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明朝敗家子 > 第一章:不要放棄治療

第一章:不要放棄治療

    方繼藩揉了揉眼睛,茫然地看著眼前的朱賬紅幔,遠處則是炫琴案、紫檀圓凳似的家具。

    帷幔前站著一個青衣小帽的家伙,正死死地盯著他,然后這個家伙露出了一張很欠揍的笑臉,笑中帶著肉麻的諂媚:“少爺醒了……”

    方繼藩心里咯噔了一下,這是……穿……穿越了啊,因為他分明聽出這個青衣小帽之人說的是鳳陽官話,作為明史專家,方繼藩百分百可以確信,這里的陳設,還有這個莫名其妙的男子,在自己的那個時代,即便是大手筆的影視投資,也是絕不可能鋪設出這么個場面。

    沒有驚恐和驚嚇,方繼藩的心里竟隱隱有一些激動,做了這么多年的學問,不料今日竟可以一窺古人!

    古人啊,看著這個笑得有些賤賤的家伙,方繼藩不禁想,這……就是古人?

    “這是弘治年?”方繼藩看到了墻面上的一幅字畫,落款的題跋是大明正統年的一個書法家。

    而靠著床榻,那炫琴案的制式也引起了方繼藩的注意,這是明朝中葉的風格,弘治朝之后,便不太流行了,炫琴案像是新制的,如此推算,這應該是弘治年間無疑了。

    青衣小帽之人點了點頭,卻依舊直勾勾地看著方繼藩。

    得到了確定,方繼藩猛地自床榻上坐起,一拍大腿,語帶興奮地道:“寧王可還在?北邊還有小王子的叛亂,南方的手工紡織業已開始興起了吧……”方繼藩一臉的眉飛色舞:“當今皇帝也算是圣君啊,大有可為……”

    方繼藩很激動,這是一個好時代啊,男兒大丈夫,作學問,研究歷史,總不免有太多的遺憾,上一輩子沒什么大出息,想不到終于來了有用武之地的地方。

    方繼藩忍不住想要笑,因為在圖書館工作,且鉆研的還是明史,不但明史自己了解甚深,便是關于這個時代的地方志,自己也了若指掌,說句難聽的話,便是哪個縣里幾月幾號出了幾個盜賊,自己驚人的記憶力也都能有印象。

    上一輩子,反正也是孤苦無依,來到這個時代,似乎并不壞。

    方繼藩連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心……很大。

    青衣小帽的家伙臉色卻是變了,很遲疑的道:“少爺……您……您說……大有可為?”

    “對呀。”方繼藩打起精神,自己是個少爺,那么這人不是書童就是長隨了,他興奮勁還沒過去,一臉興致勃勃地道:“男兒大丈夫在世,自當金榜題名、建功立業……”

    說到這里,青衣小帽之人的臉色就從疑惑轉化成了悲戚,他發出大叫:“少爺…少爺…又犯病了…來……來人哪…”

    方繼藩一驚,這是怎……怎么回事?

    啪……

    門突的被幾個精壯的漢子撞開,看起來,個個如狼似虎。

    外頭的陽光,也隨之灑落進來,而這些魁梧的身子卻遮蓋了多余的光線。

    而后,一個微顫顫穿著儒衫,留著一撇山羊胡子,先生模樣的人,背著一個藥箱疾步進來,激動地道:“少爺,少爺的病……又犯了…快,快,扎針!”

    一聲令下,那幾個精壯的漢子朝方繼藩撲來,一下子就將方繼藩控制住。

    方繼藩瞳孔收縮,NMGB,他心里大罵,因為他看到那老先生已從箱中取出了寸長的銀針,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朝方繼藩道:“少爺所患之癥乃是腦疾,切不可諱疾忌醫,來來來,莫怕,莫怕…扎一針就好了…”

    方繼藩驚恐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我……我沒病……”

    大夫一邊施針,一面搖頭晃腦地道:“沒錯了,以往犯病時就這癥狀,少爺,忍一忍,老夫這針灸之法,乃祖上傳下來的,有病治病,沒病還能健身,少爺,你躺穩了!”

    啊……

    隨著殺豬一般的嚎叫,半響后,方繼藩沒了聲響。

    手腳都被人控制住,而那老先生呢,竟是直接將銀針扎入了他的后腦,方繼藩不叫了,卻是嚇得咬著牙關,不敢動彈,生怕一動,這位老先生的針就給扎偏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從小就怕打針!

    這么長的一根針,生生的刺入了腦袋,這哪是治病,這是謀殺啊,你大爺的!

    針還未取出來,老先生便又是捏著胡子搖頭嘆息道:“腦殘者無藥醫也,老夫也只是按著古方,暫時控制住病情,是否能痊愈,就全看少爺自己的運氣了。”

    那青衣小帽的家伙,則躲在榻邊上低聲抽泣著道:“少爺,少爺,方大夫是伯爺請來的名醫,你別怕,扎幾個月針便好了,伯爺修書回家吩咐過,少爺的病只要能好,無論用什么法子…總之,萬萬不可諱醫忌疾……少爺是伯爺的獨子,少爺忍一忍……忍一忍……”

    方繼藩臉色蒼白,只是戰戰兢兢。

    ………………

    正午。

    窗外景致怡人,可是方繼藩沒有欣賞景色的心情!

