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一千零二十章 流民逃難可來幽?

第一千零二十章 流民逃難可來幽?

    跟隨陳止出來的,都是薊縣大族,倒是沒有官吏,因為陳止是以私人好有身份來迎接,但隨行之人,在整個幽州也是地位不凡,讓劉綱、彭棋一下子就接觸到了幽州上層,有了人脈。

    而后就是一場晚宴,熱鬧非凡,讓二人更是感慨連連。

    是夜,劉綱與彭棋睡得很香,憧憬未來,期待在幽州有個好前程。

    陳止已與二人通過氣了,他們想要出仕,靠著身份背景不行,最多為吏胥,想要當官、馭人,就要過篩選。

    這篩選的內容,為學問之道,涉及百家,劉綱、彭棋自忖苦讀多年,并不擔憂,欣然接受。

    但二人睡下,陳止卻沒有休息,依舊精力飽滿的處理事情,并第一時間將王構叫來。

    王構進來,恭恭敬敬的行禮,然后目光落到了房間一角,看到有一名文士正坐在那邊,這人不言不語,王構雖不認識其人,卻沒有詢問來歷,而是等著陳止問詢。

    見了人,陳止就問:“如何,你這一路行走,觀冀州情景,有何感想?”

    王構便答:“冀州此地,屬下并未全觀,只看常山一郡,就知多有隱患,蓋因胡人心卑,不以民為根,反加以排斥,分上下之別,行壓迫之事,視販夫走卒為奴仆,觀平民百姓似豬狗,便是那世家大族,亦如圈養之牛馬,想要用之,卻又防之,更有敵視,如此這般,上下相敵,可以強一時,而難行一世,所以境內雖平,卻不覺流民,盜匪橫行,無人澄之。”

    陳止聞言,思索片刻,才道:“聽你之言,這冀州百姓可謂辛苦,有流民、有賊匪,要承受田租賦稅,還要忍受胡人壓迫,那你覺得未來這些百姓,有多少要逃難?”

    王構斬釘截鐵的道:“若無饑年、荒年,十人五逃,若是天災人禍,十不存一。”

    他見陳止沉吟,繼續說道:“鮑師推薦屬下時,當與主公說及,屬下曾是逃難之人,最先物色了幾處,除幽州之外,還有魏郡等地,因擔心路途不寧,才先行探查,因種種緣故,淪入軍中,我那幾個族中兄弟,還在北海老家等著消息,屬下對這逃難遷徙之事,頗有研究。”

    “哦?”陳止點點頭,鮑敬言帶著王構回來時,密諜司就大致調查了一下,雖然消息不多,但已知其人生平大概,這才收入府中重點培養,“那照你來看,這冀州境內,尤其是石勒統領下的百姓,正在醞釀著一起巨大的遷徙、逃難浪潮?”

    “正是如此,”王構的回答,還是沒有半點猶豫,“爆發的時間,大概就在這一兩年之間,而且石勒應該是沒有什么對策的,也不會為此改變政策。”

    陳止直接問道:“那你覺得,這冀州石勒治下的百姓,若是變為流民,有多少會來幽州?”

    “幽州……”王構這次猶豫了一下,沒有立刻回答。

    陳止笑道:“不要有顧慮,說心里話,石勒那邊現在沒人敢說違逆之言,上下之間,居然不敢言真事,不是相互奉承,便是彼此提防,如何長久?我這邊總不能也如此,幽州如何我心里也清楚,這幾天接手卷宗,種種弊病非一日可除,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總要先有個目標。”

    王構這才放下心來,說道:“幽州在北地名聲不小,但主要的原因,是原來的幽州刺史王浚大將軍有諸多戰功,又有那鮮卑人作附屬,兇名甚大,雖然聞名,但這等名聲……”

    “這等名聲可以讓人畏懼,卻不會將人吸引過來,”陳止明白王構的意思,“何況,幽州靠近北邊,再往北就是大漠草原,多有入寇之人,而冬季寒冷,被稱之為苦寒之地,百姓若是逃難,必然先往南邊、東邊投奔,實在沒有辦法了,才會選擇北邊。”

    王構有些尷尬,卻還是點頭同意,隨后說道:“確實如此,若是屬下來看,或許會挑選北地,因為此地百廢待興,又有明主,但其他人,先要想的是家族安穩,便是屬下,即便自己來投奔幽州,也會想辦法讓家人遷徙他處,很可能是早就物色好的魏郡。”

    “你這話聽起來倒是頗為真實,行,大體情況我是明白了,此事你完成的不錯。”陳止輕輕點頭,沒有給出什么承諾,卻讓王構心中歡喜,他知道能在主公心里掛名,可是比立刻兌現功勞要有用的多!

    “請主公早點休息,屬下先行告退!”主動告辭之后,王構看了一眼角落那人,就離開了將軍府,走到一處無人角落,忍不住朝著空中揮動了一下拳頭,宣泄心中興奮。

    “冉瞻身邊的高并,出身高句麗,沒有什么世家背景,先過篩選,又立功勞,關鍵是在主公心中留下了印象,方被調到冉瞻身邊,這才能平步青云,如今已然得勢;我與他比,即便不如,但出身總歸不算太糟,如果在其他地方,或許難有高升之念,可在幽州,卻有機會,一定要把握住!”

    這般想著,他走路都有勁了,很快消失在街道盡頭。

    另一邊,陳止卻將坐在房間角落的那名文人叫了過來。

    看著這人,陳止笑問:“這情況,先生都聽到了,有何見解?”

    他對面這人,羽扇綸巾的打扮,有如書生,但留著長須,赫然是趙王孫的幕僚孫秀。

    孫秀本侍奉趙王一系,但趙王被困,世子在京沒有聲息,他護送著趙王孫抵達代郡,想要尋求幫助,卻未能如愿,又跑去找王浚,依舊毫無回應,輾轉各處,最終又回到了代郡,結果恰逢大戰,陳止根本沒有經歷去應付他們,便被安置下來。

    在這期間,孫秀倒是時常寫信獻策,給陳止出了不少主意,也有幾個被采納的,一來二去,陳止漸漸把握住了孫秀的心思。

    此番坐鎮薊縣,陳止打算鍛造幽州上下,奠定根基,就將孫秀召來,與王構見面詢問,更讓此人在旁聽著,現在就問其人想法。

    “將軍若想等冀州自亂,那是白費力氣,據我所知,石勒雖然為人兇殘,但對自己人卻不刻薄,頗有些忠心用命之人,有這些人為骨架,就算是冀州有亂,也能鎮壓下來,不會給人可乘之機,倒是百姓不堪重負,四散奔逃,是有可能發生的,而且就像剛才那位君子所說,當在這幾年之內,將軍想的,無非是抓住機會,招引人口,此計可行。”

    陳止瞇起眼睛,問道:“依你之見,如何引流民來投?”

    孫秀笑了笑,道:“可借鑒篩選之法……”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3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幸运pk10规则 实战攻略 股票涨跌的依据 正好彩票网黑龙江11选5遗漏 2018日本东京热系列在线 吉林11选5几点开始 内蒙古快三 吉林11选5遗漏数据 安徽省十一选五一定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500期 麻将来了猜猜乐在哪 大发赛车PK10 免费在线日本av电影 贵州11选5复式投注 最近好股票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官网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