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58章 互為倚仗(上)

第058章 互為倚仗(上)

    收服曹淦的當天晚上,高務實把給高拱和張四維的信要了回來,重新寫了兩封,除了詳細把百里峽的收編過程老老實實講了,還分析了收編這支響馬盜的各種好處——當然他是站在保障京畿治安的角度來講,個人利益什么的就不必細說了,反正以高拱和張四維的眼光,這點事情根本也別想瞞得過。

    高務實唯一隱瞞的,只有曹淦那個張逆余寇或者南軍逃卒的經歷,高務實倒不是怕挨罵,而是覺得讓他們知道這一點,將來萬一要是有什么問題,多多少少也是個小隱患,但他高務實知道不要緊——黃口小兒,懂得什么?完全是被蒙蔽了嘛!

    他這一夜睡得著實有些晚,而且小孩子本就貪睡,第二日起得就更晚——幾乎快到了要吃午飯的時間。

    就算如此,他醒來還不是“睡覺睡到自然醒”,而是被人給叫醒來的。更神奇的是,叫醒他的不是賞月聽琴兩個小丫鬟,卻是劉顯家的小蘿莉馨兒。

    “高公子,你們家的孩子居然能睡到這個時候?你在高閣老身邊也敢睡這么久么?”

    看著換了一身內穿窄袖褙子,外披狐皮大氅,盯著自己的小蘿莉,高務實揉了揉眼睛,沒好氣地道:“我三伯每天天還沒亮就進內閣去了,我什么時候起床他可不管,只要每天他晚上回來的時候,我的功課能完成,他才沒那個閑心管我怎么安排時間。”

    小蘿莉一臉羨慕:“那你家住著可真不錯,不像我家。”

    “你家怎么了?”高務實問了一句,又朝站在一邊的賞月聽琴叫道:“你們倆別傻站著了,少爺我要起床更衣。”

    小蘿莉可能是因為出身劉顯這種家庭,年紀也還太小,似乎沒有多少男女觀念,也沒有打算避開,就這么一邊站在原處看著賞月聽琴兩個小丫頭上來侍候高務實更衣,一邊人小鬼大地嘆息道:“我哥五更剛過必然要起來練武,不然爹爹會揍他。我是女孩子,比他好一點,能再睡一個時辰。”

    高務實心道:聽起來你們家起床跟打卡上班差不多了,而且大冬天起這么早,簡直自虐。幸好我穿越到了高家而不是劉家,要不然穿成劉綎的話,威武倒是威武了,可常年被要求凌晨五點就起來練武,那可就真是要了卿卿小命了。

    “馨兒姑……”

    “叫我劉姑娘。”

    “哦。”高務實無可無不可地應了一聲:“劉姑娘,你這么一大早跑來找我,不知有何貴干?”

    “一大早?”小蘿莉翻了個萌萌噠的白眼,沒好氣地道:“再過一會兒都要吃午飯了,你居然說一大早?”

    “早不早是根據我起床的時間來定的,我才剛起床,那肯定還是一大早,其余那些細節不重要。”高務實老臉之厚,猶如城墻拐角,滿不在乎地道:“誒,我是問你為什么來找我,不是討論什么早啊晚的。”

    小蘿莉眨巴了一下眼睛,饒有興致地打量了高務實一眼,問道:“你要練護衛親兵?”

    高務實嚇了一跳,忙道:“誒我說小……那個劉姑娘,你說話用詞可得準確一點,親兵兩個字是我一個布衣白身敢用的嗎?我選這幾十號人只是做家丁,家丁懂么?但凡世家大族,誰家沒個幾百號家丁的?別說幾百號,就算是幾千家丁,在咱們大明的豪族里頭,也能找出一溜來。”

    小蘿莉皺眉道:“我就是說親兵說習慣了而已,你這么緊張干什么,巴巴的說了這么多?別廢話,家丁護衛跟護衛親兵又沒多少區別,你只要說是還是不是?”

    高務實這時候已經穿好了衣服,走到桌前的椅子邊自顧自坐下,打量了小蘿莉一眼,眼珠一轉:“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這眼神干嘛跟防賊似的!”小蘿莉一臉不忿地道:“我只是看你那個家奴選兵還有點意思,過去問了一下,知道是你定下的規矩,所以才來問問,怎么,你當本小姐很稀罕那群笨蛋新丁?”

    高務實翹起二郎腿,慢條斯理地道:“你稀罕不稀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個朝廷二品大員家的千金小姐,關心這個做什么?我自家的家丁,挑選一批忠誠勇敢之輩保護我這個少爺,有什么問題嗎?”

    “沒人關心你拿自家家丁做什么用!”小蘿莉怒道:“你干嘛老糾纏這個問題,好像本小姐要狀告你私聚家丁圖謀不軌似的。”

    高務實抽了一口涼氣,仔細看了看小蘿莉的神色。

    “干嘛,你還真以為這樣?”小蘿莉皺眉道:“別說你這區區幾十號家丁,就算你把百里峽那些馬匪全當做自己的護衛家丁,以你們高家的地位和張家的財勢,也沒有人會覺得有什么問題,就算皇帝知道了,也頂多覺得你膽小而已。”

    “膽小?”高務實詫異了一下,暗道:私聚家丁還發給武裝,這叫膽小?

    “不是膽小是什么?”小蘿莉沒好氣的橫了他一眼:“那些邊帥邊將養家丁,是因為家丁才能打硬仗,譬如你們高家的嫡系、宣府總兵馬芳將軍就有家丁三千以上,還全是天下一等一的精騎,連蒙古人都不肯跟他一對一的騎戰,至于……”

    “且慢!”高務實瞪大眼睛:“你剛才說什么?馬芳將軍是我高家的嫡系?他還有高達三千精騎的家丁?”

    小蘿莉詫異道:“是啊,你不是高閣老的嫡親侄兒么,你居然不知道?”

    “我……”高務實先是目瞪口呆,然后撓了撓頭:“我怎么記得馬芳將軍是在大同?還有,為什么你說他是我們高家的嫡系?”

    “馬將軍嘉靖四十年就移鎮宣府了好嗎?”小蘿莉又翻了個漂亮的大白眼,有些不忿地道:“你們這些文臣,連家里的小孩子都瞧不起武將!天下誰不知道你那三伯是馬將軍的靠山,就像張閣老是薊鎮戚元敬將軍的靠山一樣。也就是我爹和俞將軍命不好,這么多年光知道打仗,愣是沒在朝廷里頭找到一尊大佛,要不然怎么連個窩都沒有,總被調來調去滿天下亂轉?唉,現在俞將軍好歹坐穩了廣東總兵的位置,就剩下我爹爹一個倒霉蛋了。”

    高務實仍然處于目瞪口呆狀態,心里只是嘀咕:馬芳居然是三伯的人?這可是后世戲曲里唱了兩三百年的馬蘭溪馬太師啊……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07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七乐彩推荐号码预测 赌博公司即时赔率 3d试机号672 手游麻将作弊器 7m体球网足球比分直播 彩票中心林主任 虎扑吃鸡赚钱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梦幻西游论坛 体彩 辽宁35选7走试图彩票控 银河挂机赚钱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是什么意思 微乐河南麻将辅助器免费版 陕西快乐十分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