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冠絕新漢朝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見來容易,福禍難料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見來容易,福禍難料

    興許是經過了這一場大仗,也將這一支玄甲軍的名聲傳出去了,在之后,使節團和護送兵馬行走在司州境內,便再也遇不到任何阻擋了。

    別說賊寇聽著風聲,就提前遠遁,就連那些還未被約束、錄籍的零散流民,都不敢輕易靠近過來。

    不過離開了司州之后,慢慢又有了遭遇,但比起最初的時候,再次遇到這般局面,就連那使節團的人都不怎么擔憂了,甚至有些人還能在臨敵的時候,保持一點名師風范,能飲酒作詩,自得其樂。

    等到了幽州地界,他們被安置起來,而李頭則領著兵馬告辭離去,這些使節團中的士人,還有些戀戀不舍。

    王導就見到幾個青年,在北上之前,其實心里是存著反感和優越的,但王導知道,這些都是虛張聲勢,更多是為了掩飾心虛。

    結果一路跟著玄甲軍過來,現在一個個反而真的有幾分名市氣象,至少說話的時候,顯得底氣十足,更有一股難言的精氣神。

    當日晚上,王導召集了幾個族中兄弟,談及了這個事,幾人都表示身有同感。

    “莫說其他人了,便是我都有些不舍啊,有玄甲軍在,便知賊寇再強,也只是秋后螞蚱,根本蹦跶不起來,反而多了幾分從容,更有幾分戲謔,想著要看這些人如何折騰,然后被玄甲軍徹底攻破。”

    “你這話不假,畢竟這幾日,你著實為此寫了幾首好詩,你說若是江左兵馬也有這般能耐,哪里還有這許多事端來,還不是依舊太平盛世?”

    “若說太平盛世,我看也不遠了,不說別的,就是這一路北上,越是靠近幽州,越能感到百姓富足安樂,這些布衣百姓、寒門子弟,宗族大戶,或許不如我等,可以吟詩作對,但從一舉一動之中,也能看得出來,他們也是底氣十足,根本不擔心明日!”

    說到這里,眾人沉默下來。

    別看王家在江左風光無限,但其實高處不勝寒,不說其他家族都盯著他們的位置,就說那江左之中派系傾軋,又有諸多威懾,若非有個王敦在外,怕是王家在朝中的日子早就急轉直下了。

    而且不光是王家,放眼江左、江東,世家皆有一種出于風雨飄搖之中的感觸,仿佛一個不小心,天下大亂,他們就要離亂與世,不知明日何處。

    正是因為這種不安定感,所以當他們與玄甲軍同行的時候,發現無論是何種敵人,有著多少人馬、多少準備,都會被玄甲軍一概擊潰之后,便立刻有一種安全感了。

    一路走來,安全感越發濃烈,終于在幽州的時候達到了頂點,現在一群王家的人聚集在一起,談論之后,便發現了這件事,不由尷尬起來。

    只是很快,他們就注意到,王導陷入了沉默,而且表情凝重。

    眾人便問起他的心思。

    “你們只注意到了我等因玄甲而變,卻沒有想過,那玄甲軍幾百人,面對上萬人的賊寇,尚且可以毫無畏懼的沖擊過去,這等心性,著實讓人膽寒,若是北地十幾萬玄甲軍都是一般模樣,那何人可以戰勝?怕是兩軍交戰,氣勢上就有差別,怕是還未開展,勝負就分明幾分了。”

    聽他這么一說,眾人都沉默起來。

    他們也都意識到,自己能毫無顧忌的表達名士風度,不用擔心安危,還真就是那些兵卒毫無畏懼的沖鋒的結果。

    “總之,既然見了玄甲之利,不得不多做準備,這次面見冠軍侯,或許應該多做幾手準備,”王導說著說著,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話鋒一轉,“我記得之前也有個五服之中的子弟,隨著羅侯等人的子嗣,拜入了冠軍侯的府中。”

    馬上就有人回報道:“是有此人,出自七堂,名為王快,如今在都督府任職,也算上進,聽說不久之后,可能去并州為一太守。”

    這一說,不少人都驚奇起來。

    “王快這孩子我知道,年齡不大啊,這么快就能為郡守了?不得了,不得了啊!”

    “這不聲不響的,居然便有這般本事了,可嘆南邊的不少子弟,還在爭奪年青一代魁首的名號,和王快一比,卻是大有不如!這可是北地的太守啊!”

    “是啊,這北邊的官場,和咱們南邊有些不同,似乎中樞的官員,都要到地方上做出政績,才有更進一步的機會,王快這小子也是因為趕上了好時候,不然就現在這個科舉,這么多人追捧、考較,他若是加入進去,也未必能脫穎而出。”

    “我倒是聽王快說過,他們這些早期追隨的人,雖然沒有參加科舉,但文武舉的時候,還是有所涉獵的,所以在都督府中,也算是正經出身,這樣才能升遷順利,否則的話,也就是張賓這等人物,才有可能被破格提拔……”

    ……

    見眾人又討論起來,王導卻沒有阻止,反而聽著、記著、思索著,等眾人說的差不多了,他才嘆息道:“只是從王快一人身上,就能看出這北地的不同尋常來,那位冠軍侯是有其意的人,怕是籌謀甚遠,遠非一般梟雄可比。”

    然后他話鋒一轉:“不過,我料那位冠軍侯恐怕不會輕易見我等,會先拖延一陣子,這期間,還是要聯絡王快,讓他居中協調,也好早日見到冠軍侯……”

    眾人便都同意王導的這番推論。

    只不過,等第二天一早,就有一名吏胥過來,給他們通報道:“我家侯爺知曉諸位到來,已經做好準備,等幾位三日之后抵達薊縣,便會接見。”

    只要人到了,馬上就見!

    這個出乎了王導原本意料的表現,固然讓他有些下不來臺,畢竟那些原本尊敬自己的族人看過來的目光,都夾雜著一絲怪異。

    但比起面子問題,跟讓他擔心的,卻是這么干脆的面見,很有可能預示著自己會碰上十分棘手的情況。

    所以,當使節團的從使過來請示的時候,王導就語重心長的說道:“諸位,你們一定要做好準備,此番面見冠軍侯,雖然見起來容易了,但面見的時候,會得到何等結果,卻著實難料,老夫擔心,那位侯爺會趁此機會,討要權柄!”

    

    http://www.liizhl.live/guanjuexinhanzhao/137245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有坂深雪作品集2019 北单即时比分 黑龙江36选7 北京pk10免费计划软件 喜乐彩 上海十一选五手机版 宁夏11选5电子走势图 十一选五定独胆好方法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一 一本道熟女介绍 秒速牛牛规律 日本最美丽漂亮的av女优日本最美丽漂亮的av女优 青海11选5 今日股票推荐私募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 河北20选5基本走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