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聲東擊西【除夕快樂!】

第一百六十三章 聲東擊西【除夕快樂!】

    “這陳止居然是個武技高手?”

    看著對峙中的兩人,陶涯等人面面相覷,滿臉的錯愕和意外,但跟著就轉而被欣喜取代,重新看到了希望。

    在他們看來,陳止這幾下兔起鶻落,就輕松的解決了一人,看起來舉重若輕,自然是各有心思。

    “趙興和關先拼了半天,不見有什么進展,反而落入下風,連自己都保不住了,這還是王彌沒出手的情況下,這賊首一旦出手,他二人斷無勝理,相比之下,陳止一出手就結果一人,看起來沒費多大力氣,身手著實驚人!或許可以解救我等!”

    “藏得深啊!這陳止到底有多少東西沒拿出來?聽說他的書法也是無意中拿出,那名教文章《師說》,更是因為下邳陳華的逼迫,今天被卷入此事,終于顯露了一手功夫,當真不可思議。”

    “不過,諸葛猛在南陽也聲名遠揚,卻不是王彌的對手,不知陳止能有幾分勝算,而且王彌還有許多手下,圍攻起來,陳止恐怕只能脫身,想救助我等,可是千難萬難。”

    眾人各有所思,也有人直接叫喊出聲:“陳止……陳先生,只要你能救下我等,無論什么條件,我都能答應!”

    “不錯!那五品品狀,根本就不是問題,我當讓祖父在朝中相助!”

    “我等都會記得你的人情的!”

    家中勢力不小的,已經在許諾了,想著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可被邊上看守的大漢一瞪,立刻偃旗息鼓,不敢大聲了,但這眼睛里還是充滿著期待。

    “丑態百出。”王彌冷笑一聲,看不上這些人,“陳先生,不用理會他們,只管動手吧,拿出全部的本事,我王彌最喜歡與強手過招,你剛才那兩下,真不一般,我得領教領教。”

    陳止沒有回應,他自家知自家事,剛才一擊奏效,看起來是速度過人,其實占著一個突然暴起、攻敵不備的便宜。

    這幾個大漢都是武技過人之輩,又殺過人,經驗豐富,比起武技,陳止就算速度快一點,也占不到便宜,但他在這些人的眼中,本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士子,戒心不夠,所以突然出手才會有成效。

    現在王彌嚴陣以待,就等著陳止動手,情況截然不同,真要動手了,陳止絕無勝理。

    “我只是速度提升了,反應速度等,還是原本的程度,一個沖過去,不能精確控制身體,根本無法戰勝武技高手。這王彌身手不凡,我剛才突然爆發,他都能在千鈞一發之際做出反應,這是對筋骨皮膜悉到了極點的表現,是真正的武技高手,打法融入了血脈骨髓,近乎條件反射,全身各處的勁力都如臂使指,跟這樣的人打,一個不小心,被他抓住破綻,就會面臨連綿不絕的打擊,最終陷入絕境!”

    陳止前世見過的武將不知凡幾,其中的佼佼者,更是將武技練到了體能極限,是真正的人形猛獸,所以練出了識人的眼光,王彌的武技雖不是頂尖,但也到了很高地步,綜合實力很強,又有長兵器在手,單靠速度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王彌心態沉穩,情緒不見大起大落,進退有據,委實不是個合適的對手,諸葛言啊諸葛言,不要怪我不管你,實是管不了……”陳止的目光掃過堂中眾人,見了陶涯等人重燃希望的表情,不由嘆息一聲。

    不是他不想幫,實是情況不允許。

    “不過,如果這滿屋的人都陷落,唯獨我跑出去,難免還有后患,但眼下也顧不了許多了……”

    正當陳止打算一走了之之際,余光一掃,忽的心中一動,他注意到看守眾人的幾名守衛,都在緊盯著自己,全神貫注的等待著。

    “這幾個守衛分心了,也對,他們肯定更關心我與王彌的武技高低,如果王彌落入下風,他們八成要來相助,而且他們時間有限,肯定要速戰速決……”

    想著想著,陳止又不動聲色的,用目光掃過捆住諸葛言的兩人,見這兩人也是一般模樣,全副心神都注意著這邊。

    “機會!”

    驀地,一個念頭在他心底升起,于是陳止微微一笑,開口道:“既然王大當家有興趣,我就陪你過兩招,只是我的功夫不動則以,一動就要殺人,你可要瞪大眼睛看清楚,否則死了,可怪不得別人。”

    王彌一怔,搖頭笑道:“有意思,真有意思,陳先生,既然你這么有信心,那某家倒是要見識一番!”說罷,一個弓步踏出來,長槍一甩,就擺好了架勢!

    陳止也不啰嗦,架起了一個起手式,只是他這個動作,在王彌和諸大漢眼中,破綻眾多,上半身毫無力度。

    “這陳止……”

    王彌正疑惑,隨即聽到了陳止腳下嘎吱作響的聲音——

    赫然是陳止的十根腳趾收攏時,猛烈抓地,使得地板彎曲,因此發出聲響。

    這個聲音,立刻引起了眾人的注意,連那些看守的大漢都集中精力,期待著一場對決的發生!