    這已是方繼藩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二十七天,當然,他已不知被扎了多少針,每一次扎針,對方繼藩而言,都是鬼門關里走一遭。

    一個古代的‘名醫’,將銀針扎入你的后腦,還要微微的攪動一番,方繼藩至今回想,便渾身戰栗。

    二十七天,足以讓方繼藩明白一切。

    這個身體原先的主人,乃是大明南和伯方景隆的獨子。

    方家這世襲伯爵乃是靖難之役時掙來的,先祖們跟著燕王朱棣從龍,從北平城打到了南京,朱棣還算厚道,大手一揮,便給了一個鐵飯碗。

    而這身體的主人……

    好吧,難怪自己只說一句男子漢大丈夫要如何如何便被當做腦殘,因為這廝是個十足的人渣敗類,京城里最大的惡少,敗家子中的敗家子,堪稱惡貫滿盈!

    前些日子,這廝病了,于是才請了名醫來看,想來是因為精神出了問題,一直都沒有放棄治療,方繼藩穿越之后,之所以讓人誤以為病還沒有好,是因為自己和從前的那敗家子性格迥異,于是乎……治療還要繼續……

    太蠢了。

    方繼藩反省自己,自己還是太年輕啊,初來乍到,竟和人說什么建功立業,為國為民之類的話,這是找抽呢。

    一個惡貫滿盈的敗家子,行為舉止如此反常,在別人眼里,不是神經病,是什么?

    好吧,為了放棄治療,自己必須得比從前的方繼藩還要方繼藩。

    此時,寢臥的門已是開了,進來一個面容姣好的小丫頭,后腳跟來的便是方繼藩的長隨,就是那青衣小帽的家伙,叫鄧健。

    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方繼藩深吸一口氣,這二十多天,他已摸清了規律,也大致了解了這個家族的背景,自然,對原來的方繼藩,也早就了解得徹徹底底。

    小丫頭到了榻前,行了個禮:“少爺,起來了。”

    方繼藩張眸,露出不耐煩的樣子,他心里為自己打氣:“敗家子,敗家子,哥們就是個敗家子,不可露了馬腳。”

    方繼藩兇巴巴地道:“什么時辰了?大清早的,鬼叫什么?”

    小丫頭嚇得俏臉微微不自然:“日……日上三竿了。”

    “才三竿……”方繼藩齜牙:“少爺我是三竿才起來的人嗎?再睡一個時辰!”

    青衣小帽的鄧健忙上前,點頭哈腰道:“少爺,是太早了,可小的怕少爺肚子餓……”

    “好啦,好啦……”方繼藩只得翻身而起,在小丫頭的伺候下更衣。

    當然,方繼藩必須得流露出色MIMI的樣子,盯著小丫頭的胸PU,笑嘻嘻地道:“小香香,你長大了,來來來,少爺來驗驗。

    方繼藩的手,便行云流水般的在小香香的香TUN輕輕一擰,小香香嚇得花枝亂顫,眼眶一紅,淚水啪嗒要落下來。

    方繼藩心里嘆口氣,有些于心不忍,可看到一旁的鄧健,又忙叉手道:“哈哈哈哈……小妮子竟還害羞,別怕,少爺疼你。”

    小香香連忙要躲,方繼藩便借故順坡下驢,沒有繼續騷擾下去,一旁的鄧健賤賤地笑道:“少爺英明,少爺神武,少爺本色不改,小人佩服,五體投地。”

    “去你的!”方繼藩抬腿,一腳將鄧健踹翻,怒氣沖沖地道:“少爺除了英俊瀟灑之外,一無所長,你竟敢說英明神武?英明神武能當飯吃?狗一樣的東西。”

    鄧健在地上一滾,失聲痛哭。

    方繼藩心里一驚,怎么,難道是方才踹的重了?罪過,罪過,實在抱歉得很,只是……哎,哥們也很為難啊,本少爺若是文質彬彬,還怎么放棄治療?

    誰料下一刻,鄧健一轱轆的翻身起來,卻是仰著頭,激動地道:“少爺的病終于好些了,小的…小的…真為少爺高興,小人是喜極而泣,喜極而泣啊。”

    嗯?

    方繼藩呆若木雞,這樣也行?

    http://www.liizhl.live/mingzhaobaijiazi/1917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替人打字能赚钱吗 欢乐生肖规则 分分彩走势图解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金沙棋牌安卓版下载 教你做调查赚钱 2006年排列五走势图 娱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麻将连连看 pk10冠亚军和值计划2期 网上卖什么食品赚钱吗 网赌快乐飞艇 猫盘挖矿机可以赚钱 2017128双色球号码预测 驴妈妈门市怎么赚钱 香港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