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招丁演武,入牢探賊

第一百七十四章 招丁演武,入牢探賊

    陳止要招募家丁的消息一傳出去,果然在陳家名下的佃農中引起了波瀾。

    陳家作為大族,田產眾多,分給陳止的部分田產就有一個左寨村,村中大半村民,都靠陳家田地過活,不久前還有村中長者出面,請求陳止減低田租。

    陳止一家尚且如此,整個陳家幾房,加上宗族名下的田產,這樣的佃農人家當真是人數巨大,當意向者的名單被送到陳止手上的時候,連他都有些意外。

    “竟有上千人之多?”看著寫滿了密密麻麻名字的名單,陳止又看向陳覺,“該不會是幾位叔伯聽說后,特地安排的人手吧?”

    “不是,”陳覺搖搖頭,“這還是篩選一遍的結果,少爺您要招募家丁的消息傳出之后,整族沸騰,別說佃戶,就連其他府的家丁、仆從都有動心的,不分老幼,皆有詢問者,咱們這是按著您的吩咐,將年齡太小、太大的人先去掉,又擇體格優者入之。”

    陳止點點頭,再翻看著名單,看到了幾個熟悉的名字,其中就有左寨村的村民。

    陳覺在旁補充道:“您可以放心,這次挑選的人,都是身家清白的,如徐方那等心懷鬼胎的,絕對沒有。”

    經歷了徐方一事,陳家對仆從的管理嚴格許多,畢竟一個來歷不夠清白的仆從,可是能連累整個家族的。

    不過,過去的官吏會有漏洞,一來是家族龐大,管起來困難,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陳家衰落,各方面的管理都隨之衰退,現在陳止崛起,彭城陳家復興,規矩和細節也就重新重視起來。

    放下名單,陳止還是道:“這人數太多了,著實讓人意外。”

    陳覺笑道:“少爺,您是不知道啊,您在咱們陳家,那真是頂梁柱了,哪個不想追隨?本來咱這府宅因為新立,都是從各房抽調的家丁丫鬟,人數不多,規矩也亂,小的早想勸您增加人手了,只是沒機會提起,如今正式放出消息,當然是各方來投了。”

    陳止點點頭,將名單遞了過去:“這次招募的家丁不多,你回去估算一下家中進項,看看能否騰出兩百人的口糧。”

    “兩百人?只招募兩百人?”很明顯,招募兩百名家丁,在陳覺看來,這人數有點少。

    在這個時代的認知中,家丁不只是干活的仆從,還有多種分工,從陳止的交代中,陳覺已經能聽出來了,自家少爺需要的家丁,更偏重于武裝防護。

    這也正常,聯想到王彌的事,陳止想招募家丁來增強力量,在邏輯上是說得通的,況且朝廷對鄉間控制力度不夠,士族、宗族力量龐大,使得龐大的家丁隊伍成為了可能。

    很多大族的家丁集合在一起,就是一支軍隊。

    自東漢、三國的戰亂以來,佃戶、佃客逐步依附于世家大籍,成為徒附、部曲,有著家丁的名頭,干著兵家之事,但戶籍、村寨隸屬于大族,就算是朝廷也沒有理由懲罰、追究,是世家權柄的保障之一。

    二百人的家丁隊伍,在彭城各族中并不算多,比起彭家、劉家,人數還少,不過陳止只有一房,倒也正常。

    但想了想,陳止還是說道:“咱們接收了白家產業后,每年進項還沒折算出來,但數目龐大,只看白家的護院人數就知一二,只選二百人,是不是有些少了?”

    “二百人不少了,我會給你個篩選的章程,你著人按著章程,從千人中選出二百,等于五個人里取一個,貴精不貴多,先將隊伍搭建起來,等有了這個根底,再擴充隊伍,也容易的很。”

    陳止見陳覺點頭記憶,又道:“另外,不要用一般家丁的標準來規劃這二百人,我說的口糧,須是肉食、蔬菜、面食雜糅,做到管飽,還要有搭配,如此才行,加上操練所需錢糧,別看只是二百人,真正的投入絕對不少,得提前做好準備。”

    陳覺趕緊點頭表示明白,將這些都牢牢記住,又問起來:“少爺,您之前吩咐的藥材,都買來了,是不是現在就讓人送來?畢竟您的身體最重要。”

    陳止露出一點笑容,說道:“已經買齊了?那就送去伙房,按我給的方子煎藥吧。”這是他在臥冰樓時就吩咐下來的事。

    買來的藥材,一方面是為了休養身體,彌補與王彌一戰中的筋骨損傷,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強健體魄在做準備。

    經過王彌一事,陳止意識到了自身武力的必要性,不說別的,如果當時他有一點基礎,配合神速符,說不定就能直接拿下王彌,省去后來種種。

    另外,熬好的藥材稀釋后,其實還有用處,可以作為藥膳,給被挑選出來的家丁進補,所以陳止才會跟陳覺說,二百人的口糧一樣耗費不小,讓他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等陳覺領令離開,陳止的妹妹陳蔓就小跑進來。

