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大明元輔 > 第082章 庫里臺大會(中)

第082章 庫里臺大會(中)

    高務實的欽差儀仗出現在大召寺外,龍旗招展,盔明甲亮。按照大明現在“家丁即官兵”的流俗,高家騎丁充當著欽差親衛,騎著一水的蒙古駿馬昂然而來。

    大成臺吉、鐘金哈屯這對新婚夫婦領著切盡黃臺吉、火落赤把都兒臺吉、長昂等一眾蒙古貴族恭立于大召寺外,迎接欽差大駕。

    高務實依然故我的沒有坐車駕或轎子,而是騎馬而來,翻身下馬之后上前兩步站定。

    把漢那吉等人上前幾步,齊齊躬身,道:“臣等敬問圣安。”

    “圣躬安。”高務實微微一笑,抬手道:“諸位免禮。”

    眾人站直身體,把漢那吉正要開口,不想高務實卻看著長昂,輕笑著道:“這位,便是長昂都督?”[注:都督一職從《神宗實錄》記載:“朵顏衛都督長昂遣頭目阿里麻等補賀二年”。]

    長昂也沒料到近來突然名震塞北的高務實高欽使頭一個便問起了他,連忙躬身道:“是是,我……呃,臣……呃,末將便是長昂。”

    高務實聽得心里搖頭,朵顏衛雖然頂著一個“衛”字,看來早就沒把自己當做明臣,眼前的長昂就顯然從來沒有思考過面對一位大明欽差應該如何自稱,居然結結巴巴說錯了幾次。

    “長昂都督能來歸化參加庫里臺大會,真是可喜可賀。”高務實面色轉淡,語氣有些怪異地道。

    長昂先是一愣,心道:為何是“可喜可賀”?

    然后忽然面色漲紅——可喜可賀說的是他居然能有命來此!

    長昂低下頭,兩手捏緊拳頭,又忍不住抬起眼皮看了高務實一眼,心里恨不得上前就給他一拳才好。

    當然,想法可以有,實施是萬萬不敢的——麻貴和恰臺吉兩人正目光炯炯地盯著他看。

    長昂跟麻貴沒打過照面,對他并不畏懼,但恰臺吉么……

    朵顏衛都督果斷收回了目光。

    其實高務實這話雖然有些刻薄的意思,但卻有理有據:長昂本來就被戚繼光攆走,圖們回去也肯定要追究他丟失大寧的責任,這廝現在真是前有狼后有虎,真要打起來的話,誰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這種時候,他居然找到機會改換門庭,跑來土默特參加庫里臺大會,可不是可喜可賀么?

    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土默特不肯接受他,他現在基本就是走投無路、插翅難飛的局面了。

    所以,盡管很不爽,長昂還是只能低頭認慫:“長昂此前被圖們等人蠱惑,做了不少錯事,此來參加庫里臺大會,一來是應鐘金哈屯之召集,二來也是想親自來向欽使負荊請罪……欽使您也知道,末將很難有機會進京面圣。”

    咦?這廝倒是挺能忍的嘛。

    高務實略微有些意外,但想了想又覺得也正常,他要不是這個性子,怎會略吃敗仗就連大寧都不要了,直接棄城逃走?雖說他早幾年就差點被戚繼光生擒,怕戚繼光是肯定的,但也不至于慫成這樣……看來這家伙是個不怎么看重臉面,卻很重視實力的人。

    高務實的“神機妙算”從來都是看碟下菜,所以分析對手的個性很重要,他剛才這樣激長昂,就是想確定長昂的個性——反正長昂也不可能在歸化城跟他動手,試一試無妨。

    “原來如此。”高務實目的已經達到,就不再繼續激怒長昂了,微微點頭,道:“長昂都督既然對前過有所悔悟,本欽使也不為已甚,只望都督將來行事,莫要再犯舊錯便好。”

    長昂心中松了口氣,忙道:“是是,欽使放心,長昂已經徹底改過自新了,今后絕不敢再犯。”

    他就怕高務實趁著大勝之威非要拿他開刀,這里可是歸化城,他此來雖然是帶著部眾前來的,但顯然不可能把整個部落帶進歸化城,他們臨時駐扎在歸化以東約莫百里左右的草原上等待。

    這個時候要是高務實非要動他,恐怕把漢那吉等人是不會跳出來保他的,到時候豈不是白白送了人頭?

    再說,現在整個土默特都聽命于高務實這位擊敗了圖們汗的大明欽使,就算他帶著整個部落來此也沒用——別說西哨了,鐘金哈屯手中的俺答汗護衛軍他也打不過,甚至這次經過察哈爾降軍加強過的恰臺吉部他都未必搞得定。

    不過高務實卻不繼續與他廢話了,朝把漢那吉問道:“那吉兄,明日便是庫里臺大會召開的日子了?”

    “是,庫里臺大會的主要與會臺吉、首領大致已經到齊,今天請欽使前來,就是商議一下明日大會的一些相關事宜……不過這里不是說話之處,欽使,您里邊請。”

    高務實點點頭,當先走入大召寺。

    大召寺是蒙古人的稱呼,召就是廟宇之意,此處的正門牌匾上其實是掛著三個漢字:弘慈寺。

    這個名字是俺答特意請朱翊鈞御賜的,甚至“弘慈寺”三個字都是朱翊鈞的宸翰御筆。

    之所以來這里“開小會”,而不是去俺答的汗庭,是因為把漢那吉漢化程度比較高,覺得自己還沒有成為名正言順的徹辰汗和順義王,去汗庭(王府)并不合適,而恰好俺答本身也是病逝于大召寺,且現在還停靈在此,因此他打著守靈的名義先住在此處。

    其實這也是個奇葩做法,因為既然把守靈這件事拿出來說,那之前先和鐘金哈屯完婚就未免顯得太吊詭了一些——怎么還能一邊守靈一邊結婚啊?

    好在蒙古人比較講究實際,眼下局面混亂,徹辰汗的位置不能虛懸太久,而選出徹辰汗的前提又肯定得有和鐘金哈屯完婚這一項,所以……程序上面就只好將就將就了。

    一眾人進了大召寺,在偏殿就坐,高務實這廝雖然不是主人,卻老實不客氣地坐了東頭首席,然后朝身邊的把漢那吉問道:“庫里臺大會若是明日就召開……三世活佛能夠按時趕到歸化么?”

    把漢那吉拱手道:“正好要和欽使說及此事呢。”

    高務實點了點頭,道:“請講。”

    “活佛表示他先要去樺皮嶺舉行一場超度法會,然后才能來歸化城贈予新的徹辰汗以尊號。”

    ----------

    有點累,今天先不搞防盜了……

    

    http://www.liizhl.live/damingyuanfu/124015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山东时时彩 中国竞彩比分即时直播 重庆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复式福利彩 皇冠即时比分 时时彩五星组选120全包 吉林11选5推荐 浙江快乐彩 体彩排列五官网 今晚广东36选7开奖号码 球探体育比分iphone版不能下载 pk10官网开奖结果直播 湖北快三推荐号三连号推荐号 全民单机麻将 黑龙江体彩11选5 彩民堂计划软件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