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九百七十一章 割地?

第九百七十一章 割地?

    “何先生,你似乎犯了難。”陳止看著臉色陰晴不定的何經,卻是再次笑了起來,“其實這次的事,真正的關鍵,并非在于你背后的慕容皝,所以你才會犯難。”

    何經聽得此言,稍微品味,便明白了這背后的意思。

    “慕容單于之下,本來最有資格、也最有可能繼承大位的,正是慕容皝,”陳止不等何經再次開口,就將這話說了出來,“而對于他的兄弟而言,這次就是個機會了,不知何先生認不認識我那八弟?”

    何經本來還以為陳止會說什么,結果突然提到了那位陳八爺陳羅,著實是出乎他的意料,前面議論國家大事,后面突然拐到了自家堂弟的上面,這畫風變得太過猛烈,縱是何經也有些失措。

    好在他到底是定力過人,于是點頭道:“陳八君的本事,在下也是知曉的,在商賈上是一把好手,超過……超過不少人。”這就有些違心的夸贊了,但顯是對陳羅的事,知道一點。

    畢竟陳止北上的時候,生平資料,就已經被擺到了各家勢力的桌上,讓他們研究推敲,這里面自然也包括了兄弟姐妹的內容,所以這北地的勢力之中,上上下下的,都知道他陳止一共兄弟三人,還有個幺妹,除此之外,在彭城陳氏中,和他關系最好的,就是排行第八的陳羅。

    只是這陳羅著實沒有多少建樹,在不少勢力的資料條子上,最多就是提及一下名字,甚至都不會涉及具體事情,也就是何經這次過來之前做了詳細的功課,加上那陳羅就在軍營里面,才稍微了解了一下,但對他而言,陳羅的生平著實是乏善可陳,又怎么會關系到這次戰爭?

    難道,這位征北將軍,想要讓自家兄弟留下來做人質?這不可能,此時代郡兵馬可是占據優勢,沒有理由留人下來受罪。

    又或者,是想要讓慕容氏在陳羅的商隊上提供便利,作為條件?

    正當何經各種猜測之際,陳止卻繼續說道:“我這八弟,別的本事沒有,但卻懂得一些世家利益的關鍵,若是他在這里,恐怕一下子就能看出這次事的脈絡所在,無非就是慕容氏家財太多,本來都該留給慕容皝公子,其他人最多拿些殘渣、九牛一毛,結果現在有機會上位,哪怕因此讓慕容家的總財產有所損失,但余下的部分,他們卻可以得到大頭,本來沒權的,現在能得權,哪怕慕容氏整體失了威嚴,但在他們的個體而言,卻是收獲巨大,你說比起皝公子,其他人是不是會多拿點出來?”

    說白了,就是崽賣爺田不心疼,就和當初陳止的前身一樣,父輩積攢的一點家底,幾乎都敗出去了,可對前身而言,只要能賭贏一次,于己便是舒暢。

    “坐上了單于的位置,或者將會踏足那個位置,自是立意高遠,看的都是幾年后、幾十年后的大勢,要帶領族群崛起,但沒辦法觸及那個位置的人,想的卻是如何能夠得到,而不是得到后會怎么樣,今日慕容昭給我的承諾,就是要搏一搏前程,也許等他走上了那個位置,也會和慕容皝想的一樣,但這絲毫也不影響我今天與他交易。”

    陳止說著,冷靜的看著何經,直白的說道:“口退敵軍的念頭,何先生還是熄了吧,慕容皝能給我提供什么?陳某話說到前面,這慕容昭已經給出了一個底線,若是想要說服陳某,至少也得比他慕容昭給出的更多,想來皝公子身為少族長,掌握著更多的權勢,給出的承諾,自是更加誘人。”

    何經見繞了半天,還是回到了這個上面,不由苦笑起來:“尊位者承其重,皝公子雖有其權,但若是肆意而行,下面不知有多少人要拿來攻訐,與慕容昭自是不同,更何況,仁公子乃是血親,若是將之交出,難免被人說是薄情。”

    “那就沒辦法了,”陳止頗為遺憾的搖了搖頭,隨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這時間也不早了,何先生這次是低調出行,還是早點回去,免得被人看出端倪,我還有其他客人要見,就不親自送行了。”

    何經本來正在起身,聽到最后兩句,又停下動作,臉色陰晴不定。

    陳止看了,也不多說,還是做著送行的動作,只是有意無意的點了一句:“慕容氏果然是人才濟濟啊。”

    聽到這話,何經反而沒有動作了,坐在原地,就直接問道:“府君,不知你想讓皝公子拿出什么代價?”

    陳止見狀,也不送客了,但臉上也沒了笑容,語氣淡淡的說道:“慕容皝放在中原,就是儲君人選,一舉一動都被人關注,無數人想把他拉下來,我亦明白,讓他進貢也好、送出慕容仁也好,都難以做出,既然如此,不如就送土地吧。”

    “這絕不可能!”

    不等陳止進一步說明,何經就斬釘截鐵的道:“讓我等割地,絕無可能!”

    “貴族領地,本就與中原不同,沒有什么疆土之說,而是星羅棋布的分布,與其他各大部族交錯分布,不成體系,而且彼此征伐之間,今日失一綠洲,明日得一草場,本就是正常的事……”

    “兩者不能混為一談。”何經搖搖頭,正要分說,“況且塞外之地,本就易攻難守,更難有耕種之處,又有胡部雜居,府君就算拿了,非但不成助力,還要投入兵力保護,消耗底蘊,著實……”

    陳止卻是打斷道:“何君自可放心,這地盤的弊端,我自明白,拿了難以耕種,還要費力防御,所以這地,不是讓你們割給我,相信在處置上,會有不同的局面。”

    “什么?”

    何經一臉錯愕。

    ………………

    等幾方使者都接待了一遍,已是到了晚間,

    “兄長,你說咱們可以準備撤軍了?可是那慕容氏要認輸了?”陳羅卻是馬上找了過來,“那咱們可以會師了?”他最近這些天可是吃不好、睡不好,都瘦了,早就歸心似箭。

    陳止看著他,卻道:“是要回師,不過在這之后,還要去見一人。”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2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走势 黑龙江快乐10分麻将走势图 福彩31选七开奖结果 老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新11选5 黑河兴动麻将手机版 体彩排列五杀号定胆360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辽宁11选5 竞彩专家比分预测 今晚南粤风彩36选 辽宁麻将大全 3d杀码专家码 av女优 真人 快乐10分钟开奖视 云南11选5开奖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