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44章 巡按到,巡撫病

第044章 巡按到,巡撫病

    萬歷八年,十月初三。

    此時中秋已過半月有余,若換做是在北方,秋意早已濃了,但在這臨近廣西的永州,天氣卻還略有些炎熱。

    好在,自從和劉馨分別以來,高務實一路都在走水路,船上江風陣陣,倒也能使他不覺得難受。甚至這南國風光,還讓他想起前世在江邊散步的感覺,畢竟他前世便是南方人。

    正是這樣的輕松時光,讓他頗為喜歡坐船,每日閑來無事,便坐在二層的船樓上看看綠水青山,好不愜意。

    不過隨他而來的家丁們就沒有他這樣的閑情逸致了,半個月的乘船旅途,這些北方漢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出現了暈船現象,尤其是最開始幾天,不少人差點連苦膽都吐出來了。

    更多的人雖然沒有吐得那般厲害,卻也頭重腳輕,整天昏昏沉沉。高務實當時覺得,若此時遭遇什么水匪流寇,自己這群引以為護衛的家丁,恐怕還不如他自己能打

    最起碼他前世就愛好游泳,技藝堪稱精湛,萬一不行還能跳水逃命呢,哪像這群家伙,落了湘江還能爬上岸的,估計不過兩只手就能數出來了。

    這幾天他經常回想起劉馨,倒不是有什么愛慕之意,實際上他對劉馨的態度僅限于一種“他鄉遇故知”般的情愫,他其實只是單純的覺得劉馨挺可憐的。

    她和自己不同,既沒有改變這個時代的動機,也不具備改變這個時代的各種先決條件,偏偏卻穿越到此。就仿佛一條被命運之手扔進玻璃水缸中的金魚,雖然身邊也有水,卻明白這根本不是自己真正的家。

    滿腹惆悵,無人傾述。

    他和劉馨雖然說起來早就認識,但實在交流不多,“小時候”的劉馨除了特別聰明之外,也沒有給他留下太多的印象,如果非要說有,那就是“這小丫頭說話真直接”。

    這不算什么好印象。

    這次同行,他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也理解了她“幼時”那宛如孤傲一般的直接。

    她穿越的時候,才剛剛大學畢業沒多久,對于大明這個時代既不了解,也不喜歡,自然會有所抵觸,不愿融入。

    直到前一次在京師南城再見,小姑娘已經長大,總算表現得有些這個時代大家閨秀的意思了,除了一點她沒纏足。

    當時高務實只是以為劉顯忽視了這件事,或者對她過于寵溺,后來得知她的來歷之后才醒悟過來,這恐怕只是她最后的堅持罷了。

    高務實很難想象,一個不愿融入這個時代的穿越者,心中該是何等的孤寂。所以在同行的路上,高務實刻意多關注了她一些。

    這時他才現,劉馨除了與自己說話的時候會比較“生動活潑”一些之外,與其他人交流則不僅少,而且明顯流露出一種淡漠。

    如果非要形容一下,那應該是一種“禮貌的疏遠”。

    雖然他不會如此,但他可以理解。

    又過了一日,船隊終于順著湘江行進到了廣西地界,據永州府湘口水驛的船老大所說,前面就是廣西全州所屬的黃沙鎮,鎮上有個水驛,便是湘口水驛這一行的終點山角馬驛。

    由于此處的湘江江面變窄,且河道上有許多階梯型的起伏,所以不能行船,得走馬驛到全州,然后又再次改為水驛去往桂林。

    然而船隊剛到黃沙鎮,高務實就現山角馬驛外有些不對勁。那馬驛外頭人聲鼎沸,至少有五六百人亂哄哄地聚集在一起。

    船隊再走近一些,船老大就笑著對高務實躬身道“直指老爺,那應該是全州守御千戶所的人來迎接您老來了。”

    高務實吃了一驚,前面那群比叫花子沒強到哪去的人,居然是此處千戶所的守軍

    丐幫的紀律恐怕都比你們強啊

    身為此次高務實隨行家丁領的高璋已經盯著這群人看了很久了,此時聽船老大這么一說,忍不住皺起眉頭對高務實道“老爺,如果廣西的官軍都是這個模樣,小的可以理解為何廣西始終沒法安靖了。”

    高務實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沒說話。

    那群丐幫弟子呃,千戶所的官軍終于也現了船隊,一群軍官開始急急忙忙吆喝著整隊,只是看起來有些力不從心,鬧鬧哄哄老半天,也只是勉強整出了個大致隊形。

    可惜就算這個隊形,仍然歪歪斜斜、七彎八扭,讓跟隨戚繼光訓練了兩年多的高璋看了恨不得上去拿鞭子抽人。

    高務實見他面色難看,一副渾身上下都不舒服的模樣,不禁問道“高璋,你干嘛呢”

    高璋一怔,然后苦笑道“老爺,小的只是想起了戚總戎的話,他說一支軍隊若是連擺個整齊的戰陣都做不到,就算士卒個人再怎么武勇,也只能打打順風仗,到了關鍵時刻肯定是靠不住的。”

    高務實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這一點他是同意的,要不然當初也不會那么強調隊列好吧,其實主要是他也就知道這么點。

