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月黑風高殺人夜

第八百六十五章 月黑風高殺人夜

    消息北傳的同時,有關范陽大戰的消息,也再往南邊傳去,尤其是其中的親歷者、戰敗兵卒,更是被各方收攏,消息開始在冀州境內蔓延,一日時間,便傳各方。

    但比消息蔓延更快的,卻是進軍速度!

    在消息發酵的一天之中,已經經歷過一場大戰的范陽郡,氣氛顯得越發凝重起來。

    在貫穿了范陽郡的拒馬河兩岸,行走的兵卒越來越多,也越發密集。

    遒縣,位于拒馬河的西岸,過了河再行不到半天,就可抵達幽州城,也就是范陽郡的首府。

    此時,大將軍王浚等人,皆在幽州城中,所以這遒縣,實際上乃是幽州屏障,是以駐守兵卒諸多。

    只不過,這些個兵卒,并不是軍中操練出來的,而是當地的駐守軍,在軍紀上頗為松散,雖然上面壓的急,也反復叮囑了,只是巡查的頻繁了,這質量卻沒有跟得上。

    尤其是這河畔兩旁,雖有兵卒來來回回的巡查,但彼此之間既無章法,也無配合,往往由諸多疏漏之處,甚至還有幾處地方,因兵卒巡查了一天,早就勞累許多,牢騷滿腹,便聚集在一處,點燃篝火,開啟小差,然后相互吐著苦水。

    “這兩日可真是把我忙壞了,你是不知道啊,那些個隊主真是催命啊,自己在屋子里乘涼,卻將咱們推出來,這一走一查,就要巡查一天,誰個受得了啊!”

    “可不是么,我家那婆娘都跟我抱怨了,說這兩天都在守活寡呢,我尋思著,是不是找個機會,報個病癥什么的,回去修養兩日。”

    “一樣一樣,我可是想我兒子了,前幾日被叫過來,還以為就巡查一兩天就要換防,誰曾想啊,居然是一天比一天時間長,還不讓回返,你說咱們是駐守軍,又不是那征戰去的外軍,至于么!”

    ……

    幾個人在夜色中抱怨著,本來心頭還有不滿,說了幾句之后,卻也舒坦了不少,一個個都有些心滿意足了,就說著些許尋常話。

    不過,這說著說著,其中一人忽然起身,走到旁邊不遠處一出較為偏僻的角落,卻是要小解,只是這人或許是因為一天疲憊,再加上黑燈瞎火的,看不清楚地面,一個不小心,這腳崴著了,整個人瞬間失去平衡,便一聲驚呼朝著旁邊的草叢跌落。

    正巧這是一處斜坡,他這一倒下來,馬上就順勢滾了下去,嘩啦嘩啦的,聲音很是嘈雜。

    其他坐在篝火旁邊的幾人,初聽驚呼,一個個立刻神色劇變,看等一兩人靠近過去,搞清楚了情況,把事情這么一說,其他人登時哄笑起來,空氣里頓時充滿了歡快的氣息。

    但不等幾人嘲笑幾句,斜坡的下方忽然再次傳來叫聲,但這次就凄厲許多了,多了幾分惶然和慘痛,這下子終于讓其他人重視起來。

    “怎么了?”

    “發生了啥子?”

    “你倒是說句話啊!?”

    幾句問詢脫口而出,眾人更是接連起身,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靠攏過去,但還沒等幾人到了地方,那黑夜之中,幾道黑影迅速靠近過來,隨著幾道寒芒閃爍,這幾名兵卒一個個都捂住了脖子,滿臉驚恐和不可置信之色,然后紛紛倒在地上,抽搐、掙扎了幾下之后,便都寂靜不動了。

    而這幾人的尸體,隨后被幾名穿著夜行服的漢子抬起來,然后仍在草叢茂密之處,遮蓋起來。

    跟著,這幾人又跑過去,將那篝火熄滅掉,湊在一起,小聲的交流起來。

    “既然暴露,將這幾人除去,但他們分屬不同的卡點,都有巡查往來,時間一長,必然暴露。”

    “不錯,而且就是此處也不保險,等會這駐守軍的巡查過來了,發現此處漆黑,不見光亮,必然生疑,只是留下火來,火旁無人,更要讓人起疑。”

    “駐守軍的巡查,其實不是當地駐守,而是跟著王浚兵馬攻打過平州的兵將,不可小視,既然現在暴露了,就盡快回稟校尉,讓他定奪吧!”

    幾句話說完,這群人并不停留,迅速處理了周圍的痕跡,跟著就邁著迅疾的腳步快速離去,但即便是快步行進之間,也能明顯看出里面的章法,明顯是經過專門操練的戰場斥候、探子。

    幾人這么一去,此處便恢復了安寧,只是一片漆黑,就有多了幾絲陰森之意。

    約莫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平靜卻被打破,伴隨著陣陣腳步聲響,一隊甲胄齊整的兵卒舉著火把,走了過來,為首那人帶著頭盔,身后有著披風,一看就不是尋常的兵卒頭領。

    這披風男子走到這里,看著一片漆黑,馬上就皺起眉來,問道:“此處可曾派人把手?莫非又有逃兵了不成,我一路走來,不是聚在一起偷懶的,就是稀稀疏疏逃離的,結果這一片走到現在,連個人影都沒看到,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人話音剛落,便有幾名隨卒過去探查。

    “回稟隊主,此處曾有人點火!”一人發現了被熄滅后的火堆,雖然這里進行過簡單的處理,掩蓋了痕跡,但時間緊迫,那幾名夜行人終究無法做到萬全,留下痕跡。

    “嗯?”披風男子意識到情況不太對,“給我搜索周圍,立刻!”

    “諾!”

    從者皆諾,迅速散開,很快就有人驚呼道:“此處有尸體!”

    “抬過來!”披風男子的臉色,在火把的照映下,顯得陰晴不定,等他看到被人抬過來的尸體,蹲下身子,目光一掃,這臉色陰沉的好像能滴出水來,“都是一刀致命!絕非尋常人可為,恐怕要專門操練過的人,方能做到!這必然是敵襲!帶上一具尸體,速速與我過去通報!”

    言罷,他不等其人,邁開步子就小跑起來。

    其他人抬起一具尸體就跟了上去,這一小隊人馬越走越快,沿著拒馬河一路前行,經過了一片漆黑之地,遠遠地就看到了前方城池上的火光。

    “快了,都給我打起精神……”那披風男子還待說話,忽然!

    嗖!

    破空聲起,一道箭矢直接刺進了他的太陽穴中,濺起紅白之物!

    這人甚至連慘叫都沒來記得發出,就直接趴倒在地上!

    后面的兵卒驚駭之下,手足無措,紛紛拔出刀劍,只是還未站穩,旁邊草叢中一道道人影撲了出來!

    霎時間,喊殺聲震天!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1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带坐标 天津快乐10分走势 福彩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11选五5河北走势 5分pk10走势图 快乐十分陕西 美国zozo人与马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图 山西十一选五数据 身体一碰就失禁的番号 河北20选5彩票控 快乐十分怎么玩 什么是股票指数的缺口 5分PK10技巧 球探网nba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