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三國大醫仙 > 第10章 韓家

第10章 韓家

    焦觸揚起的手頓是僵了下來,目光不由看向遠處,見到馬上來人,神色猛地大變。

    “韓兄,你怎么來了?”

    被稱呼為韓兄的人,年紀輕輕,二十歲左右,英氣逼人,騎著馬趕到倆人身邊,跳下馬也不理會焦觸,而是看向顧塵。

    “敢問這位小兄弟可是顧塵?”

    “我是顧塵,你是?”

    回想記憶里,顧塵發現并不認識此人。

    “太好了,總算把你給找到了。”

    來人大喜,拉著他的手笑道:“我叫韓愈,是我叔父派我來找你。”

    “我不認識。”

    顧塵收回手臂,神色淡淡。

    韓愈微征,也不在意,笑著說:“看我忘了,我叔父叫韓瓊。”

    “不認識。”

    “怎么可能,我叔父說是你救了他,神醫,你可不能丟下我叔父不管啊。”韓愈終于急了。

    “救了他?”

    顧塵凝眉道:“前來冀州的時候,我倒是救過一人,莫非是他?”

    “肯定是他,”韓愈比劃著叔父的形象,“我叔父大胡子,精壯的很,四十多歲,使一桿銀槍。”

    顧塵終于有了記憶,“原來是他,抱歉,沒太放在心上,所以剛才一時半會沒有記起。”

    韓愈肅然起敬,抱拳道:“顧神醫小小年紀,便能做人如此坦蕩,不記名節,著實令人敬佩。”

    焦觸聽了半天,越聽越不對勁,待聽到眼前的少年,救過老槍王韓瓊的時候,頓時一股涼氣從脊椎升起,直達天靈蓋。

    咕嚕!

    他吞了唾沫,艱難道:“韓兄,你這是?”

    韓愈一來就知道了這里的情況,但他和焦觸早有來往,也不好發難,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冷聲道:“焦觸,你這是做什么?顧神醫也是你能得罪的?”

    他環視四周的弓箭手,對于滿地的人直接無視。

    焦觸雖然和韓愈稱兄道弟,但自家事情自家知,人家看得起他,可不能自己還端著當一回事。

    “還不退下。”

    焦觸喝退那些手下,轉過頭,賠笑道:“卻不知道是顧神醫在此,小人有眼不識泰山,還望顧神醫把我當一泡屁放了。”

    韓愈收回目光,低聲道:“這焦觸是我兄弟,是他有眼不識泰山,還望顧神醫看在我的面子上,饒恕他這一次吧?”

    “我認識你嗎?”顧塵似笑非笑。

    韓愈脊背一寒,咬咬牙,他忽然暴起一腳踹在焦觸身上。

    焦觸摔了個悶葫蘆,卻是一聲不敢吭,立即跪起身,滿臉哀求。

    顧塵搖搖頭,平靜道:“他不是怕我,剛才你不來的話,此人已經下令放箭射殺我。雖然我壓根不怕那幾支破箭。”

    看著滿地呻吟的人,韓愈冷汗直流,眼前之人,遠遠出乎他的預料。

    他猛地轉身,對著焦觸喝道:“焦觸,你惹了不該惹的人,自斷一指頭謝罪。”

    說著回頭看向顧塵,臉上的祈求之色更濃。

    顧塵轉過頭,“再有下次,我決不輕饒!”

    焦觸也是個狠人,聞言立即抽出一把刀,斷掉了自己的小拇指。

    一聲不吭。

    韓愈給他使了個眼色,“還不快滾!”

    “都他么起來。”

    焦觸低聲吼了兩嗓子,躺在地下呼痛的手下,立即一溜煙的爬起來。互相攙扶著往遠處跑去。

    一群人走了老遠的路,焦觸還心有余悸。

    “老大,剛才那小子什么身份?咱們占據優勢,完全可以干掉他,用得著那么怕他嗎?”

    焦觸順手給他一巴掌,“混賬東西,想死別拉著我。”

    一眾手下噤若寒蟬。

    焦觸重重的喘了口氣,嘆道:“那小子什么身份我不知道,但他說的話,十有八九可信,咱們雖然有弓箭手,也不一定能打過他。”

    看著手下明顯不信的樣子,焦觸搖搖頭,他也有些不信,有誰能抵擋住弓箭?

    “但剛才后來的人,你們知道是誰嗎?”焦觸環視四周,問自己這群狼狽的手下。

    “誰啊?看樣子很厲害的樣子。”

    焦觸挺直腰板,略顯得意道:“他叫韓愈,是我兄弟。此人是冀州韓家人。”

    “韓家?”

    “一群土包子。”

    焦觸氣得鼻孔哼哼,“韓愈沒有聽說過,韓瓊總聽說過吧?”

    “老槍王?”

    “老大你說剛才那人出自韓家,是威震北地,赫赫威名老槍王韓瓊的兒子?”

    “去你馬的,那是侄子。”

    焦觸沒好氣罵了一句,隨即嘆道:“顧塵?沒想到我們得罪的人,居然救過老槍王,這要是被老槍王知道,咱們還在無極混個屁啊。”

    這次所有的手下,都不敢吱聲了。

    冀州韓家,那可是河北巨族,韓家的鐵桿支柱就是老槍王韓瓊。

    別說焦觸聽了冒寒氣,便是他們這群小嘍啰也對韓瓊向往敬佩。

    如今得罪了曾經救過韓瓊的人.......

    “咕嚕!”

    不知道誰吞了口唾沫,聲音很大。

    但依舊無人說話。

    “都給我回去,這段時間不許出山,以后都老實一點。”

    焦觸神色肅穆,鄭重道:“等過段時間再出來看看,若是沒事的話,我再去登門道歉,會給顧塵謝罪。”

    ......

    “這么說,你家家主快不行了?”

    焦觸走后,顧塵騎著馬,韓愈緊緊跟著,倆人邊行邊聊。

    “是啊,叔父自從回去后,就大病不起,我們找遍名醫,也沒有給叔父徹底治好,反而越來越嚴重。”

    韓愈恭敬道:“叔父就讓我來找你,說只要能找到你,一定會治好他。”

    “顧神醫,你就幫幫我叔父,只要能治好叔父,我韓家必有重謝!”

    “重謝?”

    顧塵微笑道:“你韓家能給我如何重謝?”

    韓愈腰板一挺,傲然道:“聽說神醫現在居住于無極甄家?這樣說吧,甄家能給的起的,我韓家都能給得起,甄家給不起的,我韓家一樣能給得起!”

    顧塵騎著馬,緩緩前行,淡淡道:“如此,就跟你們去一趟吧,正好我也需要一些東西,或許你們能幫助我。”

    “多謝顧神醫,顧神醫的大恩,我韓家沒齒難忘!”

    http://www.liizhl.live/sanguodayixian/141417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liizhl.live。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真.招财进宝试玩 姚记棋牌官方网站苹果版 辽宁快乐12选5 双色球杀号定胆_彩宝贝 旺润配资 经典免费单机麻将 熊猫棋牌下载 泳坛夺金规律 分分11选5开奖记录 黑龙江福彩p62中奖号码 天天贵阳麻将代理 股票推荐书 极速赛车让我输了90万 上海本地麻将下载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奖 七乐彩开奖号码 凤凰配资