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明朝敗家子 > 第一百七十八章:志在必得

第一百七十八章:志在必得

    方繼藩帶著陰沉的臉色回到府中,門子一看少爺竟自己一個人回來,卻不知唐寅等人去哪兒了,不禁感到狐疑。

    只是見少爺鐵青著臉,心情顯得很不好的樣子,門子不敢多問,卻是低聲道:“少爺,有個道人來訪。”

    “噢。”方繼藩擺出了嚴厲的樣子,倒像是誰招惹了他一樣。

    其實只有方繼藩知道,他心里是美滋滋的!

    五個進士啊,還直接將一甲前三名都填滿了,將來這五個門生做了官,我方繼藩還不爽歪歪的?

    當然,現在是決不能表露出開心的樣子的。

    嗯,必須得痛心疾首。

    借著這個大好機會,狠狠的敲打一下這五個家伙!

    有了徐經的前車之鑒,要讓他們明白,恩師的話,是一定要聽的,這等事,有一就會有二,要將他們任何可能生出來的歹念,都扼殺在萌芽之中。

    不過……有個道人來了?

    方繼藩便問道:“人在哪里?”

    觀察了一下方繼藩的神色,門子以為這一次估計是少爺的門生們考得不好了,所以戰戰兢兢的,生怕觸怒了少爺,連忙道:“在廳里,他說少爺是他的師叔公。”

    方繼藩眼眸飛快的閃過一絲精光,他已經知道是何人了,點了點頭,便快步往府里走。

    剛進主廳,便見頭戴道巾,穿著道服的李朝文,正一臉哀苦,坐立不安的搖頭嘆息。

    李朝文一見到方繼藩,通紅的眼里立即模糊了,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噗通一下,直接跪在了方繼藩的腳下,哀聲道:“師叔公救我,師叔公救我啊。”

    “……”

    人渣!

    方繼藩心里痛罵,看看這沒骨氣又沒前途的樣子。

    “怎么了?”方繼藩叉著腳坐下。

    李朝文眼淚奪眶而出,邊道:“自從侄孫掌了齋堂,師兄便處處刁難我,就在前幾日,有人竟是污蔑侄孫在齋堂里貪墨錢物,他們這是栽贓陷害啊,侄孫的臥房里,也不知為何,被他們查抄出許多金銀珠寶來,可是侄孫在齋堂,哪一日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怎么敢貪墨財物?現在大師兄已稟明了真人,說要將侄孫開革出去……師叔公……我自小便做了道士,也沒有家人,若是被趕出了龍泉觀,能往哪里去……”

    方繼藩聽了,既不覺得意外,卻又覺得意外……

    不意外的是,那張朝先,肯定不是省油的燈,肯定要收拾李朝文的,意外的卻是,李朝文你大爺,你特么的一丁點手腕都沒有嗎?你不會拉攏團結眾師兄弟,不會反擊嗎?

    這廝,就是個廢物啊。

    “師叔公,小道完了,徹底完了,大師兄斷不會放過侄孫的,師叔公,眼下該怎么辦,該怎么辦才好。”

    方繼藩冷著臉,看著顯得極其懦弱的李朝文。

    哎……指望李朝文靠著智商去打敗張朝先,顯然是不可能的,這家伙壓根就沒有智商啊。

    可是……就這么徹底放棄掉李朝文嗎?

    放棄了他,也就意味著,龍泉觀的地不翼而飛了啊。自己雖是師叔公,輩分極高,可畢竟不是專業的道士,龍泉觀的實務,他是插不上手的。

    地啊,那么大片的地,一定要弄到手里。

    可是……該怎么解決呢?

    方繼藩瞇著眼,突然道:“你有什么特長嗎?”

    特……特長?

    方繼藩這話問得突然,李朝文呆住了,他將頭垂得很低,答不出來。

    方繼藩冷冷地看著他,繼續道:“你既是道士,該會祈雨吧?”

    “祈……祈雨……不……不會。”李朝文面如土色,嚇得臉都綠了:“師叔公,這祈雨,誰會啊,若是真能祈下雨來,這京畿干旱了這么久,這朝廷早就下旨祈雨了,師叔公,莫要玩笑了,祈雨……這是子虛烏有的事,當不得真。”

    方繼藩很感動,難得有一個道士,居然向自己科普祈雨是騙人的,這使方繼藩意識到,土生土長的道教,真是實在。

    不過……

    方繼藩卻一臉嚴肅地看著他道:“裝模作樣也不會?”

    “這個,會……會啊……”

    方繼藩便冷笑道:“那就祈雨,這雨若是能祈下來,誰能趕你出龍泉觀?屆時,龍泉觀里,也就沒有你那大師兄的位置了。現在大旱了數月,上至宮中,下至軍民百姓,無一不渴望甘霖,你能求下來,便是天大的功勞。”

    李朝文怔了一下,隨即苦著臉道:“師叔公,都這時候了,你就別開玩笑了,這都是騙人的把戲啊,老天爺……老天爺也是騙人的,即便是什么天上的真君,什么鬼怪……都……都是子虛烏有,胡說八道的事,侄孫在觀中數十年,難道會不明白?這世上沒有龍王爺啊,沒有龍王爺,去給誰祈雨……”

    方繼藩齜牙,他當然知道這世上沒有龍王,難道我方繼藩會沒你一個十六世紀的雜毛道士懂科學?

