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明朝敗家子 > 第五百七十四章:非常成功

第五百七十四章:非常成功

    在確認了位置之后,朱厚照顯得有些踟躕,提著手術刀的手有些顫。

    割別人和割自己的爹,果然還是有所不同啊。

    方繼藩看出了朱厚照的猶豫:“殿下,你可以的,切了吧,時間不多了。”

    朱厚照頷首:“父皇……得罪了。”

    “……”弘治皇帝還保持著一些清醒,疼痛過后,感覺自己的腹部已不是自己的了。

    他拼命的呼吸。

    覺得自己的生命在消逝。

    而這時,朱厚照手起刀落,‘腰子’便割下,朱厚照將這‘腰子’掏了出來,接著道:“再拿止血鉗。”

    方繼藩將止血鉗遞上,朱厚照尋覓患口,止血,接著,開始上藥,而方繼藩戴著鯨皮的手套,將這闌尾取了出來,忍不住眉飛色舞:“殿下,快看,果然不愧是真命天子,此腰子非比尋常,遠遠觀之,英姿勃發,如雄雞狀,竟有王霸之氣四散而出。好腰子啊。臣閱腰子無數,不曾見腰子似這般的偉岸非常,捧在手心,竟有頂禮膜拜之心,見此腰子,便令臣不禁想要歡頌,陛下萬歲,吾皇圣德……萬歲,萬萬歲!”

    弘治皇帝正在彌留,只覺得腦袋昏昏沉沉,只以為自己會一覺不醒。

    這一聽,頓時激動了,血脈噴張,止住了血的血管充盈3,似要飚出血來。

    他身子動了動,想說什么。

    朱厚照卻拍了拍自己的父皇心口,安撫他,一面咒罵:“正常一點,這腰子都臭了。”

    方繼藩將腰子放下,尷尬道:“臣心里好怕怕啊,所以開個玩笑而已,哈……哈哈……”

    朱厚照大抵的收拾完畢,隨即開始縫合傷口,他凝眸,目光隨針游動,縫的極快,待這針縫完了,才長長松了口氣:“中午想吃啥?”

    “大黃魚?”

    朱厚照低頭開始上藥,一面搖頭:“不好吃,為了恭祝父皇身子安康,就吃腰子湯吧。”

    “好。”方繼藩美滋滋。

    上過了藥,朱厚照已覺得自己大褂內的身體,早已被汗水濕透了,只是在這里,不能輕易摘下口罩,脫下大褂,見弘治皇帝渾渾噩噩的樣子,或許是過于疼痛,或許是臭麻子湯的緣故,他試了試父皇的鼻息,呼吸雖微弱,卻還算穩定。

    朱厚照便道:“蘇月,蘇月……”

    蘇月匆匆而來。

    “收拾好,好生照顧。”朱厚照吩咐。

    蘇月臉色煞白,卻忙不迭點頭:“是。”

    二人舉步,出了蠶室。

    在外頭,香只燃了半柱,蕭敬一面盯著香,一面焦灼的等待,急的團團轉,一看朱厚照和方繼藩自蠶室里出來,便道:“殿下,如何?”

    “已經割了。”朱厚照道。

    蕭敬問的顯然不是這個,他紅著眼:“奴婢想問的是,陛下可以活下來了嗎?”

    割了有啥用?

    要割咱自己不會割嗎?

    最重要的是,這割了有什么效果啊。

    方繼藩道:“看能不能熬過今夜,能熬過今夜,便算成了。”

    蕭敬緊張起來:“那咱要進去看看。”

    他不放心,陛下身邊,一個照顧的人都沒有,這可不成。

    蕭敬雖不是什么好人,對弘治皇帝,卻是極盡心的,他這輩子的使命,自打入了宮開始,這三十多年來,自弘治皇帝才蹣跚學步的時候,便分派著,伺候弘治皇帝了。

    陛下是他的天。

    “任何人都不得進去。”方繼藩道。

    蕭敬惱了:“怎么不可以,定是出事了,你實言相告吧。”

    方繼藩很想說,你若是進去,容易帶進去病菌,此時弘治皇帝動了刀,必須在無菌的情況之下靜養,怎么容許有人進去。

    朱厚照厲聲道:“你先退下!”

    蕭敬沉默了一下,還是有些不服氣,卻還是乖乖的行禮,不敢再鬧了。

    手術只花費了半柱香,做的很快,主要是朱厚照的技術熟練。

    這一次手術,堪稱是完美。

    只是……事后的恢復如何,卻誰也拿捏不定了。

    朱厚照摘下了口罩、護目鏡和大褂子,一面脫去來了自己的手套,顯得情緒低沉:“若是救不活父皇,這便是本宮的萬死之罪啊。”

    方繼藩安慰他道:“陛下的腰子,如此不同尋常,可見,陛下非尋常人,定能恢復的,殿下已經盡力了。”

    朱厚照便坐下,努力做出沒心沒肺的樣子:“是呢,已經盡力了,餓不餓?”

    “餓了?”

