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九百八十三章 奢侈亦非壞事

第九百八十三章 奢侈亦非壞事

    “兩個時辰之前,盧先生等人聚在一起,有人提議要等議事之后,直接來見主公,但因為議事時間太長,遂打消了念頭,除此之外……”

    佟海不用看什么資料,就將情報源源不斷的說了出來。

    陳止聽著就笑了,道:“盧墨他們到底還是知道時機不對,實在不好過來打擾。”

    佟海附和道:“想來盧先生等人也實在沒有想到,主公會這般勤勉,一個議事會議,就有幾個時辰,從天亮開到深夜,連諸將軍、軍師都疲憊了,他必以為主公也已經疲倦了。”

    說話的同時,佟海小心的觀察著陳止。

    陳止和部將、幕僚交談的時候,佟海偶爾會過來回報情況,來回穿行,但中間也要回去休息,否則支撐不住,他也看到了那些個將領們一個個疲憊的面孔,以及隨后諸多幕僚疲倦的眼神,只是現在再看陳止,卻發現這個全程在聽匯報、下指示、分析局勢的征北將軍,卻是神采奕奕,便不由嘖嘖稱奇,越發敬佩起來。

    無論是分析,還是下達命令,不僅要動腦子,還要承受壓力,統籌考慮,最是容易疲憊,那些部將、僚屬往往只是負責自己的部分,就這樣還疲憊不堪,結果到了陳止這里,居然還精神充沛,著實讓人費解。

    佟海自是不會知道,自從陳止的觀氣之能越發嫻熟,尤其是占了薊縣,徹底拿下幽州,整個人的氣運和幽州氣運結合在一起,氤氳之氣似乎時時刻刻纏繞在身上,不僅強身健體,還能驅病去寒,更能提供持久精力,讓陳止精力過人。

    事實上,陳止連睡眠時間都有了相應的縮減,能擠出時間,去思考和處理更多問題,還不會感到疲憊,每天的睡眠時間能壓縮到兩個時辰左右,換算成后世的時間,那就是四個小時上下。

    這個時長,就算在后世,也稱不上很長,算是爆肝修仙之流,而陳止還屬于長期狀態,比之那偶爾修仙的,更讓人觸目驚心。

    不過,其中的緣由不好公之于眾,聽著佟海感慨的話來,陳止便只是笑道:“怎么連你都學會這些怕馬屁的招數來了。”

    佟海一聽,有些不好意思,剛才那話他確實有討好的意思,隨著代郡勢力的擴張,陳止在身份地位上和過去不可同日而語,哪怕是親近之人,對他的態度也不同了。

    尤其是這次塞外歸來,可以說奠定了陳止北地霸主的地位,連佟海的親朋好友,都時常來信勉勵他,讓他小心言辭,多多討好,自是難以免俗。

    好在陳止并不糾纏于此,隨口提及,然后就問起盧墨等人的生平,他雖然過目不忘,但有些零散之事還是不過問的,涉及到幽州幾個世家,陳止只是通盤了解,除了幾個典型人物,對于這些家族其他成員了解有限,何況是盧墨這樣的旁庶邊系?

    是以需要密諜司提供這些人的生平信息。

    佟海早就整理完畢,聽聞提問,就第一時間遞了過去。

    陳止拿著翻看,不是點頭,慢慢這表情略有變化。

    注意到這個細節,那邊佟海忍不住說道:“上谷與廣寧兩郡,在幽州都算是較為偏僻、貧瘠的,結果這里的人卻也是驕奢淫逸,盧墨自己還好,近幾年有些收斂,提倡清雅,但他下面的子弟,還有其他幾個家族之人,卻是好逸惡勞,雖不能說是窮奢極欲,卻也是奢侈無度!”

    陳止耳中聽著,眼里看著,不時點頭。

    原來,這記錄著盧墨等人生平的幾本卷宗,除了描寫幾人生平之外,就是說他們在外族來襲的時候如何表現的,自有一番精彩的人生戲劇,表現出人生百態。

    除此之外,就是描述這些人是如何奢侈享受,今日買了什么,明日斗個富,后日則是追隨南邊洛陽等地傳來的風尚,又給自己包裝了一番,過得那叫一個精彩。

    “幽州的世家都有這個嗜好。”看了一會,陳止將情報書冊放下,和佟海談論起來,“你這陣子在北邊戰區周圍整理情報,對燕國、范陽郡的情報整合了解的不夠,還不知道,這幽州諸多世家子弟都有奢侈享樂的風尚,斗富賭氣時有發生,但比起南邊中原腹地的士族,還有不同。”

    佟海一聽,便好奇的問了起來。

    陳止似乎談興正濃,閑聊一般的道:“中原腹地的世家其實更加驕奢淫逸,只是在外面糊上了一層談玄論道的皮,旁的不說,就說那杏壇論道,就是打著復古的旗號,糾結當世的世家名士聚在一起談玄論道,你說這寫出來的文章能有多大作用?”

    佟海聽著,表情奇怪,他如何不知道,面前這位府君當初名聲能起,就是靠著青州的杏壇論道,怎么現在自己還黑起來了?

    不等佟海理清思路,陳止便繼續道:“論道論出來的道理,可否化為兵餉糧草?可否變成兵卒騎手?皆不能也,便是很多名士出仕之后,也不會按著論道之言行政,而是和光同塵,反觀這論道一事,前后幾個月,涉及百千人,耗費幾何?就是這途中花費也令人嘆為觀止。更有甚者,有些名士為了體現風度修養,有大批仆從、同窗相隨,里面的花費和奢侈,不知比這幽州士族高到哪里去了,卻還不會被人鄙夷,反而說是高雅,這就是高下之別啊。”

    佟海一想,覺得確有道理,南邊的世家大族看著頗為典雅,但這背后其實是金錢堆起來的逼格。

    “不光是論道當場,名士從天下各處聚集過來,沿途開銷也是不少,住宿飲食,又是大頭,不過,其實也有好處,”陳止這么說著,忽然這話中的意思,讓佟海疑惑起來,“反過來看,幽州世家的行為雖然簡單粗暴,就是要花錢斗富,但最近半年以來,很多人最為熱衷的,是購買的我的幾本書,以及購置代窯陶瓷,還有便是追捧代郡白紙編起的書冊,這樣的舉動,不管是為了討好也罷,又或是跟隨洛陽風氣也好,就某種方面來看,都是好事。”

    佟海覺得懂了陳止的意思,不由附和:“這對府君您的名望宣揚,也是有利的。”

    陳止卻搖搖頭,笑道:“并非如此,我是說,錢財與其在世家的府庫中藏著,不如花出來,在幽州之中流通。”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2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3d过滤缩水工具软件下载 热血羽毛球 今天千禧排列三开机号 手摸麻将技巧 29选7奖金 网球比分即时直播 吉林11选5五码遗漏 陕西快乐十分 疯狂飞艇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融资比例高说明什么 新11选5 彩票通软件 山东山东十一选五走 天津快乐10分8个全中多少钱 好运快3诈骗 麻将来了胡牌技巧 陕西11选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