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30章 萬歷一式

第030章 萬歷一式

    大明的宦官機構極其龐大,號稱“內府”,乃有十二監及四司八局。而兵仗局,便是八局之一,掌造軍器,包括刀槍、劍戟、鞭斧、盔甲、弓矢等各類兵器。

    有明一朝,最開始的時候,負責制造火銃的機構為寶源局,后期則改為兵仗局和軍器局。其中軍器局設置于洪武十三年,兵仗局設置于洪武二十八年。

    永樂時期,朝廷把火器鑄造權收歸中樞,“凡火器系內府兵仗局掌管,在外不許成造”。各地所需火器,均需申報后由中央制造,再發送至各地。此時的兵仗局屬內府系統掌管,主要職能是生產制造各種火銃和發射火藥,是專門的火器制造部門。

    這兩局相比,兵仗局的鑄造技術要略高于軍器局。《英宗實錄》中記載,正統四年,皇帝認為軍器局制造的火器質量不高,令軍器局以兵仗局制造的武器作為標準。原文為“比聞所造多不如法,其于兵仗局各取一件為式”。

    然而由于中樞的制造機構與軍隊脫節,不明白軍隊的實際需求,因此制造出來的火器難免不實用,“或宜于此而不宜于彼,或可以攻而不可以守”,總之就是看起來不錯,而用起來糟糕。

    于是到了正統十四年,朝廷開始逐漸放開禁令,“各邊自造,自正統十四年四川始”。地方制造火器時候,必須上報具體數目,中央批準后才能制造,不能私造。

    不過這些規定,在軍工私營推行之后,又逐漸起了新的變化。

    這個變化最有意思的一點就是,兩局都開始從制造部門變成試驗和檢查部門。

    因為生產部門現在基本已經由私營工廠包辦了。

    私營的軍工部門,火器生產以京華為最強,冷兵器生產以王氏為最強。目前只有盔甲方面暫時還是以官營各局更為強勢。

    不過,這也是京華對盔甲制造興趣不大才造成的,由于高務實不是很重視這一塊,京華在這個方面主要只負責提供鐵料。而王氏則是限于資本有限,加上不敢包攬“攻”與“防”兩方面用器的制造,這才使得兩局還有必要保留生產部門。

    當然,他們的生產既然已經局限于盔甲方面,對于火器這一塊的業務,便只好委屈一下,削減了又削減,到現在已經只做試驗和抽檢了。

    京華“萬歷一式刺刀款火槍”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送往兵仗局試驗的。

    其實兵仗局的試驗流程,最早還是京華提供的,包括高務實當年奉旨去宣大巡視武備時搞過的那些項目,如射程、有效殺傷射程、射擊精度、裝填速度、連續射擊可靠度等等。

    如果說還要加上什么,那大概就是性價比。

    當年高務實推進軍工私營的時候就曾經提出過,凡是不具備高性價比的武器,都不是好武器——你一百兩銀子一把的火槍,哪怕裝填速度快一倍,也不如五把二十兩的普通貨。

    這里是大明,不怕拿數量硬堆,怕的是單兵成本太高用不起。

    但萬歷一式,似乎就很不符合高務實自己當年提出的性價比觀念,因為其單價高達三十兩銀子一支,是現有隆慶二式火槍的差不多兩倍。

    換句話說,原先用隆慶二式,裝備十萬大軍也只要一百五十萬兩,但如果換成萬歷一式,就得三百萬兩了。

    而實際上現在朝廷一年也只換裝兩萬多、不到三萬支隆慶二式火槍,倘若換成萬歷一式,在朝廷撥款不提高的情況下,豈不是只有一萬到一萬五千支了?

    這……大明百萬大軍,得換到哪一年才算完?

    陳矩身為御馬監大太監,兵仗局也是在他的實際管理之下的,他對這個問題也很糾結。

    按理說,他和高務實那是老朋友了,高務實在這些事情上也的確從來沒有坑過他,可是對于要不要支持以萬歷一式取代隆慶二式,他還是很猶豫。

    萬歷一式是不是一支好槍?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兵仗局的測試結果是,這槍的槍身除非拿去硬擋敵軍騎兵沖鋒時砸下來的狼牙棒,否則在戰場上損毀的可能性很小,而配備的刺刀更是夸張,那一支“半截唐刀”,在使用者有力的情況下,足以將現有的任何盔甲近距離洞穿!

    甚至,拿來拼刀也不怕,現有的制式雁翎刀、苗刀都會在硬拼中被斬斷,只有樸刀不至于斷裂,但也會缺口。

    這就厲害了,要知道樸刀和刺刀完全不是一個重量級的武器,所以高務實說這刺刀是最新冶煉技術下形成的新一代“尖兵利器”,的確不是吹噓。

    只是這個價格……這么短短一截……

    實在太貴了,幾乎等同于同重的銀子了。

    朱翊鈞聽完匯報也有些頭疼。

    貨肯定是好貨,這不用說了,雖然他沒法看實際打靶,但兵仗局安排了“拼刺刀”演示,這萬歷一式的刺刀在他看來完全擔得起“削鐵如泥”、“吹毛斷發”的美譽。

    可如果要列裝這樣價格的火槍,兵部肯定是一臉笑得稀爛,但戶部怕是要發飆。

    關鍵是他今年還減免了一大筆賦稅,這個缺口還指望幾大港口的商稅提高來補呢,現在上哪弄這么一筆錢去換裝武器?

