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六百五十章 治國如修行,外伐治亂循環,內思長生久視

第六百五十章 治國如修行,外伐治亂循環,內思長生久視

    唐資問出來的這些話,其實正是問題的根結所在。

    有的時候,一個技術之所以沒有發展出來,不是人的點子不夠,而是客觀條件的限制,這就好像是在蒸汽機的時代,再怎么智慧絕頂的人物,看著那蒸汽機也無法聯想到計算機,最多是幻想出差分機。

    而印刷術也是如此,造紙技術和制墨技術,都是印刷的瓶頸所在,當你注意到,用雕刻好的模板,只能拓印出一團模模糊糊的字跡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會認為這個思路錯誤了。

    “當下的主要問題,就是這個拓印下來,就是模糊一片了,不過這方面我已經有了解決辦法,”陳止面對兩人的疑問目光,笑道:“代郡紙乃是皮紙之意,纖薄而平滑受墨,而那本《齊民要術》中,更是記錄著不少制墨之法,這兩點解決了之后,自是可出成品。”

    《齊民要術》?

    對于這個名字,唐典、唐資并不陌生,知道是從陳止府中流傳出去的一套農書。

    這套農書,雖然借了原本歷史上的名號,但讓陳止完全重復那本書的內容根本不可能,因為所處的情況截然不同,因而里面有很多,其實是陳止將記憶中的各種農書綜合起來,結合后世的經驗,統籌而出的,然后借著齊民要術之名而出。

    這書中內容,自從陳府傳出,便對代郡的不少農家造成影響,也已被印證不少,漸漸受人推崇,只不過其為農書,尋常的世家之人倒是不喜閱讀這樣的著作,是以這唐典二人,倒是不知道里面還有制墨之術。

    不過,雖然陳止說的很清楚,但唐典和唐資經過眼神交匯之后,還是拿不定主意,當然,更大的原因,還是這所謂的印法,過去并未出現過。

    一個沒有出現過的東西,到底有什么市場前景,著實是難以預料的,哪怕是配合著已經證明價值的代郡紙,依舊還是讓人心里打鼓。

    另一方面,正因為過去見過大木印的存在,對于這種投機取巧的法子,心中并不喜歡,他覺得唯獨用手謄寫,才是體現態度的行為,更顯得人有氣度,還能錘煉書法,陶冶情操。

    事實上,唐典的心里還隱隱感到不妥,卻說不出這個不妥源自何處,只是無論怎么樣,都更傾向于拒絕這個選項,只是拿不定家中的主意,因而沒有立刻回絕罷了。

    陳止看出了兩個人的心思,笑道:“行,頃刻之間,你們難以做出決定,那也是正常的,不如回去與家中商談一下,這兩天給我回復就可以了,到時候我們再商量具體的事宜,以及唐家要負責哪里。”

    唐典點點頭,跟著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若是最后決定要那燒制陶瓷之法,那我們什么時候可以見到成品?又是否是交給唐家來燒制?”

    “燒制之法,自是不能拿出來的,你也明白里面的道理,”陳止笑了笑,知道唐典這么問,其實心里已經有傾向和選擇了,“至于這成品,這兩天就會讓你們見到了,我已經有所安排。”

    得到了回答,唐典在安心的同時,又不免失望,但還是拱手過,隨后領著自己的侄子離開。

    等人一走,陳止卻坐在桌后,沉思了起來。

    “唐家的選擇已經很清楚了,那印刷術的事,看來是很難假借世家之手行事了,至少目前如此,只能先我自行推廣,然后在看機會行事。”

    他心里很清楚,有關印刷術的問題,看起來是技術上的考量,可一旦推廣開來,那就是一個社會性的問題。

    “過去的書冊靠手謄寫、抄錄,無論是傳播還是傳承、收藏,都受到很大限制,普通的布衣百姓很難接觸到,當然,除了這些人力因素之外,還有紙張的成本在限制,因為造紙的不易,以及簡牘的存在,限制了知識的傳播,但只要解決了這兩個問題,則知識的傳播,就不會在受到限制了。”

    想著想著,他站起身來,來到窗戶邊上,朝著外面看去。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大片的屋舍,多數都是富貴人家的居住之處。

    “古來之人,爭霸廝殺,疆域可以擴張到很遠,但最多也就是幾百年天下,除了那諸侯分封的周朝,就是前世的漢朝,將東西漢加起來,也就是四百年的時間,即便算今世,把新漢也接上去,就現在朝廷的這個德性,顯然也是到了走下坡路的時候了,整個漢朝也就是五百年的歲月,甚至這單算新漢,都可能只有二百年不到的命運,就這還要派出周邊部族的影響。”

    實際上,那個華夏斷絕的事,一直困擾著陳止,他也在思索著傳承絕學的意義,最近隱隱有了一點心得收獲。

    “莫說是這新漢,就是后世的幾個朝代,也不過三百年的治亂循環,開國之處,因為戰亂的原因,人口減少,無主土地眾多,可以分配于眾人,于是經過繁衍,就會迎來盛世,但經過發展,土地兼并嚴重,最終就要走向毀滅,不管開國的時候創立的多么完善,也無法避免,畢竟一個人撐了死,也就活個百年,如何能控制得了后面的事?”

