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209章 陰謀家開動頭腦

第209章 陰謀家開動頭腦

    這道題不好做的關鍵點就在于,高務實雖然很樂意蒙古分為兩半或者三分,以方便將來更好的控制,但卻絕不希望他們散得四分五裂——散成碎片了反而不好控制,甚至控制了也起不了什么用。

    大明的其他任何人,可能都希望蒙古分裂得越散越好,因為越散就越沒有能力對大明造成危害,唯有高務實這個后來人知道,真散成那樣,就可能便宜其他人了。

    即便因為自己的關系沒有便宜到后金,也不能忘了那頭正在東進的北極熊——沙俄。

    現在的大明之人看不到歷史大勢,但他高務實是知道的,如果還目光短淺到認為蒙古裂成神羅那樣都是好事,那就未免太呆了。

    然而蒙古之分裂,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實力最強的右翼蒙古最先分裂了,鄂爾多斯部、青海土默特部等全部自立,土默特本部卻拿他們毫無辦法。

    導致這種局面出現的最關鍵人物,就是那位大明的好朋友鐘金哈屯、三娘子。

    作為一個女人,為兒子謀取利益是再正常不過的舉動,但她幾次行動偏偏又成不了事,光是搞得內部矛盾激化,這就很膈應人了。

    如果現在的大明已經虛弱得不成樣子,那或許她的舉動是件好事,但有了自己的存在,大明只能比原歷史上更強,再經過十年二十年的滲透,沒準可以不費一兵一卒拿下蒙古——至少和平拿下右翼蒙古是有機會的,那她的搞法就壞了大事了。

    可是,怎樣讓她不亂來呢?

    強壓?不是不可以,但要考慮后果,還要考慮強壓之下的蒙古是否會出現連鎖反應,譬如右翼蒙古突然在外力強壓之下團結了起來,又因為三娘子這樣的親明派領袖被大明“反水”而變得仇明,從而再次造成明蒙對立。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昔年三伯為了給大明創造“十年和平”的休養生息機會而主持了俺答封貢,總不能到我手里反倒逼得他們再次跟大明開戰吧。

    這不光是打不打得過的問題,而是政治失分的問題,顯得高黨或者說實學派所堅持的路線已經開始出現動搖了。

    這不行,絕對不行。

    因為中國人死為大的傳統,“高文正公”這四個字,現在可是高務實手里的重要政治資源,不能隨隨便便出現跟高拱的行事作風相反的做法。

    那就只能通過政治手段來解決了。可什么樣的政治手段能解決女人為兒子謀利這件事?這是天性啊。

    高務實傳令下去誰也不見,自己把自己關起來,拿出紙筆,在紙上畫起了勢力關系圖,把右翼蒙古內部勢力先畫在最內一圈,又在外圈畫上大明、左翼蒙古等外部勢力,甚至在大明的圓圈下單獨畫出一個小圈,里面寫上“京華”。

    然后開始畫線,誰與誰之間,是怎么樣的關系,一一標注清楚。

    最后就盯著這幅圖半天沒有動彈了。

    好半晌之后,高務實的目光到處轉了幾圈之后,還是盯回了最中間三個圈——辛愛、把漢那吉、三娘子。

    辛愛既有實力,也有威望,名義上也是無可爭辯的俺答頭號繼承人,但他的劣勢也很明顯,一共有兩點:年老,以及缺乏大明的有力支持。

    當然,大明內部肯定有些守舊派大臣堅持認定長子繼承制,哪怕是順義王的王位,也得按照這個來——順義王畢竟是大明封的。

    把漢那吉的優勢在于,其在俺答本部內擁有很強的實力,包括之前趙全等白蓮教徒所建的大板升城在內,都是他的封地。如果單論實力,他甚至可以與辛愛分庭抗禮。

    同時,他年富力強,現在還不到三十歲,只要不出現原歷史上那種意外摔死的無語結果,他將是土默特內部一股極其重要的力量。

    至于大明的有力支持,那就更不必說了,他可是當年俺答封貢能完成的頭號功臣,至少在蒙古那邊,這個頭號功臣沒得跑。他也是右翼蒙古之中,正式接受大明封賞時,官爵僅次于俺答這個順義王的“大明重臣”,大明對他這個“首倡義舉”的大功臣一直很是欣賞。

    何況,他還是跟京華合作得最密切、最深入的蒙古貴族,高務實找不到任何理由不支持他——除非他的死亡真是天定的,但高務實是個無神論者,他不信這套。

    如果萬事皆有定數,那人類還努力干什么?

