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99章 高拱秉國(下)

第099章 高拱秉國(下)

    因為太子出閣讀書尚未開始,因此高務實也還沒有正式“上班”,在翰林院領了“太子課程表”之后便回去了,今天下午他要和韋希旻最后敲定在京城買、租店鋪的事,同時還有在城外永定河邊設立一個轉運貨棧等事情。他也不知道為何別人穿越做生意那么容易,而他明明已經運氣極佳了,事情推進也算順利,可是復雜程度卻并不能稍減。

    高務實自覺自己的手頭的事情很多,其實對比高拱來說,就真的是小兒科了。

    高拱自年前起復以來,便以極大的工作熱情投入到自己的理想當中。如整頓吏治、整頓財政、推廣新稅法、革新官員考成之法、關注月港開海、整頓軍務……各方各面,紛雜程度豈是高務實手頭那點事情可以比擬?

    今日高拱與張居正二人均不執筆,但他們兩人作為盟友,仍然經常互相走動,譬如今日便同在內閣商議兩件要事。其一是內閣今日覽報,貴州水西出了點麻煩,如果處置不當可能會鬧出兵禍,高拱和張居正剛剛自導自演了將劉顯移鎮貴州之事,但劉顯都還沒來得及上任,如果這時候貴州爆發兵事,恐怕問題不小。

    其二是,高拱要與張居正商議一下,北地邊境局面如何進一步改善——換句話說就是商議一下北疆軍務的重心。

    貴州水西一直是個經常出事的地方,今年也不例外。

    年初,水西發生一起土官仇殺事件:貴州宣慰使安國亨仇殺已故宣慰使安萬銓之子安信,引起安信之兄安智的報復,并向貴州巡撫王諍誣告其謀反。

    王諍信以為真,遂以安大朝為帥,進剿安國亨。結果官軍大敗,安大朝被革職,王諍回籍聽調,而安國亨也擁兵自衛,造成對抗局面。

    此時高拱、張居正二人奉茶閑坐,高拱道:“貴州之地,兵寡而民貧,原本大事當少,遇事需鎮之以靜,謀定而后動。如今被王錚這么一弄,朝廷頗失顏面,我知今日消息傳出,朝中必然有人要高呼出兵平叛云云,但此事……我看其中還有蹊蹺。”

    張居正點了點頭,說得更直白:“中玄公所言極是,我看水西這事兒,原本根本就沒朝廷多大關系,不過土司內亂,互相仇殺罷了,這種事在西南幾乎斯通見慣,朝廷好端端的仲裁人不當,早早跳下場去親自捉刀,豈不是呆頭鵝的做法?”

    他恨恨地道:“王錚這蠢材,明明只要表明朝廷必依法處置的態度,一邊派人詳細調查,一邊上疏請旨定奪即可,偏偏莫名其妙的輕信一家之言,搞出這么大的麻煩,著實該死。”

    高拱沉吟道:“王錚現在已經軟禁起來了,據朱都督表示正在進行調查,從現在掌握的情況來看,他可能收了賄賂。”

    “那就該殺。”張居正怒道:“我等眼下籌備北邊之事,正要集中全力,而他這件事,事關西南安靖,后方穩定,不殺何以服眾?”

    高拱點了點頭,沒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纏,只道:“新任巡撫,我的意思是,讓阮文中去。”

    張居正對貴州巡撫的安排沒什么興趣,點頭表示認可,但補充了一句:“劉顯到任前,要叮囑阮文中切不可擅自開戰。”

    高拱笑了笑:“那是自然。而且,即便劉顯到了,一時之間也不可能開戰,我的意思是西南這件事,朝廷必須公允持正,能不打仗絕不要去打,那是下下之策。”

    張居正點了點頭,把話題一轉:“打仗的事情,現在還是集中在北邊……若視宣大、薊遼為京師左右兩翼,如今的局面,必有一翼須得發力,震懾北虜。”

    高拱心中一動,暗道:果然,張太岳在意的還是這件事。只是,這件事可不是表面上這么簡單吶。

    大明自土木之變走上戰略防御以后,南倭北寇的禍患蔓延不絕,為此,明廷和邊境百姓付出了慘重代價,而且長期以來的種種努力收效不大。

    至嘉靖朝,這種狀況愈演愈烈,“庚午之變”的發生乃至于隆慶元年“汾石之禍”的發生,使朝廷不得不對北部邊防做出一些調整和整頓。

    自嘉靖后期至隆慶時期,楊一清、王瓊、翁萬達、戚繼光、王崇古、馬芳、李成梁、方逢時等一批軍事將才被起用或升遷,他們為加強邊防做出了有益的貢獻。譚綸被調為兵部左侍郎兼右僉都御史,總督薊、遼、保定事物,在他的提議下明廷用了兩年半時間,于隆慶四年春筑成空心敵臺。

    隆慶元年十一月辛酉,徐階等“廷議防虜”,經過討論,形成“御虜十三事”,包括責實效、定責任、明戰守等,雖然當時這些話都是套話,但經過高拱與張居正的直接關照,邊政還是出現了一些新的氣象。

    隆慶二年八月,張居正上《六事疏》,其一就是“飭武備”,而且也付諸實施。隆慶三年九月,穆宗“大閱將士于京營教場”。參加大閱的精銳士兵有十二萬,這對改變長期以來士兵遇戰“皆流涕不敢前,諸將領亦相顧變色”的恐懼心理的改善意義重大。

    這次大閱,是張居正所推動的,高拱當時不在朝廷,但對此很是滿意。大閱標志著朝廷軍事積弱局面開始扭轉,在處理北部韃靼問題上逐漸取得了主動權。另如征銀招募來補足軍隊數量等改革的進行,張居正也一直盡力在辦。

    其實也正是因為張居正不比徐階、李春芳這些甘草宰相,他能做事,所以高拱明知道兩人已經開始有些齟齬,卻仍然一直維持盟友狀態。

    高拱自己在這些方面當然也有自己的考慮,他在隆慶三年底復出,隆慶四年初便上《議處本病及邊方督撫兵備之臣以裨安攘大計疏》,并接連上《推補兵部右侍郎并分布事宜疏》、《虜情緊急議處當事大臣疏》、《議處本兵司屬以仰裨邊務疏》、《議處邊方有司以固疆圉疏》、《議處各省兵備疏》等書,并得到隆慶帝一一批復。

    高拱迅速展開了軍事體制的改革和軍備整頓,包括兵部人員設置調整、軍備人才儲備制度、體恤邊官的休假和內遷制度、軍備官員特遷制度、久任之法等一系列制度的建立或申嚴,裁汰庸弱將領、選賢任能,等等。這些舉措使明朝軍備狀況大大改善。

    到了這個時候,大明“內功”略見成效,就必須找個機會來展示一下,以震懾俺答。

    但問題是:直接從宣大出兵與俺答對剛,還是從薊遼著手,打擊土蠻來震懾俺答呢?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08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资金盘不让提现了怎么办 排列三012路走势图1 山西十一选五 罪恶都市停车场赚钱 聋人不会说话怎么不赚钱 让分胜负 内蒙古时时彩最新开奖 广西快三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体彩新11选5公告 新疆18选7 七乐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舟山星空棋牌游戏手机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二肖中特如何买 快乐双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