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感時皆可贊,與帝言金曲

第三百二十八章 感時皆可贊,與帝言金曲

    皇帝劉岱是在御書房中接見陳止,雙方會面的時候,氣氛友好而熱烈,皇帝劉岱一見陳止,那兩眼仿佛放光一樣,透露出難以壓抑的喜悅。

    “愛卿,朕真是聞名久矣,來人吶,快快賜座!”

    在陳止行了拱手禮后,劉岱趕緊就吩咐小黃門,讓他們搬來胡椅,給陳止賜座。

    在旁邊侍候的莫安節見了,不由在心中嘆息,在這之前,他就看出來劉岱對陳止的態度非同一般,但考慮到這位畢竟是皇帝,不好對一個臣下太過客氣,所以莫安節在見面前,就隱晦的提醒,這賜座等等,乃是恩寵,算是獎勵,切不可一開始就拿出來,以維持胃炎。

    卻沒想到,這位九五至尊本來答應的好好的,可一見陳止,就什么都不顧了,迫不及待的就先賜座。

    帶的座椅拿來,陳止致謝之后,順勢坐下,莫安節在嘆息之際,也開始打量起這位名聲在外的人物。

    陳止的名字,他不止一次的聽過,也有心留意,但相對于整個帝國而言,單獨的一位人杰,并不能讓他耗費太多精力,因為龐大領土內,無數事情反饋過來,諸多問題浩如煙海,相比之下,陳止對莫安節來說,就好像是突然閃爍的一顆星辰,或許明亮,但未必持久,每年都有類似的人物出現。

    不過,現在這個人站在自己面前了,他才發現了其人的一點不同尋常。

    “這陳止到是定得下心,其他人第一次見到皇上,哪怕皇上再怎么熱情,也該有一絲不自然、拘謹,但這陳止的言行舉止,卻瀟灑隨意,根本就沒有半點緊張,莫非真是個天生名士?”

    這個時代的士人,追求名士風度,對于這個風度,有很多解釋,有追求隨心所欲不逾矩的,也有追求不滯于物的,也有追求隨心不羈的,但無論是哪一種,有一種是共通的,那就是面對權勢的時候,可以保持尋常心,在這種心境的加持下,任何行為都顯得風度過人。

    而皇帝無疑是權勢的頂點,面對皇帝的時候,越是放得開的人,越是讓人佩服和尊敬,乃至傳出佳話。

    莫安節自幼跟隨在皇帝身邊,輔佐劉岱,過去就見過形形色色的人物,在劉岱登基之后,更是什么人都見過,一雙眼睛早就磨練出來了,能看出一個人是故作姿態,還是真心所為,是以才會意外陳止之心。

    在莫安節心中感慨的時候,劉岱已經和陳止熱火朝天的聊了起來,不過和一般的君臣奏對不同,這次皇帝問的不是公事,也不是指導,更不是商討,而是噓寒問暖,詢問陳止在平時生活中的諸多細節。

    聽著這位皇帝不斷問著陳止小時候的趣聞,問著他平時在家中的日常,問著那個書林齋如何經營等等,莫安節不得不中斷感慨,輕輕咳嗽兩聲,以作提醒。

    劉岱這才回過神來,也覺得問這些有些不像話,不禁收斂心思,然后從一堆奏折中抽出一冊,展開之后放在陳止的面前。

    莫安節本來都放下心了,等見了那一冊里面的內容,臉色頓時又變了。

    只見里面寫著的赫然就是《師說》一篇,不同的是,這篇文章的字里行間時常看到密密麻麻的蠅頭小楷,赫然是注釋和心得。

    莫安節每天都陪在劉岱身邊,哪里不知道這些心得體悟,都是皇帝親筆寫下來的,這時候在文章作者的面前攤開,目的何在,那是顯而易見的。

    “愛卿啊,朕時常研讀師說一文,甚有感悟,你來看看,里面可否有偏差之處?朕還有幾個疑問,難以紓解,愛卿既然在此,豈不正好給朕解惑。”

    在劉岱滿含期待的目光中,陳止則鄭重回答:“陛下,臣這篇文章寫的乃是師道,而陛下所為,乃是圣人之道,師道傳到授業解惑,而圣人之道則是教化蒼生,其中雖有相通之處,但亦有迥異之處,圣上當則其共通之處,摒棄歧義,以行天下。”

    陳止沒有依照皇帝的意思,對《師說》進行講解,而是話鋒一轉,說了這番話出來,讓劉岱略感錯愕,但莫安節則是一愣,跟著不由點頭,他當然聽出來了,陳止其實是在規勸劉岱,讓他意識到自己的職責。

    “這陳止不錯,只是從他這番名士風度,以及所言之話來看,實乃是能臣、干臣,一般的官吏碰到皇上這般態度,那肯定要趁勢而為,討好帝心,以期維持恩寵,但這陳止反而在這個時候規勸,是真正心懷天下的表現啊。”