    至于鐘金哈屯,她的優勢跟現在的兩宮太后略有些類似,但因為明蒙民俗不同,所以也并不完全一樣。

    俺答如果突然死了,在新的大汗確立之前,鐘金哈屯相當于“攝政皇后”——蒙古皇后是可以攝政的,如昔年窩闊臺死后,由于長子貴由遠征未歸,貴由之母乃馬真后脫列哥那就攝政了五年之久。

    雖然俺答汗并不是皇帝,但在蒙古的制度下,他這個大汗死后,各項權力交接的規矩并沒有變化。現在一克哈屯已經去世了,俺答獨寵三娘子,且自己由因為崇佛怠政,整天住在寺廟里禮佛,土默特大政此時已經是三娘子代掌,尤其是與大明的貿易,更是三娘子一手主持。

    高務實于是在關系圖上框下一個時間段:老汗去世到新汗產生之間。

    這段時間,是最有機會動手腳的時間!

    如果他要插手的話,也一定要在這個時間段內插手!

    因為,只要能想辦法讓大成臺吉和鐘金哈屯達成協議,那么擁有與辛愛分庭抗禮之實力的大成臺吉和擁有攝政名義的鐘金哈屯,甚至能把辛愛給聯手壓下去。

    只要辛愛被壓下去了,沒有當成大汗,那么不管新汗是大成臺吉還是鐘金哈屯之子布塔施里,實際上都表明右翼蒙古中樞的三大勢力變成了兩大勢力。

    這樣的話……或許能再想辦法平衡他們兩個之間的力量對比,如此親明派就完全掌握了土默特部,而她們兩人各有勢力,自己也就有機會可以充當離岸平衡手了。

    但是,想法雖然好,可具體該怎么做呢?

    擅長搞平衡的大陰謀家高求真公又開始陷入思索。

    首先可以確定的是,要想能說服鐘金哈屯,就必須要讓她的兒子布塔施里能夠獲得實力,否則的話,她作為母親肯定不同意。

    那也就是說,辛愛黃臺吉手里的實力一定要分給布塔施里,鐘金哈屯才可能跟大成臺吉聯手,或者至少得把辛愛的大部分實力讓渡給布塔施里。

    但這樣一來,她和布塔施里母子二人相對于大成臺吉就占據了明顯的優勢,也不利于平衡。

    因為辛愛手里的實力,跟大成臺吉本來就是半斤八兩——相對來說辛愛手底下的人戰爭經驗更豐富,而大成臺吉更有錢,手下人的裝備更好。

    如果布塔施里得到了辛愛的部眾,再加上他母親鐘金哈屯的特殊地位,那就反過來力壓大成臺吉了。

    這樣的話,大成臺吉恐怕也未必肯干,所以還需要平衡一下,比如……將大汗之位給大成臺吉!

    理論上來說,這樣可以讓他們雙方的實力趨于平衡,可是大成臺吉如果成了大汗、順義王,則鐘金哈屯可能又會擔心自己的地位問題。

    嗯……要不然,讓大成臺吉娶了三娘子?

    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大明,估計全家人的腦袋都不夠砍的,但在蒙古沒關系啊!

    原本的歷史上三娘子就是先嫁俺答汗,再嫁辛愛,又嫁扯力克的,一個人嫁了祖孫三代呢。現在不用嫁給辛愛了,直接嫁給年紀比她只稍微小幾歲的大成臺吉,豈不是美滋滋?

    高務實想了想,覺得這個想法似乎還行。首先,對于嫁人這件事,三娘子方面應該無所謂,這個年代的蒙古貴女有很多都是這樣,大成臺吉這個人雖然放在蒙古可能顯得文弱了一點,可是三娘子本身也是親明派,估計她未必不喜歡偏文氣一點的大成臺吉——最起碼總比辛愛好吧?

    辛愛這廝現在也是一身傷病,據說已經差不多是個泡在藥罐子里的人了,歷史上三娘子嫁給他,傻子都知道只能是政治原因。

    大成臺吉應該也是肯的,三娘子雖然年近三旬,但以她的地位,平時自然是養尊處優,加上本來就以美貌著稱,現在可能連徐娘半老都還談不上——后世這個年紀沒結婚的姑娘多了去了,也沒見人家就“徐娘半老”了啊。難道論養尊處優,三娘子就比不上后世的姑娘們?

    所以從“人”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應該有得談。

    現在不好斷定的是,他們兩個對于自己設定的這個“分贓”方案是不是滿意。

    這個方案,簡單一點說就是兩家瓜分辛愛部——大成臺吉取名義,得大汗和順義王寶座;鐘金哈屯取實力,使兒子布塔施里獲得辛愛所部。然后三娘子再嫁給大成臺吉,完成這一波聯合的最后一步。

    看起來應該可行,至于談判……不妨先讓曹淦談,萬一談不下來再說,到時候自己應該已經回京了,了不起親自跑一趟——呃,去蒙古就算了,去宣大召他們兩人來談吧。

    ----------

    感謝書友“書友160311074954957”、“dj000214”、“黃金發123”的月票支持,謝謝!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14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海南环岛赛 湖北十一选五 贵州快3开奖l结果昨天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大众 飞艇计划软件免费 一定牛彩票100期历史开奖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 二级机构赚钱支出手续 牛牛手游平台官网 娱网棋牌安卓版下载 香港麻将游戏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 上海麻将百搭技巧 pk10牛牛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 澳洲幸运10和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