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125章 可戰方和(十四)

第125章 可戰方和(十四)

    “哲別——哲別——”宿衛親軍因恰臺吉的神射而氣勢如虹,發出齊聲歡呼。

    恰臺吉卻不在意麾下將士的歡呼,仿佛早已習慣一般,他手上此刻已經再次換成馬刀,刀鋒向前一揮,吼道:“宿衛親軍,箭矢陣,沖!”

    麻貴臉色通紅,但卻不敢猶豫,馬上爬了起來,他已經明白恰臺吉的目的,先將自己戰馬射殺,然后趁自己無馬,不能帶隊沖鋒之機,一個沖鋒打垮自己麾下的隊伍,然后將自己生擒活捉。

    只是,明白也沒用,現在的局面已經一步步向恰臺吉所希望的滑去。

    麻貴身邊的幾名達兵正欲下馬將自己的坐騎讓給自家主將,卻聽見一人叫道:“麻將軍上馬!”

    麻貴轉頭一看,卻是高珗策馬奔來,一只手還牽著一匹戰馬——那是先前對沖之時一名落馬騎兵的戰馬,現在大概已經可以算是“無主”之物了。

    麻貴也不看這匹馬究竟是明軍的戰馬還是蒙古宿衛親軍的戰馬,向前幾步,接過高珗順手拋出的韁繩翻身而上。

    但此時恰臺吉和他麾下的宿衛親軍已經沖近到離明軍不到三十步,麻貴不敢猶豫,大喝一聲:“迎敵!”

    他已經沒必要喊用什么陣迎敵了,因為距離已經太近,什么陣都來不及擺開架勢。

    這一波對沖,肯定要吃虧。這是麻貴心里的唯一想法。

    幸好,達兵乃是他們麻家的家丁,既然麻貴要戰,那么無論戰況如何,他們都只能跟著麻貴,進則同進,退則同退。遠高于普通衛所兵的待遇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不過麻貴在迫不得已再次沖陣之前,眼角余光瞥見高珗剛才給自己送馬之后,他自己的戰馬似乎有些失控,竟然不受控制地竄到了戰局之外,心里不禁略有些驚訝,只是此刻情況緊急,麻貴也沒來得及多想。

    然而,兵乃將之膽,將乃兵之魂。高珗的戰馬這一失控,高珗率領的高家騎丁沖鋒之勢頓時便是一滯。

    雖然大伙兒都知道,此番前來麻貴將軍才是主將,方才連自家團副高珗在內,也都是跟著麻貴將軍在作戰,但事實上麻貴親自率領的還是自家達兵,高家騎丁仍然是跟著高珗在行動——換句話說,麻貴實際上只是間接指揮著高家騎丁。

    麻貴雖然沖鋒在前,卻也感覺到自己身后的部下分作了兩撥,緊緊跟隨自己的是自家達兵,高家騎丁則不由自主地頓了一頓才繼續跟上。

    倘若是面對普通對手,這稍稍一頓并不見得有什么大不了,可眼下的對手是俺答的宿衛親軍,是恰臺吉!

    恰臺吉何許人也,雖在沖鋒之中,卻也立刻發現對面明軍前后兩部分出現了一絲脫節,他當機立斷臨時一拉馬韁,口中高呼一聲:“古柯魯拉!”

    原本直線沖鋒的宿衛親軍在他的帶領下,宛如蒙古將士手中的彎刀,忽然劃出一道弧線,不再是對準麻貴帶領的明軍“矛頭”部殺去,而是往后挪了挪,朝著麻家軍和高家軍那稍有些脫節的結合部殺去!

