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漢太樂令,不與書院和稀泥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漢太樂令,不與書院和稀泥

    孫特這話一說,就好像是打開了一個閥門,那堂中的其他人也都明白過來,紛紛一擁而來,這一道道目光都落到了陳止的身上,有的露出了審視之色,有的則是一臉好奇,各有不同。

    驀地,人群中傳出一個聲音,隨后就見那南山書院的盧仟越眾而出,邊走邊說:“孫特,你嘴上說得好聽,但我卻知道,你不久前還曾在醉仙樓上議論過陳君,說他名不副實,得位不正,所謂功績,不過牽強附會。”

    他的話一說,孫特的臉色登時就黑了,這樣當面接揭人話來,著實讓他下不來臺。

    而盧仟的話也還沒有說完,繼續道:“現在你這一通違心之言,無非就是想蒙蔽陳太樂,想給自己找點借口,但太樂令何等人物,豈會偏聽偏信?我勸你不要白費功夫。”

    說到這里,他將目光從孫特身上收回,朝陳止拱手道:“陳太樂,在下也是久聞先生之名,一直有心拜訪,但今日實不是拜訪之時,只說今日事,還請聽我如實到來,這次的事,起因就在孫特身上……”

    “盧仟,休得血口噴人!”孫特哪里能忍,當即就呵斥起來,也要開口訴說:“太樂,切莫被此人的道貌岸然迷惑,此人實乃笑里藏刀,今日的事,明明是他從中挑撥,無事生非,且聽在下道來……”兩人一前一后的開口,誰也不愿意謙讓,更不愿意停下,二人同時訴說,這場面立刻混亂起來。

    更讓董緒等人難受的事,這其他書院的眾人,見了這二人的表現,也好像被提醒了一樣,都不愿意落于人后,紛紛上前,說著類似話語,也開始介紹自家情況,同時開口,就好像誰不開口,就真的站不住腳一樣。

    你一言我一語,各說各話,為了蓋過旁人,更是一個比一個聲音大,紛紛攘攘,令這場面登時混亂至極。

    四周,馬上就被嗡嗡聲響淹沒,領董緒等人不住搖頭,心中更是哀嘆連連,都覺得場面失控,徹底控制不住了。

    “這下可是糟了,這新任太樂令陳止,終究是驚訝不夠啊,他根本就沒想到,自己這么一出面,等于是把太樂署給逼到了懸崖邊上,這可如何是好?”

    “這一個個都開口了,背后還都有一二勢力撐腰,你幫了一家,就得得罪一家,那被幫的一家,其背后的勢力不會記得你的好,覺得是我們太樂署本該做的,而被得罪的一家,卻會記著太樂署的冒犯,說不準什么時候,那后臺就得找司衙的麻煩,得不償失啊。”

    “最大的問題,還是他們都開口了,還都是情緒頗為激動的,在太樂令這位正官面前開口,這就不好敷衍和安撫了,很容易就被看出端倪,引來更大的憤怒,說不定一個處置不當,這些人彼此之間的仇怨和爭執,都要遷怒道太樂署身上了。”

    幾個從屬官彼此對視,心里想著當下局面,越發無奈,但也無能為力,只想著,若能在這樣的局面中,保全自己,就已是萬幸了,根本不覺得陳止可以度過這次難關了。

    就在幾人愁眉不展之際,陳止卻還是面色如常,甚至還留有一抹笑意,說著:“諸位,稍安勿躁,你們這樣開口,我如何能聽得清楚,不如都先入堂,一個個的說清楚,如何?”

    人群中當即就響起了一個聲音:“咱們在這都把事說的很清楚了,太樂令難道還要聽他們的胡言亂語不成?”

    “是啊,莫非太樂令覺得我所說的,并不足以講清楚當時情況?當時比琴之前,我等是有言在先的,是他們先不遵守諾言,乃是小人行徑。”

    “太樂令,莫不是想要和稀泥吧。”

    ……

    聽著這些人對陳止之言的反應,董緒等人唯有苦笑,這種情況他們早已料到,都是激憤之時,不管這背后有沒有幕后推手,至少在這群人看來,自己都是占著理的,在這種人的眼里,他人主持公道,就是有所偏頗,哪里能從?

