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48章 收個蒙古學生(3更破萬)

第048章 收個蒙古學生(3更破萬)

    高務實縱馬上前幾步,卻不出列,只是高聲叫道:“那吉兄長,兄弟有君命在身,你我兄弟且先不忙敘舊,卻先敘了這君臣之禮,再好好說話不遲!”

    把漢那吉哈哈大笑:“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愚兄省得。”

    說罷,朝身后一擺手,所有隨之而來的部眾騎兵——足有萬余,比高務實和恰臺吉合兵還多——全部翻身下馬。

    把漢那吉自己也翻身下馬,站定當場。

    高務實心中點頭,也吩咐一聲,擺開欽使儀仗,亮出象征皇帝的天子大纛。

    又讓麻貴親自幫他“奉敕”,雙手托著以黃綢裝飾的紫檀木匣子,打開匣子,亮出其中的詔書。

    然后大軍分開兩邊,高務實下馬上前,走到把漢那吉身前十步左右站定。

    把漢那吉走上前幾步,在高務實身前推金山倒玉柱地拜倒,口中高聲道:“大明昭勇將軍把漢那吉,恭請圣安!”

    他部下的萬余騎兵顯然早就得到過吩咐,一起下拜,行三叩首之禮,齊聲高呼:“恭請圣安!”

    高務實微笑著道:“圣躬安。昭勇將軍請起。”

    把漢那吉恭恭敬敬站起來,又回了一禮。

    至此,禮畢。

    把漢那吉大笑著道:“高兄弟,十多年不見,你現在可是聞名天下的大賢了!”

    他是個向往漢學的人,不說高務實的“赫赫威名”,偏要用“大賢”來稱呼他,仿佛這樣就能顯得他自己比較有文化。

    高務實也爽朗一笑,道:“那吉兄弟威震塞北,更是可喜可賀啊。”

    兩人相視大笑。

    又說了一些寒暄的話,把漢那吉才轉頭對恰臺吉道:“想不到脫脫叔父也在,那吉有禮了,脫脫叔父家中牛羊可安好?”

    恰臺吉面上露出一絲淡淡地微笑,道:“托長生天之福,我家牛羊甚好,大成臺吉的牛羊可好?”

    “好,好,一切都好,不光牛羊好,馬匹也好,莊稼也好,哈哈。”

    把漢那吉這話看似有些不著調,不應該是蒙古人說話的方式,但其實暗藏深意——我不光是大成臺吉,還是大明的昭勇將軍;我不光擁有西哨部眾,還擁有大明的信任。

    倘若是被高務實說服之前的恰臺吉,聽了這句話可能心中冷笑,不過此時他卻只是微微頷首,回答道:“那就好,我也為你高興。”

    把漢那吉微微一怔,打量了恰臺吉一眼,又朝高務實望去,目光中明顯有探究相詢之意。

    高務實微笑著點了點頭,道:“那吉兄弟,脫脫也是我的好友,日后你們二位可以更親近一些。”

    把漢那吉一怔,繼而大喜,放聲笑道:“哈哈哈哈,既然高兄弟這么說,脫脫叔父,以后你就是我的親叔叔了。”

    恰臺吉笑了笑,卻沒有多說話,只是順勢點了點頭。

    高務實見把漢那吉一直說話,卻不提回城之時,還以為這廝依然跟十幾年前一般不靠譜,不禁委婉地提醒道:“大板升城一切可好?”

    按理說,他就在大板升城南門外不遠,提到大板升城,把漢那吉自然就該立刻邀請他入城了。

    然而把漢那吉卻道:“大板升城好得很……”然后哈哈一笑,朝高務實擠眉弄眼道:“高兄弟莫急,非是愚兄怠慢,只是今日時辰實在湊巧,鐘金哈屯馬上也要到了,咱們都是自己人,我琢磨著就不要太見外,接了她之后再一道回城。”

    哦,原來是這樣。

    誒等等,你小子該不會是因為新老婆要來了,所以才忍不住要表現一下,非得讓我這個欽使也陪著你一同接她,好給她個大面子吧?

    不對,這不光是給她個大面子,還是給你自己掙一個大面子啊。

    呦呵,十多年不見,你倒是長進了不少嘛……行,長進了也是好事,這個面子我給了。

    把漢那吉可不是恰臺吉,高務實的厲害,他十幾年前就見識過,當時高務實甚至還沒滿十歲呢,現在該是如何了得?

    所以他說完之后就一直小心翼翼的注意高務實的表情,見高務實馬上露出有些神秘的笑容來,頓時明白自己的一點小心思被他看穿了。

    不過把漢那吉是高務實的“老朋友”了,又是十幾年的重要貿易伙伴,對于高務實的脾氣,他從直接的、間接的渠道得知得很是清楚,所以也沒怎么怕——高務實在一般的情況下,是不會不給朋友兼生意伙伴面子的,唯一的忌諱是不能當面跟他撒謊。

    把漢那吉沒打算撒謊,甚至也不敢——他是個徹徹底底的“哈明”,對高務實這個六首狀元的“文化水平”服氣得很,根本不覺得自己能騙到高務實,那還不如老老實實的。

    所以他只是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道:“高兄弟,我就是……那個,狐假虎威一下,你不要介意……你要是真介意的話,那咱們這就進城,馬上就進。”

    高務實哈哈一笑,道:“喲,這可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那吉兄,你這都學會用成語了?可喜可賀啊。”

    把漢那吉連連擺手:“這算什么啊,差得遠,差得遠了。說實話,要不是我深受皇恩,要為皇上鎮守邊疆的話,我是真恨不得拉下老臉,求高兄弟收了我這個笨學生,教我些本事才好,不求考什么進士,只要能考個舉人……哪怕秀才也好。”

    高務實都被他說得一愣,心說:你這親明親得可真夠徹底的,就不知道有幾分真,幾分假?

