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為老不尊只為書

第四百九十一章 為老不尊只為書

    佛支佐的悔恨越發濃烈,但佛論立足穩固,文章更是層次分明,絲毫也沒有讓他貶低的機會,他之能轉而求其次,將其他人列為心頭恨,以發泄不滿。

    這包含著憤怒的目光,第一時間就被樂起捕捉到了,這位音律大家在佛論念了一半,聽者皆如癡如醉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犯了大錯,而且是難以挽回的大錯!便已是心中忐忑了,現在一發現佛支佐的神色不善,就下意識的后退幾步。

    不過,因為心虛的關系,樂起本來就站在臺上的角落,這一退,馬上到了邊緣,一個叫差點踏空,登時讓他心中一驚,驚呼一聲后,好不容易才維持住平衡,但他剛才的叫喊聲,卻已經將旁人的注意力和目光吸引過去了。

    眾人一看是他,再看其人面紅耳赤的樣子,心里就明白幾分。

    臺上的人還好,多多少少會給他留點面子,而且都急于要看佛論,所以并不理會多少,只是冷漠的掃上一眼,跟著就收回目光,不復關注。

    倒是那臺下的人,本來議論著佛論的內容,卻忽然被他樂起吸引了注意力,忍不住便笑呵呵的談論起來。

    按理說,這樂起也是大家級的人物,身份地位鄉品都不缺,平時出門前呼后擁,頗有威勢,很少有人敢私下議論,但法不責眾,當下樂起自己犯錯,丟人現眼,可以預期,未來的名聲必然一落千丈,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時機,人們如何不去議論?根本是喜聞樂見的事!

    “這位樂大家,今日可真是弄巧成拙了。”

    “不錯,這人就是私心太重,想要為難陳監正,也不看看自己的斤兩,那陳監正是他能得罪的?一個才華橫溢,一個心胸狹窄,我看啊,這樂家世要完吶。”

    “對,一個樂起,一個明法,兩個人因為一點小事,處處和陳先生作對,但陳先生從來沒有中傷過他們,結果這兩人找到機會就貶低陳先生,這人比人,高下立判!”

    ……

    這一句句議論,傳入到樂起的耳中,讓他本就羞惱的心靈,越發惱怒起來。

    臺下是一群什么人?說好聽點是士人,但在樂起看來,就是些沒有天資,又不知勤奮的混日子的,過來湊個熱鬧罷了,肚子里不見得能有多少墨水,連這樣的人都敢非議自己了,這還得了?

    但他知道,和這群人置氣是沒意義的,關鍵還在陳止,但佛論一出,這件事就只能憋在心里了,不僅要憋著,還得少出頭,盡量低調,否則別說身后名了,當前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可想到了身后名,樂起卻又忍不住哀嘆起來。

    他的奮起反擊,乃至顯得近乎癲狂,或許后世的人很難理解,因為那時候的人,對金錢的看重,更甚于名聲,可即便是后世,如果一個人的名聲被萬人唾罵,如馬氏宋氏者,縱無羞恥之念,亦不敢利于光天化日之中。

    而這新漢之時,一個人的名聲如果沒了,今生的功名利祿都要逐漸消散,如果后世名聲丑了,更是要連累家族和祖宗,極端點的說不定要立下銅像一跪千年。

    樂起是要臉的,想到這樣的后果,哪里還顧得上其他?因此之前氣急敗壞,口不擇言,但現在無力回天,只能是取其輕者,盡量包住自身。

    但就是這么一個想法,一樣不現實。

    因為那位江都王,始終注意著佛支佐的表情和目光,所以也看到了樂起,加上了其剛才的驚呼,又讓這位郡王想到了他之前的舉動。

    事到如今,注意到五僧的反應,江都王也想明白了,怕是陳止的一卷佛論,對佛家影響很大,以至于五僧連繼續佛評的心思都沒了。

    這對江都王來說,也不是個好消息,他支持佛評本來就有政治目的,其中也涉及到自己的名聲,結果這么一鬧,別說政治目的了,名聲都要受到影響。

    好在有陳止的佛論作為支撐,還能挽留一絲顏面。

    但這么一想,江都王也惱火起來。

    “今日的事,本是讓五位法師坐鎮,讓那位小宗師竺法潛法師嶄露頭角,本王的名聲隨之傳揚,再讓廣漢王放心,最后卻要靠著佛論來維持臉面,這知道內情的人,還不要嘲笑本王?廣漢王更是糊弄不過去,說不定要覺得我辦事不利了!更不要說,這佛論是誰寫的?是那陳止!今日佛評的亂局,表面看來是因為姜義和趙遠,但其實根本,還是陳止,若無陳止,以五僧威望,皆可鎮壓!但陳止也不是刻意破壞,實在是這樂起不知好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

    此時,他卻又忘了,樂起的囂張氣焰,很大程度上是他的默許造成的,但發泄怒火的時候,可不管這么多。

    因此這江都王見五僧皆無興致繼續佛評,知道要慘淡收場之后,越看樂起越是覺得不順眼,忍不住讓人將他喚來。

    那樂起一臉疑惑的走來,還不等他明白過來,迎面就是江都王冷淡的聲音:“樂大師,今日的事,你處理甚多,但也讓你的心神太過激蕩,這么大的年紀了,以后這般事情,我看你還是不要參加了,在家好生休養吧!”

