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明朝敗家子 > 第三百一十七章:大喜

第三百一十七章:大喜

    天上下著細雪,大地籠罩在冰寒中。

    可這并沒有阻擋住考生們的熱情。

    順天府的鄉試雖不重要,可因為在京師,且在京籍的豪門眾多,因而各府關注的也是不少。

    劉杰乃首輔之子,自是有不少同窗認得他的。

    他一出現在考場外,立即引起不少人熱絡的打著招呼。

    這些人中,有年老的,也有年輕的,眾人朝他拱手,而劉杰心里帶著幾分不自然,還是不得不回之以禮。

    早在十幾年前,他來考試,定是呼朋喚友,而如今面對這樣的局面,卻顯得無措起來。

    他年紀越長,隨著父親的官職越來越顯赫,他便開始發現,自己和別人是不同的,別人中了秀才,那已是運氣,若能中舉,便更是可喜可賀了。

    而自己,一個秀才功名,屢屢落第,卻不啻是奇恥大辱啊。

    不只劉杰,還有不少在西山讀書的秀才也到了。

    總計十三人,大家天天見著,又或是因為同病相憐,碰面了倒是顯得熱絡一些。

    眾人有序地進入了貢院,今歲主持順天府貢試的,乃是禮部尚書張升。

    張升的經歷,自是傳奇,乃成化五年狀元,此后在成化時,上書彈劾內閣大學士劉吉十大罪狀,反被誣陷,好端端的一個翰林修撰,被貶為南京工部員外郎,此后罷官。于是乎,如許多當時成化年間不如意的大臣一般,等到弘治皇帝登基,張升立即一飛沖天,歷官禮部左、右侍郎,遷禮部尚書。

    陛下突然點了禮部尚書張升,是因為順天府和尋常鄉試是不同的。

    各省的鄉試,只需要一個提學官前去主持考試即可。而順天府的情況最為復雜,畢竟在這兒,權貴多如狗,倘若尋常的提學官主持鄉試,即便此人剛正不阿,能夠頂住壓力,可是考試的結果,也多會為考生們質疑。

    因而,順天府考官往往都是欽點,上一次,考官乃是吏部尚書王鰲,此公位高權重,自然考生們不必擔心有人敢在王公面前施加壓力。另一方面,王鰲素來正直,人所共知,更沒有人擔心他會牽涉舞弊。

    張升也是一樣,禮部尚書,非比尋常。何況他也是同樣的出了名的剛正不阿,年輕時就已和當時的閣老作對,因此罷官也不改初衷,又是狀元出身,此等資歷,誰敢質疑張尚書的公正性?

    劉杰對張升沒什么印象,因而入貢院向這位大宗師行禮時,取了考號便走。

    到了考棚,他深吸一口氣,許多次的落榜,已讓他心灰意冷了,還來考,只是心底深處還有那么一絲絲的不甘心罷了。

    想來……這一次,也是難中了。

    不過……在西山,幾位先生讓他不斷的作八股文,說他的八股已有了一些進步,卻不知有沒有用?

    他努力的回憶在這短短半年的時間,自己所作的八股文章,沒有一百,竟也有八十篇了,乃至于看到了任何一個四書五經中的話,都條件反射式的想要去破題。

    或許……這一次……會有機會的吧。

    他這樣想著。

    接著一聲炮響。

    考官放題,差役們舉著牌子,在各個考棚里游走。

    待那差役舉牌到了劉杰面前,劉杰便見那牌子上赫然寫著:“寧武子邦’四字。

    劉杰愣了一下,此題,竟有印象。

    倒不是說這題印象很深刻,而是他作了許多題中,還真有這么一題。

    幾位先生出的題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這題作的多了,也就不免有些麻木了,而這個題之所以有印象,在于此題很坑。

    坑到了什么程度呢?

    你若是照寧武子邦這四個字去理解,發現根本沒法理解,這四個字出自《論語。公治長》,原文是:子曰:‘寧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黑……真黑……

    當初先生們將這題布置下來,這是所有人最初的印象。

    寧武子,乃是人名,而‘邦’,卻是出自‘邦有道則知’,這就好像,自己的恩師王守仁,自己想對王守仁說,王守仁你吃飯了嗎?然后有人出了個題,叫‘王守仁你’。

    來來來,給我寫一篇文章來,這文章還得符合規范,還得符合圣人的道理,對了,每一個格式,無論是破題,是承題,你還都得符合規范,一個字不能多,一個字不能少!

