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四百九十章 追悔莫及忙遷怒

第四百九十章 追悔莫及忙遷怒

    佛支佐長嘆一聲,卻知道局面難以扭轉了,因為此次佛評,乃是他們費盡心思布置下來,來人眾多,當眾宣讀,根本是毫無轉圜余地了,只等過了今天,佛門六家之分,必然就要逐步傳遍出去了,擋都擋不住!

    這六家的劃分,旁人或許聽著有些迷糊,但學佛敬佛禮佛之人,卻是一下子就從那六家的稱呼上,就品味出不同的韻味了!

    尤其是竺法潛、竺法智、比丘首陀,更是眉頭緊鎖,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似乎從六家之分里面,領會到了什么,心有感悟。

    “不妙!看他們的樣子,顯然都從六家只名中,有了自己的傾向,這還是我等佛門之首,知道大局,那佛家眾多寺廟,一旦也有了這總結后的六家之分,各取所需,然后獨立發揚,那光是內耗,就足以耗盡我佛門氣運,還怎么弘揚佛法?”

    問題是,你還不能攔,因為這般總結和劃分,其實是佛法研究進步的表現,是佛法研究進入了深水區,逐步開花結果,在中土有了根基的表象!

    “陽謀啊!這是赤裸裸的陽謀!無從抵擋,還不能阻擋,甚至有的時候,我等說不定還要去推波助瀾!”

    這么一想,佛支佐的心,就沉了下去,仿佛有一盆涼水,當頭澆下。

    正當他以為,自己已經觸摸到了陳止最深沉的惡意之時,卻聽那念書的文人,在詳細訴說了六家之分,各自有何意義后,又說出一句:“……自南北戰亂以來,百姓流離失所,宣武一統過后,北地卻多天災,洪旱蝗崩層出不窮,北地百姓多有失地和流亡著,百姓困苦,無所依從,是以佛教苦空、涅槃、凈土天國之說大放光明,乃有興盛之基。”

    那文人念到這里,下意識的停了下來,抬頭看看眾人,又瞧了瞧江都王,看到的卻是一個個沉默的身影。

    整個佛評的會場,在這一刻都安靜下來。

    他們都不是蠢人,尤其是臺上的王衍等人,本來聽著聽著,就都察覺到不對的地方了,但急著聽書,便也沒有心思仔細分辨,只顧著往下面聽了。

    可等他們聽到了那一佛六分,每一家都有其法,還都說的頭頭是道,就知道陳止是下了功夫的,因為他們能聽得出來,這看似簡單的六家之分,其實涉及了不少的佛經典籍,更有諸多解釋,都被陳止一一整理出來,歸納為冊,這才總結出了六家。

    這佛學六家的劃分,主要是脫胎于般若學之說,等于是總結了當前的佛家之說,繼而演化出來的,而且無論正面、反面,幾乎都考慮到了,就算是五僧想要找毛病,也無處下手——

    蓋因這六家的內部,其實就有相互矛盾、彼此指責的部分。

    事實上,能寫出這本佛論,陳止除了靠著心中藏書和東西兩苑的文獻之外,更借助了前世遺澤,讓他得以記憶后世的一部分知識。

    在原本的歷史上,佛家的發展就是慢慢分化的,隨著站穩腳跟、影響力的擴大,佛家吸納的人越來越多,不同的見解自然而然的會出現,所以在般若學成熟之后,各家的解說慢慢出現,就有了六家七宗之分。

    陳止現在做的,就是把這個發展過程給省略了,在佛家還沒有真正壯大,就拔苗助長,將六家之分提前拿了出來,這樣在時間上的巨大差別,對佛家的影響,其實非常致命。

    同時,這還不是最要命的,真正的問題,還是那文人念過的一句話——

    “這佛家興起的緣由,真是如此么?莫非那民間的布衣百姓,以后也會有很多學佛的?”王衍轉頭看向身后的眾人,但沒有人能回答他的話。

    只是這些人,卻也都感到了陳止一本書中,隱藏著的殺機!

    姜義坐在人群中,瞇起眼睛,品味著先前的內容,對陳止的心思,已然洞察。

    “不簡單啊,開篇先說佛學歷史,把佛陀從神位上拉下來,變成了身毒的一個小國王子,還有著明確的事跡,跟著又提到了佛家之分,這是要鼓動佛學內部之人的爭斗啊,這群學佛者,覺悟者多,為傳佛學,精誠合作,如今看來,卻非一體,內部也有分化,那什么大乘小乘的,就是其本來的分裂,結果陳止還嫌不夠,自己總結了般若之學,給他們指明了斗爭道路!還一下子就分出六家,這心真是狠辣!”

    想到這里,盡管對陳止有不少成見,姜義卻忍不住在心里給陳止豎個大拇指。

    連那江都王,都第一時間的捕捉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但事已至此,他卻不能阻止了,于是就朝那文人說道:“怎么了?繼續念下去吧。”

    那文人卻兩手一攤,道:“回稟郡王,這本佛論卷,屬下已經全部讀完了,最后只有‘未完待續’這四個字了。”

    “又是未完待續?”王衍等人回味過來,心里卻滿是不滿,“怎么這未完待續,要成他陳氏通典的傳統了不成,法論來一個還不夠,怎么佛論也來?老夫見了他,得好好說說!”