    不過……方繼藩似乎依稀記得,在北直隸的府志里曾記錄過一場弘治十二年的大旱之后的大雨,時間大抵就在十天之后,當然,到底有沒有下雨,或者說,這雨下來的具體時間,方繼藩就不知了。

    祈雨嘛,總是要冒險的,祈下來了,就是天大的功勞,到時……

    祈不下來,反正你李朝文不是要完蛋了嗎,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于是方繼藩有了決斷,便道:“此事就這樣定了,十天之后,祈雨,到時太子殿下親自主持,我方繼藩是個很實在的人,所以也和你說實在話,這雨祈下來,我和太子殿下是大功一件,你自然也有功勞。雨若是祈不下來,就是太子殿下被你這奸惡道人所蒙蔽,你是罪該萬死,可萬萬不要牽累太子,牽累太子是什么下場,你理應知道吧。你早早去做準備吧,其實祈雨很容易的,吹吹火,燒燒紙,念念經,就這么定了!”

    “師叔公……”李朝文哀叫一聲!

    這天已數月沒有下雨了啊,未來數月,怕也沒有下雨的可能,這……這不是讓他找死嗎?這樣的天,讓他祈個鬼的雨啊。

    于是他淚流滿面著道:“師叔公……侄孫什么都不會,師叔公饒命啊。”

    方繼藩冷哼一聲道:“十日之后,定會有雨,啰嗦什么,難道非要師叔公打死你才甘心嗎?住口,現在給我滾回去等消息。”

    “……”

    對付李朝文這等毫無主見的人,方繼藩自然不會有太多的客氣,越是客氣,越是讓他自以為看到了討價還價的可能,那么逼他去祈雨的事,也就泡湯了。

    現在番薯大規模的種植,已經迫在眉睫,對于龍泉觀的萬頃良田,方繼藩是志在必得,他已等不及了。

    為了拯救無數即將到來的饑民,你李朝文算什么東西,死了就死了。

    此乃殺一人而拯救千萬人,剎那之間,方繼藩竟發現,自己的精神又升華了。

    更何況,自己對祈雨,還是頗有信心的,你李朝文,也未必就會死。

    看著一臉冷若霜寒的方繼藩,李朝文頓時絕望了!

    顯然,他被方繼藩的氣勢嚇著了,尤其是師叔公殺氣騰騰的樣子,令他心里一驚,他一輩子待在山上做道士,又被師兄壓迫,本就是個沒有主見的人,哪里還有勇氣繼續討價還價?只有瑟瑟發抖,悲從心來。天哪,這師叔公,真是坑死我了。

    這是造的什么孽!

    卻在這時,門子匆匆而來道:“少爺,少爺,宮里來了人,傳陛下口諭,命少爺立即入宮覲見,據說……宮里還讓人去傳了太子和老爺。”

    緩了一口氣,門子又道:“少爺,要趕緊,說是十萬火急,陛下已在暖閣等了,少爺不可耽誤。”

    這……又是什么狀況。

    方繼藩有點兒懵了。

    自己最近有做錯什么嗎?

    好像沒有。

    那就好,那就好。

    不過……方繼藩依舊有些忐忑不安,畢竟皇帝突然想起了自己,這太不合理了。

    他再不管李朝文,命他趕緊回去準備事宜,而自己則連忙起身,急匆匆騎馬趕到了午門。

    才剛下了馬,方繼藩正好看到朱厚照的車駕也剛到。

    朱厚照下了車駕,一見到了方繼藩,一臉欣喜的上前道:“老方,真為你高興,聽說你的門生竟是中了狀元。”

    二人有些日子不見了,反而分外的熱絡。

    今兒,朱厚照也命人去貢院那兒看了榜,得到消息后,真真是被這榜嚇了一跳,太狠了。

    不只如此……

    朱厚照欽佩又樂呵呵的看著方繼藩:“還有一件大好事呢,嘿嘿,你有沒有收到什么風聲?”

    方繼藩一頭霧水的搖搖頭。

    “是大捷!”朱厚照幾乎就要對方繼藩五體投地了,神采飛揚地道:“貴州……大捷了!現在消息還未傳出來,本宮聽說父皇已命待詔房草擬奏疏了,你可知道,這是一場什么樣的大捷嗎?”

    聽說大捷,方繼藩倒是松了口氣,這敢情好啊,至少給朝廷分輕了一些負擔,只是……這大捷好像和他沒什么關系吧,關我屁事啊!

    .....

    美滋滋的睡了一覺,好舒服,第二章送到,感謝崔你更同學成為本書第三本盟主,謝謝昨天很多同學的打賞和月票,這本書才剛開始,繼續努力。

    

    http://www.liizhl.live/mingzhaobaijiazi/1919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吉林快3预测大小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记录 刮刮乐老板为什么不刮 南昌麻将算子怎么算 云南快乐10分群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免费预测号码查询 山西大唐麻将外挂软件 美国当代雕塑家 赚钱 窍门赚钱 安徽时时彩计划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直播下载 真钱麻将游戏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纪录 竟彩网页 东北老k棋牌官网下载 6十1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