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明朝敗家子 > 第一百七十九章:吾皇萬歲

第一百七十九章:吾皇萬歲

    朱厚照用一種肉麻的目光,看著方繼藩。

    他那種肉麻的目光頓時令方繼藩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方繼藩清澈的眸子不由一抬,看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卻似乎賣著關子,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傻呵呵的樂,臉上的表情像個無腦的白癡。

    這家伙是傻了吧。

    該扎針的是他才是。

    方繼藩在心里想著。

    暖閣里。

    弘治皇帝顧盼左右,顯得焦慮。

    昨天他只睡了一個多時辰,一場大捷,實是令人振奮。

    偏偏這一場大捷,令他亢奮起來。

    任何的策論,或者是奏對,無論說的有沒有道理,講究不講究,或是這是高談闊論,是夸夸其詞,還是有什么遠見卓識。

    終究,還需靠實際。

    這一場大捷,一切的懷疑便已一掃而空。

    弘治皇帝起得早,偏偏方繼藩和太子還未到。

    因此他看了看左右,竟是忍不住詢問一旁的宦官:“這已過去了一個時辰了吧?”

    “是呢,陛下……”宦官笑吟吟的看著弘治皇帝,提醒道:“陛下,今日不是放榜嗎?”

    “嗯。”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方繼藩五個門生都參加了殿試呢,想來,他心里也很焦灼,肯定是火急火燎的去看榜了。

    這事,弘治皇帝是可以體諒的,所以特意交代,等皇榜放了之后,再召方繼藩入宮。

    想到那榜都被方繼藩的門生霸了,弘治皇帝不禁笑了,朝宦官搖搖頭。

    “見了那榜,他定是欣喜若狂,五個門生登第,名列一甲、二甲,一門五進士,天下人都要側目啊。”

    宦官聞言呵呵笑了笑,想說什么,卻欲言又止,像是吃了蒼蠅一般,要說的話都卡在喉嚨里。

    弘治皇帝似乎也看出了這宦官的踟躕,撫著御案,淡淡開口。

    “你說罷。”

    “貢院那里,鬧得很不愉快。”宦官小心翼翼的察言觀色,斟酌著回答。

    “很不愉快?”弘治皇帝愣住了,眉宇不禁輕輕一皺,很不解的問道。

    宦官不禁咽了咽口水,才給弘治皇帝道來。

    “聽說,榜剛放出來,那徐經,便尋死覓活,哭著給方繼藩請罪,方繼藩也氣了個半死,臉都綠了,對著二甲進士徐經,便是一通狠揍,打的死去活來,臨末了,方繼藩還令門生們跪在貢院外頭,說是……三天三夜……以示懲戒!”

    “呼……”

    弘治皇帝覺得頭皮發麻,眉頭皺得更深了,跪三天三夜。

    這方繼藩……還真是嚴厲啊。

    不過……似乎卓有成效。

    弘治皇帝不禁瞇著眼,一雙明亮的眸子望著某一處,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似乎對此,生出了更大的興趣。

    “陛下,太子殿下和方繼藩到了,南和伯在五軍都督府當值,可能要遲一些。”

    有宦官進來,低聲道。

    “宣。”弘治皇帝雙眸一睜,整個人打起了精神。

    朱厚照與方繼藩進殿,朱厚照方才還生龍活虎,即便是進殿,也是眉飛色舞。

    了不起的大捷啊。

    看到大捷的時候,朱厚照幾乎要跳起來,他仿佛誤認為自己竟成了山地營的大將軍,帶領山地營沖殺,斬殺賊人無數。

    這種勝利的喜悅感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里,讓他非常的歡喜。

    “兒臣,見過陛下。”朱厚照當先行禮。

    弘治皇帝很是復雜的看了一眼太子。

    這是自己的獨子,是唯一的血脈,也是自己一生的寄托,更是這大明江山未來的統治者。

    因此,目光中,難免流露出舐犢之情。

    可是同樣,這舐犢之情的背后,卻又隱含了別的深意。

    “噢。”弘治皇帝只是輕描淡寫的點頭,并沒有表現出過分的熱情和喜愛。

    朱厚照要起身:“父皇……”

    “且慢著。”弘治皇帝朝著朱厚照壓壓手。

    朱厚照有些詫異,不解的問道:“父皇,這是咋了?”

    “你先跪下。”弘治皇帝似乎很平靜,沒有憤怒,也沒有責怪的意思。

    “父……父皇,這……這是何意?”

    朱厚照不解呀,不禁皺了皺眉,癟了癟嘴,有些委屈的追問弘治皇帝。

    “跪好了。”弘治皇帝脧了他一眼,有些嚴厲的開口。

    朱厚照頓時有點膽怯,忙是乖乖的重新跪下。

    弘治皇帝又朝他揮揮手:“跪到角落里去吧,別在殿中,朕有話要講。”

    “……”

    朱厚照一頭霧水,卻不敢忤逆,臉上的激動一下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無名的幽怨。

    他卻不敢造次,膝行至角落,靠著燈架子,癟著嘴可憐兮兮的問道。

    “父皇,這里……可以嗎?”

