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志不同者,分道揚鑣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志不同者,分道揚鑣

    對玄甲斥候的到來,參加會議的各方都聽之任之,無論是哪一家,都沒有提出任何對策,仿佛那些穿著黑色皮甲的人并不存在。

    不過,他們明顯不敢掉以輕心,每天負責巡邏和守衛的兵卒,是越來越多了,但這些人無一例外的,都被上級下達了不要和玄甲斥候起沖突的命令。

    就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這次草原各部頭領大會,便這般召開了。

    只不過,過去沒有這種碰頭傳統的各大部族,實在不是很擅長進行這樣的事,所以在大會的第一天,就爆發了嚴重的暴力事件。

    據說鐵弗部的一名將領,與拓跋部的一名將領,當場就打起來了,雙方甚至拔出了兵器,在諸多將領的圍觀下,真刀真槍的比劃了一陣子,最后直接見血。

    于是第一天的會議,并沒有取得任何建設性的成果,放到有些增加仇恨的意思——畢竟在場的諸多部族,他們之間很多本來就存在著仇怨,那拓跋部與鐵弗部最近還有幾次沖突。

    不過,想到陳止給出的最后日期臨近,他們卻已經浪費了一日時間,另一方面,考慮到這里靠近幽州,周圍還有玄機斥候窺探,多待一天,就多一份危險,說不定什么時候,那張方就帶著兵馬,效仿奔襲慕容棘城之事,將他們也給一鍋端了,因而這不少人的心里都生出了焦急之意。

    雖說他們這次聚集起來,人數眾多,可一樣不敢自信能頂得住玄甲軍多長時間,畢竟那支兵馬的名聲,是匈奴、慕容、宇文、高句麗等勢力的血脈鑄就的。

    而當天晚上,就有三個小族,因為承受不住這種壓力,連夜離開了,其中有一個部族朝著北邊跑去,另外兩個則直接南下。

    消息傳到三大首領的手里,他們馬上就意識到,往北邊跑的那支部族,顯然是要逃到最北邊的貧瘠荒漠之地,那里更加寒冷,食物更少,要承受更多的危險,可能一個冬天下來,那般小族就已經徹底崩潰了。

    至于往南邊而去的兩個部族,更是無需多想,顯然是直接去幽州投奔陳氏了,可謂一了百了,再無煩惱。

    只是,小族過去投奔,或許只是被圈養起來,但大族的頭領卻不敢做這般奢望,這也是他們會聚集在一起的原因所在。

    三個離開的小族,終于讓他們更加認識到情況的緊迫性,必須盡快做出決斷了,再也沒有更多的時間給他們浪費了。

    于是這第二天,三位大族頭領不得不以身作則,嚴格控制手下的秩序,第一天鬧出事端的兩位將領,都被勒令反省,沒有再次參加會議。

    不過,這一天的議論同樣不好,因為三大頭領的意見并不統一,那位鐵弗匈奴的劉虎,居然有意同意陳氏提出的要求,建議其他兩人,也去往薊縣,見過征北將軍之后,看清楚局面,再說其他。

    “我等過去,但部族尚在,若是生出什么意外,就是一場混亂,玄甲軍固然強橫,但人數有限,要是整個草原都亂了,他們也會十分頭疼,況且我等為首領,為的終究還是族群,如今只要親身赴險,便可以解族群之危,自是義不容辭。”

    劉虎的宣言,自然是大義凜然,只是拓跋六修和劉曜卻很清楚,這話只能信一半。

    那劉虎的部族鐵弗匈奴,本來就距離幽州很遠,幽州如今連并州都沒有笑話,自是無力顧及并州往西、過了大河的河套之地,當然要采取羈縻手段,況且那劉虎和陳氏之前沒有接觸,也無仇怨,征北將軍府就算再怎么狠辣霸道,也不至于下太大的死手。

    可余下兩大部族就不一樣了,先不說柔然如何,就看拓跋部那拓跋六修,之前就得罪過陳止,其部族還幾次毀諾,再加上和六修搶奪過單于之位的拓跋郁律,現在就在陳氏麾下,怎么想,他去投奔,都不會有好下場。

    至于劉曜,當初更是和陳氏直接結仇,幾次面對面的廝殺,也不是那么容易放下心結的,更何況,他本是匈奴貴族,雖然最后被逼著北走,可終究留著一個正統名分。

    現在,整個匈奴國都被幽州滅了,他真要是一聲不吭,就直接過去投降,事后亦沒有臉再以匈奴正統自居了。

    說到底,這次的事還是玄甲兇焰滔天,說滅匈奴就滅匈奴,說打慕容就把人家單于給抓了,換成其他時候,單純幾封信,一道傳言,這草原上的諸多部族哪里會當一回事?真要是打不過了,跑了便是。

    就像是那北去的一支小族一樣,最多是日子難過一點。

    只是大族人多口雜,往往還沾染了漢化,文明開化,過了一些好日子,有了既得利益階層,就不是那么好游牧的了,但這就難免被玄甲軍克制。

    三大族長談不攏,下面的人再怎么表態,一樣毫無用處,于是這第二日的會議,最終就演變成了爭吵,也是不歡而散。

    當天夜里,那劉虎甚至考慮過,直接帶人離開,只是三家兵馬皆在,雖然能互相支援,但也在彼此監視,最終還是沒有走成。

    只是,任誰都能看出三家之間的不愉快來。

    紛紛擾擾之間,時間來到了第三天。

    “之前兩日,我等議事,皆無成果,若是今日還無結果,那某家可就沒有時間與幾位在這里繼續耗下去了。”

    劉虎一開始,就挑明了態度。

    其他兩位族長聽了,紛紛點頭,畢竟他們的耐心也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且在這里呆了三天,在他們看來,已經是足夠危險了,如果還不能有結果,無論如何也不能繼續下去了。

    有了這個共識之后,這次的會議就順利許多,三人雖然意見依舊不和,卻沒有太多爭吵,而是彼此協商,想要相互說服。

    在拓跋六修和劉曜看來,只要能說服劉虎,三家合在一起,至少有了和幽州談判的底氣,至少可以爭取到一個對話的機會,不至于被直接呼來喝去。

    可在劉虎的立場來看,一同前往幽州才是統一立場,進而才有了和玄甲軍討價還價的機會。

    這樣巨大的分歧,這第三天的會晤終究還是徒勞。

    所以當日頭西沉之后,劉虎便帶著自己人南下。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4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龙江体彩11选五 天津快乐10分钟开 足球彩票比分官方网站 河内五分彩开奖号码统计软件 福州沐足哪里好 支付宝天天红包赛10元 股票分析师qq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老快3开奖结果江苏 南方双彩网3d预测 欧美av排行榜 内蒙古11选5奖结果 pk10高手单期计 南昌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中原风釆22选5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