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55章 霧里觀花(下)

第055章 霧里觀花(下)

    這一次馮保來張居正的大學士府,仍是徐爵陪同,不過今天張居正沒有在花廳接待馮保,而是單獨在書房與馮保密談,游七與徐爵留在了花廳閑敘。

    張居正看起來仍是之前的模樣,至少從精神狀態上來說,似乎與從前并無二致。

    但馮保是何等樣人,他的眼神毒辣著呢,一眼就看出張居正的雙眼有些微陷,面上甚至撲了一層薄粉,用以掩蓋不那么健康的面色。

    張居正一貫是個十分在乎儀表的人,有這樣的遮掩舉動不足為奇,只是從這樣的舉動當中,卻可以看出他最近幾天的壓力也著實不小。

    當然不小了,本來他已經靠著借力打力的高超手段,推高拱于臺前,逼走陳以勤,斗倒趙貞吉、李春芳,成為內閣次輔,與首輔之位近在咫尺。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就漸漸有些超出他的預計,尤其是那個被戲稱為小閣老的小崽子高務實回京之后,局面就一步步滑向失控的邊緣。

    先是殷士儋沉不住氣,直接跳出來跟高拱放對,結果陳洪莫名其妙的賣了殷士儋,導致殷士儋剛剛入閣便又被趕走。這一來,內閣之中便只剩高拱與他兩個人,沒有人可以利用當然是個大問題,因為這讓他的各種手段都沒了施展的余地。

    不過,此時雖然有些不妙,他倒也還有應對的辦法,無非就是蟄伏待變,先裝作一切惟元輔馬首是瞻的模樣,繼續把自己偽裝成高拱的密友、同盟,保住自己的次輔位置,反正高拱年紀比他大,皇帝的身子骨也不好,最后不管是高拱扛不住,還是皇帝扛不住,反正到時候都是他張太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機會。

    只是,張居正萬料不到的是,郭樸這廝居然肯放下數十年的清名嘉譽,乖乖地聽從高拱的召喚,回京接受起復了!

    郭樸起復,肯定直入內閣,那沒得說了。人家登科及第比高拱還早了兩科,比他張太岳早了足足四科、十二年之久。

    此公干過兩任吏部尚書,不管他以前多么正直,多么講究“君子群而不黨”,至少那兩任天官不可能是白做的,多次掄才大典的考官更不可能是白做的。數十年的經歷擺在這里,受過他恩惠的朝臣能從永定門一路排到他老家安陽去,他經廷推,不可能通不過。

    更見鬼的是,郭樸致仕之前就是輔臣,那意味著內閣論資排輩的時候必須把這個時間算進去。當時郭樸和高拱同時入閣,而郭樸由于登科早于高拱,因此那會兒排名還在高拱之前。

    現在高拱已經是首輔,又是推薦起復郭樸之人,郭樸的排名當然不好凌駕于高拱之上,但“凌駕”一下他張太岳卻毫無問題:論登科、論散館、論入閣,郭樸全方位完勝,排名在你張太岳一個后生小輩前頭,天下人誰能質疑?

    便是張居正自己,也絕不敢把心中的怨憤宣之于口,甚至還要在人前展示風度,多次當眾表示自己對郭公萬分景仰、千般推崇,并且再三強調,說自己能在高公、郭公之下做一點協助工作,能學到很多東西,實在是自己的福分。

    天可憐見,張居正每次說這些話的時候,雖然言笑晏晏、滿面春風,可心里哪次不是憋得只差能滴出血來!

    也就是張居正,在這般情況下,會見馮保這個真正同病相憐的盟友時,還能做出這副鎮定自若的模樣,換個人只怕早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開始邊哭邊罵了。

    君不見,同樣也以隱忍著稱的馮保馮督公,今日自打進了大學士府的大門之后,那臉色就一直鐵青著?怕是當年“去勢”之時,臉色也只能差到這個樣兒了。

    還是有差距啊。

    不過馮保自己可沒工夫反思自己的涵養和城府,一屁股坐在那里,鼻子里吭哧吭哧了半天,忽然啞著嗓子開口了:“區區幾天時間,局面大壞啊……太岳相公可有高論教我?”

    張居正雙手攏在袖中,面無表情地道:“我反復思量,這次的事情有些問題。”

    馮保目光一凝,追問道:“什么問題?”

    “不像是高中玄的手筆。”張居正皺著眉頭,沉住氣道:“督公,高拱為人如何,你我二人都是清楚的,這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你看當初他新入內閣,就敢跟我恩相華亭公相抗,錯非是后來形勢太過慘烈,再繼續抗衡下去,甚至要連累皇上英名,我看他都絕不會堅辭不出,自請致仕。”

    馮保點了點頭,問道:“那又如何?”

    張居正并不著急解釋,只是繼續分析道:“后來,內閣形勢風云變幻,李石麓、趙大洲聯手,不顧恩相離去時對我的推舉之意,將我當做閣中小吏,呼來喝去、頤指氣使,逼得我不能不想方設法將高拱起復,借他之力得一喘息之機。此時的高拱,與當初剛入內閣之時,其實也沒有太多的變化……”

    “哦,是嗎?”

    “督公不信?”張居正哼哼一笑,反問道:“督公可知,高拱自起復并掌銓務以來,迄今不過年余,手底下處理了多少官員?”

    馮保沒有算過這個,大體回顧了一下,不太肯定地道:“怕是有二三十個吧?”

    “二三十個?”張居正冷笑一聲,道:“不瞞督公,一共一百六十九人,光是大案要案,平均一個月就得有三起。”[無風注:該數據為史實,詳見高拱所著《掌銓題稿》。]

    馮保頓時變了臉色。

    張居正見馮保被自己震住,這才再次點題:“所以,高拱的脾氣其實一點沒變,但凡他堅持要辦的事,一定會辦,絕不會退縮。”

    馮保聽了這話,不知怎的就覺得脖子一涼,一股寒氣從腳底而起,穿過背脊骨直透腦門心,整個人都有些發冷。

    張居正見馮保一時瑟縮,怕他失了勇氣,伸出食指,敲了敲紫檀太師椅的扶手,加重語氣補充道:“但問題就出在這兒了。”

    馮保一怔,問道:“問題?不是說他一貫如此嗎,怎么又有問題了?”

    張居正微瞇雙眸,道:“他做事仍然是不達目的死不休,這沒有問題,問題在于,他現在做事卻不比以前,總想著一步到位。督公難道沒有發現,他現在卻知道步步為營,層層設套了——高拱可不是三歲小孩子,這么多年養成的習慣,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扭轉過來的,所以這其中一定有人在千方百計的穩住高拱的步伐,不讓他輕敵冒進。”

    馮保悚然而驚,全身汗毛都倒豎起來了,一下坐直身子,連尖銳的嗓音都忘了遮掩:“是誰?”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10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8码怎么倍投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版 天镜棋牌 14场胜负规则 麻将作弊教学视频 325棋牌游戏中心 广西快乐10分官方网站 7m篮球比分网即时繁体比分直播 北京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网上麻将可以作弊 棒球比分牌怎么看 亿客隆彩票首页 不限时间答题赚钱 米赚 手机赚钱手机版下载安装 宁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