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十八章 上門送錢

第十八章 上門送錢

“這荒唐少爺的店,果然是一信未成。”

    街角,忙碌了一天的崔石正收拾攤子,習慣性的抬頭看了書林齋一眼,正待離開,卻見四個衣著考究的年輕公子走了進去,頓時一愣。

    “有人進去了?又是被那豎招吸引的?”崔石停下動作,左思右想,滿心好奇,“我看那四人好像看都沒看招牌,徑直進去的,看打扮都不是一般人,難道是那陳止的狐朋狗友?”

    越想,崔石越是好奇,索性也不收拾了,重新坐下,等待結果。

    書林齋中,王希等人卻是一臉呆滯,旋即表現出無法理解的樣子。

    “五十錢?什么五十錢?”愣了之后,王希反問,“該不會讓你寫一封信,要五十錢吧?”他滿臉的不可思議,但想想陳止的荒唐之名,又覺得并非不可能,靈堂嗑藥都干得出來,代寫書信一封五十,也不顯得那么夸張了,但依舊超出他的想象。

    實際上,他們幾人受陳韻之托,過來給陳止難堪,本沒有當成是難事,過來的時候,更沒在門外招牌前停留,進了店肆中看似打量,也是走馬觀花,根本沒往心里去,對書林齋剛立的規矩更不了解,才會被陳止的一句話說懵了。

    陳止則好整以暇的道:“百字以內可以寫一封家書需五十錢,必須自備楮紙,我的情況你們也知道,家徒四壁,這店肆都是借來的,本小利薄,還請見諒。”

    “紙都沒有,代寫的哪門子書信?”王希忍不住暴露出對陳止的輕視了,“一封信五十錢,這也太異想天開了,你這字是金子做的?”

    “五十錢都拿不出來,也敢來照顧我的生意?”陳止不氣不惱,反而露出憐憫之色,“看來王家是沒落了,你們怎么說也是家中嫡系,囊中羞澀至此,何等可悲,既然如此,幾位還是請回吧,我也不強人所難。”

    “你還敢看不起我們?”王希等人立時惱羞成怒,其中一人上前兩步,就要發難。

    “退下!”陳止卻收斂笑容,呵斥一聲,語氣森然,他前世何等身份,關羽、張飛都被喝罵過,何況幾個世家子弟?言語中自有肅殺之氣,瞬間將幾人鎮住,但旋即幾人又恢復過來,更是怒上加怒,有了想動手的跡象。

    陳止則面無表情,冷冷的道:“你們過來之前,也聽過我大伯的吩咐了吧,這里不許鬧事,莫非你等是受了什么人的挑撥,特地過來挑事的?很好,爾等可以出去問問,我陳止是不是怕事的人,真要鬧事,我奉陪到底,不管是陳家還是王家,我都能陪著你們去鬧!”

    這話一說,終于讓王希等人停下動作。

    陳止怕事么?

    那是太不怕了!

    不管是現在這個陳止,還是過去那個陳止,就沒有怕事的,過去那個陳止不光不怕事,而經常主動找事,否則這荒唐少爺的名頭是怎么傳出來的?

    “好好好!”王希怒極而笑,從懷中取出一塊碎銀,“我還就不信了,我倒要看看,你所謂的書信,值不值這個價!”說完自己先就一愣,但旋即恢復如常,只是眼角微跳。

    三十年前,宣武帝劉敏統一了北方,但在這之前北方混亂,貨幣政策多變,加上漢末亂局,民不聊生,如今王朝一統,但通貨膨脹依舊嚴重,朝廷所鑄五銖錢,用料一減再減,如今標準重量已不足三克,幾十上百個加在一起不重不輕,但身為世家公子,誰沒事會帶上一大坨賤錢,自是多用銀兩。