    當然,這些其實還只是開胃小菜罷了,你還得符合程朱的理解,譬如在這一句中,朱熹在《論語集注》中曰:‘知,去聲。寧武子,衛大夫,名俞。按《春秋傳》,武子仕衛,當文公、成公之時,文公有道,而武子無事可見,此其知之可及也……”

    看到沒,你還得符合朱熹圣人對這一段話的理解,若是你沒有領會朱熹圣人的意思,那么很抱歉,照樣淘汰。

    而且,你還只有一天的時間,準確的說,是五個時辰左右,寫不出來,照樣滾蛋。

    自開科舉以來,幾乎每一個考生都在搜腸刮肚的想要去押題,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而每一個考官也都在絞盡腦汁的出偏題怪題。

    今日,這位張升張尚書,也算是玩出了花樣,玩出了水平,居然直接用論語中的人名,再加一個邦字,跑來刁難順天府考生了。

    這題一放,四處的考棚里,頓時傳出了隱隱的長吁短嘆的聲音!張升你大爺,你有本事,拿你張升的名字來作一篇齊家治國滿口大道理的文章來看看,臭不要臉啊這是。

    禮部尚書張升,正坐在明倫堂里,微微帶笑地捋著須,想到眾學子們犯愁的樣子,卻是甚為得意。

    都是寒窗苦讀出來的人,作為狀元出身的張升,張升年輕的時候,那也是曾是讀書人中的奮斗機,而如今,自己早已翻身了,多年媳婦熬成婆,想不到也有今天。

    此題,是他閉門琢磨了很多天才琢磨出來的。

    這題一出,一下子就顯出了他這狀元公的水平,想來今年順天府交白卷的,定會不少吧。

    坐在考棚里劉杰,先是錯愕,可他并沒有太多的欣喜。

    他只記得,當初自己作過這篇文章,可因為這些日子刷題太多了,所以也已忘記自己是如何答題的了,不過顯然,因為此題有了印象,倒是記起自己對這是了解甚多的。

    因而只略一沉吟,便開始提筆破題:“大夫非僅以愚稱,而愚之所全大矣’。

    輕輕松松就破了題,雖然劉杰自跟了王守仁學習,對這八股可謂是深惡痛絕,他自己都知道,這破題似是而非,空洞無物,可卻也知道,唯有這樣的破題,然后圍繞一個莫名其妙的題目,寫出一番看似大道理的文章,方有機會高中,所以他不禁苦苦一笑,收起了心神,接著便繼續下筆。

    過了一個多時辰,劉杰已是將一篇文章寫完了。

    他剛放下筆,扭了扭自己的酸痛的手腕,想要檢查一遍,準備重新謄寫這一篇草稿上寫下的文章。

    卻在此時,隔壁不遠的考棚里,突然嘩然一聲,像是有人將筆墨砸在了地上,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便聽人哀嚎道:“張升,爾亦是讀書人,當初受寒窗之苦,受考官刁難,今日爾為考官,竟出此禽獸不如的題,真真豬狗不如,我……不考了,不考了……”

    一頓撕心裂肺的痛罵。

    顯然……又被逼瘋了一個。

    劉杰光潔的額頭上頓時滲出了冷汗,心里想說,若非在西山學習,只怕自己見了此題,估計也得發瘋!

    幾個差役已是如狼似虎的奔上去,毫不留情的將那考生制服,快速的拖了出去。

    只是那考生口里還在嚎叫著:“張升,汝賤婢所養,非人哉,非人哉!”

    考場上,悲涼的氣氛蔓延,便有差役趕忙大喝:“肅靜,肅靜!”

    而在明倫堂里。

    張升正在得意地看著書,幾個考官在旁閑坐著。

    聽到喧鬧,張升微微皺眉,放下了書,努力傾聽著,等聽到這些,老臉頓時拉了下來。

    “真是大膽,張公,如此生員……”有考官臉色怪異,便下意識的痛罵。

    張升倒沒有露出任何的怒色,只是淡淡道:“想當初,老夫也曾對考官有過腹誹,而今自做了考官,方知考官之難,考官之苦,該生是不能體諒的,老夫為朝廷掄才,便是挨一些罵,又算什么。”

    言外之意,還有一點點小小的激動,雖然挨了罵,不也顯出自己水平了嗎?

    此時,那考官又道:“張公,是否將該生革除功名……”

    張升壓壓手道:“不必了,事情沒有這樣嚴重,趕出去,取消他今年的鄉試即可,年輕人嘛,不懂事,也是常有的事。”

    于是,眾考官無不借此機會嘖嘖稱贊:“張公寬宏大量,非尋常人可比。”

    張升老神在在地道:“想來今年順天府想要挑揀出幾個人才,殊為不易吧。”

    這是實情,題目難到了這個地步,有人能通順的作出一篇文章就已算是神奇了,其他的,怕也難指望。

    

    http://www.liizhl.live/mingzhaobaijiazi/1920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日出茶太内陆赚钱吗 qq空间文章能赚钱吗 什么样的公司赚钱比较容易 怎么用小车赚钱 推广棋牌怎么赚钱 最赚钱的搜索软件 马云网店靠什么赚钱 微信投票赚钱软件正规 关于我要赚钱的作文450字 微博里的粉丝怎么赚钱 支付宝养鸡可以赚钱吗 房地产写字楼销售赚钱么 卖保健按摩器材赚钱吗 福建广东什么行业赚钱 100级剑网三生活技能赚钱吗 出卖身体赚钱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