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困使驗氣

第七百三十九章 困使驗氣

    “這件事,我會給你一個解釋的。”

    燈火通明的房間里,劉岳和靳準相對而坐,在兩人邊上是臉色有些慌亂的靳明,而劉岳正在與靳準說話。

    靳準搖搖頭,用冷硬的聲音說著:“這件事,你不用跟我解釋,我等是過來出使的,不是那春秋時代的刺客,劉林的來歷,你先前跟我交代的很清楚,為何會出這般結果,希望你能給王上一個解釋!”

    這話聽著是責怪,但其實也在撇清關系,同時還在暗暗提醒劉岳,不要說出不該說的話來,此時這屋里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注意他們,哪里是能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

    劉岳點點頭,不再多說,同時目光游動,掃過周圍。

    他當然清楚靳準的惱怒,畢竟就在參加晚宴之前,兩邊就約定了“不動手”。

    但是說實話,這次劉林的動手,也是出乎他的意料的,因為當時那種局面下,一旦動手,他自己也無法脫身,自己又不是被人培養出來的死士,哪里有不惜命的,不會再找個事情上面冒險,他知道靳準也明白這一點,才沒有繼續追究。

    但是對于陳止會如何處置自己等人,終究還是心理沒數,盡管劉岳和靳準能藏得住心思,可靳明的表情還是將當下的局面表現出來了——

    這位靳準的族兄弟惴惴不安,甚至坐不住身子,在屋子里來回踱步,好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走了,來來回回的,晃的人眼睛難受,這事是你擔心就能處理的么?”

    最后,還是劉岳被眼前來來去去的人影惹得心煩,忍不住出聲了。

    “這事到底會如何,可還沒有準信呢,我怎么能不擔心?”靳明馬上就找到了宣泄口,看那近乎扭曲的表情,很顯然是要把這次的責任,都推到劉岳身上,然后歇斯底里的吵鬧一番。

    可惜,話還沒有出口,就被靳準擺擺手,打斷了,就聽他道:“這么長時間了,正院的晚宴也快要完結了,估計陳止很快就要來了,劉將軍,為今之計,若是想要過關,終究是要實話實說的,陳太守是個明白人,你和他講清楚了,哪怕有其他心思,我看至少是能保住性命的。”

    靳明一臉迷惑的看著自家兄長,有些不解話中之意,他更不認為,自己這個讀過書的人,聽著都一知半解,那一看就是粗鄙武夫的劉岳,能明白話中含義。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劉岳居然一臉凝重的沉思起來。

    看著這位沉思的武夫,靳明更加意外,莫非這話中,真有什么我不明白的隱秘?

    正當他陷入沉思之際,劉岳卻是嘆了口氣,點點頭道:“不錯,還是將我等原來的打算都說明白吧,再怎么說,還有匈奴國族在咱們后面,想必還是會有所收斂和顧忌的……”

    聽到這里,靳明才終于明白過來,敢情是這位將領原本心里還打著其他念頭,自家兄長是在勸他全部實話實說。

    只是,根據靳明對劉岳背后勢力的了解,卻也知道,這劉岳打著的主意,恐怕也不為好事,實話實說的話,那也是要出事的呀!

    于是他忍不住便要勸兩句,這當下已經這么艱難了,你們就不要實話實說了。

    可這話還沒有說出口,房門就被一下子推開,陳止在冉瞻等人的護持下,直接走了進來,看著屋子里的衣衫還有些雜亂的匈奴三人,陳止的臉上無喜無悲無怒,而是徑直走進去,在首座坐了下來。

    冉瞻亦步亦趨的跟著,護持在身邊。

    “見過太守。”靳準站起身來,跟陳止行了一禮。

    陳止擺擺手,說道:“閑話也不用多說了,陳某此番過來,也不是走形式的,到底為何要行刺陳某,把這個事情說清楚。”

    靳準點點頭,朝劉岳看了一眼,便很干脆的開口說道:“太守是明白人,我不會瞞著你,相信你也看得出來,咱們匈奴來的這些人,其實分屬幾方,我乃是代表我家王上,而這位劉將軍,則是中山王劉曜的部屬,那劉曜和太守的仇怨,恐怕無需多言,太守心知肚明。”

    “不錯,我先是在青州差點讓他殞命,隨后剛一上任代郡太守,就留下了他的一條手臂,這個仇恨是抹除不了的,既然是他派來的人,想要刺殺我,在動機上是能說的過去的。”

    這么說著,陳止的目光落到了劉岳的身上。

    劉岳臉色有些陰沉,他不由點頭道:“此次過來,我王是交給了某家一些密言,其中不乏有對太守不利的,甚至有說過,若是有可能……的話,可以試著將太守除去!”

    在靳明近乎慘敗的臉色中,劉岳居然直接就把這樣的話說了個通透,隨后就急忙去看陳止的反應,且見后者居然不見憤怒,依舊十分平靜的聽著。

    這是什么情況?

    這般想著,隨后卻聽劉岳繼續說道:“不過,劉林的這件事,我確實是不知情的,此人的來歷,也不怕太守知道,就是族中死士之流,但又有些特殊,因為他是大單于派出來的。”

    “匈奴的國主與單于,其實不是一人,這事陳某也有耳聞,”陳止點點頭,旋即話鋒一轉,“但劉曜投靠劉乂的消息,我這邊也收到了,那劉乂作為匈奴單于,還是你們所謂國主的繼承人,是儲君,還掌握有部族的兵馬,劉曜也受他節制,你說劉林的行為并不知情,我可不能聽了就信了。”

    劉岳把脖子一橫,索性說道:“陳太守如果不信,那某家也沒有辦法,大不了就是一死!”

    “不用給我來這套,”陳止搖頭笑了起來,他抬起一只手,“那劉林手勁不小,我若不是機緣巧合當下暗器,此時尸體都已經涼了,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后怕。”

    你這樣子可是一點都不像是后怕的樣子。

    屋子里的幾人都在嘀咕著,隨后就聽陳止說道:“來人,將這幾位都給我先拿下,嚴加看管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觸!”

    言落,他瞇起眼睛,盯著面前三人,默默觀氣。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0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福建体彩31选七开奖号 3d今天开奖号结果 惠管钱配资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走趋图 黑龙36选7 牛势策略 红中麻将房卡代理 三分pk拾走势图怎么看 七星彩 微信红中麻将招代理 极速飞艇技巧攻略 河北十一选五今日开 日本女优大全 山东11选5最大遗漏360 山东11选5计划 天津十一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