    臥冰樓被嚴防死守,以防再生意外,來往的都是男子,不方便女眷探望,陳蔓已有幾天沒見到陳止了,聽說兄長回府,就第一時間過來探望。

    “大哥,聽說你受傷了,嚴不嚴重?”陳蔓一來,就滿臉的擔心。

    “已無大礙。”陳止見了小妹,心情也輕松起來。

    小姑娘最近伙食不錯,不再是瘦巴巴的樣子了,臉蛋紅潤起來,眼睛忽閃忽閃的,看上去清秀而可愛。

    陳蔓上下看看,見兄長果然完好無損,才松了一口氣,她年齡雖小,但也知道自家能過上好日子,多虧了這個長兄,她母親就不止一次的強調過,但比起這些,陳蔓更注重陳止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

    “那就好,大哥可要注意身子。”

    大道理陳蔓不懂,但有一點她很明白,就是這個過去兇巴巴的大哥,如今頗為寵溺自己,所以在陳止跟前,說話也沒多少顧忌。

    說完這些,她頗無淑女氣質的往椅子上一坐,又好奇的問道:“大哥,你這次在外面滅了一個大賊寇,是不是真的?”

    “你聽誰說的?”陳止反問一句,他也想知道城中是如何傳的。

    陳止知道,自己將王彌喝罵自殺的消息,沒有大規模的流傳,被控制在一個范圍內,可這樣的消息終歸壓制不了多久,早晚要流傳出去。

    “是過來玩的姐姐妹妹們說的。”陳蔓拿起桌上水果吃了起來,臉上露出笑容,“最近,族中姐妹都常來找我玩,對我可好了!”

    陳蔓口中的姐妹,就是陳家各房的女眷,在各房中都是千金小姐,但一個個卻巴巴的趕來,不分大小的陪陳蔓玩耍,為了爭奪玩伴地位,更是各種勾心斗角、宅斗不休,連陳止都隱隱聽說,有個堂妹因爭奪玩伴資格,被姐妹陷害,徹底失勢了,整日里以淚洗面。

    對此,他都聽之任之,并不關注,唯一的要求,就是嚴令家中齟齬、陰暗,不許展露在陳蔓面前,凡有違逆,莫怪他不顧手足之情。

    正因如此,在陳蔓眼中,這些姐姐妹妹都是好心玩伴,每天生活在幸福和快樂之中。

    “連待字閨中的女眷都知道了,那消息傳的也差不多了。”

    一念至此,陳止又詢問起來,但這次陳蔓就一問三不知了,不知道具體情形。

    “只知道王彌因我而亡,卻不知細節,說明呵斥之事確實被壓下來了,這樣也好,省得麻煩。”陳止搞清楚了大概局面,也就不再關注,陪著妹妹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很快,就有仆從帶著趙興的消息過來,說是兩日后,就可以安排陳止去見被擒的賊人。

    “不愧功勛之后,這效率夠高!”

    帶著這樣的想法,陳止規劃著后面的計劃。

    “大哥,你先忙吧,我去找二哥他們去了。”

    小妹陳蔓一見,知道陳止有正事要忙,乖巧的告別,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看著妹妹離去的背影,陳止的心里泛起暖意,真正意識到了自己扛著一個家族,至少是一個家庭。

    “或許來個家族養成,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畢竟自古以來,皇家不過三四百年,家族卻可以傳承千年……”

    這樣想著,他凝神感悟,注意到簽筒中,又將要積滿三格金液。

    “這次王彌之事,至少有助于傳名……”

    兩日之后,趙興之言果然應驗,被派來接引陳止的,還是他的熟人——

    游徼周添。

    這位游徼,過去曾幫了陳止一次大忙,但這次見面,周添卻不敢以長輩自居,恭敬無比。

    陳止立刻就道:“周叔無須客氣,你與我二伯相交莫逆,那就是我的長輩。”

    “這怎么行,賢侄如今是彭城名士,我豈能造次?”話是這么說,可見陳止對自己這般客氣,周添覺得倍兒有面子,一個念頭跳了起來。

    接引陳止,本來不需要他來出面,因為有事想請陳止幫忙,才主動接下這個差事,現在見陳止這么好說話,就盤算著什么時候開口。

    不過,他知道現在還不到時候,就先帶著陳止到了牢中,等認了身份,進去之后,周添又問道:“咱們直接去見賊人?”

    陳止卻搖搖頭:“不忙,我聽說賊人的護甲、兵器都被收繳了,也放在這里,我先去看看這些東西再說。”

    看這些做什么?

    周添心中疑惑,但他以為陳止不過心血來潮罷了,自然不會反對。

    “反正這陳家七少,就是來牢里走一遭的,讓他開心就好。”

    瀏覽閱讀地址: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4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极速11选5-首页 重庆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 詹天佑3d预测今天推 pk10分析软件 缘足球比分 快乐十分前三组 快乐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 3d双胆精准预测 格物策略 nba季后赛比分直播 宁夏11选5最新开奖 广东36选7规则 比分直播足球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