    幾炷香之后,方繼藩和朱厚照二人,便端著碗,兩個人蹲在這蠶室外頭大快朵頤。

    這是做手術時養成的習慣,因為手術量大,很忙,而且還要隨時聽蘇月的匯報,已防止發生某些特殊情況,蘇月無法及時處理。

    可飯還是要吃的,于是乎,二人便用大盆一般的碗,里頭裝了飯菜,蹲在蠶室不遠的小土丘上。

    “看誰吃的快。”朱厚照吸了吸鼻子,想哭,不知如何發泄情緒:“我要吃了啊,我要吃了。”

    他說要吃了的話還未落下,方繼藩臉幾乎就已貼進了他的大碗里,呼啦啦的開始將飯菜往口里塞。

    “本宮就知道!”朱厚照不遑多讓,也是大快朵頤,很有后來者居上的氣勢。

    遠遠的,浩浩蕩蕩的隊伍已是來了。

    這宛如長蛇一般蜿蜒的隊伍至西山,太皇太后和張皇后的鳳駕已至。

    她們畢竟是女眷,又帶著諸臣而來,再急,也需張羅,因而足足耽誤了一個多時辰的功夫。

    此時太皇太后和張皇后二人已下了步攆,眾臣焦灼的四處張望,陛下呢,陛下在哪兒呢?

    蕭敬一臉委屈,迎了上去,他心里擔心著陛下的病情,所以對于朱厚照和方繼藩的惡劣行徑,很是不齒,有點豁出去了。

    “陛下在何處?”

    太皇太后焦灼的詢問:“說是在蠶室,不許人進出,奴婢幾次想進去,都給擋住了。娘娘,陛下現在生死未卜,奴婢……憂心如焚哪。”

    太皇太后心里想,哀家何嘗不是心急如焚呢,她焦灼道:“那么太子和方繼藩何在?”

    蕭敬回頭,遙遙指著山丘上的兩個人影:“他們在吃飯。”

    “……”

    一下子,群臣幾乎要炸了。

    他們可是急的要死,早飯都沒吃,現在這正午都快過去了,一個個餓的前胸貼后背,這個時候,早就饑腸轆轆了。

    可他們,有想過吃飯嗎?

    想都沒想過。

    為啥……

    急啊。

    都到了這個份上,誰好意思提吃飯啊。

    然后他們抬眸,看著遠處,那隱隱約約的兩個影子,蹲著,臉幾乎鉆進了飯盆里,還飯盆……好大啊,可以塞進一個腦袋了。

    虧得……他們吃的下?

    有人不禁低聲,竊竊私語起來。

    太皇太后皺眉:“現在情形如何?”

    “奴……奴婢不知,太子殿下,也不讓奴婢知道。”蕭敬道。

    太皇太后道:“將太子和方繼藩二人招來,讓他們別吃了!”

    “是。”

    蕭敬匆匆的去了土丘,這一次得了太皇太后的撐腰,他知道這要得罪太子,可他是站在陛下一邊的,因而大著膽子:“別吃了,太皇太后有請。”

    方繼藩打了個飽嗝,不敢怠慢,匆匆和朱厚照至鳳駕前。

    這一次陣勢不小,能來的人,統統都來了。

    太皇太后見朱厚照的臉上,還有許多顆飯粒,心里卻異常的煩躁:“太子,如何?”

    “孫臣已經將腰子割下來了。”朱厚照道。

    “然后呢?”

    “然后就是等!”朱厚照道:“就看父皇能不能熬過今夜,若是能熬過去,父皇……就有救了。”

    所有人面面相覷,俱都心亂如麻。

    方繼藩道:“請兩位娘娘,至鎮國府里說話吧。”

    將所有人安頓下來。

    太皇太后對他們的話,將信將疑。

    劉健等人,更是忐忑不安。

    在這大堂里,每一個人都沉默。

    只有太康公主憂心忡忡,被安置在一旁的小舍,這個節骨眼上,也沒人管顧的上來她,她顯得很顧忌,心里七上八下。

    方繼藩趁無人注意,便端了一碗茶盞,偷偷到了小舍。

    “殿下,餓了嗎?”方繼藩進去。

    朱秀榮面色蒼白,微微扶著自己的額頭:“我……不餓。”

    方繼藩便上前,這里沒有點燈,雖是白日,卻密不透風,黑乎乎的,方繼藩便坐在她一側,嘆口氣:“陛下吉人自有天相,請殿下萬萬不要擔心,殿下,天塌下來,還有我呢。”

    這一句暖人心窩子的話,頓時又令已是沉痛無比的朱秀榮情緒瀕臨崩潰。

    方繼藩見她要哭,立即道:“方才,我見了陛下的腰子了,你是沒見過吧?”

    一下子,朱秀榮的主意力便轉移了來。

    “那真是,好家伙,那腰子自肚里取出來時,金光燦燦,刺的臣眼睛都睜不開,那腰子的余暉,竟可以和屋里的燈火爭輝,陛下果真是上天之子,我原以為不過是大臣們的恭維他,殿下想來也知道,陛下乃是天子,身邊難免會圍著一群只曉得恭維的人,他們的話,一個字都不可信。可今日我親見了,方知原來竟是真的,陛下是仙人下凡塵啊。”

    ………………

    第二章送到,買了紅牛和兩包檳榔,打算坐在電腦前,拼命的寫,最快的速度,能更新多少是多少,腰有點疼,請支持,月票雙倍,支持老虎,你不上當,不吃虧。

    

    http://www.liizhl.live/mingzhaobaijiazi/1923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虚拟自抽号怎么赚钱 草编赚钱 股票成交量 怎样huahua赚钱 有没有挂证就能赚钱的 大天使之剑h5怎样赚钱? 诸暨在家就可以赚钱的行业 长城汽车股票 股票行情素材 股票推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侠盗猎车手赚钱秘籍 聚美优品赚钱app 请问一下适合开什么店比较赚钱 摆烧烤摊能赚钱吗 喜马拉雅有声赚钱 大家谈谈哪些潮外汇 稳定赚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