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女皇日記 > 驟雨 第七十一章:游說(三)

驟雨 第七十一章:游說(三)

    復仇者的密信:

    親愛的瓦雅隆,我的摯愛。

    我已經發現了七環議會的叛徒法師——法赫達的蛛絲馬跡。她最近在多羅帝國布魯侯爵的領地中出現過。

    在冰錐鎮的雪屋酒館中,一名盜賊聲稱自己在雪原上見過一個與燈神同行的女人。那女人身穿一件藍色袍子,袍子上有一個巨大的五色圓環。那愚蠢的盜賊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反而試圖上去盜竊——這當然失敗了,不過那女人沒有殺他,放他離開了。

    我想,這一定是法赫達無疑——她還穿著象征七環議會最高權力的至高者長袍。那盜賊還交代法赫達看上去風塵仆仆,焦躁不堪,仿佛有什么急事。我詢問法赫達的蹤跡,那盜賊也所知不多,只是說朝著北方去了。

    我會繼續追查此事,絕不放過她的蛛絲馬跡。親愛的,歌唱寶石如果對你很重要,那么就算我拼上性命也會將它奪過來。

    另外,那盜賊讓我抹了脖子,尸體扔在凍傷森林中。放心,凍傷森林里的獵食者一塊骨頭都不會給他剩下。

    至于奔狼和劊子手戰爭的那些事情,我已經將他們全權交給了雁丘道長。雁丘那個女人還是有些本事的,秦阿帝國的修道者力量不容小覷,我們小心不要反過來被她利用了。

    -----------------------------------------------------------------------------------------------------------------------------------

    復仇者的密信:

    親愛的梅爾雯,我的摯愛。

    你做的很好,歌唱寶石對我很重要,你一定要拿到。你的判斷想來沒錯,那女法師一定是法赫達,在她旁邊的是她的燈神愛人。既然法赫達神色匆匆,那么你就要抓緊時間,不要失去她的蹤跡。

    我猜測她一定是要去閃耀寒冰之巔,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追上她,否則他一旦進入那里你就會失去她的蹤跡。

    不過,保證你自己的性命為優先,你知道嗎?我可不希望拿到歌唱寶石卻失去自己的妻子。

    至于雁丘道長,你不需要擔心,親愛的。那是個為愛情而瘋狂的女人——就和布蘭德一樣。因此,對于雁丘道長,只要我讓她確信我手里掌握有讓他的丈夫王明川恢復生機的辦法。

    只要這樣,我們就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她。當然,實際上我手里目前還沒有。你知道,這可是黑紋病。不過我也對王明川身上的現象非常感興趣:在狂龍病毒和黑紋病的共同作用下,通過意識離開肉體而避免死亡,再次感慨雁丘道長的天才想法和秦阿帝國修道者的博聞強識。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尋找將王明川的意識帶回來的方法,這樣我們不僅能夠讓雁丘對我們死心塌地,還可以得到王明川這個強大的戰斗力,而不是僅僅作為一具傀儡——當然,這是據他妻子雁丘所說。但是我相信一個戰勝了黑紋病和狂龍病毒的男人怎么也不會是一個可悲的弱者。

    ----------------------------------------------------------------------------------------------------------------------------

    “實話實說,芙娜,是的,是這樣的,沒有錯”。桑多斯說道。

    “這樣看來你已經準備好退位了?”芙娜有些悲傷。

    “雖然不甘心,但是,確實是這樣的,我必須退位,年輕人的才華需要更大的權利去施展。”桑多斯嚴肅的說。

    “我會守護住盧克那孩子的,桑多斯,我的家庭也會。”芙娜說道。

    “我相信你會的,芙娜。不過,目前,我還需要一場勝利。”老格里芬哈特將話題轉移了回來,他畢竟是領主——也終究是個領主。

    “那么我們直奔主題吧,大人。”芙娜體會到桑多斯語氣的詭異變化,決定還是用正式的名稱來稱呼自己的領主,而這一次,老格里芬哈特并沒有反對或者糾正。

    “現在,我們主要面臨的問題有兩個,大人。”

    老格里芬哈特示意老夫人繼續說下去,他在認真的聽。

    “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問題,實際上是獅鷲領內的問題。第二個,自然就是如何處理我們與奔狼和劊子手之間的關系。”

    “芙娜,請先著重說說第一點,說實話,巴普德和維奧列塔對于這個問題反而沒有更多地分析。”

    芙娜翻了個白眼,語氣古怪的說:“哦,天哪!當然了!大人!這是當然了!除了我這個老婆子,還有什么人在給你出主意的時候是全心全意站在你這邊而不考慮自己的利益的呢?”