    “若是以兵事起家,一同八荒六合,建立地上王朝,也不過就是三百年天下,更不要說當下因為技術的傳播,冶鐵的革新,周圍的游牧部族接連崛起,恐怕也是華夏斷絕的一大隱患,與之相對的,則是另外一種傳承,那邊是文化與思想的傳承!”

    “后世的國家,多數都是民族國家,但也有文明國家存在,這就是思想、文化、習俗的巨大威力,如將刀兵鐵血看做是肉體和表面上的征服,建立的王朝,便是這種征服的直接體現;”

    “那么衣食住行、婚喪嫁娶等等習俗,便代表著精神與內里的變遷,只要深深根植,那么不分種族血脈,都可以傳承下去,千百年后亦可視當年風姿,比三百年的治亂循環要悠久和漫長,但也不能忽略掉行政手段的影響,但總的來說,比王朝三百年要恒久,這應該也是繼絕學的本質所在,但兩者卻非對立,應該相輔相成。”

    “這有些類似修行,不過是一個地區、一個國家、一個文明的修行,征戰、攻伐就是外功打熬,是外煉骨血,以血肉為舟,跨越歷史長河,但若無內省,終究腐朽;而學問、道統便是內修,塑造民族、文明的精魂,凝練精華,流傳后世,但若完全沒有外力護持,也難免迷失、沉淪,這以國朝為基的修行,我是否可以掌握?”

    這么想著,他對于當下這印刷術的傳播,自然是十分看重,因為要知識無疑是傳播和塑造他人思想的重要因素。

    “先不想太遠,當下這種情況,這印刷術先自己搞起來,也不急著傳播到洛陽以及更南邊,現在我掌控的土地上進行實驗,等時機成熟了,再進一步推廣,正好可以通過代郡世家,觀察一下士族對于印刷術傳播后,知識從上往下面轉移,是個什么態度。”

    原本的知識是世家壟斷,就算有寒門子弟崛起,但其源頭還是世家,所以并沒有激起多大的風波,畢竟寒門子弟嚴格來說,也是被歸納到士族范疇的。

    但書本和印刷術可就不同了,能大幅度減少平民階層獲得知識的成本,并且大規模的傳播,等人數增加到一定程度,必然會激發相關的訴求,這就和士族的根本利益發生了沖突,那些士族中的有識之士,肯定在一開始,就能發現問題所在。

    “現在,經過幾場大戰,恩威并施,震懾之后再加以拉攏,這代郡的世家算是被我徹底馴服了,但直接在他們麾下的人群中實驗,還是有風險,而且沒有群眾基礎和同盟,連我這邊的心腹中,恐怕陳梓都會隱隱反對,也就是蘇遼和周傲有可能成為盟友,所以這最早的一批目標,應該……”

    想著想著,他再次忙碌起來。

    這一忙,一直持續到深夜,卻依舊沒有結束,等他放下筆的時候,門外正好有敲門聲傳來。

    “進來吧。”

    很快,陳舉推門而入,手上還拿著幾封信,他一邊走,一邊說道:“太守,前線剛剛傳來了消息。”

    陳止點點頭,接過信大致看了幾眼。

    這信其實來自兩個地方,一處就是代北的屯兵之處,而另外一處則來自拓跋部。

    代北只有一封信,上面訴說著大概的情況。

    “很好,不光抓住了汪荃,還擊潰了段文鴦余下的一半人馬,驅散了接近一萬五千人,俘虜三千,還有諸多部族愿意歸附……”

    想著想著,他微微閉眼,等重新睜開,便對陳舉說道:“去把蘇遼、陳梓叫來。”

    “諾!”

    陳舉點頭稱是,但卻沒有立刻動作,而是猶豫了一下,才對陳止說道:“這個時間了,您也該休息了。”

    陳止一愣,然后點頭道:“嗯,等處理完此事,便去休息。”

    陳舉遂不多言,轉身離去。

    而陳止則拿起了剩下的三封信,這三封信都是來自拓跋部的,乃是分別出自拓跋單于、拓跋郁律,以及束交與張亢。

    打開信,稍微了看過,陳止便笑了起來。

    “這幾千人來的正是時候,豈不就是理想的選擇?不過以鮮卑人的性子,必然不會送來太多孩童,那不妨借著這個機會,給他施施壓。”

    這么想著,陳止研墨提筆,當場寫起了回信。10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9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湖北11选5软件 重庆时时彩官网开奖号码 AV番号 无忧网号号库 北京11选5彩票计划 山东体11选5走势 极速赛车代理 深圳风采 天津快乐10分一定牛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日本av女优seqingpian 最新幸运飞艇微信群号 体彩6十1开奖时间查询结果 天津快乐10分前三直高人 25选7投注金额详情 河南11选5 无网络免费单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