    不過,這白銀在民間的流通不多,主要還是鑄成餅或鋌,作為寶藏、儲藏,也只有在世家子弟間會直接流通。

    王希的這塊碎銀,近乎等同二百多錢,是他的例錢,一怒之下都給拿了出來,卻也不好收回,只能硬著頭皮給了,表面豪氣,心中滴血。

    “嗯,這塊碎銀,夠寫四封百字以內的家書了。”陳止一伸手將銀子接住,送上門的銀子,沒有往外推的道理,何況這幾人本是來挑事的。

    “怎樣?還不開始寫?”見陳止收了錢,王希登時冷笑起來,“這信若不能讓我們滿意,也不將你如何,可這家店欺客的消息,很快就會傳遍縣內外,看你今后如何立足!”他說話的時候咬牙切齒,自是心疼那銀子。

    陳止露出淡笑,從袖口取出幾錢,交給陳息,在他耳邊吩咐兩句,后者看了王希等人一眼,然后點點頭,一路小跑出門去了。

    “寫不寫?”

    見陳止還不動手,王希又不耐煩的催問。

    陳止笑道:“稍安勿躁,店無好紙,幾位真金白銀的拿出來,總不能委屈了你們,我已讓舍弟去買幾張好紙。”事實上,他早在陳府備了紙張,吩咐了陳輔帶來,結果后者因這幾天事情太多給忘了,加上那陳府仆從陳覺這兩天越發冷淡,也沒有提醒他,再來就是店鋪冷清,沒有客人,一時沒有發現。

    王希等人卻面面相覷,徹底無語了。

    你開個代寫書信的店鋪,要什么沒什么,還要價這么高、規矩這么多,這是做生意的樣子么?

    王希又忍不住問起來:“是不是連筆墨也沒有?”話中滿是嘲諷。

    陳止面色如常的回答:“筆墨肯定是有的,不動筆墨不讀書,無論身子何處,肯定要有筆墨的。”

    “就你還讀書……”王希搖搖頭,不復多言,覺得犯不著與這破落多言,那三老許志看好陳止的消息,只在陳家后宅流傳,暫時不被外界所知。

    另一邊,陳息離開書林齋,左右看了看,想找家賣筆墨的商肆,但天色漸暗,不少店鋪已經打烊、關門了,他正焦急,猛的看到街角的一道身影,眼中一亮,跑了過去。

    “這位兄臺,有禮了。”

    陳息居然跑到了崔石跟前,行禮之后將來意說明,讓后者錯愕不已。

    “來我這買紙?這……買紙做什么?莫非書林齋連紙都沒準備好就開張了?”崔石瞪大眼睛,跟著又想到了什么,問起來,“你來買紙,這是有客人上門了?難道剛才進去的四人,真是找人代寫書信的?”

    “正是,還望兄臺施以援手。”陳息焦急,也沒心思解釋。

    崔石雖然好奇,卻不好追問,從紙堆中抽出幾張楮紙遞了過去——他雖然大部分用麻紙書寫,可楮皮紙也是備著的。

    照市價收了錢,看著陳息急匆匆離去的背影,崔石半晌回不過神來。

    “真有人花這個冤枉錢?五十錢啊,就寫一封家書?這哪是找人代寫,這是上門送錢啊!不對,興許是那陳止的好友過來捧場的,對,定是這樣,估計只有這么一次,肯定沒有下次了!”

    斷定結果之后,崔石又搖了搖頭。

    “這陳止也夠荒唐,我也是代寫書信的,他來我這買紙!哪有這樣做事的!”

    想著想著,他哭笑不得,自己和陳止好歹算是競爭對手,這是要發展成供應商的節奏?

    再次搖了搖頭,他不再多想,卻還坐在原地,等著看事態發展。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3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湖北武汉赖子麻将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号码 1分11选5app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 东方6 1开奖走势图 广东麻将app代理 广东南粤36选7走 足球即时比分90分钟 11选5遗漏360 甘甘肃十一选五 福州小姐务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广东麻将赖子什么意思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 七星彩 广东麻将有赖子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