    即便是關先、趙興,二人勉強抵擋著敵人的圍攻,也忍不住分出一絲注意力,關注著這邊的情形,尤其是那關先,他的神色頗為矛盾,有著期待,更有一絲愧疚。

    莫名的氣息在眾人心頭醞釀,連帶著讓空氣中多了一絲緊張的氣氛,變得凝重了起來。

    就在眾人的心都提起的這一刻,陳止忽然喊道:“接招!”

    霎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王彌轉動過去,根據陳止剛才的速度,只要他一出手,那定是瞬間就要逼近到王彌的跟前,然后展開激戰。

    可就在眾人轉目的時候,陳止卻是兩腳一蹬,整個人朝后面飛了過去,同時將手中長刀一扔,扭腰轉胯,整個人凌空旋轉,一條腿宛如鞭子一樣抽了出去,狠狠的踢在刀柄上!

    啪!

    強橫的腿力,毫無保留的砸在刀柄上,令長刀直接疾飛出去,破空呼嘯,在滿屋子意外之意目光的注視中,直接擊中了一名大漢的額頭!

    嚓嚓嚓!

    咔嚓!

    摩擦聲和斷裂聲,從刀刃沒入血肉的地方傳出,讓人聽著汗毛豎起,跟著就是嘩然!

    被長刀擊中的這名大漢,赫然就是拿住諸葛言的一人,站在諸葛言左邊,他本是聚精會神的期待著一場大戰到來,目光鎖定在王彌身上,哪料陳止一聲喊過,沒攻向王彌,反而是給自己來了一個飛刀!

    這人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順著長刀前沖的勁兒,仰頭倒了下去!

    “你!”

    諸葛言右手邊的那名大漢反應過來,怒喝一聲,正要說什么,可一抬頭,才發現一個膝撞,已經朝著自己臉上招呼過來了!

    陳止在踢刀出去的瞬間,就一個前沖,屈膝前撞,恐怖的力道集中在膝蓋上,關節嘎吱摩擦,血液噴涌間,整個膝蓋熱騰騰的。

    被攻擊的大漢倒有些狠勁,竟是不退,舉起長刀,想要往前一砍,可惜動作終究是慢了一步,因為專注于王彌那邊,反應略顯遲緩,刀還沒舉起來,臉上已重重的挨了一記!

    嗡!

    頓時,這大漢臉上一陣劇烈的疼痛,然后五感轟鳴,平衡感徹底消失,整個人仿佛站在一個顛倒的天地之中,難以掌控身體,捂著臉向后飛了過去!

    一左一右的兩個人一倒,諸葛言立刻掙扎起身,他的雙手被捆住,但雙腳還能行動,一站起來就要說話,但隨即色變,沖陳止喊道:“小心!”

    陳止一膝蓋將大漢擊倒,但腿上也是一陣劇痛,沒來得及舒展雙腿,就聽到了諸葛言的喊聲,跟著連猶豫都沒有,另一只腿在地上一點,艱難的向旁邊挪了一下身子。

    呼!

    疾風擦著他的耳朵飛了過去,揚起一陣發絲。

    陳止耳朵一陣刺痛,眼眸一撇,看到一根長槍宛如長龍般直飛而過,“嘭”的一聲釘在墻上,槍桿彈動不休!

    陳止不用回頭都知道是誰出手了,他用計耍了王彌,對方固然驚訝,卻在瞬間做出了反應。

    不過,陳止也不反擊,落地之后,伸手一抓諸葛言,用力往前一沖,就在幾丈開外,同時沖著窗外揚聲喊道:“還不動手!”

    聲落,就聽雜亂的腳步聲在門外響起,眾人從臥冰樓的門窗涌了進來,正是周添等彭城兵勇。

    周添身負命令,在門外戒備,精神時刻緊繃著,不敢有片刻放松,他雖驚訝于陳止的身手,可一見諸葛言脫離危險,又得陳止提醒,二話不說,帶人就沖了過去。

    這邊陳止喊出聲,那邊眾人就沖進了屋子里面。

    諸葛言的事牽扯太大了,全城動員,調動過來的人手越聚越多,這一沖進來,仿佛連綿不懼,那周添更是第一時間擋在諸葛言前面,將他與旁人隔開,防止再生意外。

    王彌眉頭一皺,環視周圍,入目之處都是嚴陣以待的兵勇、差役和幫閑,不禁搖頭失笑:“陳止,好算計!”

    話音落下,就聽一聲慘叫,卻是那看守陶涯等人的大漢猛然下手,砍了一個世家子,做出了要死戰到底的樣子!

    “來呀!爺爺不怕!”

    眾多兵勇立刻滿足了他的要求,逼著其人后退幾步,又有人過去將陶涯等人護住。

    王彌冷冷一笑,毫不猶豫的抽刀砍殺,心里則盤算起來,冷冽的目光不時落在陳止身上。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4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北单 为什么黑客不去网赌 p3预测胆码 中国男篮vs西班牙比分 股票涨跌百分比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号 幸运十一选五遗漏走势 今晚好彩1开奖号码 备用网足球比分 甘肃体彩新11选5 广东好彩一开奖结果彩票 七十年麻将心得 3d开奖结果双色球 亚洲欧美在线看h片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走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