    “哦!芙娜,你可不要告訴我你沒有考慮自己的利益哦~”老格里芬哈特的語氣有些嘲笑的意味在里面。

    “拜托,大人,真正的利益應該是高明的利益,而不是愚蠢的利益!”老夫人說道。

    “何為高明?何為愚蠢?利益就是利益!沒有任何區別。”老格里芬哈特并不認可芙娜的理論。

    “這是個好問題,大人。高明的利益,將你的利益變為我的利益,或者變成我們共同的利益;而愚蠢的利益將你的利益奪過來一部分作為我的利益,最終變成敵人的利益或者分道揚鑣。因此,高明者尋求合作和發展,求同存異。愚蠢的人們只看眼前,爭權奪利。為了一口糧食他能夠打翻整鍋湯。”老夫人說的高亢嘹亮,有理有據。

    “有些敵人必須被消滅,芙娜。”

    “合作不是退讓和妥協,只是一種達成目的的方法。”

    老格里芬哈特沉默了,他嘴上雖然不說,但是實際上確實覺得芙娜說的也很有幾分道理。實際上,這種理念維奧列塔也提出來過。“不是我不想用這種理念。。。”老格里芬哈特干巴巴的說道,語氣里充滿了無奈和為難。

    “我知道,大人,巴普德那一派的人會強烈抵制。而在這個您即將退位的關鍵時刻,您不希望巴普德那一派系的臣子們心有二意。這個時候維持領地內的穩定才是您希望做的,至于后面的事情,您相信盧克會處理好的,對吧?他也有自己的派系。”

    “啪!啪!啪!”老格里芬哈特鼓起掌來:“芙娜,你完全懂我,真的。精彩至極的分析。不過我要你繼續說下去——你鋪墊的足夠多了,現在,拿方案出來。”

    “既然如此,那么就這么做吧。我的方案,聯合奔狼迎擊劊子手,完全的,徹底的聯盟——否則我們就完了。”

    “理由。”老格里芬哈特急切的湊近了身軀。

    “首先,我們領地內的利益分配已經達到了飽和,現在一些激進派和新晉貴族急需封地來鞏固實力,尤其是那些年輕的小伙子和小丫頭們。因此,巴普德將軍被所謂的人心推出來,成為他們的喉舌。而巴普德將軍一定明白這些人的用意,之所以不戳破,是因為他自己本身也想要開疆擴土,建功立業。”

    芙娜喘了口氣,繼續說道:“那么,在這種特殊的時刻,如果您想要維護領地內的穩定,那么就要安撫好這些貴族。這就有了兩種方法,第一種:刺殺和秘密逮捕。血洗那些反對者和有‘異心’的人,我個人不推薦這個方法,相信您也想到了,但您也不愿意使用恐怖統治。第二,打一場大勝仗。這不但可以讓那些不好管理的家伙們去送送死,吃吃虧,也可以得到新的土地,增加產出和稅收的同時緩解領內的緊張情緒。”

    芙娜一口氣說了許多,呼吸有些急促。桑多斯見了趕忙滿上一杯水,芙娜抓起杯子一飲而盡,之后繼續說:“第二點,鷹巢的資源有短板,我們的木材和礦產資源并不豐富,這容易成為敵人擊破我們的原因之一。我們懼怕消耗戰,雖然我們有大量的糧食,但是我們的武器和城防撐不住那么久。因此,我們得打劊子手。”

    “為什么是劊子手?劊子手不好對付。”

    “您把奔狼想的太弱了,大人,斯拉瓦大人的底牌非常多——多到您無法想象。贊米爾對于保密措施和研究秘密武器及部隊非常擅長。這得益于贊米爾的人口統計制度——多納萬小子制訂的,雖然還沒有完全實施,但是幾個鎮子的試運行已經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快速,且肉眼可見。”

    “我不信,這是斯拉瓦的障眼法,否則他們不會求援。”

    “我親眼所見,大人。”

    “講給我聽。”

    http://www.liizhl.live/nvhuangriji/96764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