    有的時候,對一個人的印象的改觀,就是這么簡單,因為陳止的這些話,莫安節頓時就對他充滿了好感,看著陳止也覺得順眼許多,頓時就覺得皇帝對他的憧憬和禮待,都是應該的了。

    劉岱在錯愕之后,也很快恢復過來,他雖然任性,但并不愚笨,聽出了話中之意,心里情緒有些復雜,覺得陳止和自己想象中有些不同,興致略有衰減。

    不過,他還記得本來準備的話題,于是收起《師說》,又問道:“聽聞愛卿最近于書院有所建言,朕知此事并不易得,可有難處,可以說來。”

    陳止對這個問題并不意外,順勢就道:“此事臣已有定計,不過這書院乃是名教之事,不可輕視,既然皇上問起了,那臣就將這后面的布置,先給陛下訴說清楚。”

    “哦?”劉岱剛剛還興致衰減,聽到這里突然就來了興趣,眼睛再次放光,身子前傾,“愛卿快講,朕十分好奇。”

    實際上,這件事劉岱確實好奇,因為他也知道書院之事不易平息,陳止既然發話,定然有著自己的打算,豈能是無的放矢?聽到陳止愿意言明,這心里的好奇,頓時就壓抑不住了。

    “陛下請看……”陳止到時不含糊,從懷中取出了一本書冊,顯然是早有準備。

    他的這個行為,如果之前落在莫安節的心里,說不定會覺得是城府不淺,有心要利用皇帝,但他現在既然認定陳止是一胸懷天下的能臣,反而覺得陳止的這個準備,顯示出他行事穩重的特性。

    “若是憑空來講,難免會有疏漏和偏差,現在直接寫成書冊,就省去了諸多繁瑣,不錯。”

    有念于此,他也就沒有阻止,否則的話,就算是皇帝召見,陳止一個七品從屬官,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遞上來一個書冊的。

    劉岱接過書來,粗略的掃了一眼,然后就輕咦一聲,問道:“你這個什么金曲評之說,聽起來是有點意思,但具體要如何施行?”

    陳止就道:“陛下,此名乃是暫行,用來代指而已,到時自有其他名號,至于施行之法,后面已有詳解,這金曲評也只是其中一環,真要是施行起來,其實并不復雜,只需要召集幾位大家,定下章法,又有太樂署組織人手,以保過程,如此即可,真正復雜的,乃是后面的手談聯賽,陛下請看……”

    接下來,陳止將自己的諸多打算,詳細的講解了一下,他所說的本就是后世常見之事,最是能引起觀者的興趣,即便是后世,都能引得各方追捧,更有深入其中不可自拔者,劉岱雖然貴為皇帝,但什么時候聽過這般離奇的方法,他本就是喜愛手談等娛樂,所以聽了幾句后,就忍不住手舞足蹈,恨不得立刻就讓陳止將那所謂聯賽組織起來,讓自己旁觀。

    就連莫安節都在旁邊聽得嘖嘖稱奇,忍不住生出向往之念,畢竟他也是從小就好讀書,喜愛和追捧名士之舉的,立刻就意識到,陳止所言的幾事,大有可為,或可名傳后世。

    不過,他到底比皇帝經驗多一些,也意識到,陳止所說聽起來簡單,其實是因陳止心有丘壑,早就有了通盤考慮,所以說起概念,能抽絲剝繭,讓自己和劉岱都明白關鍵,但細細思量,又發現其中錯綜復雜,很多事過去從無先例,等于是憑空設定。

    “這等復雜之事,就算有陳止所寫之大略,也要研究個幾年方能明了,說不定還有偏差,眼下這天下間,怕是除了他,沒人能夠辦到,若能做成,這書院紛爭,都會被納入章法之中,被朝廷管控,無疑能大大增加皇室權威!”

    莫安節作為宦官,權勢來自皇權,自然希望鞏固皇權,一看出陳止建議的價值,就怦然心動,看陳止的目光都熱切了幾分。

    劉岱沒有想到這么多,但只是那表面情況,就讓他大感興趣,也是躍躍欲試,因此,等陳止介紹的差不多了,他借著其中空隙,就趕緊說道:“愛卿,你既然已經有定計了,那就不要磨蹭了,趕緊做起來,但有要求,只管說與朕聽。”

    說完這個,他下意識的朝莫安節看去,見后者點頭稱贊,頓時心中大定,又補充一句:“此事,朕全力支持!”

    陳止笑道:“正有一事,想請皇上定奪。”

    “哦?何事?”

    陳止遂道:“正是那金曲評等項的名稱,如今不過代稱,還望陛下賜名,再定下嘉獎之法。”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6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快乐10分钟开 微乐龙江麻将真人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数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单机游戏 辽宁台快乐麻将规则 兰州按摩推拿一条龙 新疆25选7几点开奖 亚洲欧洲最大无码在线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中奖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188 广东11选5人工计 杨方配资 黑龙江11选5遗漏正好 雷速体育比分app 11选五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