    眼珠一轉,當下笑道:“你我平輩論交,談這些就不合適了。”

    把漢那吉忽然福至心靈,說到:“啊,高兄弟,我有一子,名叫額爾德木圖,今年十歲……”

    高務實笑呵呵地問道:“然后呢?”

    “呃,高兄弟,是這樣的,額爾德木圖的意思,就是‘有才學’,但是你也知道,在蒙古很難找到有大才的賢者,我就想……就想,你身邊缺不缺個書童什么的,讓他跟在你身邊,耳濡目染的,將來也好有些出息。”

    高務實呵呵一笑,道:“也別做什么書童了,就來我門下讀書好了。說來也是巧,去年我在安南時,也收了個弟子,叫做阮福源,不過比令郎要大上一些,看來是坐定這個師兄的位置了……那吉兄,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把漢那吉大喜過望,忙道:“待會兒接到鐘金哈屯,回大板升城我就叫額爾德木圖來見你。哦,拜師禮要稍等幾日,我得準備準備,這件大事可萬萬不能輕率。”

    高務實也沒料到會橫出這么一檔子事來,不過這是好事,他覺得完全沒有問題。

    把漢那吉是他要推上土默特徹辰汗位置的人,但是這里頭會出現一個問題。

    將來把漢那吉娶了鐘金哈屯之后,雖說大汗可以有幾位哈屯,但大成比吉是鄂爾多斯部前任首領兀慎臺吉之女、現任切盡黃臺吉的妹妹;而鐘金哈屯有土默特本部兩成實力,又是親明派的領袖之一,也不能忽視。

    這樣的話,將來一旦把漢那吉與鐘金哈屯有了兒子,事情就不好辦了。

    到底是他與大成比吉的兒子作為將來的徹辰汗繼承人,還是他與鐘金哈屯的兒子作為徹辰汗的繼承人?

    鄂爾多斯部跟土默特部是血親,兀慎是俺答的弟弟,理論上來說切盡黃臺吉是俺答的侄兒——好吧,輩分又亂了,因為把漢那吉娶了他的姑姑。

    但是不管怎么說,切盡黃臺吉相對而言還是“外人”,因為鄂爾多斯部畢竟在名義上是獨立于土默特部的,這樣的話,將來多半還是會由鐘金哈屯之子占據上風。

    那么,一旦大成比吉之子成了高務實的學生,這里就有很大的機會能夠扳回局面了。

    高務實固然并不打算現在就決定將來的徹辰汗歸屬,但是提前掌握一下下任徹辰汗的人選也是好事。

    況且,哪怕這個額爾德木圖將來不做徹辰汗,也可以是高務實手中一枚用來控制鐘金哈屯的棋子。

    鐘金哈屯雖然是個親明派,歷史上也一直對大明忠心耿耿,但她實在太喜歡給自己的兒子謀利了,容易干出一些蠢事來。

    但有了額爾德木圖在手,高務實就有了直接威脅鐘金哈屯的利器——我大明既可以為你選夫婿并將之捧上大汗之位,也就可以捧你的兒子或者把漢那吉的另外一個兒子做大汗,就看你聽不聽話了。

    雖然這事兒還遠,但是早做準備卻沒什么不好,畢竟歷史上把漢那吉摔死的那個意外有些讓高務實不敢輕忽。

    這種事,誰也說不好有沒有所謂“歷史的慣性”在里頭,也許現在土默特局面與原歷史大不相同,把漢那吉根本不會再摔死;也許把漢那吉這廝運氣一如既往的差,還是摔死了。

    鬼知道呢?

    所以,提前把他兒子帶在身邊,掌握在手里,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

    再說這孩子……他在原歷史上應該是悲劇了,畢竟老媽都被逼得先嫁扯力克,再嫁布塔施里,后來還給布塔施里生了兒子,鬼知道額爾德木圖這個把漢那吉之子干什么去了。

    要知道,額爾德木圖這個名字,高務實都是剛才聽把漢那吉說了才知道的,在原歷史根本沒有記載呢。

    這件事談下來很順利,而就在此時,東面又有塵土飛揚。

    看來,是鐘金哈屯到了。

    ----------

    感謝書友“火獄之劫”的月票支持,謝謝!繼續求訂閱和各種票。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15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山东体彩app下载地址 平特复式连怎么赔 炒股怎么网上开户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好吗 北单比分奖金上限 爱波网足球指数 十三水福清玩法 喜乐彩票App 腾讯分分彩群 武汉麻将算钱公式 半全场 美术生以后干什么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可以赚钱的小兔子游戏 五福彩票app注册送38元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