    弘治皇帝滿意了一些,頷首點頭:“可以。”

    方繼藩瞠目結舌。

    太子這又做了啥喪盡天良的事嗎?

    還好,還好,近來自己很忙,沒有和他攪和一起,不然自己也跟著遭殃了。

    方繼藩擠出笑容,盡力做出歡喜無限的樣子,行禮:“臣方繼藩,見過陛下……”

    弘治皇帝早有準備,朝他擺了擺手:“說到此處,就成了,后頭的話,不必說。”

    他似乎早料到,接下來又該是那些圣明、龍精虎猛之類的詞。

    “陛下圣明啊,陛下洞若觀火,竟還知道臣有后話,可見陛下知臣,陛下日理萬機,尚能對臣下了若指掌,由此可見,陛下是何等的圣明。歷來古之賢君,都有賢臣輔佐,才有君臣相知的佳話,陛下此等胸懷,臣真是感慨,難怪這天下軍民百姓,無不時時刻刻稱頌陛下仁德,臣從前尚有不解,而今一葉知秋,管中窺豹,方知陛下乃堯舜之君,仁德被于草木,愛臣民如赤子……吾皇……萬歲!”

    看著朱厚照作死,方繼藩有些兔死狐悲的急迫感,說不怕,那是假的,伴君如伴虎。

    對付弘治皇帝,唯一的手段就是使命的吹,反正吹人家牛逼又不損失自己一根毫毛,重點是要吹捧皇帝的仁德,是堯舜,戴上一頂高帽子,自己就安全了。

    “……”

    弘治皇帝萬萬料不到,這個家伙,竟是無孔不入。

    他決心盡快進入正題,賴得跟方繼藩瞎扯其他的,因此他面容里露出淡淡的笑意。

    “這里有一份奏報,你先看看,來,給繼藩賜座,上茶。”

    方繼藩回頭看了一眼朱厚照。

    朱厚照一副想死的樣子,整個人完全焉了。

    方繼藩感慨了一番,對不住了,是有些累了。

    坐下,有宦官給他上了一盞茶,輕抿一口,接著接過了宦官送來的奏疏,打開一看,方繼藩幾乎要跳起來。

    “陛下,這……這捷報,不會有假吧。”

    殺賊五千。

    你特么的逗我,我方繼藩上輩子研究了這么多明朝的史料,捷報見得多了,各種花樣的吹噓都有,可這捷報……說實話,像天書。

    怎么有這樣的奇功,完全像是謊報軍情。

    弘治皇帝見方繼藩有些不信的樣子,立即拉下臉來。

    “朕起初,也有所懷疑,此后多處比對,已經可以確信,這是確有其事。怎么,你還不相信不成?哼,朕說是真的,他便是真的。”

    方繼藩別他說服了。

    說實話,是不是真的很重要嗎?陛下說的對,他說是真的就是真的。

    山地營,竟是建了如此奇功,這是方繼藩猝不及防的。

    即便是這功來大打折扣,也出乎了方繼藩的意料之外。

    一下子,方繼藩全明白了。

    難怪自己的四個門生,直接霸占了殿試的前四,這未必是他們的策論做得好,也未必是因為,自己的思維,有什么道理。

    想想那王守仁,對軍事了若指掌,在歷史上,他也確實是憑著他對軍事的熱忱,建立了絕世的功勛。

    憑著他的策論,以及他的學問,又怎么會被唐寅和歐陽志這些書呆子,或者所謂的‘才子’吊打呢?

    原來……就是因為這一場大捷啊。

    這一場大捷,使建山地營,成為了這一場殿試教科書式的標準答案。

    其他的答案,就算再有道理,你說破了天,滿朝君臣,個個都覺得有道理,又如何?

    方繼藩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的心,跳得很快。

    大功一件!

    可此時,方繼藩卻一丁點都不愚蠢,這樣的奇功,他忙是朝弘治皇帝笑嘻嘻的道:“吾皇萬歲!”

    “……”

    方繼藩起身,朝弘治皇帝行了個禮:“陛下,可喜可賀啊,吾皇圣明,若非吾皇設山地營,何來這貴州的大捷,陛下文治武功……”

    弘治皇帝呵呵了。

    他立即明白了方繼藩的意思,方繼藩這廝,分明是想將這天大的功勞,統統都算在自己的頭上。

    這樣大的功勞,說實話,即便是天子,都不免動心。

    誰不希望自己文治武功,好讓天下人知道,這山地營能有此大捷,都是因為皇帝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呢。

    主意,是方繼藩出的,可方繼藩對此絕口不提,這就擺明著,是方繼藩想將這天大的功勞,統統都栽在弘治皇帝頭上。

    可弘治皇帝卻是冷笑,瞪了方繼藩一眼,輕輕開口喚道。

    “方卿家……”

    

    http://www.liizhl.live/mingzhaobaijiazi/1919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时时彩骗局 做数学老师怎么赚钱 双色球如何在网上合买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篮球场地 安徽11选5胆拖 买时时彩怎么赚钱吗 赚钱棋牌手游排行榜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 网球王子 吉林吉祥棋牌官方下载 大乐透复式资金计算 开网店卖茶叶赚钱吗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 手机棋牌游戏代理网址 齐鲁风采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