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74章 如日中天的威望

第074章 如日中天的威望

    說服辛愛一事進行得還算順利,辛愛雖然是個倔脾氣,但再倔的脾氣也抵不過現實,他本人年老多病,其實并不怕死,可是他作為一名父親,卻不能不為兒子們考慮。

    扯力克和布日哈圖還在圖們那邊,將來怎么選擇,辛愛也不知道,但像哈木把都兒這般被高務實俘虜的兒子,辛愛實在不忍心看著他們為自己殉葬。

    高務實跟辛愛談起他們父子的安置,說得很是誠懇。他表示,辛愛一家是不能留在土默特的,得去大明“做官”——做官當然只是名義上的,實際上大致就是軟禁,待遇很好的那種軟禁。

    這件事高務實是直接擺明了說:關于辛愛部的去留問題,大明與大成臺吉、鐘金哈屯是有過協議的,這個協議是三方聯盟的基礎,不容更改,所以辛愛一家留在土默特也是一無所有,甚至還要擔驚受怕,與此如此,不如換個地方。

    去大明,高務實擔保他們一家的安全。

    辛愛似信非信,便問高務實如何擔保。

    高務實直截了當地回答他說,大明需要他們一家活著。

    辛愛的政治覺悟雖然一般,但高務實這么一說,他還是明白了過來——他們的作用就是震懾把漢那吉和鐘金哈屯,如果他倆不聽大明招呼,大明隨時可以捧出另一個擁有土默特徹辰汗正統繼承權的繼承人來與他們相爭。

    明明還是親密盟友,高務實就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先把后手準備好了,這個手腕,即便是辛愛這樣生長在弱肉強食的蒙古環境下的人也覺得心頭一震。

    老子敗得真是不冤,這小子年紀雖小,心思真是既果決又謹慎,根本沒有破綻可言,跟這樣的人做對手,簡直倒了八輩子的霉。

    不過,回過頭來辛愛也不能不承認,高務實的這個舉動總算讓他對兒子們的生路有了些希望,不論把漢那吉會不會野心日盛,至少兒子們有了利用價值——有價值就不會被拋棄。

    至于他自己,辛愛倒是懶得多想,自家的身體自家知道,他這幾年多病多災,還能活幾年,怕是活佛都難以逆料。而幾年時間內,想必把漢那吉還不至于就敢對大明陽奉陰違——除非這次圖們汗直接死在樺皮嶺了。

    “高欽使,你若想把漢那吉老實一些,這次最好別殺圖們,甚至也別把他給抓了。”辛愛猶豫了一下,忽然說道。

    高務實微微一怔,繼而笑了起來:“黃臺吉所言極是,真是英雄所見略同,本欽使也是這么覺得……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何偏偏在今夜來見你?”

    這倒是有些出乎辛愛的意料之外,詫異道:“這兩件事有關系?”

    高務實微微一挑眉:“軍情緊急,兵貴神速,我若要殺圖們,今夜何不連夜進兵,先把圖們給包圍起來再說?至于與黃臺吉一晤,遲上兩三日又如何?”

    辛愛恍然大悟,繼而嘆道:“察哈爾、土默特,蒙古左右兩翼,原來都不過是欽使手中的提線木偶,想如何擺弄,便如何擺弄。我僧格都古楞特穆爾,自詡縱橫漠南,即便額赤格當年求得封貢,也曾私下里不滿,認為他失了草原驕子的雄心,如今見識了欽使的手段,才知道大明何以重視文臣……”

    高務實略微詫異,心道:那你怕是不知道,大明重視文臣已經過度了……不過這事兒就不和你掰扯了。

    他微微一笑,道:“黃臺吉過譽了,務實愧不敢當。”

    辛愛搖了搖頭,忽然又道:“還有一件事,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但我還是想向欽使提一句……”

    “黃臺吉請講,高某洗耳恭聽。”

    “我有一子,名叫布日哈圖……”辛愛便將布日哈圖此前的各種分析和所作所為說給高務實聽,然后道:“此子雖然逃不出欽使的廟算,但在蒙古,也算得上少有的智者了,我擔心他會因為想替我報仇而跟了圖們,將來犯下大錯……”