    此言一出,邊上的幾人都停下了話語,一臉錯愕的看了過來。

    他們哪里還聽不出來,這話分明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樂起的年紀算大?那王衍呢?那位王長者可是半只腳踏進棺材了,這都不用在家休養,怎么就要如此關心樂起?

    樂起更是渾身一個哆嗦,這意思是讓他以后不要露面啊,他一個名士大家,沒有具體官職,靠的就是名聲吃飯,若是從此這般大陣勢都不得參與,那名聲很快就會跌落,以后豈不是泯然眾人?

    但江都王掌權洛陽,一句話說出來,那就是定論了,除非你離開洛陽,另覓他處,但樂起的這般年齡、身家,離開了帝國首都,一樣是名聲旁落,早晚消散。

    頓時,樂起就知道,自己這是被遷怒了,但他頓時滿心的委屈,想著若不是剛才這郡王不阻止,自己如何能走到這一步?

    “謝……謝郡王關系,在下謹記在心。”

    只是當面頂撞,肯定不是好辦法,于是他只能苦笑著點頭,不光不能反駁,還得出言感謝,也不敢多說什么了,心里想著的,是如何度過將來的歲月。

    見了樂起的表情,江都王的心終于平復下來了,跟著他正要和五僧在說兩句,卻驀地聽到王衍說道:“蘇遼啊,怎么就這么巧,這邊一提到佛論,你就拿了出來,總不能是剛剛才寫好的吧。”

    蘇遼本來再旁邊看戲,見那樂起倒霉,心中快慰,剛才這人言語額度的攻擊陳止,讓自己很是憤怒,現在峰回路轉,其人倒霉,未來名聲掃地,算是出了心頭惡氣。

    可一聽王衍的話,這心里卻咯噔一聲,以為這王衍誤會陳止刻意算計,要秋后算賬了,那可就不妙了,哪怕江都王低頭、五僧隱沒,但以王衍的身份地位,真要追究起來,那也是免不了一番波折。

    但正當蘇遼斟酌著如何答話的時候,周圍的人也在猜測著,這位老人是什么意思的時候。

    王衍的下一句話,終于暴露了這位老人的目的——

    “老朽剛才看你是從懷中布包中,取出這本佛論卷的,那包里面好像還裝著什么,拿過來給老朽過過目吧,你一直抱著,也挺累的。”

    敢情您老人家是看完了這本佛論,還不過癮,還要再惦記著其他幾本——

    蘇遼剛才的動作,可不光王衍看到了,其他人也是瞅得一清二楚,都猜到了里面包著什么,卻又不好開口,結果還是這位老先生臉皮厚。

    你聽聽,什么叫也挺累的,那布包才多大,里面裝著兩本書,能重到哪去?您想拿著看,就直說唄。

    這還不算,這老兒更是在說完之后,又把那本法論也要到手里,然后笑瞇瞇的看著蘇遼,就等著他把布包交上來給他老人家過目了。

    旁人一看,頓時心生不滿,看出這位老先生是打算獨吞啊!

    于是也顧不上尊老了,那太原王家的王覽,當先發難,擋在了王衍和蘇遼的中間,蘇遼道:“蘇君,你懷中包著的,是陳先生總綱的其他兩卷吧,能否借閱給我?那法論、佛論,著實讓我眼界大開,佩服陳先生的學識,因而想要再多學一點。”

    王覽的年齡和地位,比陳止可是高的多,過去面對陳止,雖有尊敬,但還是有長輩對晚輩的架勢,可這幾句話是對著陳止的幕僚說的,口氣卻客氣的很。

    而王衍則是眉頭一皺,知道有人要插手爭奪了,脾氣就上來了。

    但不等老先生開口,其他人也回過神來,對視之后,紛紛出馬,那古優、左廉等人,論位格,其實不合適出來爭,但他們從佛、法兩論中,看出總綱價值,知道消息傳開,那城中的宗師,必然也要聞風而動,什么郭象之流的一出馬,更輪不上他們了。

    倒不如打個時間差,近水樓臺先得月!

    只是這一蜂擁而至,卻讓蘇遼目瞪口呆。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 手機版網址:m.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8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河南22选5复式 即时比分直播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任五当前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 cba比分算法 股米网 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 五分十一选五平台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 日本av女优后藤真希 黑龙江11选5万能码 贵州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10分20选8 河北20选5走势图 欧美av女星身材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