    此時船隊已經準備靠岸,那邊也列隊完畢了算了,那只能算是全都站在一塊了,列隊什么的還是免了吧。

    船只靠岸,終于勉強從大規模暈船中擺脫出來的高家家丁魚貫下船,擺出儀仗模樣,高舉從京中帶來還第一次使用的回避、代天巡按等牌,并且打出廣西巡按御史的大旗。

    那支叫花子軍隊的領被高家家丁震了一震,本來想上來相迎的,居然愣是忍住了。

    一直到高務實穿著那身打著獬豸補子的青色官袍緊繃著臉走下碼頭,那位千戶才帶著幾名屬下小跑著走上前來,離著兩丈遠便噗通一聲跪下,一頭磕在地上,大聲道“卑職廣西都司麾下、桂林右衛、全州守御千戶所實授千戶鐘大山拜見直指,直指金安”

    隨著他的下跪,他身后的幾人連忙也跪了下來,再然后他們帶來的那支衛所叫花兵也都亂哄哄地跪下了。

    高務實被這句“金安”說得一愣,因為“金安”通常只對長輩或者極尊敬的人士才用。

    他看了看這位胸前打著熊羆補子的正五品千戶,輕輕咳了一聲,道“鐘千戶請起。”

    鐘大山聽巡按老爺對他說話如此客氣,舒坦得仿佛整個人都輕了幾斤,連忙又磕了個頭,討好地道“直指面前,哪有卑職站著說話的份。”

    高務實又是一陣無語,干脆冷下臉色,道“起來,本官不想低頭說話。”

    鐘千戶吃了一驚,連忙道“是是是。”然后一咕嚕就爬了起來。

    高務實又道“都起來吧。”

    后面那幾位見自家千戶都吃了癟,哪敢怠慢,聞言連忙也爬了起來,只是他們似乎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不該叫身后的兵丁跟著起身。

    高務實不想再為難他們,只是問“你們不在全州,都跑來黃沙鎮做什么,就為了迎本官入境”

    鐘千戶覺得高務實有些陰晴不定,不敢怠慢,連忙點頭哈腰地道“能第一個迎接直指進入廣西,是卑職的福分”他說到此處,見高務實面無表情,趕緊把話題轉了回去“此來相迎直指,固然是卑職等的福分,不過也的確有要事稟報。”

    高務實心道我才剛進廣西,你一個千戶所的千戶就有要事稟報了

    不過這畢竟也是他巡按御史的職責,所以這次倒是點了點頭,問“既有要事,盡早報來便是。”

    鐘千戶又躬身道“中丞得知直指將于近日按桂,特派人讓卑職向直指表達歉意,中丞說他因病不能前來,只能在桂林相候,請直指千萬海涵,待直指抵桂,他一定當面致歉。”

    中丞,乃是巡撫的雅稱之一,之所以呼之為“中丞”,是因為巡撫例帶右副都御史銜,副都御史相當于前代御史臺的副長官御史中丞,故有此稱。

    高務實知道眼下巡按御史的權力膨脹得厲害,通常巡撫也會禮讓三分,不過他卻沒聽說過巡按上任,巡撫還要親迎這種事。

    他心里暗暗琢磨,這究竟是廣西巡撫張任的一句客套話,還是張任攝于自己的背景而真的有些虛

    可是張任是嘉靖二十六年的老資歷,又是松江府上海縣人,跟徐階屬于鄉黨,乃是心學黨中的地方大員之一,他沒有理由怕自己啊

    至于生病云云,高務實自然是不信的,無非一句說辭罷了。

    高務實一時摸不清狀況,只能簡單地客氣一句“無妨,本官乃是后進,自當去桂林拜見中丞。”

    那鐘千戶又道“聽說中丞此次急病,病勢沉重,若是直指著急的話,卑職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派兵護送直指南下。”他自己是守將,當然不能隨意離境,所以說派兵。

    不過高務實的關注點根本不是他派兵護送什么的,就他屬下這批人,看著都不能讓人放心,能派兩個靠譜的向導就不錯了。

    高務實關心的是另一件事“你剛才說中丞急病,且病勢沉重”

    “是,直指。”鐘千戶再次躬身道“中丞病了一個多月了,聽說病勢一直在惡化,真是叫人揪心。”

    全州屬于桂林府管轄,離桂林城也不到三百里,如果張任真的病重,鐘大山知道倒也不奇怪。

    不過高務實一貫不是個老實人,他還是有些懷疑,自己一來上任,張任就病了,還病勢沉重如果這個鐘千戶所言不虛,那就是差不多正是自己要來廣西上任的消息傳到廣西的時候,張任就病了

    這么巧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12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卖支付接口靠什么赚钱 中彩网首页 怎样从vr赚钱 我想学炒股 百家欧洲足球即时赔率 今日股票推荐网黄岩中学徐秉龙陈瑞 金7乐秘诀 福建31选7走势图表 即时188篮球比分 天下三副本 怎么赚钱 马云爆未来3年穷人最赚钱 天天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纸牌麻将怎么玩视频 时时彩缩水工具手机端 排列五复式模拟投注 1号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