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諜影重重

第六百六十一章 諜影重重

    “這也是我的疏忽,”陳止嘆了口氣,“因那毒氣火毬不少配方乃是道長搭配,讓他覺得身有責任,如今當城外面的詳細情況漸漸傳來,他當然心有不滿,對楊家兄弟有不快之意,也是在所難免的。”

    “這東西,歸根結底是出自太守您的手筆,其他人的這些念頭是要不得的。”蘇遼意有所指的說著,“另外,最近在紙坊外面也好,又或者是陳莊周圍也罷,都有許多人鬼鬼祟祟的打探,不問可知,都是其他勢力派來的探子,想要了解咱們這邊的虛實,尤其是幾個工坊,更是抓不勝抓,掃過一批,很快就又來一批,前赴后繼,不勝其擾。”

    “太正常不過了!”陳止卻不覺得意外,“有火毬這么一個東西在,其他勢力不在意才是奇怪,肯定會想盡辦法搞清楚的,區區阻擋,根本攔不住他們。”

    蘇遼轉而憂愁道:“這正是屬下擔心的地方,那火毬威力太大,眼下各方還將信將疑,很多將之歸結于鬼神之說,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肯定會逐步發現真像,到時候各方的視線都集中起來,到時候千眼百手,可就真的是防不勝防了!”

    “這都是自然現象,只管去安排就好,盡量保證相關的消息不外泄,”陳止點點頭,隨后說道:“這火毬所涉及的東西不少,里面頗為復雜,由不同的人負責,那些能接觸到的人,也都被嚴格控制,輕易不會泄露,這種東西如果被邊疆部族得去了,那是有不少麻煩的,但沒有終日防賊的道理,因而我們還是得向前看,盡快更新出新的器械才對。”

    新的器械?

    蘇遼心中一突,不由念頭動搖起來。

    那火毬和單梢砲的威力,他已經見識過了,可謂驚人,莫非還有什么器械,能凌駕其上?

    “單梢砲再厲害,其實殺傷力都十分有限,最多是起到一個驚嚇的作用,”陳止看出了蘇遼的疑惑,“我不止一次的強調過,讓敵軍退去的,是他們的恐懼,不管是這代縣外面的,還是那當城外面,乃至代北境外的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單梢砲與火毬,猝不及防之下難免進退失措,這種驚恐在人群中傳播,造成了士氣崩潰,但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能嚇住他們一次兩次,可一旦敵人習慣,或者說熟悉了火毬的效果,那這驚嚇程度就得大打折扣了,因而真正的器械,必須要有實實在在的殺傷力!”

    他瞇起眼睛,似乎在告訴蘇遼,又好像是在自語:“只有切切實實的殺傷,無從避免的巨大影響,才能無視一時的激勵!”

    這邊說著,陳止又站著看了一會,等陳梓也過來了,三人便一同移步離開,前往城中去見剛剛抵達的楊家兄弟。

    礦場距離城池也要走上好一段時間,沿途坐著馬車,能看到不少農人出來耕作,因為這圍困代郡的那場大戰,鮮卑人選擇了偷襲、突進,為了不引起陳止的警惕,沒有對沿途的莊稼進行損毀,再加上剛剛經歷了夏種,不少田地看上去光禿禿的,所以損失不大,這些農人,很多臉上都是如釋重負的樣子。

    不過,看著看著,陳止還是詢問起來:“有關莊稼損毀的統計,進行的怎么樣了?”

    陳梓便答道:“已經大致了解了,大概有一成左右的莊稼受到了損毀,對來年的收成不會有太大影響。”

    “到底還是有所損傷啊。”陳止點點頭,跟著想了想,對侍候在車外,隨車行走的陳舵說道,“吩咐下去,今年陳家名下的佃農,田租減少一半。”

    “諾!”陳舵愣了一下,有心要說什么,但最后只是一聲應命。

    倒是陳梓忍不住道:“咱們陳氏的人,最近來了不少,陳莊擴建又耗費了不少錢糧,這里面將近一半,都是向楊家借來的,就等著明年、后年歸還,現在田租減少一半,這涉及的面可太廣了,如今族人越來越多,哪怕分屬各行,但最初幾年還要靠著家財資養,這也是一大筆開銷,現在忽然讓田租減半,恐怕撐不過去!”

