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八十五章 彭城震動

第八十五章 彭城震動

“老爺,我……派去打聽的人,有消息了。”

    牢房中,白青等人剛被關進去,就有一位老人拿著銀子,通融上下,進來報信,正是白青的那個老仆老胡,他滿臉苦澀,這個時候雖然不合適,可他必須來,就是為了提醒自家老爺,切莫一錯再錯。

    這會正是獄使過去錄卷宗的時候,有一個空隙,正是牢中官差撈銀子的時候,想要抓住機會見一面犯人,那花費可是不菲。

    青遠莊著火,眾檔主被帶去官府,他老胡因為年齡的關系,沒被帶走,于是坐鎮家中,一邊等著配合白青,一邊收集消息。

    半個時辰前,打探消息的人回來,消息一送來,這老仆一看,就大吃一驚,意識到情況不妙,急忙趕來報信,可等他到了衙門,立刻就碰上自家老爺因為誣陷的罪名,正式入獄,等候發落了。

    這讓老胡焦急萬分,不得不想辦法疏通關系,拿出不少錢財,這次進入牢中,還只有短短一盞茶的時間,可為了通報消息,這個錢必須花。

    “什么消息?”白青臉色蒼白,身心俱疲,他很清楚,這么一入大牢,不管還能不能出去,污點已經在身上了,這輩子別想讓家族提升了,而且陳家等世家,更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見了自家老爺的模樣,老胡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徐方……已經死了。”

    “什么?已經死了?”

    白青本來還很是疲憊,可一聽這個話,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本來聽到刀筆吏的提醒,已經有預料了,可還是沒想到官府會做得這么徹底。

    “到底是官府啊,這決斷就是厲害。”

    “不是的,老爺。”老胡在旁忍不住說道,“不是官府,我在陳府買了個消息,據他所說,這徐方是被陳止看破,上午吩咐下去,下午就被捉拿了!”

    “陳止!”

    一聽這個名字,白青心里念頭更是復雜無比。

    這次如果一切順利,把縱火的名頭栽到陳止頭上,固然會得罪陳家,可也足以讓他白青借勢而為,結果還沒來得及施展手段,一切就土崩瓦解。

    “好啊,徐方是被他拿下的,難怪,難怪,這個人……唉,這個人不該招惹啊,徐方啊徐方,你害了我啊!”

    他認為,沒有徐方自己就不會招惹陳止了,卻沒有想過,在最開始時候,陳止就給了他選擇機會,是白青自己沒有收手。

    “所有人都小看了這個陳止,唉,這次事情過后,陳家必然趁勢重起,我能不能出去先不說,家中得提早做好抵擋陳家報復的準備。”

    以白青的錢財,還有白家的宗族勢力,保住一命的機會還是有的,可陳家如果背后使力,那結果就難以預料的,而且就算最后撐住了,也不知道要用多少利益作交換,白家龐大的產業,不知道要丟失多少。

    如此一來,他白家還有什么資格入品?不光是白青這一輩沒指望了,失去了積累的白家,又要重新歸于普通的宗族。

    “悔不當初啊!”

    一想到幾輩人的積累,將要一朝散盡,白青悔的腸子都青了。

    這真比殺了他還難受。

    但陳家會因為白青后悔、認錯就高抬貴手嗎?

    不讓白家慘,別人怎么知道厲害!

    在這一刻,白青體會到過去那個陳止的痛苦,體會到了不少賭徒的后悔。

    可惜,晚了。

    老胡在旁勸慰起來:“老爺啊,您也不要自責了,誰能想到,他陳止藏得這么深。”

    “陳家有此子,興盛不敢說,但至少不會衰落了。”白青忽然搖搖頭,仿佛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

    老胡接著又問道:“咱們下一步怎么辦,總不能他陳止厲害,咱們就認命吧,畢竟郡守那邊還有關系……”他看到那個牢頭正在過來,讓他離開了。

    白青仿佛一下子蒼老許多,他擺擺手,無奈道:“還能如何?只能等著了,只求陳家能放我一條命。”

    ………………

    與此同時,隨著圍觀的百姓散開,關于陳止的傳言,迅速在城中擴散開來。

    “聽說了么?今早衙門公案,可真是精彩啊,陳家的七少爺這次揚眉吐氣了。”

    “這個陳七少爺,那荒唐子陳蠢?他被公審了?入牢了?”

