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67章 決戰沙城(八)

第067章 決戰沙城(八)

    圖們大汗果然勇敢的來了。

    當然,偉大的扎薩克圖汗自己并不覺得是來踩雷的,他覺得自己的贏面還是很大的,因為按照他和布日哈圖的計算,現在沙城的兵力雖然可能不算少,但卻有一個很大的麻煩,那就是缺乏“主力”,沒有一個核心。

    把漢那吉作為希望“篡位”的野心家,在圖們汗看來卻太缺乏遠見了,因為他本身出征的時候就沒有帶上全部主力不說,這次南下的過程中居然還分兵一萬去接親!

    接親本身不是不能理解,但分兵一萬就太蠢了,這會讓把漢那吉的本部在沙城可能集聚的軍隊中不占優勢——換句話說就是,沙城現在可能猬集的軍隊,都是你一萬我幾千,缺乏一個能夠作為穩固的中軍所存在著的定海神針。

    這是大忌啊,所以圖們汗覺得自己勝算還是挺大的。

    不過,當他親臨沙城城外之時,就慢慢地皺起眉頭來了。

    去他媽的,不是說沙城只是一些殘垣斷壁么,怎么這座城看起來就是傳說中的中都一樣?你瞧那些城墻,修得很氣派啊,比起廣寧也不差了——原諒這位全蒙古的大汗吧,此前他所見到的“堅城”,最大的也不過就是李成梁的駐守地,遼東廣寧鎮。

    而廣寧,由于李成梁更喜歡主動出擊,所以本身的城防建設是落后于“西懷東制”政策下的“西”邊宣大各城的。

    倘若讓圖們汗去見識見識大同城防,他才會知道為何當年俺答汗那么強大的時期,面對大同也只能望城興嘆,寧可去威逼燕京,也根本就不考慮什么拿下大同、宣府這些地方。

    布日哈圖倒是見識過宣大防線的堅固程度,所以當他看見被修葺一新的沙城——或者說元中都城墻的時候,雖然也眉頭大皺,但卻談不上多么震驚。

    然而圖們汗卻有些額頭見汗,遲疑著問道:“布日哈圖臺吉,這座城是怎么回事?不是說中都早就只剩下殘垣斷壁了么?本汗怎么瞧著不像?”網更新最快電腦端:/

    布日哈圖皺眉搖頭嘆道:“明人筑城之強,天下無出其右,這沙城,臣曾經來過多次,當初的確破敗得厲害,現在距離高務實入蒙古,前后不過月余,這沙城真正修葺的時間恐怕一個月不到,為何就能修成這副模樣,臣也說不上來。不過……也許只是虛有其表也說不定。”

    “虛有其表?”圖們汗仔細看了看,半晌之后才搖頭道:“本汗看著不像,你仔細看看那些斑駁的城墻,有些是老舊的磚石,都已經變黃甚至轉黑了,而另外那些新修葺的地方卻是石青色——

    這東西我認識,戚繼光在薊遼防線上修的那些空心敵臺,就用了很多這種材料,此物名叫水泥,是京華獨有的一種材料,很是堅固。根據本汗的經驗,沒有明人那些紅夷大炮和大將軍炮之類的東西,是打不破的。”

    京華出產的水泥,一個供應大頭就是給邊關修城防,朝廷連續多年在這上頭每年投入幾十萬兩了,最少的一年是三十七萬兩,將近四十萬,而最多的一年甚至高達七十萬兩(修空心敵臺最多的一年),所以別說圖們汗認識水泥,布日哈圖更是心知肚明。

    水泥城墻的堅固,他們都是知道一些的。雖然眼前的沙城只是用了水泥堵上那些殘破的城墻,順便再在某些可能不太穩固的地方加固了一下,但對于圖們汗而言,這就已經夠了。

    因為圖們汗本來只是打算在野戰中擊敗把漢那吉,又沒有準備打什么攻堅戰,甚至對于歸化城和大板升城,圖們當時考慮的也是野戰擊敗把漢那吉主力之后慢慢圍困——城中的財富也是大汗的目標嘛,打壞了算誰的?

    此時的蒙古早已不比當年了,攻堅能力本來就差,圖們又沒有做準備,要拿下這加固過后的沙城更是難上加難。

    更讓他仿佛吃了蒼蠅一般的事情則在于,他在沙城城外根本看不出城中有多少人馬,而守城的士兵不論哪個門,看起來都全部是徹頭徹尾的明軍。

    土默特的騎兵去哪了?全縮在城里嗎?可是騎兵縮在城里還有什么用?

    讓他更加感到惱火的則是把漢那吉的這種態度,難道把漢那吉這位黃金家族的血脈,居然真的打算在明人的羽翼托庇下做一個兒汗!

    俺答當年對大明稱臣,圖們汗雖然憤怒,但卻可以理解,他知道俺答只是為了求得成功互市。而更關鍵的是,俺答稱臣歸稱臣,他卻并未有做“兒汗”的想法,他與大明的約定是由他獨掌塞外!

    但凡事關塞外的事情,大明都不直接插手,而是“交由”順義王俺答處置,甚至包括鄂爾多斯部在內,有互市相關的事務也不能直接找到大明,而是要先經過順義王的同意。

    也就是說,俺答當年雖然看起來也一樣是稱臣納貢,但實際上是借了大明的威勢,反過來加強了土默特在右翼三萬戶之中的領導權。

    當時的南北兩大決策者,俺答和高拱,實際上是處于一種互相利用的關系。俺答要借大明的勢并且確實需要互市來給土默特“補血”,高拱需要一個安定的邊疆來保證國內改革的順利,同時集中精力對付蒙古左翼,搞“西懷東制”。

    所以,十多年前的封貢,雙方雖然名為君臣,其實卻是地位對等的一樁買賣,除了名義之外,俺答并沒有喪失任何的“主權”。

    可如今把漢那吉的表現卻讓圖們汗產生了如墜冰窟般的寒意,這小子不僅依靠大明的支持來篡奪徹辰汗的寶座,甚至不惜將自己的軍事實力都直接置于大明的羽翼托庇之下!

    你可真是崽賣爺田不心疼啊!

    “布日哈圖,你此前的說法果然有理,如果本汗這次不來,土默特就真的不會再是蒙古的土默特了。”圖們大汗語氣冰冷,緩緩地道:“這個高務實,的確是我蒙古的大敵,他這次機會把握得可真是毫厘不差,本汗若是沒來,不用第二個十年,可能三五年之內,土默特就要從孛兒只斤而改姓為朱了。”

    布日哈圖被圖們大汗如此夸贊肯定,卻談不上多么高興,他現在擔心的事還很多。

    “大汗,臣寧可猜錯了。”布日哈圖滿臉憂色地道:“現在的關鍵問題在于這沙城既然非打不可,卻……恐怕并不好打。”網更新最快手機端::/m/

    圖們汗瞳孔微微一縮,心里也有些憂慮,但卻語氣堅定:“倘若強攻不得,那就圍困下來,本汗這次就是拼著察哈爾部實力大損,也要拿下高務實!”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明元輔》,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15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安徽快三计划 网易大乐透预测 斗牛棋牌app 球探比分即时棒球比分直播 亿客隆彩票 福彩3d走势图开奖号码综合 雪缘园即时陪率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 福彩上海天天彩选四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apk 鞍山微乐麻将下载 如何买快三才能不赔钱 手机上打牌赢钱软件 王小飞 副业赚钱 微乐沈阳麻将过蛋 安徽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