    如今代郡陳氏初見端倪,乃是以陳止為源頭,彭城陳氏為主干、下邳陳氏為補充,兩陳合流而生。

    最初只是陳止提議建設,隨后下邳陳氏送來工匠、幫工,算是第一批骨干,隨后彭城陳氏送來了人口,作為陳莊的根基,下邳陳氏又派了幾名精英,協助管理,但吸引的人并不多,畢竟陳家坐落徐州,中原腹地,四通八達,就算經歷了天災人禍,生活環境也不是幽州之地能比的。

    所以,真正愿意過來的,都是在家中實在沒有出路的遠親,以及一些地位比較低下之人,好些個甚至都如陳舉那般,雖是陳家子弟,但因家道中落,沒有背景撐腰,淪為家丁之流。

    彭城陳氏為了支援陳止,已經立下規矩,這些淪為家丁的族人,只要愿意前往代郡,那么家中就會自助一部分盤纏,但凡能在陳止那邊做出成績,或者待住一段時間,就可以恢復原籍。

    有如此誘惑,以至于連戰亂都未能阻止他們。

    當然了,這些北上的人里面,有些確實沿途遭難,沒了音訊蹤跡,但當今河北局面糜爛,莫說他們,就算是達官貴人,前呼后擁,仆從護衛眾多,一樣有可能淪陷于流民浪潮里面,是以彭城那邊也不以為意。

    這樣的情況下,最近抵達的陳家族人,人數越發減少,但聚少成多,眼下也是一個客觀的數字了,根據陳舵的統計,目前在陳莊里面居住的陳家人,連同佃農、附屬、仆從,已經有超過三千人的趨勢了!

    “這么多人每日的消耗,就是大量的錢糧堆積起來的,哪怕已經逐步建立起一個能內讓代郡陳氏自給自足的體系,但無論是塢堡的建設,還是人員的安排,每時每刻都要花費金錢,原本從鄭家那邊得到的補償,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今有劉家補充,恐怕也無法持續太久,若是再不盡快從其他方面補充,恐怕又要向外借錢了。”

    陳梓的這些話,讓陳止默默點頭。

    此時可不是亂世,哪怕北方局面復雜,但冀州再往南面,大致的秩序還是存在的,所以借錢多人,難免就要受制于人,出于對利益集團獨立性的考慮,陳梓也好、蘇遼也罷,都不愿意有太多的外債,至少不能認準一家。

    陳梓又道:“現在,隨著兩場戰役打完,族中北上的人數回升已是正常,家中那邊更是時常來信,無論是什么出身、支系,都會找上陳家主枝,商量一番之后,再寫信過來,無非就是讓咱們安排一下,但這些人往往沒有什么本事,否則在彭城的時候,就已經能夠發跡了,哪里還用千里迢迢來此處?這些人唯一可贊的,就是膽量,只是這膽量一時不能發揮出來,安置下來,最初半個月,根本就只能消耗米糧,總該要多積攢錢糧,以備不時之需。”

    “你的擔憂,我能夠理解,”陳止沉默片刻,有了決定,“但錢糧的積累,一般說法是開源節流,單純節流往往效果不佳,還會陷入拆西墻補東墻的惡性循環之中,所以關鍵是開源,這方面我已經有安排了,礦場的收成,按照北地慣例,一半歸于官府,一半則作為陳家相助的酬勞,當然,上報朝廷的那部分,也依例瞞報三成!如此也可以補貼族中。”

    蘇遼笑道:“上報朝廷,就得走幽州這條線,因為咱們郡可無法直接與朝廷交涉,那當然要隱瞞多點,因為不多,就等于是資敵啊!”

    新漢的鹽鐵專營、礦藏官辦,本意除了要斂財之外,更有維持穩定的功效,只不過這種功效在北地近乎失效,由于王浚一家獨大,這幽州有限的幾個礦場,其所得所獲大部分都被王浚截流。

    更不要說,這個礦藏的發現,完全是陳止利用自身優勢,以跨越成百上千年的經驗,連同簽筒之能,這才能夠開辟出來,否則這片礦藏,不知還要埋沒到什么時候,更根本不會于此時面世,近乎于無中生有了。

    這種情況下,陳止為了不被朝廷拿著說事,有了礦場當然要上報,但上報的錢財又要有所控制,否則盡數都要淪為王浚的資財,這位幽州刺史和他撕破了臉,哪里能完整的交出去。

    “其實這個礦場的事,我正要對太守稟報。”蘇遼一句話說完,話鋒一轉,“幽州方面已經派人過來詢問礦場的事了,并且傳達了王浚的意思,說是他們那邊有意接手經營,不知要如何回話?”

    交出去是肯定不會交出去的,只要陳止沒離開代郡,王浚還稱霸幽州,那兩邊再打一仗,幾乎是板上釘釘了,眼下不過是都沒有準備好,同時經營和恢復元氣罷了,哪里能交出去?相信王浚也知道不可能,但如何拒絕卻也要個說辭。

    陳止不慌不忙的道:“就說這礦藏還需勘探,若是幽州州府有心相助,就給我派些工匠過來吧。”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39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福建体彩36选7开 鞍山麻将 微乐辽宁版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3d定胆杀号法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下载 哈尔滨站街女大全 湖北11选五5网站 香港单双网址 友友广西麻将南宁牌 十分快三开奖在线预测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一 快播一本道电影网站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输 捕鱼达人3单机版下载 斗牛游戏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