,一般是即出即用,而且還能飲用——沒錯,這個花露水與后世那些驅蚊止癢的花露水可完全不是一回事。

    貨不多當然算是個問題,但高務實認為不能算什么大問題。利之所在,人之所趨。只要他高大少爺肯下訂單,有的是人愿意為靈貓香的貨源奔走——我大明缺什么也不會缺人力,這個時代的山上也不會缺靈貓,倒是缺錢的人很多很多。

    他甚至覺得,如果將來香皂生意持續火爆,說不定還能催生出人工飼養靈貓來取香出售的養殖場之類。當然,這些都只能算是理想狀態下的遠景規劃,眼下的重點肯定不至于要放在這些事情上面。

    于是,以靈貓香作為香皂的定香劑就算是暫時決定下來了。剩下的問題就只有一個,香精多樣化。

    他隱約記得自己當年在縣委時,有次隨團去廣東考察日化產業的時候,某個本土日化企業為他們介紹過一些香精的發展歷史,似乎到了1857年前后,人類才開始從褐煤樹脂中得到的碳氫化物加以硝化,其得到的產物有類似杏仁油和麝香油的香味。此后,由于化學工業突飛猛進,人造合成香精遂開始大行其道。

    但他現在肯定不可能跳過自然香精去搞合成香精。因為現在自然香精的提取并不能成為限制香皂生產的瓶頸,畢竟所需的原材料在這個時代稱得上足夠豐富,反而是搞人工合成香精沒有足夠的技術條件。技術條件既然不足,那顯然成本上也就沒有自然香精有優勢了。

    這一來,選擇范圍大大縮小,能考慮的就只有天然香精了。再從成本來考慮,必然是以大明本土有足夠產出的植物香精為主。在后世,天然植物香精比較出名的倒還挺多,諸如印度的檀香、保加利亞的玫瑰、中國的薄荷和八角茴香、斯里蘭卡的肉桂以及法國的熏衣草等。但是很顯然,這其中那些大明沒有的暫時就不用考慮了。

    除了薄荷和八角茴香之外,在大明土地上能夠輕易大量獲取的,還有月桂葉、桂皮之類,但這其中除了薄荷,其他的似乎并不特別適合作為香皂香精。這種往皮膚上使的,還是鮮花類比較好。

    托了中國地大物博的福,鮮花類的選擇就很多了,譬如玫瑰[注:玫瑰其實是在“西風東漸”之后才在中國興起的,但此花中國古已有之,然其特性非古代文人所好,尤其玫瑰的刺,在中國古代多被認為是“妒”的體現,于是留下的杰作就不多,此花的口碑也不太好。]、茉莉、桂花、白蘭、黃蘭、木蘭等這些適合制造香精的品類簡直數不勝數。

    當然一開始還是不要好高騖遠,不妨先選出薄荷、茉莉、桂花這三種香味尤其獨特、分明的來試試水,其余的慢慢推出不遲。譬如玫瑰香味的,如果能外銷歐洲可能頗有錢途,但在此之前只能在大明銷售的話,則至少需要先在文壇做出鋪墊——譬如來一篇廣為傳誦的佳作之類,否則對其有興趣的群體恐怕過于小眾——誰肯認為自己善妒啊?

    至于香精、香油的提取方法,高務實現在也不十分清楚明朝時的水平,但他覺得既然中國在唐代就已經很擅長制作香袋、香囊,在明代甚至已經發展到用花制醬、釀酒、窨茶,那么提取香精、制造香油應該也是不在話下的。

    退一步說,就算到時候發現提取水平不夠,也完全不必擔憂,他還有那么兩三種對技術要求不算太高的辦法可供使用,全都是在那次考察中,聽那家化工企業生產科科長講到香精生產發展史的時候學來的,雖然當時人家說得也不算多么細致,但應付一下當前水平的香精制取應該是綽綽有余了。

    把這些生產上的事情弄清楚之后,高務實的心情就開始放松起來,接下來要考慮的事則是盡可能提高產品附加值了。

    提高產品附加值最好的兩個辦法,一是壟斷,一是品牌。

    壟斷的問題好辦,眼下是三伯高拱當政,又沒有什么《反壟斷法》之類的東西,只要技術保密工作到位,其他下三濫的手段至少暫時是可以無視的。

    所以,要搞定的就只有品牌一項了。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06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谁知道手机赚钱提现好办法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球探篮球比分 新浪江西时时走势图 360彩票手机购彩 用手机app兼职赚钱吗 亲友258长沙麻将微信群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 篮球球探比分即时比分直播 快乐10分群 彩9彩票备用网址 新快3分析软件 顶呱刮在线试刮 福建11选5走势图表 快速赛车 淘宝快3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