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明朝敗家子 > 第二百四十二章:大捷

第二百四十二章:大捷

    沿著七八里的蜿蜒官道和無數崎嶇道路上。

    數不盡的人廝殺在了一起。

    殺紅了眼的明軍,瘋狂的組織成了一隊隊的陷陣營隊妄圖拖延土人。

    而土人顯然也已意識到,明軍已是強弩之末,阻擊他們越久,這支缺糧的明軍,便會被釘死于此。

    自后路殺上來對明軍阻擊的,乃是水東土人,自大明入貴以來,水東土司世受國恩,只是此時,這已改為漢姓,自稱漢化最深的劉氏家族,卻已決心反叛了。

    數萬明軍,奈何不了一個米魯,這已使貴州各地的土人,對明軍開始產生某種輕視。

    自太祖高皇帝以來,那曾經令人懼怕,曾提兵入云南,提兵入安南,提兵彈壓粵西之地的大明精銳,在土人們眼里猶如喪家犬,他們對明軍已經沒有了敬畏之心。

    而朝廷秘傳出的改土歸流,終成壓倒了最后一顆稻草的導火線。

    水東土司劉巖貞勒馬,領兵據守在明軍與貴陽的必經之路上,自高處,他已能看到,殺紅了眼的明軍,瘋狂的應對著自密林深處的阻擊。

    劉巖貞萬萬沒有料到,即便已經陷入了絕境,明軍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依然驚人,令人不敢掉以輕心。

    或許在北方,一場土木堡之變,徹底的打破了大明自開國以來,咄咄逼人,橫掃四方的神話,而在這西南,對劉巖貞而言,自自己的祖先們口口相傳的傳聞里,那提兵進入西南的明軍,曾經是何等的不可一世,不肯臣服的生番們,只能遠遁于深山密林,不敢下山一步。

    即便是如水東一般的屬藩,也是茍延殘喘,不敢有非分之想,任何不臣,都會遭遇最無情的彈壓,無數的人頭,會插在削尖的竹竿上,使人心生敬畏。

    不過……

    劉巖貞此刻內心卻沒有敬畏之心,也沒懼怕之意,他瞇著雙眼眺望混戰之處,眼底深處不禁掠過了一絲嘲弄和鋒芒,在這西南之地,自貴州而始,接下來,將會是粵西,是云南,一場大明的土木堡之變,即將上演。

    “那個女人,真是強大啊。”

    …………

    與此同時,自水東叛軍的后方,密密麻麻的明軍開始出現,他們出自貴陽。

    無數的旗幟,在風中獵獵作響,最為精銳的山地營,枕戈待旦。

    全副武裝的方景隆,已是磨刀霍霍,西南的馬大多低矮,以至馱著這鐵塔一般的漢子,座下的戰馬氣喘吁吁,不安的用雙蹄刨著地上的泥濘。

    拿住了米魯,當從米魯身邊的親信那兒,得知了水東土司反叛的消息,方景隆一刻沒有停歇,第一時間返回了貴陽,提著本部兵馬,一路殺至。

    前方,已可看到叛軍了。

    方景隆抽出了腰間的佩刀,整個人顯得威風凜凜。

    自他抽刀的一刻起,山地營上下,在安靜的前一刻,瞬間的爆發出了怒吼,他們拍打著藤牌,抽出了鐮刀、竹矛、刀劍,氣勢如虹。

    方景隆環視了眾士兵一眼,便厲聲下達了軍令:“格殺勿論,一個不留!”

    傳令的親兵,騎著馬,來回奔走于山地營之間,歇斯底里的大吼:“格殺勿論!”

    “格殺勿論!”

    喊殺聲沖破云霄,震天動地的。

    劉巖貞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身后。

    周遭的土人已是心如亂麻,那頻頻的戰鼓,使他們手忙腳亂。

    那猶如烏云壓頂,宛如潮水一般的明軍,猶如一柄尖刀,直插水東軍的心臟,隨即,是肆無忌憚的持續放血……

    片刻之后,劉巖貞的頭顱,猶如土人們先祖們一般,懸掛在了竹竿上,緊接其后,在數里長的戰線上,預備建制后撤的明軍,奇跡一般的開始停止了撤退,瘋了似得,開始進行了反擊。

    數不盡的人頭,被割取了下來,化為了軍功,那已做好了念詩準備的副總兵鄧通,不可思議的看著南和伯的旗幟獵獵,殺奔而至。

    鄧通吐了口吐沫,拔出了肩頭上的斷箭,頓時肩頭處,鮮血淋漓,另一只手,才將口里銜住的刀握在手里,發出了怒吼:“想一輩子有肉吃的,跟老子殺!”

    數不清發明軍,殺入密林,殺入林莽,自河岸發起沖擊,奮不顧身的躍入溪水的灘涂,奮力的殺向一切叛軍人流密集之處。

    朝廷……這一趟,怕是要大出血了!