    “何況陳太樂初來乍到,來洛陽也沒有幾日,上任時間更不常,洛陽之外的名聲不過點綴,在這城里他根基尚淺,也沒有威望,鎮不住這些人啊。”

    想著想著,董緒叫來了一個差役,在他耳邊低語道:“速將這里的情況,告知太常上卿,不,去……去告知太常丞吧,請他想想辦法。”他的話中頗為猶豫,因為這樣去讓其他司衙相助,無疑會被人看低,也會影響陳止的評價,但總好過事情爆發,不可收拾。

    “唉,事后若被追究,就由我來承擔吧。”董緒心中嘆息著,臉色越發苦澀了。

    那差役也在焦急,聽得吩咐頓時第一時間就沖了出去。

    他的離開,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為所有人都目光都還集中在陳止的身上,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然后就在混亂的情況下,陳止忽然說出來一句,讓所有人的意外的話來——

    “諸位,我想你們是誤會了,我為大漢太樂令,不與書院和稀泥,我請你們進去訴說情況,不是要給你們主持公道,也不是要做裁決。”

    這話,不光讓董緒等人愣住了,連吵吵嚷嚷的書院眾人,都不約而同的停下話來,一個個都是滿臉錯愕。

    “我是不是聽錯了,這新任太樂令剛才說了什么?不是主持公道,也不是裁決對錯,那他要他這個太樂令何用?”

    這突然的一句話,竟然意外的讓所有人不約而同的住嘴了,現場陷入了詭異的安靜。

    陳止繼續笑道:“諸君心中當有不少疑惑,待得入堂,本官會給諸位一個答復,現在還請入內。”他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然后當先邁步,踏入堂中,余下眾人互相對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都跟了上去。

    還真讓他把混亂暫時壓下來了。

    董緒幾人對視片刻,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怪異之意,他們剛才都煩惱著局面控制不住了,甚至都要去求援了,結果近乎難以挽回的局面,竟是被陳止一句話給扭轉了局面。

    只是這句話……

    “咱們這位太樂令,到底是打著什么主意?”

    周傲、馬選、高疆面面相覷,同樣看不出陳止話中的深意,但莫名的,他們都想到了陳止剛才提到的“根治”之言。

    “難道和此事有關?”

    這幾位想著想著,越發驚疑不定了,就也快步跟了上去。

    等入得堂中,董緒等人無奈的發現,里面已經沒有自己的位置了,這本就不大的廳堂,被諸多書院之人占了個干凈,而且他們都還盡量坐下,看那一個個的表情,就好像誰站著,誰就低人一等似的。

    “董丞,來本官這里。”

    正當董緒等人進退不是的時候,坐在最里面的陳止朝他們招招手,讓幾人過去,與他平齊,坐于身邊的席上。

    董緒等人遲疑了一下,最后還是走了過去,按理說,坐在陳止身邊,在官場禮儀上來說,肯定是失禮的,但當下局面特殊,他們身為太樂署的官吏,豈能離開,那就是主客顛倒了,更不要說,他們心里也好奇陳止想要做什么,而且隱隱還有些預感,若是離開,錯過眼前之事,定會后悔。

    于是,幾個人考慮片刻,就很干脆的走了過去。

    等董緒等人坐好,這堂中眾人就有些等不及了,再次鼓噪起來,有故態復萌的跡象。

    “陳太樂,你到底想要說些什么,可以明言了吧,”還是那個守拙書院的孫特,第一個按耐不住心思,很干脆的詢問起來,“你剛才說的話,孫某很是疑惑,若是太樂署不主持公道,那我等來此,還有何意義?”

    “孫先生莫急,陳某正要與幾位分說,”陳止還是面上帶笑,沒有半點慌亂,“說來也巧,陳某本就有意請幾家書院過來,只是擔心人微言輕、沒有威望,各家不會買賬,沒想到諸位今天居然主動上門,真乃幸事。”說話的時候,他臉上自然而然的露出了歡喜之色,看的董緒等人、堂中眾人都是一陣無語。

    這些人沒有誰不清楚,這么多人上門,對于這個衙門意味著什么,換成了往日的太樂令,早就求爺爺告奶奶,只求眾人不要鬧事,別搞個大新聞,然后盡快離開,結果這個陳止,卻一副正中下懷的模樣,不得不讓他們疑惑。

    “陳先生,莫非你是希望廣邀書院,然后制定章法?”那盧仟也忍不住詢問了,試著猜測。

    “盧先生誤會了,”陳止搖搖頭,“陳某亦知文無第一的道理,各位身后書院,都是傳承許久,各有堅持,陳某何能,怎敢約定章法。”

    但他越是說,其他人聽著就越是糊涂,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到底是何用意?

    陳止見鋪墊的差不多了,便直說道:“好叫諸君得知,陳某聽諸位方才所言,所謂爭執,或出于文章,或起于音律,或源于黑白子,歸根到底,乃是求一個高下,是以陳某就思量一法,讓諸位能分高下。”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6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杭州沐足按摩经验交流 3d试机号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辽宁福彩网35选7开奖2020 青海11选五任选走势图 老十一选五遗漏 雪缘足球即时比分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前三跨走势图 华东15选五浙江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可以融资多久 济南沐足按摩飞机网 赛车微信小群 北单比分6场2串1中3场 山西11选5交流群 广东36选7基本走 qvod日本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