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65章 派系之爭(上)

第065章 派系之爭(上)

    高務實當然一眼就能看出曹淦的欣喜之色,不過他一貫堅持御下要恩威并施,所以又決定透露一個信息給曹淦知曉,當下淡淡地道:“宣府馬蘭溪那邊,等過段時間我回京之后,也會知會他一聲,就說百里峽已是我的產業,他自會對你們更加關照。”

    曹淦果然吃了一驚:“少爺和馬總戎也有交情?”

    “我跟馬總戎倒是談不上有什么交情,不過嘛……”高務實嘿嘿一笑,道:“宣大一線,無論督、撫,亦或鎮、守,皆以我三伯中玄公馬首是瞻。”

    曹淦心中歡喜,又有些后怕。喜的是自己一貫走的宣府這條路,今后勢必更加穩妥,生意恐怕還能繼續走強,而大同那邊既然也和宣府一樣是高閣老的馬前卒,自己趁著高公子的東風,豈不是也有機會去做一做了?

    但后怕可能比歡喜更多一些:自己前些天居然差點太歲頭上動土,要真是把高公子弄出個好歹,只怕就算高閣老沒發話,馬總戎為了撇清自己或者將功補過,非得親自出馬踏平百里峽不可,那情形……

    曹淦激靈靈打了個冷顫,暗道:菩薩保佑,好在高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自己才沒有鑄成大錯,阿彌陀佛。

    曹淦心里對高務實的實力再不敢有半點懷疑,連忙以實際行動來表忠心:“少爺,百里峽財物產業清點之后,小的先給三慎園送來了三萬兩銀子,外加戰馬百匹、挽馬五十匹、驢五十頭、肥豬百口、羊百只,以及二十車綢緞布帛。剩余部分,您看?”

    “我本來倒也沒打算讓你現在就送來這些。”高務實心說你送都送了,我也就樂得說點好聽的,但又假意做無所謂的模樣擺了擺手,道:“也罷,既然已經送來了,就先放在三慎園好了。至于剩余部分,你把賬本另做一份給我便是,東西就繼續放在百里峽,要不然接下來你們的買賣還怎么做?”

    曹淦心中竊喜,連忙應了。

    高務實略微思索了片刻,沉吟著道:“你這次送來的戰馬倒是很及時……”

    曹淦心中一動,下意識問道:“少爺的意思是?”

    “我且問你,百里峽能不能挑一兩個為人忠厚老實,但騎術精湛、馬上功夫扎實的人來我這里?”高務實說著,又解釋了一句:“你知道我這里剛剛編練了一支家丁護衛隊,但時間太短,各項訓練都還沒有走上正軌,裝備什么的也還是一片空白,更別說進行騎戰訓練了。”

    曹淦倒是知道這檔子事,不過他的思路似乎跟高務實不同:“少爺,這騎戰可不比步戰,在咱們北地,步戰訓練有個三五個月就能應付過去。遍觀天下,練得最久的,也就是南軍戚元敬了,據說他練兵是兩年初成、三年可戰。可是這騎戰卻不同,三年……能做到戰場上能控馬揮刀就算不賴,要真正談得上精銳,沒有五年以上的工夫,想也別想,要不然為何馬總戎麾下精銳家丁多是蒙古人?還不就是因為蒙古人常年以馬代步,騎術遠比我漢人扎實?”

    他說到這里,總結道:“因此依著小人的意思,少爺若要一支能騎戰的家丁護衛,不如直接從百里峽遴選而出,否則一時半會根本起不了作用。”

    高務實倒不是不知道騎戰難練,但難到這個程度還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畢竟他當年一個從政的,根本沒怎么仔細研究過古代的騎兵戰術這些東西,僅有的一點古代騎兵知識,都是東一點西一點從不知道哪里拼湊得來的,擺在曹淦面前肯定不夠看——除非他要搞法國的墻式重騎兵戰術。可那當然是不可能的,拿個頭矮小、以耐力和易養見長的蒙古馬搞這個,怕不是腦子燒壞了。

    但直接從百里峽響馬里面選,高務實又有些不樂意——百里峽現在雖然已經歸順了自己,但畢竟自己對他們來說還只是個陌生人,他們肯聽曹淦的勸說歸順自己,恐怕多半是出于不愿意放棄現有的“美好生活”,這樣的一群人,用于自己的近身護衛,未免有些不足以放心。

    他沉吟片刻,才出聲問道:“我記得你剛才說,百里峽經過騎戰訓練的少年騎手有一百多人?”

    曹淦連忙道:“少爺好記性,一共有一百一十六人。”

    高務實思索著問:“如果讓你從中挑選十六名騎術最好的少年騎手……他們的騎術比之你手下那些經年響馬,差了多少?”

    這個問題,曹淦稍稍思索了一下才回答:“如果但論騎術本身,幾乎沒差了,只是臨陣對敵的經驗,他們恐怕就還遠遠不足。”

    高務實把手一揮,直接做了決定,道:“那這樣吧,你挑選十六名騎術最好的少年騎手做我的直屬騎丁護衛,另外再選兩個經驗老道的屬下,一來傳授騎戰的臨陣經驗給這些少年騎手,二來也教一教我手底下這支家丁護衛隊——我不求他們很快掌握騎戰的本事,但至少也要能乘馬奔襲、棄馬作戰。”

    曹淦心中稍稍有些遺憾,但轉念一想,有這樣一個開頭已經算不錯了,便馬上答應下來。

    他眼中一瞬間的失望被最擅長察言觀色的高務實清晰地捕捉到了,不過高務實沒有多說什么,更沒有反悔。

    這倒不是高務實膽肥,而是他知道曹淦希望直接用百里峽的人馬做自己的護衛并不是出于想害自己或者想挾持自己的意思,他多半是希望自己身邊全是他百里峽的人馬,因為只有這樣,自己才會越發重視百里峽。

    要知道,現在光在三慎園這里,自己手底下的力量就分成了三個部分:高陌和高小壯代表的新鄭老家派、三慎園三管事代表的三慎園派以及曹淦所代表的百里峽派。

    手底下既然有派系之分,那就不要想著他們不會“爭寵”,畢竟老話說得好:“會哭的孩子有奶吃”。所謂會哭,其實說白了就是會引起注意,孩子是如此,屬下也同樣是如此。

    高務實在這一點上是有經驗的,所以他雖然不會點穿,卻也絕不會讓曹淦真的得償所愿——你們有派系,我這個少爺才好把控啊!要不然你百里峽現在本身實力就這么強了,我還讓你的人把我自己團團圍住,到時候就算礙于我的身份,你不敢起多大的壞心,但為了百里峽一派的利益瞞我一些事情,你曹某人真的做不出來?

    就算真的,我也不能信。坐視屬下一派獨大這種壞習慣必須杜絕!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08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做什么简单又赚钱 天津快乐十分首页 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 老11选5 中国最赚钱的大订单 喜马拉雅电台上传视频赚钱方式 22选5 15选5最新走势 快乐8五行 湖北快3 永恒霸业可以赚钱吗 甘肃十一选五 新时时彩倍投技巧 十一运夺金今日预测 未来同城麻将昭通麻将 如何靠篮球比赛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