    麻貴心頭亡魂大冒,知道恰臺吉在此刻已經發現自己麾下最大的問題,正試圖將麻家軍和高家軍分割開來。至于分割之后,恰臺吉打算先解決哪一邊,那已經不重要了——這畢竟是在蒙古軍營之中,自己麾下這兩支力量只要被分割開,就只有被各個擊破的份。首先被恰臺吉盯上圍剿的那一部分絕無難幸免不說,另外那部分如果撤得不及時,也是難逃覆滅。

    恰臺吉和宿衛親軍動作神速,就在麻貴心頭震驚,趕忙勒馬掉頭之時,便已經從兩軍結合部如刀切牛油一般殺了進去。由于麻家達兵還在跟著麻貴向前沖鋒,所以此刻是馬背對著恰臺吉,恰臺吉根本懶得去理會,只管沖著收馬不及、仍向這邊沖來的高家騎丁揮刀鏖戰。

    失去首領的高家騎丁頓時抵擋不住,被殺得連連后退,眼看就要崩潰,恰臺吉卻猛然呼號一聲,領兵棄了高家騎丁,回身向后殺去。

    原來麻貴看出恰臺吉的意圖之后,不敢棄高家騎丁單獨率領麻家軍逃走,干脆豁出去了,帶著達兵奮起余勇亡命殺來,打算反過來前后包抄夾在中間的宿衛親軍!

    恰臺吉絲毫不慌,他知道,若是身后這支騎兵的將領還在,自己眼下殺到中間反而頗有危險,可問題在于,他本就是因為這支騎兵的將領戰馬失控才率軍從中截斷明軍的,又何必擔心身后這支明顯經驗不足的騎兵能在失去直接指揮的情況下第一時間配合上麻貴這邊?

    果然不出恰臺吉所料,此刻高家騎丁因為失去指揮,面對這種情況反應明顯偏慢,一時竟然不知該先整隊,還是不問三七二十一直接反身殺上。

    麻貴心中叫苦,暗道一聲“我命休矣”,卻仍然不管不顧拼死往前沖鋒。

    然而就在此時,斜刺里忽然沖出一騎,搶在麻貴一個馬身的位置之前迎向恰臺吉,那馬上騎士揚手大喝一聲:“你有神射我有銃!”

    只見火光連閃,“砰!砰!砰!”地三聲疊響,神射無敵的右翼蒙古第一名將恰臺吉忽然從馬背上仰天摔下!

    幸好對面的宿衛親軍個個馬術精湛,如此電光火石之間竟然全都硬生生拉偏了胯下戰馬,給落馬的恰臺吉空出來一道空隙,要不然這位蒙古英雄只怕就要當場被自家騎兵的馬蹄踏成肉泥!

    麻貴大喜過望,定神望去,才發現剛才突然用三眼銃將恰臺吉擊落馬下之人竟然是高珗。

    不過高珗臉上卻毫無喜色,連看都沒朝恰臺吉看一眼,便沖著麻貴大喊一聲:“麻將軍,情況有變,此處不宜久留!”

    麻貴當然也知道眼下情況對己方大為不妙,自家兩支騎兵的聯合陣勢早已被分割開來,不說俺答有可能再派來一支援兵包圍自己,就算俺答不再派兵前來,只要恰臺吉剛才這一下沒死,站出來喊一聲“繼續沖鋒”,自己等人只怕仍然免不了要交代在這兒。

    麻貴當機立斷,大吼一聲:“撤!”一拉馬韁,避開當面的宿衛親軍就打算繞道回殺入蒙古大營的方向原路撤出。

    高珗也是二話不說,縱馬斜出,朝著高家騎丁一揮手:“撤!撤!”

    兩人才跑出不到二十步的距離,便同時聽見背后恰臺吉暴怒的聲音:“鼠輩哪里走!”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09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盈网球比分 出点子赚钱 皇冠滚球即时指数 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网90 体彩20选5最新开奖 明星上海麻将 免押金群 内蒙古快三 女主穿越重生赚钱的 传奇可以卖装备赚钱吗 福彩3D六码绝杀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 喜乐彩票备用网址 体球即时比分 双色球综合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经销光膜消光膜赚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