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余波漸進波瀾起

第二百六十五章 余波漸進波瀾起

    論勢頭,青州、乃至北方的大部分家族,都是不如王家的,但杏壇論道這么大的事,江左的頂級門閥也會派人過來,由于家族龐大,來人分散各處,有些在臨沂,有些就在魯縣。

    隨著魯王下令,魯縣封城,這些江左大族的人也無法隨意進出,很多人都被拒之在外,徘徊難行。

    這種時候,王家的車隊堂而皇之的進來了,各家肯定要有微詞,縱然不會爆發,但肯定也想依樣畫瓢。

    “我從魯王府得到了個傳聞,”孫敏笑了起來,“說是劉韻言在臨沂讓王家吃了虧,所以王家不得不提前走上一遭,陳止既是同王家一起來的,大概是受了王家招攬,來這對弈的,所以我才覺得遺憾,本以為能看到一場龍爭虎斗,為我中土棋壇正名。”

    這個時候,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從旁傳來——

    “這個陳止,本事這么大,王家都要招攬他?也難怪你等念念不忘了。”

    說話的這個人看上去約莫四五十歲,面容清瘦,留著長須,穿著大袍,坐于主席,正是曹慶、孫敏的老師、孔家傳人,孔履。

    此人非孔家本宗之人,但自幼好學,天資過人,最終異軍突起,成為他那一代的佼佼者,如今更是孔家的門面人物之一,據聞未來將會執掌杏壇。

    孫敏就恭敬回道:“陳止此人在師道文章、書法、佛學,乃至手談之道上都有不小的名聲。”

    他這么一說,旁邊坐著的曹慶、荀折等人,不由又回想起這一路上,每到一處,就被陳止名聲壓制的憋屈,還有仿佛一路都要做陪襯的那份屈辱。

    上首,孔履微微點頭,轉頭問道:“聽說大師和這人也有一些淵源,不知道如何評價此人?”他的身邊坐著明法僧。

    那和尚聽了這話,露出淡淡笑容,搖頭道:“算不上什么淵源,只是隔空接觸罷了,此人堪稱人杰,文章是不錯,他的書法貧僧也見過,已然入品,近乎神品,至于佛學之說,倒也有可取之處,所以都傳出名聲了,名聲是很響,但其人如何,貧僧還沒接觸過。”

    “只是傳出了名聲?”孔履到底是老資格了,明法僧這話一說,他就品味了幾分味道,知道這位大師八成是吃過虧,但既是被他請來的客人,孔履自然得配合一下。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道:“這陳止的年齡好像是二十三吧,這個年齡是該養望揚名了,只是名聲多變,宛如鏡花水月,遠的不說,就說那姜義,造勢蓄名不可謂不高明,但碰上真正敵手,一盤輸掉,名聲折損過半,汝等當引以為戒,凡事要腳踏實地,琴棋書畫之道,固然精彩,但經義名教才是根本,在我看來,陳止諸多名望,唯《師說》一篇,方可稱道。”

    他用事實來教育弟子,可謂用心良苦,同時也是給明法僧一點面子。

    孔履看出明法僧與陳止有點沖突,所以略微貶低陳止一下,再褒獎一句,因為那篇《師說》很受他的推崇,孔履發自內心喜歡,對陳止其人多有欣賞,只是礙于明法僧的面子,才得當面平衡一下。

    可惜,他卻不知道,自己這番話一說,明法僧臉上在笑,這心里卻越發難受了,因為真正讓他難堪的,正是那篇《師說》,這心頭不靜,就有出言的沖動。

    對于這些內幕,曹慶、孫敏已是心知肚明,但不敢當面指出,面對老師教誨,只能點頭受教。

    孔力又道:“說到姜義,就不得不提那匈奴人劉韻言,此人的本事是有的,所以能起名聲,雖然被朝廷追捕,但這城中卻無多少喝罵,何故如此?還不是他前些天在魯縣挑戰幾位棋壇高手,以棋藝連敗眾人,留下了名聲,但若是其人敗了,這積蓄的名聲,必然急轉直下。”

    孫敏總算抓住機會,順勢轉移話題道:“匈奴王子劉韻言忽然就被通緝,還涉及到魯王,是否與北線戰事有關?”

    他們這些人,當天都在王府,聽到了世子的那句驚言,隨后魯王出面,表面上一切如常,但從一些細節還是能發現端倪,而宴會之后,就傳出消息,說是魯王下令,要捉拿匈奴王子,至此來開了封城序幕,與會眾人稍微思考一下,就明白其中關聯。

    孔履聞言,神色凝重,沉默片刻才道:“這事不要亂猜,還是等切實消息,否則說再多也是無用,還是將心思放在杏壇論道上吧。”

    “是。”

    幾名弟子都是點頭稱是。

    但末了,曹慶又問:“陳先生已經抵達魯縣,請帖是不是要送去?”說話的時候,他看了明法僧一眼,后者還是淡笑著。

    孔履點頭道:“既然他人來了,那就送去吧,不過陳止是和王家一同抵達的,將來肯定是要走王家的門路,這請帖只是禮數上做到位就行了。”

