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石氏內亂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石氏內亂

    承景二年,也就是江左朝廷的建嘉五年,著實發生了不少的事。

    先是王敦的荊州大治,將一眾賊匪清出了荊州地界后,開始大肆擴兵,緊接著石勒的兵馬南下徐州,一口氣將那江北的地盤都給打了下來,這還不算,轉臉青州曹嶷便領軍南下,最后反而接連慘敗,一個青州軍閥,在徐州邊界沒了性命。

    隨后,石勒用了半年的時間,慢慢收拾了青州境內的抵抗勢力,將這個大州納入了統治之下。

    至此,這石勒就成了北方除了玄甲軍之外最為強橫的勢力,地盤橫跨冀州、司州、兗州、青州和徐州。

    真要是嚴格算起來,這幾個州都是人口稠密、經濟發達、開發完善的土地,過去無論是哪一個漢朝,都對這幾個州重點開發,隨手因為天災人禍,如今有了很大的損傷,但底子還在,嚴格算起來,比之有幽并之地可是好上太多了。

    因此石勒這一納了青州,周遭的勢力全部警惕起來,尤其是那江左朝廷,更是如臨大敵,連帶著對王敦的一些過分要求都答應了,就是要讓他在荊州防守,在合適的時機,北上司州。

    不過,就在這江左覺得大禍臨頭的時候,終于有了一個好消息傳來,說是那石勒和自己的侄子石虎爆發了矛盾,雙方有了兵斗的跡象。

    又過了不久,石勒居然在鄴城被人偷襲,因此重傷,據說一度生死不知,養傷期間,石氏地盤的東邊再起波瀾,那石虎居然直接扯起了一個清君側的旗子,說是有奸臣聶道仁,整日里在石勒身邊搬弄是非,要將之誅滅,于是領軍殺向了鄴城。

    這一場兵災,可謂復雜異常,到了最關鍵的時候,石勒那年僅十歲的長子石興出面,凝聚人心,號召各地兵馬,拱衛鄴城。

    便在這般情況下,周圍的各方勢力,都琢磨著,是不是可以從石氏的地盤上找點便宜占占。

    其中最為熱衷的,正是不久前剛剛丟了徐州的江左朝廷。

    當初徐州沒守,是因為種種原因相互制約,可等事情過后,卻又有諸多矛盾爆發,也有人想要抓住機會,能拼搏一下,最好的結果,就是借此得到了政治優勢。

    其中又以北方南下的士族最為熱衷,只不過江左朝廷中,如今各方勢力相互拉鋸,局面十分復雜,各方相互僵持之下,根本難以如愿,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自是只能求助于外。

    于是一個由陸家領頭的使節團就這么出現了,使節團乘船北上,在幽州海岸停靠之后,就馬不停蹄的抵達了薊縣。

    只是當前正是幽州都督府改組時期,陳止偏偏還不在薊縣,去西邊的并州視察去了,這使節團不得不暫時等待。

    那使節團的正使陸謙,卻沒有因此而消停的意思,他深刻的意識到,目前幽州正轉向積累和建設,想要讓他們答應相助,哪怕只是口頭上的支持,都十分不容易,所以便打算上下打點一番。

    恰好,他們陸家在這幽州也是有布局的,族中的一個子弟,如今還在將軍府,現在該叫都督府出仕,于是便主動聯系起來。

    后來又通過這個子弟,聯絡上了都督府的其他官吏,就定了個時間見面。

    見面的地點,是城中一家頗為有名的茶肆。

    “九叔,”陸建早早的就等在里面,見到了陸謙來了,便起身相迎,然后便給他介紹了身邊幾人,“這位乃是張景生,這位是王構,二人乃是侄兒的好友,其族如今也在江左。”

    陸謙心中一動,看著王構,不由生出念想,卻不張揚,隨后入席。

    眾人天南海北、經史子集、詩詞歌賦的說了一通之后,也是酒過三巡了,這話題終于轉移到了當前的時事,最為要緊的,當然便是那冀州事了。

    “只是這石興既然都被推出來了,想來那石勒是真的重傷難行了,甚至都已經難以理事了,所以才會讓一個半大孩子出面主持局面。”王構先就議論起來。

    如張景生、王構這般尋常的官員,沒有密諜司之類的內幕消息,只是靠著猜測和一些其他渠道泄露過來的只言片語,做出了大致的判斷。

    不過,他們這些官員也只是窮極無聊,找些事作罷了,最近因為將軍府改組,朝著都督府轉變,原本的很多官員在官職上都有了提升,每日里忙里忙外的就是為了一個晉升名額,可謂辛苦,以至于對外界的變化,都不怎么關注了。

    也實在是冀州石氏離著幽州太近了,才會被他們注意,只是談論石勒時候,卻不見這些有什么敬畏之念。

    這卻是讓陸謙心底大為感慨,要知道他們江左,如今提起石勒之名,不能說是心驚膽戰,但多數人還是憂愁深重,就是擔心這位自封的趙王,真要是沒什么時候,那么一旦平定了石虎的叛亂,下一步定然就是南下江左,那可就沒什么安寧日子了。

    但聽這幽州的年輕官員交談,不僅任何畏懼,反而還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意思,連石勒這般梟雄,都隨意點評。

    尤其是聽到王構那一句,更是感慨萬千——

    “他石勒就算是死了,下面的侄子和兒子爭奪,也必然不敢有謀劃幽州的念頭,倒是咱們到時候該怎么?是支持一方,還是分化打壓,或者干脆就趁此機會,直接拿下冀州?”

    倒是陸建見這問題越扯越遠,咳嗽了一聲,便收住了話題,然后直言道:“我這叔父此番過來,其實就是為了這件事,那石勒之前侵占了徐州,而今內部動亂,朝廷便想著借此機會,將徐州奪回來,況且這也是為了都督著想……”

    他既然是陸家之人,這些事是免不了的,不過張景生聽著,就不免暗暗搖頭了,畢竟當初石勒攻伐,你們毫無動靜,白白把地讓出去,現在又要搶回來,而且聽這意思,還沒有多少兵馬可用,想靠著玄甲軍支援,怎么想都不對勁。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4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大赢家足球彩票比分 顧家官方商城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 今日排列三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北30选5历史开奖号码 欧美av大全电影 老十一选五跟单中奖规则 贵阳小姐那里找 3d图谜总汇九 日本女优你觉得 云南11选5免费软件 3d图谜专区 日赢配资 老快3开奖结果走图 七乐彩单式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