    他這么一番抱怨,引起了旁人共鳴,眾人議論紛紛,也帶動著臺下的人興奮的談論起來。

    這群人聽了佛論之后,便深刻的覺得,自己的知識水平、精神境界有了肉眼可見的提升!

    “說實話吧,過去那佛經,我都聽不懂!今天我不光懂了,我還知道了佛家之分,知道了佛陀來歷!”

    “可不是么!我覺得就是這一會聽了佛論,回去我就能給別人講一講佛家之要義了。”

    “不過你說那最后一句,到底是何意?”

    臺下的議論聲此起彼伏,嗡嗡嗡的讓人心情煩躁,連帶著江都王都面色不快,隨后看向五僧,卻見這幾位僧人多數都是思索之色。

    “諸位法師,既然佛論也讀完了,就該諸位宣講佛法了。”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睛是盯著竺法潛的,按著原來的計劃,這次的佛法宣講,主要是聽這位年輕的法師,宣講他的筆記和佛法。

    沒想到竺法潛卻搖搖頭道:“此事還是再議吧,今日佛評,能聽陳施主的一卷書,貧僧深有感悟,覺得自己過去的些許感悟,還有不完善的地方,需要好生的打磨一下,眼下的這點感悟,是在不足掛齒,更不該拿出來誤人子弟。”

    “這……”江都王聞言就是一愣,不由看向佛圖澄,想讓這位德高望重的老法師,拿個主意。

    佛圖澄則搖了搖頭,說道:“我等今日的佛評,便是如此吧,既然有陳施主的一本佛論出世,那也用不著我等僧人再畫蛇添足了。”言罷,便輕輕搖頭,面露感慨。

    江都王又是一愣,再看其他幾僧,卻見那比丘首陀還是坐于原地,低頭念叨著什么,似乎是在念經。

    而來自西涼的竺法智,卻是一副沉思的樣子,站在佛圖澄的邊上,那樣子分明就在臉上寫著生人勿進,因而江都王也很理智的沒有打擾他。

    郡王的視線最后落到了佛支佐的臉上,這才注意到這位佛家高僧、壽光寺主持的身上,似乎籠罩著一層陰霾,臉色陰沉,目光看著一處,循著目光搜索過去,入目的正是那本佛論。

    這本書,已經被王衍拿到了手里,這位老人嘴里嘟囔著,顯得有些不滿,卻又兩眼放光的翻看著,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在他的身邊,圍繞著眾多大家,一個一個都是躍躍欲試,有心上前翻看,又顧忌王衍的身份、年齡,生生忍耐著。

    “這本書的破壞性太大了!本以為那陳止的惡意,就是要分裂我佛家,萬萬沒想到,他的心比我想的更狠,連佛門的根基都要動搖!什么北地禍患頗多,為佛門興盛之基,說是興盛,可他這么一說,朝廷和士林的人留意起來,就要有戒心,他們說許向佛,但絕對不喜佛門迅速擴大,尤其是那些有著道統、書院傳承的士人!”

    這般想著,佛支佐的心里充斥著難以言表的后悔,他后悔今日召開佛評,若非佛評,怎么會引來趙遠,沒有趙遠哪里能牽扯陳止,若非陳止,又怎么會有佛論?

    但仔細一想,佛評是為了弘揚佛法,本意并不是找陳止或者趙遠的麻煩。

    “還是那明法僧,他因與陳止結怨,就公報私仇,處處貶低陳止,又招惹了陳止的友人趙遠,不然焉能有這般變故?”

    這么一想,他又將明法僧記恨上了,目光一掃,就看到了人群之中,有些失神的明法僧,見其人的茫然表情,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此人當真可恨!回去之后,必須要與江水寺那邊通報一聲,讓他們知曉!”

    這心里想著怎么讓明法僧倒霉,除了心口惡氣,佛支佐也顧不上貪嗔癡狂之戒了,畢竟事關佛光傳播,那是怎么都平靜不下來的。

    但他收攏目光的時候,又看到了站在一角的樂起,這心頭的惡氣,頓時更加濃烈了!

    “還有這個樂起!本來陳止的法論出來,已經算是平息了,此人偏不罷休,最終惹怒了趙遠,才讓總綱出馬,后來又是他出言,逼得那蘇遼拿出了佛論,此人實乃佛敵!”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 手機版網址:m.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8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一本道全集目录 天津11选5论坛 顺市配资 甘肃11选5任五推荐 湖北十一选五 湖北11选5的规则 黑龙江11选5组选 欢聚龙江麻将正宗的 新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新疆11选5走势图 p3开机号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一 30选5开奖结果 下载辽宁心悦麻将 燕郊汇福酒店小姐 华东联网十五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