    …………

    一封快報,已送至兵部。

    兵部部堂上下,還在為即將而來的下西洋,而擬定章程,于他們而言,這已是當下最緊要的事,馬文升為此,已是焦頭爛額,煩躁不安。

    連閣老居然都是騙子啊。

    當初在謹身殿,如果馬文升沒有記錯的話,內閣大學士,戶部尚書李東陽,可是把胸脯拍的梆梆的響,號稱戶部對于西洋的錢糧,無有不應。

    轉過頭,就開始變卦了,成天在叫窮,幾個章程送了去,不是說這兒開銷太大,那兒花費太多,每一次錢糧的數目,都好似割了他們的肉一般。

    你和他說下西洋的重要,這戶部的官吏便眾口一詞,可憐巴巴的哭窮,真沒錢,窮的就剩下一個部堂的官吏了,幾十把老骨頭一起賣你吧,你要不要?

    馬文升不禁為之惱火,他突然覺得自己還是太天真,忽略了戶部上下官吏的臉皮尺度,因而,下一次的廷議,難免要圍繞著這錢糧之事,好好的和戶部撕一場,為此,兵部上下,全身心的投入進即將而來的廷議之中,必須做足功課,萬萬不可讓戶部有推諉的可能。

    以至于連兵部職方司的官吏,都化身成了會計,兵部不是說沒有錢糧嗎?那么只好,兵部來給你算了,真以為不知你戶部賬上有多少錢糧?

    可當這一份來自于貴州的急報傳來,一切的討論到此為止。

    馬文升手持著這份沉甸甸的奏報,嘆了口氣,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他匆匆的入宮,親手將這份奏報,送到了陛下的手里。

    暖閣里。

    弘治皇帝冷著臉,目光陰沉,不置一詞。

    劉健等人聞訊,也已到了,每一個人,都是臉色鐵青,沒有人發出聲音。

    馬文升見人都到齊了,不禁艱難的開口說道:“這一敗,貴州的的大局,就算徹底的崩了。數萬大軍,斷水缺糧,又被賊軍伏擊,何況,水東土司的反叛,實是連兵部都無法預料,從王軾的奏報來看,水東土司的謀反,與朝廷密議的改土歸流,不無關系。”

    說著馬文升嘆了口氣,囁嚅著繼續說道:“這改土歸流,確實……觸動了云貴土司的根本哪……”

    弘治皇帝雙眼猛地一睜,精銳的目光在每個人臉上巡視了一圈,下一刻手便狠狠敲了敲案牘,厲聲質問:“是誰走漏了消息?”

    若沒有水東土司的反叛,區區一群叛軍,根本是無法動搖精銳的明軍的,這一點,弘治皇帝深知,即便是明軍受挫,那也不可能,會使數萬大軍置之險地。

    在那貴州,已經折了一個巡撫,一個總兵,還有一個中官了啊,難道,還要再折一次?

    最可怕的是,一旦貴州的明軍悉數葬送,大明到底是放棄貴州,還是繼續平叛?放棄,則辱沒祖先,繼續平叛,又需花費幾年的功夫,調兵遣將,又不知折騰掉多少錢糧,而到了那時,整個貴州,都將落入米魯之手,叛軍完全有能力,對其內部進行整合。

    而這一切,竟都和改土歸流的秘密討論泄露有關。

    弘治皇帝目光最后落在馬文升臉上,怒火騰騰的雙目死死的盯著他。

    馬文升不敢看弘治皇帝,整個人在發顫,嘴角微微抽了抽,才期期艾艾的開口說道:“此事,牽涉到的,除了宮里,還有內閣,再就是……兵部了……臣……一定在兵部,徹查到底……”

    亡羊補牢、為時晚矣。

    就算是查出來了又如何?

    弘治皇帝深深閉了閉眼眸,旋即睜開,便苦笑著搖頭:“召方繼藩吧。”

    “陛下。”劉健詫異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

    弘治皇帝卻是依舊苦笑:“方繼藩雖在京師,可數次,都預測了貴州的戰事,可見,這個家伙,雖有時糊里糊涂,偶爾也會胡鬧,瞎折騰!”

    這瞎折騰,是故意說給劉健等人聽的,聽說這廝最近在西山講學,不,講學的好像是他的門生,可這又如何,反正他的門生講學,不就是他方繼藩講學嗎?

    居然,他們還打著所謂新學的招牌,這已讓大臣們內部,有點不滿了。

    若不是因為紅薯的功勞,只怕這滿朝的文臣,早就將這廝給撕了。

    于是弘治皇帝特意的用上了瞎折騰三個字,這背后的深意大抵是和人說,小孩子在胡鬧呢,管他做什么,和這種得了腦殘的家伙計較個啥,你和他較真,你們就輸了。

    “所以,召他入宮,或許……他會有什么想法。”

    劉健微微一笑,心里頗為無奈,更透著苦意,什么時候,此等軍國大事,竟跟一個少年郎沾上邊了。

    

    http://www.liizhl.live/mingzhaobaijiazi/1919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复式查询 湖北11选5胆拖表 玩北京赛车技巧心得 北京pk10技巧公式 九乐棋牌下载安装 股票指数数据 太吾绘卷抓人怎么赚钱 2012上证指数预测 恋爱记赚钱 2012版欢乐斗地主下载 西甲冠军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图 大乐透历史开奖结果 快中彩走势图app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