    當然,朱翊鈞的思路是換裝速度不變,一年換裝兩萬五千支到三萬支,而不是撥款不變、削減數量。

    削數量也是有問題的,現在隆慶二式各地邊軍都想要,幾鎮連番上疏,有仗打的遼東不必說了,理由就是我這里急需;其他各鎮也不客氣,比如陜西方面就說,隨著俺答的病重,現在東套和西套都有些不穩,萬一要是打起來,咱們擋不住。

    宣大山西三鎮則說,由于俺答病重,擔心他死后局勢有變,我們三鎮這幾年騎兵反而減少了,如果再沒有火槍之利,后果不堪設想。

    甚至連薊州的戚繼光都湊熱鬧,說空心敵臺建成之后,薊鎮雖安,但苦于火力不足,始終無法對入侵的敵軍造成足夠的殺傷,因此急需更換隆慶二式火槍以提高火力。

    要說他們邊軍是真的需要,那也就算了,京營居然也嘰嘰歪歪,說什么邊軍換裝居然比京營的力度更大,這簡直是本末倒置,我京營坐鎮燕京,乃是陛下您震懾天下的最強武力,焉能落于人后?是以我京營也需要大力換裝——如果是一年三萬把,我京營得要一萬五!

    你也好意思說自己是大明的最強武力?

    朱翊鈞對這些說法全部只當沒看見,還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在分配,基本上還是遼東拿大頭,薊鎮和宣大等地跟著分一點,陜西就基本是湊數了,至于更遠的地方,尤其是南軍方面,那就更少。

    不過南京兵部也不是吃干飯的,他們還有獨特的一招:咱們自己買。

    南直隸、浙江、廣東等地都比較有錢,督、撫各衙門隨便擠一擠,就能湊幾個十幾萬兩出來找京華自購——只要南京兵部用印就行了。

    大明的體制很獨特,南京兵部的實權很大,南方各省的軍備都是南京兵部直接管,只有重要大事才會報北京兵部或者朝廷,向這種地方采購,南京兵部完全可以做主。

    而南京兵部根本不可能會反對地方自購——又不要它出錢,地方軍備強了,他們南京兵部腰桿子才硬啊,所以當然不會反對。

    北京方面雖然因此丟了南方諸省換裝的大包袱,但京營和九邊的兵力畢竟遠超南方,如果現在槍支價格增加一倍,問題還是很大。

    上哪弄錢呢?朱翊鈞開始頭疼起來。

    “務實……”猶豫了一會兒,朱翊鈞還是開了口:“你看這萬歷一式,賣二十八兩如何?現在戶部實在是緊張,而去年堯娥大婚,今年堯媖大婚,明年潞王又要大婚,內帑方面一時也有些窘迫……”

    別看只是砍了二兩銀子,但換裝是大買賣,一年三萬支的話,這就六萬兩銀子省出來了,十年換裝三十萬支,那就省了六十萬兩。

    皇帝親自談價,這還是第一次,這個面子得給。

    六萬兩固然不是小數目,但高務實還能接受,畢竟這筆買賣的賬其實不是朱翊鈞那個算法,他那是個外行算法。

    現在這個新的滲碳鋼成本比較高,主要還是生產工藝不太成熟,現在產出的,其實都是臨時生產線上出來的產品,將來肯定還有生產線的調配升級,再加上工人工匠們的熟練度慢慢也會提高,良品率肯定會隨之上升,成本也會逐漸下降,到時候如果還維持原價,那肯定是賺翻了。

    咳,因為哪怕隆慶二式,利潤也是很可觀的,何況萬歷一式?

    所以只要換個思路,就會發現哪怕二十八兩銀子一支,也就是前一兩年賺得少點,最遲到第三年,成本肯定大幅下降,利潤自然一下子就上來了。

    因此,拿下訂單才是關鍵。

    高務實嘆了口氣,正色道:“君有所命,臣豈敢不從,皇上說二十八兩,那就二十八兩吧,京華方面……臣自去想辦法跟他們解釋。”

    嗯,京華是個商業集團,這個話高務實早就多次跟朱翊鈞說過,朱翊鈞也是能理解的。

    見高務實答應,朱翊鈞松了口氣,連忙敲定下來:“那好,戶部方面,由朕來說,實在不行,多的錢就戶部出一半,內帑出一半。”

    咦,你現在就有三大征時的覺悟了?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14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云南11选5最新开奖 安徽快三投注买网 任选9场奖金模拟计算 大连华富股票期货 股票配资 黑龙江p62 内蒙古快三开奖直播 辽宁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 安徽快三 战争与文明怎样赚钱快 打码赚钱哪个平台靠谱 福彩3d 2012迅盈网球比分 新寻仙2017赚钱 火山小视频转发可以赚钱 北京pk10三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