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八百三十九章 輕視與失落,聶氏欲轉念

第八百三十九章 輕視與失落,聶氏欲轉念

    段錦的震驚并不是毫無來由,而是真情實感的流露,實在是陳止出現在戰場上這件事,讓他感到了強烈的沖突。

    “這次偷襲,是你親自指揮的?”想到這里,段錦的心底忽然涌起了一絲更加不舒服的感覺,因為在他的心里,陳止分明就是一個躲在后面,靠著幾個將領抵擋外界進攻的人,怎么這次還親自領兵來進攻了?

    只不過,不管他心里怎么想,都不得不承認當下的局面,可以說是糟透了,自己不僅被陳止抓了個正著,更要命的是,還當著人們的面,透露出想要離間大將的念頭。

    “這下子,我一旦被抓之后,怕就要被嚴加看管起來了吧,畢竟我這樣的人……”

    他這邊念頭還沒有落下,那邊陳止已經將目光從他的身上收回去,對著身邊的人很是隨意的說道:“讓人將這段錦押回去,先關在廣昌城,派幾個人看住了,不要讓人跑了,這人畢竟只是先鋒,等我將在后面統兵的段匹磾抓了,再讓他們團聚一下,對了,找人給他治療一下傷口,畢竟也是一方豪帥,還是有些價值的,說不定能與王浚交換些東西。”

    “諾!”

    左右將士聽了,便走上前來,要將那段錦抓不起來,但這種隨意的態度,卻激怒了段錦。

    “什么?”段錦從陳止的話中聽到了濃烈的輕視之意,便又壓制不住心底翻涌的念頭了,“居然這么不把我當一回事,反而將那段匹磾看做關鍵?難道我只是段匹磾的附庸?”

    只是當下他傷口持續惡化,已有些精疲力盡了,這時連站著都有些勉強了,嘴唇隱隱發白,說起話來,聲音已經很低了,卻兀自掙扎這道:“陳止,你也不用囂張,這次你不告而戰,主動出擊,已經犯了大忌,就算一時得勝,也不過暫時,到最后不僅要損兵折將,在朝廷上也站不住腳,你就等著吧!”

    “哦?你這是想要靠放出狠話,找回一點面子?”陳止反而笑著搖頭,“這些話如果是王浚說出來,我還要稍微被觸動一二,但從你這嘴里說出來,就半點力度都沒有了,我也無需跟你解釋什么,不過……”

    說到這里,他忽然心中一動,問道:“聽你剛才言語,并非明智通達之人,是怎么想起來往這個方向跑來的?想來靠你自己和手下這點人,是想不出這等路線的,必有給你出主意的,我倒是好奇了,這個人是誰?”

    他話一說,連邊上的冉瞻都不由留神起來,好奇的看向段錦。

    要知道,就連冉瞻在于段錦說了幾句話之后,都覺得這人看著精明,其實是個渾人,說的話槽點太多,吐都吐不過來,不像是能看清這林中局勢的。

    事實上,這次圍攻,他們的目標本就是利用這支被擊潰的兵馬,調動地方有生力量,迅速殲滅南路軍,所以段錦的這支兵馬在冉瞻看來,是怎么都跑不了的,但陳止卻還是要布局防止,說要杜絕種種意外,尤其是不能讓當初追捕阮豹的事重演。

    所以,他才親自帶病鎮守在這個最容易被忽視的地方。

    按冉瞻的想法,地方都這般局面了,如何還能想到從此處突圍?結果出乎他意料的是,是段錦居然真的帶人往這邊跑來了,只是經過接觸之后,這樣一個人,不像是能窺破局面的樣子。

    現在陳止一問,連他都好奇起來,難道眼前這人背后還真有一位智者做指點。

    而那段錦本就對給他分析局勢聶道仁心有不滿,滿肚子的怨氣、怒火,正找不著地方發泄,現在一聽這個話,二話不說就把聶道仁的名字給供述出來了。

    “居然還是一位熟人。”陳止聽了回答,卻也有一絲意外了,“沒想到還能在這里見到,既然是故人,又有佛家法師,卻不能在這林中出什么意外,冉瞻,派兩個見過法師的人過去,將他們護衛過來。”

    冉瞻馬上就明白過來,不管是故人之情,還是欣賞那聶道仁的見識、本事,都不能讓兩人在此處發生意外,否則傳出去對名聲不利,更會讓這次的戰果發生反復。

    要知道,此時真正威脅他人生命的,可不是代郡武丁這些追兵,而是蘇遼的人,提前在林中布置好的陷阱!

    這次領兵出來,其實速度相當快,連冉瞻這些武將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忽然就說安排好了兵馬,然后調兵遣將,點卯出兵,一路馬不停蹄,只是在廣昌縣稍微修整了一下,將兵馬統領完畢之后,就直接拉著過來。

    當時莫說其他人,就連冉瞻都覺得這般決定有些兒戲,雖說都知道王浚要來攻打了,但您這主動出擊,也太過托大了吧,沒想到這事還就如此定下來了。

    更讓冉瞻意外的是,就好像是和王浚那邊說好了一樣,這一隊兵馬一拉過來,立馬就有仗打,停都不帶停的,可以說是無縫對接了。

    這就塑造了當前的局面。

    但既然也算是快攻,當然不能停下來,也得盡量控制意外,因此得了陳止的命令之后,冉瞻片刻都不耽誤,帶著人就找了過去。

    只是他卻不知道,此時被他記掛著的聶道仁和佛法簡,卻正帶著一批人,朝著另外相反的方向沖去。

    與他們同行的,還有兩個明顯是商賈打扮的男子,此時這兩人都是一副驚弓之鳥的樣子,卻亦步亦趨的緊跟著聶道仁,半點都不敢落后。

    而在他們周圍,卻是幾名兵卒,看衣著和裝扮,有的是漢家兵卒,有的則是鮮卑出身,都是原本聚集在段錦旗下的兵士,可如今卻緊跟著聶道仁一行人,一邊護持,一邊在前開路。

    在聶道仁的身邊,他那位老師佛法簡則小心的打探周圍,看著四周混亂的局面,不由小聲詢問學生:“現在這情況下,咱們要如何離開?那段錦一得了你的提醒,就立刻拋下部將,自己逃遁了,咱們卻反而朝著和他相反的方向前進,會不會太冒險了,而且離了此處……”

    聶道仁則低聲道:“當務之急是先離開險境,然后再說其他,不過看目前的這個情況,不如先暫時尋求陳府君的幫助……”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1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拉萨按摩店推荐 36选7开奖结果黑 分分彩 11选5玩法技巧 黑龙江22选5五行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 188比分旧版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 北京一赛车开奖直播 11选5怎么赚钱 龙江微乐棋牌大庆麻将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乐彩网 重庆市幸运农场开奖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 2019广州沐足论坛 3d开奖结果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