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八百七十三章 王浚起意,審則危

第八百七十三章 王浚起意,審則危

    搬著幾桶糧食,這一行人緩緩的從城門處走了出去,因為這糧食的數目著實不少,所以等他們來到城墻上面,用吊籃不斷的搬運下去,前后幾次,才把東西都運送下去。

    隨后,這批糧草被人搬到了那一群潰軍所在之處。

    幾百名的兵卒人數其實不少,就算被約束在很小的土地上,但鋪展開來之后,依舊還是占了不小的一片地,還有簡易的營帳被支了起來。

    等干糧抵達這群兵卒的地方,之前被召喚過去的年長、年輕兩位兵卒,也已經回到了此處,就徑直來到兵卒中央,一名中年人的跟前,滿臉遺憾之色。

    “未能如愿,連運送糧食,他們都不愿意打開大門。”那年長之人的臉上,沒有了先前的恐懼和卑微,多了一絲沉穩。

    年輕的那個,也不由嘆息了起來,最后只能說到:“現在只是希望城里面的人,能抓住這個機會,施行第二套法子。”

    “那就只能等了,便更不能露出馬腳,否則校尉那邊反而不安全了,”中年人點點頭,面色陳午,既無遺憾,也無嘆息,“既然無法混入城中,那就告誡眾人,打起精神,先好好等著,畢竟這周圍還有五千多的兵馬駐守,已經往這邊調動了,如果有個什么蛛絲馬跡,被人迅速看破,那這幾百人只能葬送。”

    年長之人有些擔心的道:“但是咱們畢竟是假扮的,手下兵卒也沒有受過特殊的操練,如果能賺開城門,一哄而入,自是奠定勝局,可以重演遒縣之事,先占城墻,在引兵入城,從而兵不血刃的拿下城池,現在卻被擋在城門之外,那些弟兄們可沒有經過多少教授,只要有心人過來問詢幾句,就能發現疑點,時間一長……”

    “時間一長,肯定露餡,”年輕人接過話來,但神色如常,“不過,這需要時間,城中的人一時半會是不會出來了,所以咱們大概能堅持到傍晚之前,只要在這之前生出變化,那局勢就還能掌控。”

    “不錯,”中年男子點點頭,抬頭看著遠方的城池,“咱們挑選這個時間過來,本身就是算計的一環,為的就是防止城中之人太過謹慎,不愿意打開城門,讓我等進去……”

    “這個時間到底有什么不同?”年長之人的臉色瞬間有些不好了,畢竟自家校尉將軍在吩咐的時候,他和其他兩人都在場,可沒聽說過這時間上的安排,還有什么深意的,莫非是校尉單獨和這兩人有過交代?那可不是什么好跡象。

    沒想到那年輕人卻笑道:“這事切莫誤會,我等也只是推算罷了,當今孤軍深入,想要破得此城,實乃行險一搏,看起來似要一鼓作氣而下之,但越是如此,其實越要謹慎,隊伍越是深入,兵卒越是亢奮,為將者越要謹慎而驚醒,否則就不是求功,而是尋死!是以我等才有這般猜測……”

    “那到底是什么算計?”年長之人聽到這里,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感到了壓力。

    那中年人便道:“其實倒也簡單,若是城中得了遒縣之信,必要調動兵馬先做防備,而算一算路程以及布防,便要挑選距離此處最近的一部兵馬,而據我等所致,我軍練兵,雖不下本錢,但戰時卻不曾虧待兵將,每每有戰,為了鼓舞士氣,都是一日三餐,每日午時也設灶做飯,現在這個時間,等周遭兵馬抵達之時,正好是要做飯之時,而據我所知,這周圍布防兵馬的后勤輜重,都自幽州城出……”

    “自幽州城出?”年長之人眉頭微微皺起,先是疑惑,但隨后猛然驚醒,“莫非先前城中送出的那封信,說里面的探子最近有不少人在爭取一個職位,為的就是這個?原來如此,著諸多看似巧合的事,其實根本不是巧合,看似運氣的事,背后自有其緣由,”

    ………………

    另一邊,在幽州城內……

    “又有遒縣的求援之人被找到了?還是兩個?好,很好,把人給我帶進來,我要親自在問一問。”

    在王浚的命令下,先后又有兩人被分別帶過來,經過了嚴格的盤問之后,兩人之間吐露的情況都是一致的,而且還和那兩個潰兵述說的情況有著相互印證的意思。

    但問題就來了……

    “按著這幾方面的人來看,遒縣根本沒有到那般危急的情況,至少沒有被圍困起來,和第一個人說的完全不同,這情況就很明顯了吧。”王浚淡淡的說著。

    他的一群副將和幕僚馬上就把他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了。

    “那第一個人有問題!”

    “很有可能是敵人的探子假扮的!”

    “這膽子可真是不小。”

    一個個做出判斷之后,馬上就提出了不同的建議——

    “拖出去砍了吧!”這是副將里面一個看上去頗為粗野之人的決定。

    “還是得先把人穩住,此人既然是被派過來,偽裝成報信之人,必然知道敵人情況,從他的嘴里,或許可以得到有用的情報。”提出這樣建議的,當然是一名幕僚。

    當然,更多的意見,匯總成了一句話——

    “現在就把人帶過來,當場審問,時間不等人,不管那人話中有幾句真實,遒縣被人突襲,覺得是假不了的,而遒縣距離幽州城快馬加鞭,不過半天的路程,絕對不能輕視,這是涉及到大將軍安危的,半點都含糊不得,所以必須立刻就審問、提問!”

    面對眾人的提議,王浚笑道:“不用等了,現在就去審問,如果對方嘴硬,不要猶豫,直接上刑!不光此人,余下的那幾個求救的人,也都給我帶下去審問,再讓他們彼此指認、比對!”

    說到這里,他想了想,瞇起眼睛,說道:“還有那兩個潰兵,把他們……”

    這話還沒有說完,就有人過來稟報,說是駐扎在邊上的五千兵馬已經抵達城外,為首的中郎將過來詢問下一步的命令。

    王浚遂停下原本的話,轉而吩咐道:“讓人就地守衛,再安排人給他們準備糧草,派出一部分人到周圍境界,但不要散的太開,防止敵軍偷襲。”

    “諾!”

    這邊命令傳達下去,王浚轉臉就道:“把那兩個潰兵也給我帶過來,一并審問,再抓幾個其他的潰兵,詢問一下細節,咱們在這等著結果。”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1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男篮亚锦赛比分直播 呼和浩特宾馆一条龙 排列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黄色片一男一女日 陕西11选5开奖技巧 江苏11选5走势图 微乐辽宁棋牌鞍山麻将 排列三走势综合版新彩票 安徽11选5爱彩乐 河北十一选五最高遗 东莞按摩服务全套 福建36选7 足球比分网500 山东11选5免费软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打麻将老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