    高務實倒也沒料到辛愛還有這樣一個兒子,聽起來這廝還真當得上他老爹的“蒙古少有的智者”這個評價,不過對于辛愛的擔心,高務實倒也談不上多么害怕。

    當然,辛愛主動提及此子,高務實覺得倒也可以做點文章。不過這事兒不著急,反正辛愛應該還有幾年好活,等他到了燕京,再請李時珍給他看看,說不定還能續命一點時間,到時候看看察哈爾的情況再做計劃不遲,說不定……這個布日哈圖還有大用呢。

    安慰了辛愛一番,高務實道:“即便布日哈圖這次行差步錯,瞧在黃臺吉的面子上,來日我也會勸皇上給他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這一點黃臺吉可以放心。只是,到時候還希望黃臺吉能夠站出來對他加以規勸,以免他對我大明誤會太深,生出不必要的執念來。”

    面對這種意外之喜,辛愛自然滿口子答應下來。

    高務實見天色不早,想起自己此前答應張秉忠等人的事,便先告辭而去,回到自己的中軍大帳了——他現在的威望如日中天,把漢那吉又是個十多年前就被他懾服了的家伙,哪里敢跟他爭這個主帥位置,所以既然他親自來了,把漢那吉自然只能讓賢。

    高務實自己也刻意強化把漢那吉的這種思維,以至于明明是商議給張秉忠部向朝廷要撫恤這種跟把漢那吉毫無關系的事,高務實依然派人將把漢那吉請來與會。

    把漢那吉不知道自己出現在這種場合越多,就越坐實了他是大明屬官的身份,還以為高務實只是重視他,屁顛屁顛就跑來參加會議,大有后世從政者擠進常委會的激動。

    其實這件事沒有太多真正需要商議的地方,這次漠南之戰戰果輝煌,朱翊鈞現在花錢的氣魄也挺大,肯定不會在這種事上小氣,高務實把他們召集起來,主要目的是做戲——你們看,今天晚上咱們是有正事啊,可不是我拖拖拉拉。

    所以,在確定了會按照張秉忠所報的傷亡清單幫他申報之后,高務實就開始布置起明日的作戰來了。

    “辛愛那邊,方才我已親自前去說服,事情已經談妥,他會出面安撫所部……他的殘部從明日起暫時由麻總戎代領,待此戰結束之后再轉交鐘金哈屯處置,列位可有什么意見?”

    這話看似對所有人問的,但其實目標只有把漢那吉——要不然這幾個明軍將領的意見有什么好問的,他們還敢對高務實這個全權欽使的決定有何質疑不成?

    把漢那吉聽了,倒也沒有太多反應,其實他倒也想把辛愛部拿過來指揮指揮,不過想想也沒什么意思,反正遲早還是要交給鐘金哈屯,現在拿過來反倒好像是他有何居心似的,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不沾手。

    于是把漢那吉主動抱拳道:“那吉無異議。”

    “很好。”高務實淡淡點頭,道:“那現在開始布置明日作戰,諸將聽令。”

    以把漢那吉為首的蒙古將領和以麻貴為首的明軍將領聞言都是一肅,下意識站起來聽令。

    高務實心中很是滿意,暗道:此戰過后,我在蒙古的聲望大概跟當年張輔在安南差不多了吧?

    ----------

    感謝書友“icuppjin”、“曹面子”、“坐在小酒館門口”的月票支持,謝謝!順便求個訂閱和各種票。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15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捉鸡麻将乌骨鸡什么意思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 中国福彩双色球 江西快3中奖规则 金彩彩票是官方的吗 竞彩篮球大小分 0304斗地主棋牌下载 旺旺时时彩app 网球比分网球探 网上银行登录后怎样赚钱 广东36选7 为什么开心农场不能玩 哈鱼矿工真的赚钱吗 波克棋牌下载并安装 20120319天下足球直播 足彩半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