    “一聽你這話,就是不清楚事情啊,我來跟你說道說道,讓你知道陳七公子的厲害,這次還和白老虎有關!”

    “白老虎?陳七惹到白老虎了?”

    “何止白老虎,我跟你說,連瑯琊王家都出面了,這王家的仆從那叫一個厲害,我給你說,我這輩子就沒見過這么威風的豪奴!”

    “這其實也不算什么,我告訴你,那首戒賭詩才是重點……”

    ……

    這本就是個娛樂匱乏的時代,陳止的這次案子,牽扯了彭城巨富、世家子弟、三老長者、瑯琊王家等等,可謂精彩紛呈,不需要士族先定調,靠著百姓口耳相傳,一炷香的時間內,小半個彭城縣的百姓就都知道了這件事。

    當然了,這里面也有陳家派出人手在背后使勁,推動著事情的發酵,為陳止的名望造勢。

    很快,消息就從民間蔓延到了世家圈子,那些有心關注、派出仆從打探的,更是第一時間就接到了消息。

    “哦?白家子定罪入牢了?這倒也正常,此人得隴望蜀,不知收斂,該有此禍,倒是這陳止,惡名反掌平息,看來我過去還小瞧他了,吩咐下去,讓劉能那邊多備一份禮。”劉家,劉太公聽著匯報,微微點頭,然后有了一番布置。

    張府,張太公也得知了消息,皺眉許久,才對家中管事道:“讓小二停手,不要想著占陳家的便宜了,告訴他,以后也不要打主意了,另外,年關將至,去準備一份禮品,到時以小二的名義,送到書林齋。”

    彭府,彭太公正在欣賞陳止的那幅字,聞言微微一愣,然后搖頭失笑:“陳家果然氣運不絕,也罷,反正還有個白家,白青本就不安分,就算沒有這次的事,也該敲打了,只是沒想到,這次讓白家認清身份的,是陳止!后生可畏啊,聽說彭勇正準備年物?去告訴他們一聲,也給陳止送一份過去吧。”

    彭府別院。

    彭林正在屋中練字,突然他的書童一路飛奔進來,一邊跑,一邊還在喊著:“少爺,少爺,有消息了!”

    “哦?”彭林放下手中筆,貌似不在意的看過去,“衙門那邊有消息了?陳止可是入牢了?”

    書童顧不上喘氣,就連忙回應道:“沒有,陳家公子沒入牢,倒是那白老虎,因為誣陷陳公子,被關進大牢了,聽說要被問斬,還有那個無賴陳阿三,聽說他才是縱火真兇,也是死罪!”

    彭家的彭林聽了之后,頓時愣住了。

    他昨晚聽說了事情后,就派了人專門盯著,要第一時間給他傳來消息,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挑翻了白老虎?”品味消息,彭林不由咂舌,“這可不是簡單的事,經此一事,他陳止的名聲是徹底反轉了,厲害啊,這肯定不是偶然,這個人,我過去小看他了。”

    一念至此,彭林的眉頭皺了起來。

    “書法比我強,現在名聲也起來了,那我倒要看看,你在學問一道上,是否也能一鳴驚人!”想到這,他不由握緊了拳頭,眼中露出堅定之色。

    這無數人的口耳相傳,各方聽聞消息后的反應,陳止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

    簽筒中的名望金液猛然間暴漲,直接滿了兩格,而且還有富余,依舊在緩慢增長!

    “一下子就郡縣聞名了啊,到時候可以試著抽個下等簽了,但在此之前……”陳止心里想著,臉上不動聲色,跟著王引兩人到了一座樓閣前,摸了摸懷中拓石,“按王引的說法,他口中的老爺,就是那位青州書癡,王奎,博聞強記,正是一次機會……”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3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海口小姐包夜 电竞比分网esports 东莞沐足城 黑龙江快乐10分中奖规则奖金 一分钟赛车有计划吗 11选5前三组选绝招18年 cba比赛各队比分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 新疆25选7开奖池多少 26选5今晚开奖结 日本女优色电影 湖南快乐十分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天天红包赛作弊 10分11选5开奖走势图 日本女优性感翘臀诱惑写真 云南快乐十分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