    以陳止的資歷,就是參加杏壇論道,也只是旁觀者的一員,顯不出什么,但按左家的說法,參加了文會,得了魁首,就有資格在論道時嶄露頭角,而孔履所發請帖,還是依陳止本來的位格邀請,幫助不大,比不上王家的渠道,是以他有此一說,當然,這也是照顧明法僧的面子,表示他孔履只是例行公事。

    說完這些,他又補充一句:“將給匈奴王子準備的請帖廢除,已是用不到了。”

    曹慶點頭應下,忍不住感慨起來:“匈奴王子已然逃走,看似落荒,但戰績卻保留下來了,不管會不會被抓,都有損咱們中土顏面啊,畢竟到了最后,也沒誰真的戰勝他。”

    荀折同樣在旁感嘆,說道:“王家這次過來,有眾多棋壇名士同行,顯然是有備而來,卻未能和那個劉韻言碰面,真是可惜。”

    “福禍之間,誰人能料?”

    突然,微笑的明法僧見機開口,他的聲音清亮,帶有一種讓人心通透的韻味:“在諸位看來,匈奴人因外罪而走,未能與爾國名士對弈,令中土之名未正,但或許正是因此,也省去了余下的中土敗績,不至于更加難看。”他的語氣非常的平和,像是在與人交談一樣,但含義卻讓人皺眉。

    匈奴人因故逃亡,你們覺得沒機會找回場子,但說不定是避免了更加丟人,換句話說,這和尚,不看好中土名士能有人戰勝劉韻言。

    這話說出來,別說曹慶等人,就連孔履都有些不快了,我這顧忌著你的面子,你說話卻這般難聽,還一口一個爾國的,你明法僧也是中土出身,學了點佛法就不是你了?

    氣氛頓時古怪起來。

    明法僧見之,略感舒心,剛才孔履看似照顧他的顏面,但因不知內情,反而戳了傷口,令這和尚心頭難受,但他學法多年,也能忍住,如今出言,乍看之下,是令在場之人不快,其實是種傳法辯論的手段。

    他要與人辯論,非要逞口舌之快,都是有目的的,那就是傳法,擴大佛教的影響力,挑起他人的情緒,再輔以自身觀點,解釋已經發生的事,從而潛移默化的傳授佛家思想,乃是屢試不爽的不二法門。

    幾日以來,他時時刻刻都在尋找機會,但這樣的機會并不多。

    孔履是儒學大家,以中庸為根,說話做事不會輕易給人話柄,現在因王家車隊、匈奴王子的關系,才讓明法僧看到了一個思維碰撞的機會,于是就要借機表現佛法在邏輯上的先進性。

    孫敏聽了,搖頭笑道:“法師之言,似有偏頗,我中土人杰地靈,能人不知凡幾,他劉韻言不過是來了次奇襲,讓人不知根底罷了,真要是遍邀豪杰,他絕對不是對手。”

    明法僧笑著搖頭說道:“我知閣下之念,但這般手談之局,考驗精氣神三者,越是年齡大者,越是力不從心,而劉韻言正是年輕力壯之時,蟄伏多年,休養生息,這是效仿楚莊王,要一鳴驚人,又豈能不準備充分,反觀爾等,乃是倉促應戰,再者說來,若真是大動干戈,遍邀名士,先不說輸贏,單是因為他一人,就有這般動靜,已然落了下風,佛法有云,說是……”

    他的話讓眾人眉頭緊鎖,但還沒有說完,卻被急促的腳步聲打斷——

    卻是孔履的三四名弟子突然推開門,一擁而入。

    這幾人論地位不比曹慶、孫敏,不過和孔履也是親近,但明法僧、魏歐等人在場,孔履還是眉頭一皺,呵斥道:“爾等這般冒失,成何體統!杜淺,你把事說清楚,其他人先退去。”他點了一個學生的名,注意到這幾個弟子的表情,都頗為興奮,不由疑惑。

    被點名的杜淺,乃是一高壯男子,較為沉穩,但也難掩心中興奮,顧不上其他,就說:“匈奴小王子授首了,被人打殺了!而且他死前還輸了棋,文武皆輸,一無是處!”說完,還忍不住揚起拳頭甩了甩,很是解氣的樣子。

    這些年輕士人、學子,本就有一腔熱血,看不慣異族橫行,偏偏無計可施,現在聽得消息,當然心神激蕩,不能自已。

    只是這話,卻讓屋里人滿臉不解。

    孫敏就問:“帛羅,你倒是說明白點,劉韻言死了?怎么死的?還有,他怎還能輸棋,這人不是跑了么?”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5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打重庆麻将技巧 吉林11选5守号秘诀 七乐彩新版走势图综合版 排列开奖结果5 广西快3三同通选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在线杀 东方6+1开奖官网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风采 下载无网络单机麻将 查河北20选5开奖河结果 捕鱼游戏信誉平台 河南快赢481往期走势图 豪利棋牌官网app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十一选5走势图一定牛 9o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