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67章 茶樓聽報(下)

第067章 茶樓聽報(下)

    “昨日邸報第一事:順天巡撫報呈內閣,言有前狼山總兵官劉顯,借高氏家丁數百,出剿百里峽群盜,百里峽盜匪攝于天威,舉手投誠!”

    趙記茶樓頓時嘩然。

    “啊,百里峽響馬群盜?”有人起哄道:“打從嘉靖二十幾年就聽說過了,竟然到現在才被剿滅?”

    “這些年倒也沒聽說這群響馬賊干出什么大買賣,這次是怎么就惹了那個什么狼山總兵,出兵給他滅了?”

    “你這人聽話只聽一半的么?人家說的是前狼山總兵,沒說現在仍是狼山總兵……話說,你們誰知道狼山在哪,我怎么好像沒聽說過似的?”

    “你也是個缺見識的,那狼山在南京附近,原本是沒有總兵官的,后來倭寇鬧得兇了,有一年甚至給他們殺到南京城外,朝廷由是設了個狼山總兵,御敵于外,拱衛南京。”

    “南京?”前一人立刻表示疑惑了:“南京附近的前任總兵官跑到京師附近剿滅了一伙兒響馬?我怎么聽著這么不靠譜呢?這怕不是有幾千里路吧,怎么著,他還會飛不成?”

    “剛才不是說了么,人家只是前任狼山總兵,眼下在干什么誰知道呀?”另一人不滿地道:“況且他也不是帶兵去的百里峽,你們難道沒聽到‘借高氏家丁數百,出剿百里峽群盜’這句么?”

    “哦,借了幾百家丁……不過高氏是哪家將門?”有一人問道。

    馬上有人回答他:“高氏哪有什么像樣的將門?當初永樂朝倒是有個建平伯高士文,不過其三代之后無出,以義子代之,事泄除爵,從此便沒有什么高氏將門啦!”

    “那這個高氏是哪家?該不會是文官家的吧?”另一人自說自話道:“文官高氏可就有得一說了,眼下就有高中玄、高南宇二高在朝,是他們中的哪一家么?”

    “啪!”地一聲,卻是驚堂木響起,那位年約四旬的茶博士笑瞇瞇地道:“諸位茶友且聽我分說:你道那前狼山總兵劉顯何許人也,為何不在南京,卻來了京師?原來此人乃是抗倭名將之一,素與俞、戚并列,早年原不過四川一小卒耳,乃因戰功而至總戎……可惜,此人長于作戰而拙于做官,得罪了南京勛臣,被污蔑有罪,于是革職候勘。此人原是欲上京拜見天官高閣老與主掌兵務的張閣老,將自己獲罪的冤屈報呈內閣,誰料還未見著正主,卻碰見了去京郊靜讀的高家小公子,這高小公子何人也?乃是高新鄭高閣老之侄……”

    眾人聽得入神,卻見那茶博士拿著道具折扇輕輕敲了敲桌子:“也算是趕了巧,那一日高公子恰巧碰上了百里峽群盜攔路打劫,他身邊只有二三十人隨行,被三百余響馬團團包圍,形勢岌岌可危!”

    “諸位或許不知,這狼山總兵劉顯膝下乃有一子劉綎,天生神力,自小練武,軍中無人能敵。好個劉綎,他本是隨父親進京,此刻路見不平,見馬匪圍攻甚急,二話不說拍馬殺入重圍,宛入無人之境,當真便同那常山趙子龍一般‘血染征袍透甲紅,當陽誰敢與爭鋒’!三招兩式之間,便斬了七名馬匪,沖到那位高小公子身側。”

    “好!”眾人宛如在聽評書,齊聲喝彩。有人忙問:“后來呢?”

    “后來?”茶博士把那把道具折扇啪的一下打開,大冷天的居然還裝模作樣扇了兩下,這才慢條斯理地道:“想那劉顯、劉綎父子雖勇,畢竟已是戴罪之身,身邊也沒幾個親信家丁跟隨,就算加上高小公子身邊的家丁,也不過三四十來人……何況那高小公子年僅八歲,他家家丁只能近身護衛,如此哪里殺得出圍困?”

    “哦豁,那可不就完了嗎?”有人一拍桌子,嘆道:“這兩人運氣也是夠差,要是救下了高閣老的侄兒,有這么一層關系在,想那南京勛臣吃了豹子膽敢污蔑他?”

    “你別打岔,聽茶博士分說!”

    “好好好,我不打岔,我不打岔。茶博士,你他娘的要說就快說,急得我嘴里冒火,不就是盼著爺們的茶錢么?跑堂的,給爺再來一壺!”

    眾人哄堂大笑,茶博士也陪著笑,順著客人的意思繼續說道:“列位,列位,可聽仔細了下文!”茶博士驚堂木一拍:“那高小公子年紀雖小,卻聰慧無比,在此等危急時刻,他竟然出了馬車,一番話激得對面響馬賊首從賊眾之中躍馬而出!”

    “啊!”眾茶客紛紛坐直了身子,下意識猜到關鍵時刻已經來了。

    果然那茶博士說道:“高小公子故意拿話將那賊酋激出,然后讓那劉綎從身邊猛然殺出!列位,那劉綎自十三歲起便隨其父出戰平定西南蠻,首次上陣便連斬二十余蠻兵并頭目多名,馬前無一合之將,那是何等少年英雄?便如昔年王賁、岳云一般,絲毫不墜乃父威風!那賊酋雖然縱橫北地多年,號稱‘禿天王’,可面對這等英雄,又豈是對手?不過三合,便被劉綎生擒活捉!”

    “好!好個將門虎子!好個少年英雄!”眾人一齊高聲喝彩。

    劉顯在包廂之中笑瞇瞇地轉頭看了兒子一眼,卻見劉綎沉著臉,倒仿佛在生悶氣,不禁詫異道:“子綬,這是在夸你呢,你怎么這副模樣?”

    劉綎悶聲悶氣地道:“我什么時候變成聽高公子的令對曹淦出手的?這不是胡說八道么?還有那個曹淦,其實他身手頗為不錯,要是無傷的話,我三招要殺他還有希望,可三招生擒卻不好辦……更何況這茶博士所說的情況,跟那天的實情根本不同,全是胡說八道,兒子怎能不生氣?”

    劉顯笑著搖了搖頭,教育兒子道:“子綬,你還是太嫩了。”

    劉綎皺著眉頭,遲疑道:“那曹淦身手真的不差,兒子三招確實沒法生擒他,如果非要限定在三招之內,只能拼著受點小傷的可能直接斬殺……”

    “為父不是說這個。”劉顯擺了擺手,笑瞇瞇地道:“那位高公子可能看上你了。”

    “啊?”劉綎大吃一驚,手里茶杯都差點沒拿穩,潑出幾點水來:“怎么可能,他年紀那么小,就……”

    “你想到哪去了?傻子也不會拿你當兔兒爺看!”劉顯怒瞪兒子一眼:“我是說,那位高公子可能對你很是欣賞,弄不好呀……是想提攜你一把了。”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08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大乐透预测最准十专家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 广西快乐10分 雪莲花赚钱不 排列五专家预测号码 宁夏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足球即时赔率即时指数对比捷报网 25选5一等奖 30选5 必赢彩票后续 母婴店赚钱容易吗 搜狐体育比分直播 辽宁快乐12玩法与奖金 香港二分彩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pk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