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幽州軍的口氣也太狂了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幽州軍的口氣也太狂了

    見著幾人表情,陳午笑了笑,道:“幾位不要誤會,某家其實只是故作姿態,匈奴自來兇蠻,常以武力威逼他人就范,就要用更為蠻橫的方法來對待,讓他覺得你絲毫也不畏懼戰爭和沖突,才能讓匈奴人投鼠忌器,知道收手。”

    這話說完,又有幾個人過來請示他,陳午一一吩咐,分配得當、條理分明,便是劉琨也不由暗暗佩服,覺得這個自流民而起的校尉,果然是有一定本領。

    不過,對陳午所謂的兇蠻說法,劉琨卻不相信。

    剛才陳午說話的時候,可不是與匈奴俘虜對話,而是面對自己的部將、屬下,和親近之人交代事情,哪需要用這般手段?很顯然,是因為戰場刺激,以至于這陳午情緒激蕩,于是真情流露,說出了肺腑之言后,意識到影響不好,還有外人在場,于是說兩句話掩飾一番。

    可明白了這點,卻也讓劉琨憂慮起來。

    莫非這幽州軍內部的主戰派,已經開始躍躍欲試,難以自制了?

    這并非不可能的事,尤其是在親眼見過幽州玄甲軍的本事之后,他更覺得此事極有可能,擁有這等戰力,哪怕人數不多,只有三四萬人,也足以橫掃北地,樹立權威,幾乎沒有失敗的可能。

    穩勝的事,必定帶來戰功和晉升,以及其他諸多收獲,如何還能忍得住?

    從這個角度來看,陳午等幽州軍方渴望戰爭的心思,完全合情合理,再正常也不過了。

    這邊,劉琨明白了緣由,那邊,陳午在交代了一番之后,又在回軍的路上過來繼續解釋:“先前那些話,確實是為了迷惑敵人,這也符合我家將軍的主張,講究一個相互威懾、戰略平衡。”

    你就編吧!

    劉琨臉上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心里卻嗤之以鼻,知道這個軍頭分明是擔心自己亂說,造成影響,對他不利。

    這可不是劉琨自視甚高,他很清楚,以自身的身份和名望,只要抵達幽州,必得陳止親自接待,然后委以重任,而且是那種能時常與陳止見面的位置,其中緣故,不問可知。

    這種局面,就導致了劉琨的話,可以直接傳到陳止和最高層的文臣耳中,可以想象,一旦那些人知曉了陳午的話,會作何感想。

    這些心思放著,劉琨卻沒有打算用作為要挾,用這等事情去威脅一個掌握兵權、看起來還頗有本事,尤其是與陳止可能存在血緣親族關系的校尉,絕不是個理智選擇,他不僅不會為之,還會教育兒子不可為之。

    相反,此事處置好了,實是一個用來拉近關系的絕好時機。

    于是接下來,劉琨并未多言陳午之言,仿佛忘了這點“小事”,轉而詢問起所謂“相互威懾、戰略平衡”之說。

    陳午見劉琨這么上道,越發客氣起來,就詳細分說了陳止的一番主張,聽得劉琨驚異連連。

    劉琨本來是想要轉移話題,可等真的聽了講解,不由意外起來。

    陳止的主張,說起來倒也簡單,古已有之。

    簡單概括來說,無非就是敵人、勢力之間,相互保持戰力平衡,從而相互制約,不至于雙方陷入大戰,相互之間靠著武力,維持表面和平。

    這樣的例子其實很多,從先秦時候的諸國并立,到幾十年前的三國對峙,都可以算作這般平衡,只是有的時候,是兩個弱的合力起來,與強的一方對峙,從而維持平衡。

    但這樣的平衡,持續的時間不長,很快就會被打破。

    如果說有什么例外的話,恐怕就是原本歷史上的南北朝對峙了。

    只是南北朝的南北兩方,看起來勢均力敵的維持許久,但內部卻不斷換代,而且南北攻伐不斷。

    北邊,從北魏到東西兩魏,以及后來的北齊北周,內部也在走向對立平衡。相比較而言,南邊經歷宋、齊、梁、陳,看似平穩過度,其實在慢慢消耗元氣,有的時候,南方是靠著與北邊對峙,才能保持內部的完整和統一。

    在眼下這歷史分支上,還未有南北朝對立的事實,可劉琨靠著自身見識,也認為這般平衡,實是雙方比拼內力,看誰先把準備工作做好,積累足夠的實力,然后決出勝負,打破平衡,是一種拖延戰術。

    “如此說來,當下是以武促和,謀劃發展時間與空間。”

    “不愧是劉府君,一句話就說到了重點!”陳午稱贊起來,但重點還是要捧自家老板,而他背后的陳止,那觀點確實讓劉琨意外,甚至有些驚訝——

    陳止在戰力平衡的基礎上,提出了一個新的觀點,就是要確保自身武力,能將敵人完全摧毀,在未能達到這個水平之前,就先維持表面均勢,造成一種,別人和我差距不大的假象。

    “當下,就是將向幽州這邊伸出爪子的勢力,狠狠打擊!連爪子,帶胳膊,一起砍下來,讓他們知道厲害!這種威懾,才能保持大致的平衡!”

    陳午說著說著,注意到劉琨的表情,話鋒一轉道:“劉府君你此來是何用意,某家知曉,將來也是自己人,這些早晚都能知道、接觸到,說了也不要緊,以你的學識,去了薊縣,肯定要得重用,你也是帶過兵、和匈奴打過幾年的人,未來在將軍府,可得多多為我兵家說話!”

    劉琨擦了擦汗,放心下來,他確實有些擔心,聽了這些會有不測,既然是都能接觸到的,那想來是沒事了。

    可是冷靜下來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

    什么叫擁有完全摧毀對方的武力?這話的口氣,未免太狂妄了吧!

    想到這里,他先是不信,進而眉頭一皺,懷疑起來,卻沒有追問,否則就顯得不敬了,哪怕心里再怎么懷疑,總不好當面質疑。

    于是他又轉變了話題,順勢道:“這么看來,幽州是著重發展兵家軍力的,難怪能這么快就找到我等,在下沒有事先派出求援之人,沒想到在荒郊僻野,幽州亦有大軍駐扎!”

    陳午卻指了指前路,說道:“等會到了一處地方,先生就該明白了。”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3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七星彩论 快播怎么下载a片 3d图谜总汇全图 棋牌游戏平台麻将 3d定胆八仙过海 惠管钱配资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11 福建22选5 江苏11选5走势 11选5开奖 云南快乐十分11选 3d家彩网开机号试 福建36选7彩票 竞彩500比分直播 百度 半全场 甘肃11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