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八百一十章 書就錦繡,揣摩上意

第八百一十章 書就錦繡,揣摩上意

    這個題目的選擇,讓在場的眾人面面相覷,因為涉及的內容,讓眾人事先沒有預料到。

    他們中的一些人,在過來之前聽聞了考評的事,卻也知道不是考校琴棋書畫,就猜測是考校學問,又或是具體的事物。

    現在先聽前一句,不少人暗道不是學問經義,那必然是具體事物了,沒想到這個事物竟然這般籠統,直接跨過了繁瑣的細節,單刀直入,直指核心,干脆就問他們如果為征北將軍,要如何作為了。

    “這可不是一個好回答的問題。”

    陳止身邊的矮桌上,嵇倔忽然輕笑一聲,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和院子里那些懷揣著目的世家士人不同,他嵇倔不用表面保持歡愉、輕松,內里卻要憂慮篩選,因為他很清楚,自己這大半年來,在代北新城的表現已經得到了陳止的認可,更重要的是,他每個月都會親自來代縣一次,借著與陳止回報進程的機會,探討一些話題,有的時候是經義文章,有的時候是軼事傳聞,雙方已經有交情了。

    這次陳止大老遠的把他和阮清叫過來,肯定不是讓自己過來過來看一場的,必然要委以官職,否則的話就有輕慢屬下的嫌疑了。

    有著這個前提,他此刻見院中世家人的表現,就自然而然的有一種優越感,像是在看他人粉末唱戲,可以更為輕松的評論。

    他的聲音,卻被身旁的冉瞻聽去了,這后者不由就問道:“嵇君,此話怎講?我覺得這問題挺正常的,這次主公要招募的,就是將軍府的僚屬,那問這個,不是十分點題么?正好也能分辨出誰是可堪造就之人。”

    聽著提問,嵇倔沉吟了一下,這才笑道:“冉君,這里面是有緣故的,關鍵問題就是主公人在此處。”他不動聲色的看了看陳止。

    其實對于冉瞻,嵇倔、阮清等人的態度還是比較矛盾的,因為他們這般人物,其實都是出自世家,而且是詩書傳家的大家族,有著自身傳統和驕傲,對于武夫自然有著一定的批偏見。

    更不要說冉瞻的出身其實并不好,雖然身手驚人,但根源乃是兵戶,連算作寒門都非常勉強,所以若無必要,嵇倔他們是不喜歡和冉瞻打交道的,和冉瞻比較親近的,其實是楊家兄弟。

    只不過,陳止或明或暗的,都曾經提到過這個問題,并隱隱有著告誡。

    冉瞻因為覺悟比較低,并沒有注意到什么,但嵇倔卻很清楚,陳止并不希望冉瞻被過度排斥,這和異論相攪、相互制衡不同,屬于陣營隔閡的苗頭,有鑒于此,他們也都在試著與冉瞻正常相處,至少在陳止面前的時候如此。

    “莫非是他們擔心,把自己作為征北將軍的打算和盤托出之后,會冒犯了主公?讓主公覺得他們心懷不軌?但這乃是主公所選的題目,不就是要看看他們的能耐么?”冉瞻對背后的人際關系看的不怎么通透,還是滿是疑惑。

    旁邊的蘇遼此時也湊過來,笑道:“冉君,你這人平時都是粗枝大葉,很多事沒看到背后的深意,你覺得在將軍府為僚屬,最重要的是什么?”

    “當然是能耐!將軍府哎,一聽就是要騎馬打仗,要是沒有能耐,如何能站得住腳?”冉瞻想當然的說著,但說到一半,忽然回過神來,又補充一句,“當然,忠誠同樣重要,必須要對主公絕對忠誠!”

    嵇倔聽著,不由搖頭失笑,而蘇遼則笑道:“你說的雖然沒錯,但真正需要的卻遠非如此,除了能力和忠誠之外,還有許多東西要考慮,其中之一,就是上下相處之道,而主公所出的這一題,其實分為內外兩個方面,題目本身是考校能力,看其人能否勝任將軍府的職位,這就是在內。”

    “那在外呢?”冉瞻跟著就追問起來。

    蘇遼沒有回答,而是看向嵇倔。

    嵇倔會意,就接著說道:“這在外,就是借著這個題目的定位,來看看這答題之人,能否恰到好處的把握答案,他們的回答,既要表現出自己的水平,如果能與主公意見相似,自然是大好,除此之外,卻還要清楚的知道,他們只是建議,而不是在制定規劃,這就讓他們表現出分寸,因為一旦成為僚屬,便是輔佐,在將軍府的統轄發威內有著決策之權,但涉及到整個勢力的發展方向,真正拍板的,還是將軍本人!”

    “哦?就是說這答案得表現學識,還要會揣摩出題人的心思,好復雜啊。”冉瞻的回應,卻讓嵇倔有些意外,他其實沒有指望簡單一段解釋,就能讓冉瞻明白里面的深意,沒想到對方這一開口,便說到了關鍵。

    蘇遼則道:“其實我倒是覺得,這種考驗內外能力的考評,有著一定的推廣價值,而且算上在洛陽所為,主公已經不是第一次推行此法,顯是情有獨鐘,未來這樣的局面,大概是會經常出現了,就是不知道主公打算推廣到什么層面。”

    嵇倔聽罷,不由陷入了沉思。

    另一邊,在幾人交談的時候,那坐下的眾人里,已經有人開始奮筆疾書了,那樣子似是胸有成竹。

    這番動作自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蘇遼、冉瞻等人看了過去,立刻就認出是唐家的唐資。

    “這唐資是有真本事的。”冉瞻看清了人后,就這般評價起來,“我與他也打了幾次交道,實在是個能人,和我手下的高并比起來,也是不逞多讓。”

    這話一說,倒是讓旁人不由撇嘴。

    那高并什么出身,唐資什么出身,后者雖是唐家支系出頭,但如今在唐家越發受到重視,已然是下一代的領軍人物,而高并不過是個自稱漢家苗裔的高句麗人,把唐資和高并同比,就算是蘇遼等人都覺得是辱沒了唐資。

    另一邊,比起這幾個陳止屬下的輕松愜意,那些圍觀的世家之人就顯得如坐針氈了,因為這場考評的結果,很有可能影響到接下來幾年、十幾年內,代郡世家的格局排名,容不得他們不重視,以至于原本那種歡鬧的氣氛蕩然無存,一股凝重之意逐步濃郁起來。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后,終于有一人起身,完成了答題,卻不是動筆最早的唐資,而是劉家的劉青。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12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麻将来了不能开好友房 电竞比分举荐尚牛比分 重庆快乐十分助手 体彩福建31选7怎么中奖 69俄罗斯幼儿交 十一点选五开奖结果 排列三的直选推算方法 000100股票行情 新浪 南宁按摩场所 疯狂飞艇如何看走势 广西11选5开奖结 nba比分直播mso 福建11选5最新走势图 老11选5走势图 31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官方网站 股票指数期货期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